返回 109:亲密无间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其实……上午在办公室晃悠,完全是因为叶廉诚回了凌天,他作为带班领导在大院里值守。也没有多累,只是待在办公室里翻阅一堆文件,查看一下潜龙县近几年的发展情况。

“知道你忙,本来打算去潜龙看你,可是我的车胎又爆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半个月前才爆了,没修好几天又是老问题。我都怀疑上次给我补好没有,这次我打算换个新胎。”席书颜确实是打算开车去潜龙县看罗正业,但是这车胎也太不争气了,所以只能放弃。

加上上周一直在忙,这个周末也想待在家里好好休息。

“车胎怎么搞的?要不要我找个人帮你看看?”罗正业记起来上次就说车胎出了问题,怎么没多久又出问题?

还是有些担心,可惜上次回去只想滚床单,把车胎的事情都忘了。

“小问题,就是爆胎了。上次是补,估计没补好,这次我跟4S店说过了,直接换新胎。他们说没必要,我坚持要换,所以他们今天到我这边把车开走,估计下午才送回来。不说车子了,我记得潜龙县委县政府大院里,有一棵古槐树,是不是?我小的时候就记得说是有两百年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是不是还在。”席书颜倒没把车胎的事情放在心上,反而是聊起了别的。

“巧了,我现在正围着这棵古槐绕圈圈,想我家小仙女呢……”车胎又爆了,还能怎么样呢!

罗正业一抬头,就看到了枝繁叶茂的古槐,本来有些歪,还有园林师傅专门打了一个结实的架子给撑着,架子上还做了一个造型,成了这个院子里一道独特的风景。

原来这棵树下,曾经还有幼小的席书颜的身影啊!

那真的该把她带到潜龙县来,特别是县委县政府大院来,带她找找回忆和童年,也是很好的感情促进器。

于是闲聊半晌,罗正业跑去食堂吃了几口,下午就叫上秘书张费明和司机,就按照计划下乡了。

这个季节,应该是潜龙县最美的季节。四处繁花似锦、鸟语花香,车子穿梭在浓绿的树荫里,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美不胜收的感觉。

还没到夏季,但气温已经很高了。

罗正业就穿了一件衬衣西裤,手上搭了一件外套还一直没机会穿。

“罗县长,我有驾照的。双休如果您想回凌天,不必麻烦司机,我能接送您。我有个女朋友在凌天,正好我也想偶尔去去。”其实,张费明是看到有几次罗正业出行,叫了宋君宝。他知道罗正业喜欢用自己人,但张费明是他秘书,也想成为他的人,所以故意找借口靠近罗正业。

“哦?你有女朋友在凌天啊!你们异地恋?那你每周去凌天还是两周去?”罗正业知道张费明是想跟他拉近距离才找了借口,但如果他愿意找借口,罗正业也愿意用这个借口,所以继续往下问。

“我是凌天理工大毕业的,我女朋友跟我是同班同学。毕业以后,我回了老家,通过考省委选调生到了潜龙县,而她考到了凌天的事业单位。我们这样异地恋已经两年了,所以找领导多给机会。” 张费明刚从大学毕业两年多,一说话就脸红。

“哦,那可以啊。不过你女朋友如果在凌天工作,你也要想办法去凌天,总不能让你女朋友从省城到县里还陪你一辈子吧?”罗正业跟年轻人开着玩笑,倒也没什么领导架子。

“嗯嗯。我刚上班两年,还没想多么长远的事情,谈婚论嫁的时候再考虑这个问题吧。目前,我把您当我偶像,只想一心一意跟您学习,学真本事,不管去哪里都有饭吃。” 张费明就算是拍马屁,也拍得有些生硬。说完,脸又是一红,不好意思低下头。

“可以。下次我回凌天的时候,让你做我司机。年轻人,多出来下乡调研,将来会是你一辈子的财富。”正聊着,罗正业指了指车窗外的田野:“这已经到了云槐镇了吧?”

今年春节的时候,跟着席书颜一家到过云槐镇,这里是席书颜的老家,所以罗正业印象十分深。

“是的,从这里开始就是云槐镇了。云槐镇主要以养鱼为生,旱田较少。”张费明补充到。

“嗯,找个有人家的地方停车,我们下去走走。”罗正业叫停了车子,叫上张费明下车。

“云槐镇的镇长还在镇政府等咱们呢!我跟他约的是下午两点半。现在两点十分,过去还有十分钟的车程。”张费明边跟在罗正业的身后,边提醒他。

“没关系,让他多等会儿。下乡调研去什么镇政府?那还能调研出什么真实情况?都是弄虚作假的一套。”罗正业不理会张费明的提醒,还是继续往前走。

没多大一会儿,就遇到了一个正在鱼池边上割什么的老乡。

“大哥,您贵姓?忙什么呢!”罗正业上前与其打招呼。

“割小麦。”那人没回答自己姓甚名谁,看了穿着衬衫西裤的罗正业一眼,也没心思猜这是哪来的领导干部,然后又继续劳作。

“老乡,这是我们潜龙县的罗县长。”张费明生怕这百姓怠慢了罗正业,连忙上前做介绍。

跟群众讲话,又不方便说什么代理县长之类的话,于是直接用了“罗县长”,更加简单明了。

“罗县长?县长这个官太大了,管不到我们村里,只有镇长才管得着我们。”老乡又看了一眼穿得干净但长得黑漆了的罗正业,依然没有什么好态度,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后还是低头干活。

“哈哈,大哥,您的意思是我不够格跟您问候,只有镇长才有资格?”罗正业为了活跃气氛,也跟着这当地老乡接了句话。

“县长比镇长大,这个道理我还是知道的。您够资格!我只是说,你们县长高高在上,管不到我们这种穷乡僻壤来!倒是我们云槐镇的镇长,来了一个多月,往我们村头跑了好多趟了。别看那小伙子年轻,还真是个干实事的。你可以湾前湾后问问,我们这里几乎每一家他都去过,哪家养猪哪家养鸡的,他都清楚。”大概是有点累要休息了,这位老乡停下手里的活。

罗正业连忙把自己手里的矿泉水递给这位老乡,然后让张费明回车上,多取几瓶水过来。

张费明一路小跑回车里,然后取了水又折回来。

很显然,张费明基层工作经验并不太足。

“县长,你来咱们村里,镇长知道吗?要不要我给镇长打电话,让他过来?这个镇长相当接地气啊,电话都公开给咱们了,让咱们有事直接打他手机。”老乡大口喝了几口水,然后又问罗正业。

“哦?那你打电话让他过来,他能找到这里吗?”罗正业非常震惊,现在这个年代,还有这样跟群众打成一片的乡镇干部,说得他也想见见了。

“还不信了是怎的?”老乡瞪了一眼罗正业,然后真的取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何镇长吗?我是沙树村二组的肖石头。这会儿遇到一个说是咱们云槐县县长的人,在我三号鱼塘这里。你过来看看,该不是个骗子吧!”老乡觉得罗正业不相信他,其实他也没那么相信罗正业。

但电话里,镇长让把手机给罗正业,让他确认一下,于是老乡把手机递给了罗正业。

“你好,我是罗正业。”罗正业接过手机,只得自报家门。

“罗县长您好,我还在镇政府大门口等您呢!要不我现在过来吧!”电话那头回复很快,似乎一接通电话就确定了是罗正业本人。

“可以,我就在老乡这里聊聊,等你过来。”说着,罗正业把手机还给了这位老乡。

电话里的声音好像有点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当然,马上就要见到了,罗正业也懒得去猜,而是留下来继续跟这位老乡拉家常。

“你说说看,这位镇长为你们干了哪些实事?”罗正业也打开一瓶水,边喝边跟着老乡坐到一片割好的麦子上面。

“电话公开,一家一家上门摸情况……这都是小事。最让咱们拍手称好的,就是调查事情速度快,钱发放快。咱们老百姓别的什么也不认,就说这资农补贴,以前是一整年调查,年底了才贴榜公示,老乡们还举报来举报去,说谁家多了谁家少了,非得拖到第二年开春好久才发到手。今年就不一样了,小何镇长一来,不看报表上的数据,下来亲自给我们几家拉了尺,做了示范,算下来每家都比以前量的面积多。面积都多了,自然也没有告状的,而且补贴的钱也就多了。上个月麦子还没收呢,钱就发到了手上。以前村里只按我水田旱田面积拉紧再拉紧给我算补贴,今年不仅尺子松了,连我鱼池边上零零碎碎面积都算进去了。我以前领资农补贴是3000元,今年我领了7000元,你说我开不开心?加上我养鱼的钱,今年收入能破3万!还有几家说今天的钱多,咱们一人出五百给小何镇长送过去,让他明年还按这个面积下拨补贴。可人家小何镇长说了,发我们手上的钱是国家下拨下来的,不是他口袋的,不用感谢他,非不收我们的钱。明年、后年……只要他在,都会以咱们老百姓的利益出发,为咱们多争取补贴!你说,为咱们做了这么大好事,还一毛钱好处不收,是不是个好干部?”本来没什么好脸色的老乡,一说到这个年轻的小何镇长,马上就神彩飞扬起来。

“肯为人民群众办实事办好事的干部,还真是个好干部呢!”罗正业都有些羞愧。

自己在仕途上,总想着怎么往上爬,怎么处理方方面面的关系,但真正为百姓着想的事情,并不多。

这个小何镇长据说来了一个多月,就做了这么多让人民群众拍手称快的事情。

而罗正业也来潜龙县近一个月时间,似乎只是为叶廉诚调胃口,只想叶廉诚在上张领导面前为自己多说好话,或者与他和平相处不生是非,并没有多少心思放在政绩上面。

还有时间,就是想着怎么周旋于几个女人之间,怎么享成人之美、鱼水之欢。

其实谁不想在离开潜龙县的时候,有这么一群百姓,为他高唱赞歌!

想到这里,罗正业想认识这位镇长的心思更甚。

没多大一会儿,一辆黑色的东风风神停到了路边,车上下来一个白色衬衫黑色长裤的年轻人。大概176左右,不是太高,也不显矮,急速向这边走来。

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乡镇干部。

看来这小何镇长对云槐镇的几个村组相当熟悉,根据电话里的地址,就能很快找过来。

对于同样农村长大的罗正业来说,这个云槐镇好像哪里都长得一样,都是鱼池和庄稼地,实在分不清哪是沙树村,哪是银杏村,哪是张三的田,哪是李四的地……

人近了,罗正业终于认出来了,这就是以前在凌天市市场局工作的主任科员何光炬!

只是,他怎么到潜龙县云槐镇当镇长来了?

该不是上次化工厂的事情,把他也连累了吧!

当然,这时候不是叙旧的时候,罗正业主动伸出手。

何光炬连忙双手上前与其握住:“罗县长好。”

打完招呼,何光炬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然后取了一只发给刚刚与罗正业讲话的村民。

“辛苦了辛苦了,怎么这个点还是割小麦?”何光炬还为其把烟点燃,然后十分接地气地问候了一句。

“我看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雨,就想着今天加班搞完算了。刚刚我也割完了,小何镇长搭把手,帮我这些小麦搬上那个车就行了。”说着,村民指了指一边的一辆电动三轮车,然后十分“过份”提出要求。

罗正业有些诧异,不知道这位老乡是胆子太大还敢使唤镇长,还是说跟镇长关系非常“好”,已亲密无间了?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