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10:无所畏惧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嘿嘿,罗县长稍等,只要一会儿。”何光炬竟然没有拒绝,反而是冲着罗正业一笑,然后挽起袖子帮村民抱小麦了。

“也算我一个。”罗正业也不闲着,同样挽起了袖子上前。

罗正业和何光炬身后的几个人也站不下去了,只能跟着一起搬。果然是人多力量大,才两个来回,小麦被搬得颗粒不剩。

然后几个人与老乡道别,登车去了镇政府的一间小会议室。

何光炬早就准备了材料,分发给了县里来的各位领导及随行人员,然后又口头介绍起了云槐镇情况。

罗正业等何光炬汇报完了,又问了一些具体到无关紧要的细节,没想何光炬也能对答如流。

罗正业不由十分佩服。

何光炬才从学校出来不足两年,工作能力水平之前在化工厂里就见到了真章。而基层工作能力,刚刚也目睹了,比罗正业的秘书张费明不知道强多少。

说起来,张费明本科毕业两年,一直在基层工作,跟何光炬的能力相比,真的是差远了。

刚才在鱼池边上与老乡攀谈,还要罗正业提醒他回去拿水过来。

而何光炬一个不抽烟的人,在基层每天兜里都有烟和火机,不仅给老乡发烟,还能即刻点烟。

光是这一点小细节,就知道何光炬不简单。

这些“老道”的经验,罗正业自愧不如,所以这个何光炬一定是有来头的人。

再加上上次在化工厂的时候,别人都不肯跟罗正业去实地抽样检查,却单单只有他肯。他一个市场局挂职干部,是做行政工作的,却“抢”了检疫所的饭碗,现场做检测。

当时很佩服他的胆量,只是后来被“整”到云槐县,罗正业心里确实有些愧疚。

如果不是自己执意要把化工厂办下来,这个何光炬也还在凌天市市场局里坐得好好的,不会被搞到乡镇来。

工作谈完,何光炬留罗正业就在镇政府食堂吃工作餐,尔后再回县里。

罗正业十分欣赏何光炬的才能,欣然同意,才有了两个人坐在食堂一张四人桌前,两菜一汤,共进晚餐的闲聊时刻。

“如果这个周末我不安排来你这里调研,是不是就回凌天了?”罗正业先找话题。

“县长,我其实不是凌天人,只是刚到凌天工作的时候,就在凌天买房了。现在在潜龙县工作以后,有时候我回凌天也是找女朋友,本周我不回凌天,我女朋友就过来了。”何光炬笑盈盈回答。

虽然在基层工作,但何光炬一张清爽白净的脸,再加上一身干净的白衬衫印衬下,格外的阳光脱俗。

好像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出,他并不属于乡镇,而是大城市来的洋学生。

可是刚刚在村子里跟老乡发烟点火的一套动作下来,又好像他原本就是基层的一员,没有半点违和。

“哦?你其实是哪里人?”罗正业觉得,他真应该回去翻翻何光炬的档案,而不是对他一无所知。

“呃……我家在首都,女朋友是凌天人,所以我考公来了凌天。”何光炬如实回答。

“哎哟,那真是真爱啊!舍弃首都的生活,来我们中部省份工作,现在还到了云槐镇这么基层的地方,把家里人都心疼死了吧!”罗正业就知道,何光炬这个小伙子,没那么简单。

他的目光永远充满了自信和无畏,不像罗正业自己刚从农村考出来的时候,眼里时常地畏畏缩缩。

“也没有,或者是他们从不向我表达他们的担心吧。我父母一直都非常支持我的每一个决定,他们对我来云槐镇也很放心。他们说,年轻人不创不拼,枉为少年!所以我一到凌天,他们就支持我买房。用他们的话来说,只有安好了家,才能更好的工作。”何光炬一说到自己的家庭,目光里自然而然流露出了温情。

尔后,还拿出手机,翻出自己全家福给罗正业看“您看,我妈是不是很美?都不知道我爸当时怎么追上我妈的,哈哈……”

“我以为你是给我看你女朋友的照片。”罗正业嘴上这么说,但还是认真看了看何光炬手机里的照片。

何光炬妈妈确实很好看,完全看不出年龄,说三十左右也信。柳眉杏眼,但并不属于温柔恬静类,而是……既有书卷气又有些个性的女人。

何光炬爸爸,应该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头发全白了,但是脸长得十分端正,年轻时候应该也是个帅哥。不过看气质和端坐姿态,不是领导干部就是成功人士。

其实,何光炬跟他爸爸很像,都是那种很干净端正的帅,只是爸爸比何光炬微胖一点。

而且,这个男人很面熟唉,好像在哪里见过,具体是在哪里见过呢……

“女朋友照片也是有的。”不等罗正业继续猜何光炬爸爸的身份,何光炬收回手机,即刻也翻出了他女朋友的照片,送到罗正业的面前。

“难怪让你一路舍近求远,追到凌天的,果然是个仙女啊。”罗正业即刻肯定。

这个小姑娘是真好看,比他心目中最美的席书颜还要美上几分。

怎么说呢?

席书颜是大气无瑕疵的美,但说来说去还是有点背后身价加持。

这个小姑娘说是小家碧玉,感觉把她降低了身价;说她是盛世美颜吧,感觉把她说俗气了。

要怎么形容才好呢!

跟罗正业第一次见奶茶妹妹照片时的惊艳程度,再加二十分吧!

她真的美到心惊动魄,让人一眼难忘。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小姑娘!

“哈哈,是的,就是觉得好看才跟她在一起的。”何光炬坦诚地哈哈大笑,然后收起手机。

“听你这么说,是她选追你?”罗正业更加佩服何光炬了。想想也是,何光炬本身条件也是相当优秀了,有优秀的女孩子主动追他,也算是正常的。

“她总在外面说是她追得我,我觉得我们是双向奔赴好嘛!像我这样的,不喜欢的,追死我也不能同意啊,是不是!”何光炬说完收起笑意,觉得跟罗正业聊得太歪楼了,打算想想下面聊点什么工作类的话题才比较好。

“果然是无所畏惧,够坦率!我工作了十几年,经历了那么多干部,显少有像你这种性格的。我们平常总是隐藏自己,隐藏自己的内心,隐藏自己的性格,隐藏自己的想法……其实想想,像你这样也挺好。会让你周围的人觉得你不装不藏,好打交道。”罗正业不由感叹。

工作这些年以来,他每天都在考虑别人的眼光,别人的话,自己的处境要怎么调整。

可是看看何光炬,虽然从凌天市到了潜龙县的云槐镇,可是他的眼里没有半点的担忧和彷徨,就好像哪里工作都很开心一样,好像遇到什么事情,都能风轻云淡地处理。

“也不是,我确实应该向您学习。怎么说呢!我其实是吃了政府红利,想在哪里生活工作,就可以考哪里的定向选调生在哪里生活工作。我们一到地方,就是副主任科员,没有经历层层扒皮似的锻炼。就好像我这次来云槐镇,也是提成了正职下来的,也算是坐了火箭了。您的速度在外人看来也快,但是经历了什么,也只有您自己能体会到。特别是你一步一个脚印,在区商务局做了三年,才提了副主任科员,又做了两年,才提了主任科员。后来不是因为全市双推双考副局级干部,您可能在主任科员上面不知道要干多久。而且那一次考试相当难,是市里第一次组织双推双考,竞争对手相当的多,能脱颖而出,不知道斩杀多少高手,也是相当不容易。而且……”何光炬对罗正业的履历,竟然如数家珍一般。

“而且,您在招商局做副局长的时候,几起几落,这样的心理落差,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那次网络直播的点子,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想得出来,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太让人佩服了!如果不是工作餐,真想敬您一杯酒。”何光炬数着手指说着,确实是发自内心的佩服。

“真是汗颜啊!没想到你才工作两年,工作经验这么丰富!对了,刚才觉得你爸很面熟的,他是做什么工作的?”罗正业才是真的佩服何光炬,然后学着何光炬的性格坦诚直接地问他。

“我爸妈从来没来过凌天,包括我过来工作,他们只是第一次送我到高铁站,后来往返他们送都没送过我,让我自己地铁转高铁。可能我爸是大众脸,让县长觉得面熟,县长肯定没见过的。”何光炬十分肯定地回答。

虽然表面上回答了,但还是没有回答爸爸到底什么工作,更加让罗正业好奇了。

但现在这个状态,也不方便继续追问,于是罗正业更加想回去了翻查何光炬档案。

吃过工作晚餐,就返程了,路上给席书颜和齐玫都发过去了微信闲聊几句。

但心思,却一直在何光炬身上。

其实说何光炬的爸爸让人觉得面熟,是个平常的问话。真正让罗正业觉得熟的原因,应该是在电视媒体上见过,有可能是位名人,或者……高官。

但如果是高官,为什么会放何光炬到基层来?

难道何光炬过来,只是镀金?

也是有可能的,之所以能这么坦然面对,主要是因为家庭背景够强硬?

到了潜龙县政府,并没有着急回宿舍,而是直接到了办公室,叫秘书张费明到组织部去提何光炬的档案查看。

但非常奇怪的是,他档案上的家庭主要成员上只有妈妈和他,并没有爸爸的资料。

而且他的妈妈,是个作家,在作协挂了名的。

妈妈资料后有个括号,里面写了“离异”两个字。

如果是离异了,为什么何光炬又有“全家福”照片?

那个爸爸的照片是亲爸爸还是后爸爸呢?

长得那么像,应该是亲爸爸,可是离异了怎么有那么和谐美好的全家福呢!

真的是……谜雾重重。

正想着,手机响了,是老家二叔的号码。

话说罗正业跟家里闹翻给了30万以后,基本上就没有跟父母有任何联系了。

然后父母在亲戚朋友当中四处散布他的坏话,说他在外面赚了大钱就忘了本,没给父母一分钱赡养费。还说父母把棺材本拿出来给他在凌天市买了房,他却忘恩负义把父母赶回了老家不让住凌天市的新房子……

那段时间,老家的亲戚朋友都打电话来骂他是个白眼狼、不孝子。

罗正业有口难辩,你们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也懒得计较,后来干脆电话也不接了。

可是事隔多年,怎么老家又有电话打过来呢?

想了想还是接通,如果是骂他的,再挂断也不迟,万一是父母真的出事了,他还是要回去奔丧的。

“大罗,你现在忙不忙。”但是很奇怪,电话一通,并没有骂声,反而是二叔有些拘紧的问候。

“还好,您有什么事吗?”罗正业礼貌且淡淡地回答。

也不能怪罗正业,毕竟老家每一个亲戚,都曾伤害过他,都曾在他最受伤的时候往伤口上撒过盐。

这个二叔也不例外,当初应该属他骂罗正业骂得最凶。

“大罗,你小堂弟罗正达去年当兵回来了,年底说是跟着战友去凌天工作了,具体什么工作我也不清楚,连春节都没有回来,就一直说忙,跟我也说不清楚。大罗,你不是一直在凌天工作?帮我打听打听,他到底在干什么啊?我这心里真是没有底啊!”二叔说到动情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二叔,别着急。怎么说,他也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成年人了,他会为自己的事情负责的。再说,从小他就机灵会来事,不会被骗的。”罗正业虽然嘴上宽慰着二叔,但心里确实有点担心。

这个堂弟虽然是最机灵的,但从小也是最不让人省心的,要不然二叔也不会管不住把他送到部队里去。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