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20:觊觎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哐当”一声,席书颜手里的啤酒杯掉到了地上,随着清脆地声音酒杯碎了一地。

“没事,让服务员来。”季南泽连忙叫来一边的服务员,把席书颜脚下的碎玻璃收拾干净,但他的声音也通过席书颜的手机传到了罗正业的耳中。

“怎么了?你跟谁在一起吃饭?”罗正业只觉得全身一紧,把手机贴耳朵更近更紧。

男人对男人的声音,特别敏感。

一听就知道,席书颜身边有个男的。

“哦,我跟朋友在一起吃饭啊。那个,因为是在室外,比较吵,而且我们吃得差不多了,晚上回去我还要加班,就不等你了。”席书颜很少撒谎,于是胡乱一通回复后,直接挂了电话。

现在才六点多,他们到江边也不过刚刚上菜没多久……

今天上午就收到了季南泽的微信,说是又到了吃虾的季节,吃虾加上江边的鱼汤,那是一绝,把席书颜也引诱出来一起共进晚餐。

本来挺好的菜,很放松的环境,在接到罗正业的电话后,席书颜无心继续吃喝。随意吃了两口后,直接跟季南泽说自己要回去加班。

季南泽大概猜到了刚刚是谁打给席书颜的,于是也不勉强,就让司机送她回家了。

但季南泽送席书颜回家后,又提出想到她家坐坐,喝杯茶消消食,之后自行离开,保证不吵她工作。

席书颜怕罗正业到家里找她,于是着急想把季南泽打发走,没想到季南泽又不走,真是让席书颜为了难。

目前,席书颜并没有跟季南泽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但同时也没打算跟罗正业断掉。

也没有什么恋爱经验,这一刻确实是让席书颜为了难。

“我怎么觉得你有点不懂事了唉!我要加班,你即使不说话不发出任何声音,也会影响我。”无奈,席书颜只得向季南泽发出最后的通牒。

“你是说不管我做什么,总会让你分心?”季南泽坏笑,还是咬死不松口。

“如果我说是,你是不是就会懂事一点?”席书颜望着季南泽,然后马上目光转移。

真的,季南泽太帅了,帅到多看几眼好像是自己好色,觊觎他的美貌一样。

席书颜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给他一个极端矮穷挫和一个极端高富帅让她选,而她还选的这么艰难?

其实不是不喜欢跟高富帅在一起,但好像更馋罗正业的身子吧!

内心里,其实好想今晚把时间留给罗正业,跟他再来几个回合……

“那……我要kiss-bye。不然不依。”然后,季南泽竟然当着席书颜的面,耍起了无赖。

“什么鬼!我跟你并没有发展到……”席书颜第一次听到季南泽这样一个谦谦君子耍赖,正无语之时,季南泽的吻已经贴了上来,强势地把席书颜抵到了后座上。

季南泽的味道很好闻,唇齿间还带着一点点酒香,还有身上散发着淡雅的洋甘菊味道。

不等席书颜更加仔细体会,季南泽已离开她的唇,一脸坏笑地看着她:“好了,讨到糖了,明天见。”

席书颜只觉得自己脸颊发烫,感觉自己好像在玩火新鲜又刺激,然后像只兔子一样跳下车后慌乱地冲进了电梯。

疯了疯了,席书颜竟然想知道季南泽在床上表现,她是不是疯魔了啊!

似乎被罗正业打开欲望之门后,一向淑女的席书颜一下子就收不住了,内心淫乱成一批。

跌跌撞撞从电梯出来开门后,靠在大门后面捂住胸口那颗狂跳的心。

她又跟另一个男人接吻了?

她以为她只会跟罗正业,为什么又跟其他男人?

或者,她在接受季南泽第一次邀请的时候,就该预料到会有这一天。

那么,如果是两个男人都向她表白,她该怎么选?

大概就是爸爸说的,罗正业会好控制一点,而季南泽……真是谜一样的男子,虽然美好但不一定能捉得住?

譬如这个措不及防的吻?

果然,席书颜到家不到十分钟,大门就响了起来。

席书颜通过猫眼一看,正是罗正业,暗自庆幸自己回来得早,没被罗正业发现季南泽。

让席书颜不知道的是,其实罗正业早就到了,在与席书颜通过电话后,就直接开车到席书颜楼下等她了。

所以,罗正业亲眼看到季南泽送席书颜回来,还在车里吻别才上楼。

季南泽的车在原地停了三分钟才驶出停车场,而罗正业还在车里坐了五分钟才上楼。

这几分钟里,罗正业的心情真是像过山车一般。

在与席书颜的电话里听到了一个男人关切的声音后,罗正业就已经意识到他与席书颜之间出问题了,所以急迫的到席书颜楼下等她。

当看到那个男人是季南泽的时候,罗正业几乎没有了下车的胆量和勇气,试问哪个男人被拉出来跟季南泽比能不自卑的?

只不过,季南泽怎么跟席书颜在一起?

季南泽不是一个行踪不定,情感也不定的人吗?

据说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但依然对不同女人感兴趣,身边的红颜知己多的他自己也数不清楚,只是从不结婚没有老婆。

在罗正业的认识里,像席书颜这样的大家闺秀肯定是不会跟他走到一起,席书颜多单纯,怎么可能是季南泽的对手?

不过,如果季南泽猛追,哪个女人经得住?

其实罗正业很累,昨天经历了那么大的人生悲剧,今天是想在席书颜这里找找安慰。可是没想到,安慰没找到,反而是找到了惊吓。

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就在医院守几天,也不知道齐玫怎么样了。

当然,他也不是医生,守在医院也没有用,还是想想眼下该怎么办,是放弃还是继续……

其实当初追席书颜的时候,他就做好了没有结果的打算,只是没想到会那么顺利。可是当快要看到结果了,却似乎结果又离得远了,让他竟然出现了患得患失感。

子弹都上膛了,不发射怎么知道射不射得中呢?

想到这里,罗正业还是推开车门上车。

不管怎么样,能挽救就挽救吧,如果没有感情也能把这件事当成事业来做。毕竟席泽山还有几年才退居二线,而且他手上也提了一批后生力量,比自己一个人单打独斗还是省心省力多了。

“今天……周四,怎么回来了?”席书颜已换上了舒服的家居服,是一套全棉的鹅黄色花边套装,将席书颜的气质又转化为一点点可爱风。

“工作上有点事。”罗正业当然不能提齐玫,只是直径步入客厅后坐到了沙发上,浓眉不舒,一双墨墨的眸子很是有些神情黯淡。

“压力这么大?”席书颜也跟着罗正业走了过来,靠近罗正业的时候,被罗正业一把拉入了怀里。

然后把席书颜收入怀里,吻着她头顶的香味。

还好,席书颜很温顺地窝在他的怀里,似乎并没有因为什么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

可罗正业是个男人,并不想跟任何其他男人分享席书颜,把头埋入她的脖颈深深吸吮着她的气息。

好一会儿,才觉得心情平复了一些,心里没刚刚那么难受了。

把席书颜从怀里松开,然后盯着她看……

肤若凝脂、五官天成,这真是个仙女,不然怎么对得起这样完美的长相?

然后,罗正业吻上了席书颜,然后一路向下,吻遍席书颜的每一雨肌肤,连耳垂后面,后颈窝子,哪里哪里都不肯放过。

他要在席书颜的每一寸肌肤上,都印上自己的味道,让她永远都舍不得忘记……

席书颜期待的东西来了,温柔如小猫一般在罗正业怀里嘤嘤嘤……

罗正业无意中按开了遥控,电视里正好放着欧美电影大片,两个人都不知道电视里放了什么,只知道随着电影里震撼音效,挥汗如雨……

罗正业今天有些憔悴,头发有些凌乱,眼眶有点虚肿发红,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虽然没有一句甜言蜜语,但他的肢体语言太会了,让席书颜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你……是起来加班,还是回房间休息一会儿?我得煮口面吃,肚子好饿。”好一会儿结束了,罗正业不舍得又吻了席书颜一口,然后有些不好意思一笑。

昨天熬那么晚,今天也没怎么休息,加上晚上没吃东西,这会儿还有剧烈运动,他真的是快要累瘫痪了。

“我家没有面,要不然你点外卖吧。我没力气加班了,抱我回床上休息一会儿,过一小时再起来加班。”席书颜有点不好意思,这房子就是给她睡觉的,冰箱里有点冰淇淋,但真没啥吃的,更没有面条米饭这样的主食。

“好吧,我叫个外卖过来。顺便,给你买点面条鸡蛋,比每天吃外面的东西要健康的多。”罗正业也无奈,哪有仙女还要食人间烟火的,她家里没有鸡蛋面条也正常了。

于是弯腰把她抱了起来,送到房间的床上,抚着她的额头,亲眼看到席书颜疲惫地入睡,自己才起身坐到阳台上点外卖。

送了一罐鳝鱼炖白黄瓜,一份香干肉丝,一份鸡蛋炒饭,然后就叫醒睡了一小时的席书颜。

“有我喜欢吃的鳝鱼炖白黄瓜呢!为我点的吧?”席书颜一笑,也取了碗加了一口。

晚上本来是打算喝点啤酒吃点小龙虾的,可是被罗正业打断了,这会儿看到美食,肚子也不争气咕咕叫了起来。

“可以吃我点的外卖,不过……你拿什么回报我?”罗正业已经为席书颜盛好了饭菜递给她,还忍不住逗她。

“我拿什么回报你?留宿你?”席书颜笑咪咪地接过吃的,边吃边无心地回了一句。

“刚才把我都掏空了,还要留宿我,是回报还是压榨?”罗正业不由也不怀好意地一笑,然后又敲了敲愣在那里的席书颜:“逗你的,吃吧,我还有货,你压榨不完的。”

“老……色……鬼!”席书颜觉得挺正常的一句话,被罗正业理解得颜色太深了,不由用筷子敲他的头。

“这你都知道?你还知道什么?”这还怎么好好吃饭,罗正业跟席书颜直接放下饭碗,客厅里嘻闹起来。

齐玫在昏睡到第三天的时候醒了,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不知道罗正业到底来了没有,醒过来的时候,只是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全身上下都贴着各种的线,仪器声嘀嘀嘀地很是让人害怕。

突然,病房内的报警装制响了起来,不仅吓到了外面的护士,连齐玫自己也吓到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刚才空无一人的病房,一下子就挤满了医生护士。

“好了好了,没有生命危险了。赶快给家属打电话,给罗县长打电话……”

齐玫任这些人这么检查那么检查了一会儿,终于听到了一个准信,好像意思是自己从死亡边缘回来了。

“我的宝宝呢!”齐玫的肚子没了,恢复意识后,这才知道害怕了。

“别着急,孩子体重较轻,在温箱。”护士连忙回答。

“我想看看。”齐玫又说。

“现在不是探视时间,到了探视时间我们会安排你看的。”小护士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明明是因为诸多原因才进了温箱,而她只是回答体重较轻已经算是相当客气了。如果齐玫知道她的孩子已经夭折了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再次血崩……

“大罗呢?你们知不知道孩子爸爸去哪儿了?”齐玫别说没看到罗正业,其实连自己娘家人也一个没有看到,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生个孩子怎么生到了ICU。

“你在重症监护室,不允许探视,所以你所有家人都在外围。我们已经通知他们你这边情况稳定了,稍后转到普通病房后,你就能见到他们了。”护士在医生的指示下,已经在下仪器监控了,完成以后,就由几个护工把病床推出了ICU。

齐玫不再出声,只是四处张望,希望在某一条过道里,能看到等在那里的罗正业。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