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48章 你哭什么?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谁也不知道李氏在发什么疯,但谁也没有在意……

之后,在老族长的叮嘱下,花辞远完全冷透了的尸体,被四个大汉的合力,抬回了花家。

花时跟在四个大汉的后边,低着头,默默地走在村道上,往花家回去。

李氏在大笑了一场后,坐在雪地上,一直埋着头,捂着脸,哆哆嗦嗦着身体,不肯起来,任由旁人叫她,她也一声不吭。

围观的人群,有好心的人要去拉她起来,都被她恶狠狠地瞪走了,旁人见此,都纷纷散了去,不再理会。

接着,花辞远的尸体,被人担来木板,托起来抬走,看热闹的人,见没热闹看了,鸟作兽散般各回各家了。

老族长也被这事儿闹得头晕脑胀的,低声叹了几句作孽,便由人扶了回去……

空荡荡的树林里,只剩李氏坐在冰冷的雪地上,疯疯癫癫地发出低呜声,再无一人……

“怎、怎么了…?”

听到屋外边传来的吵吵嚷嚷声,屋里的花晓,第一个拉开门跑了出来。

她先是看到人群中,熟悉的身影,怯懦地发出问声,接着瞳孔一震,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僵硬地站在原地。

那、那是…爹的尸体…吗?

真的死了…?

花晓脑海一片空白,乱糟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

僵直地堵在门口处,直到花时走上前,将她拉到一旁。

“砰……”

抬着的长木板,放到空落落院子里的地上,发出闷闷的声响。

院门外一直跟着过来的村民,大多都是没看够热闹,堵在花家门口,探头探脑地往里打量。

花时向出力将尸体抬回来了的四人,道了声谢。

四人对视了两眼,默默从院子里退了出去。

这种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人走了,花时将敞开的院门关上,隔阻掉堵在院门口那群,吵吵嚷嚷,看着热闹,说三道四的人。

重新安静了下来的院子里,花辞远那冻得又冷又硬的尸体,就这样躺在木板上,一动不动,了无声息。

花晓远远地蜷缩在角落,眼睛无神地落在那冷冰冰的尸体上,眼圈红红的,表情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屋里的花离,姗姗来迟地带着弟弟出来,两兄弟的侧脸都有些红,压了印子,眼神迷茫,反应也跟着慢半拍,像是刚睡醒,人也都是懵的。

在看到院子里,木板上躺着的花辞远时,花离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揉了揉眼睛,睁开眼,懵懵地说道:

“爹怎么睡在院子里?不回屋睡吗?”

这会儿,天色已然有些暗沉了,院子里的灰蒙蒙的,叫人看得不真切……

“呜呜……”

听到花离茫然不知的问声后,花晓再也绷不住,呜咽着哭了出声。

她惊恐又害怕,脸也憋得又青又白,声音控制不住地从喉咙里溢出来……

花离瞌睡虫一下子散去,茫然地抬眼,朝着哭声看去:“花晓?你哭什么?”

他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眼前看到的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花晓泪眼模糊地看向花离,颤抖的声音,哆嗦着说道:“爹…他、他死了!”

花离一愣,接着立马从屋檐的台阶上跑下来,朝着木板的方向追看过去。

这一眼,让他也镇在原地……

灰蒙蒙的光线下,虽看得不太清晰,但那张被水泡得发胀的脸,呈现出不正常的青紫,发白得一点血色也没有的唇……是死人才会有的模样。

花离的小脸一僵,反应过来时,两行泪,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

死了……?

怎么会?

白天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就死了……

远远站着的花时,低垂着眼眸,无声地走回屋里,拿了块之前做衣裳时,剩下的半块黑布。

重新走出来,将布摊开,盖在花辞远那张已经白得一点血色也没有的脸上。

视线被遮挡住,无声落泪的花离,恍惚间反应过来,泪眼婆娑地看着花时,哽咽着问:“这…这是怎么回事?爹怎么会死了?”

花晓也投来紧紧的视线。

“淹死的,失足掉井里给淹死的,发现的时候,人已经没了。”花时说。

“呜呜……”

“呜呜呜……”

两人不约而同得哭了出声,眼泪哗哗地往下掉。

听着两人哭,花时心里也有些堵得慌。

她也说不出什么安抚的话,站在一旁,无声地看着。

年纪最小的小花影,左看看,右看看,小表情好奇地看着两个哥哥姐姐哭,不明白两人在哭什么。

不止花离看到了花辞远那已经死僵了的尸体,小花影也看到了,只是他不懂那意味着什么。

他年纪还小,不懂什么死,也不知道死了为什么要哭……

他只有在饿肚子,没东西吃的时候,他才会哭……

花离和花晓低低呜呜地哭着,眼睛都哭肿了,也没停下来。

黑夜很快降临,院子里也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这天夜里,无星无月,天和地仿佛融为了一体……

花时坐在屋檐下,小花影趴在她的膝盖上,埋着脸,困倦地闭着眼。

似乎是困极了,但是花晓和花离都还在哭,过了那么久,他肚子又开始饿了,这会儿又饿又困,便缠着花时,想告诉她,自己饿了。

只是院子里的气氛太过于低沉,即便是他年纪尚幼,什么都不懂,也犹豫着没有这会儿开口喊饿。

小家伙揉了揉眼睛,看不清两个哥哥姐姐了,但是隐约还能听见两人的抽泣声。

他小小地叹了口气……

不明白,为什么哭了那么久了,还在哭……

又过了一会儿,矮墙外,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砰!”

安静的院内,传来院门被人大力推开的声响。

发丝凌乱,浑身狼狈的李氏,埋着疲倦的步子,低着头,像块行尸走肉般,无声地走了进来。

花晓和花离的哭声一顿。

花时想到下午的时候,李氏发疯大闹了一场,这会儿看到她,不免心有余悸,紧绷着身体,站了起来,拉着困倦的小花影,躲闪到了一边。

李氏看起来十分不对劲,她的背脊好像一夜之间,一下子弯了下去,佝偻着身躯,埋着头,谁也没看,径直朝着堂屋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便听到她拉开又关上房门的声音。

黑暗里静悄悄的,一点动静声响都没有……

“嗝……”花离吸了口气,打了个哭嗝,哭得湿漉漉的眼睛,无神地看着堂屋的方向。

哭了那么久,两人也哭累了,一下一下地吸着气,眼泪风干在脸上,蔫哒哒的。

花时让两人回去睡去,等明天起来再说。

花晓和花离哭了那么久,似乎也接受了这件已经发生了的事实,只是情绪低迷,也没应声,默默地走回了屋去。

花晓揉了揉小花影毛扎扎的脑袋,跟着低声道:“你也快回屋睡去吧。”

小家伙站着没动,揪着手,慢吞吞地说:“可…可、我饿了。”

花时一愣,看了眼暗沉沉的天色,无奈道:“那你等我一会儿。”

很快,花时煮了一小碗瘦肉粥,端了出来,晾凉了后,小花影捧着碗,吸溜着,没一会儿就喝完了。

花时坐在一旁,看着烛火晃动的影子,沉浸在思绪里,默默无声。

这肉是兔子肉,十一和小黑,今天刚从山里带回来的。她割了一小块兔子腿上的肉,切碎了就着米煮了这么一碗……

“我、我吃饱了。”

小花影奶呼呼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花时乱糟糟的思绪。

“呃。”花时接过他手里空荡荡的碗,放到边上。

站起身,看着镂空的院子里,木板上冷冰冰躺着的尸体,有些头疼。

这会儿她也不好把他挪到屋檐下,就这么放着,要是夜里下雪,明天起来估计就被雪给埋了……

她的衣角忽然被只小手,轻轻拽了下。

吃饱喝足的小家伙,这会儿眼睛亮晶晶的,仰着头,眨巴着好奇地看着她,小声:“…哭?”

他比了个流眼泪的动作,小手指着自己的脸,又指了指房屋的方向。

花时低头看着他:“你是在问他们为什么要哭?”

“嗯嗯。”小花影立马点了点头。

花时顿了顿,也没有隐瞒,沉沉地叹了口气,直说道:“因为爹死了。”

“…死?”

他不明白这个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死了就要哭?

花时意识到他年纪大小了,不懂这个字的意思,便又解释道:“死了,就意味着他以后再也不会醒来,以后我们也没办法再见到他。”

小家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没办法见到的话?也不会怎么样吧……

他还是不懂,为什么要哭?

“好了,你快回屋睡吧。”

花时见他歪着脑袋,还是有些不理解的意思,也没有再往下说的意思,而是催促他快回屋睡觉。

躺在冰冷的被窝里,花时闭上眼,她原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哪知被窝一暖和,她没一会儿,便陷入了沉沉的梦香里。

一直到后半夜,隔着薄薄的墙,房屋外似乎传来什么吵闹声。

困倦让花时难以睁开眼,她迷迷糊糊醒来,又最终抵不住困意,又沉沉睡了过去。

陷入沉睡前,她隐约好像听到了,李氏那刺耳的咒骂声,和老头嗬嗬的喘气声,以及什么动作在挣扎时,发出的拍打声……

花时以为自己在做梦,拧着的眉头,很快又松了下来。

她没注意到,她半夜被惊醒,原本趴在她枕边睡觉的黑猫,轻巧地落在地上,那双在夜里发出幽幽光泽的猫眼,诡异地盯着紧闭的房门。

听着屋外不远处,挣扎、吵闹的声响,低低地喵叫了声……

次日,花时猛地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

屋外的天色已然大亮,簌簌的雪滑落的声音,在耳边清晰响起……

她昨晚好像做了个梦,梦到了李氏……梦里的内容……?

花时仔细回想,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呼……”

她沉沉的叹了口气。

想起了屋外的院中还躺放着的尸体……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