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18:噩耗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他太想往上爬,肯定是要有所突破,于是……就有了昨晚的设局。

交待完一切,罗正业就找叶廉诚讨赏。

他平安地把孙静凌接到送走,而且孙静凌没有找叶廉诚一丁点麻烦,这么大的功劳,不应该赏?

但叶廉诚依然是墨着个脸,跟县财政局的局长讨价还价,直至直接命令,吓得罗正业坐在旁边都不敢出声。

刚刚财政局局长灰头土脸出去,罗正业正要汇报“胜利战况”,不料自己的手机响了。

是齐玫来电。

齐玫一般情况都是跟他互发微信留言,从来没有直接打过电话,这情况似乎有点着急。

但罗正业就坐在叶廉诚对面,本能把手机掐熄,然后调为飞行模式,继续向叶廉诚做着汇报。

叶廉诚不等罗正业步入正题,又安排他山峰集团分公司落实优惠政策的修改,让他亲自督办。并且,他跟山峰集团的汤董也建立了直线联系,并确定山峰集团投资与当地县委县政府投资持平。为了让山峰集团多掏钱,叶廉诚又让县财政多掏五千万。

事实上,稍费减免的政策给了不少了,再给钱……真的有点让人吃不消。

五千万对山峰集团来说是毛毛雨,可是对于素有贫困县的潜龙县来说,压力山大!

毕竟,刚刚也拨了一笔巨款去修复水利工程,应对刚刚孙静凌的水利安全检查。

财政局局长为难,罗正业其实也为难,但是……

罗正业还是接了棒,再去想办法筹点钱。

两个人一商量,就商量到了晚上六七点,于是相约到食堂一起用餐。

用餐期间,叶廉诚的电话过来了,让才罗正业想起下午好像是齐玫打来过电话。

于是,晚餐结束后,罗正业从食堂出来去办公室的当儿,给齐玫回了一个电话。

但是很奇怪,连打两个忙音,一直都没接。

生气了?

不过没多大一会儿,齐松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谢天谢地,大罗哥,你总算接电话了。我姐现在在医院,要生了。早产,还加上难产,医生说要剖腹产,但是我姐一直就犟着,让你来了再手术。刚刚晕过去了,我签字同意手术了。现在还在手术台上没下来。大罗哥……你快点回来吧,我姐太苦了……”齐松平常胆子很大的一个人,这会儿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什么?不是还有一个月?”罗正业也慌了,边一路小跑取车,边电话也没挂断。

张费明跟在身后,连忙为罗正业拉开车门当司机,让罗正业安心坐在副驾里打电话。

“提前了,是双胞胎,所以提前了……我姐一直说要等你回来签字,但是中午就开始打电话一直到现在也没打通……呜呜……”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说哭就哭起来了,像个完全没有主意的孩子。

“没事没事,我马上赶回来。你把医院、楼层都发我微信上,一会儿我来给医院打电话,没事的,没事的。”罗正业嘴上说着没事,心里却开始七上八下。

双胞胎?

没听齐玫说过啊!

不过,齐玫从来就是一个心里能藏事的人,她不说……罗正业完全能理解。

但是,如果齐玫早点告诉他是双胞胎,可能罗正业就不会这么“冷落”她,大概会抽更多点时间陪她吧。

当然,齐玫独立惯了,其实什么事都能应付的来,虽然生孩子这件事情她确实是有点勉强了。

挂了电话,马上打给医院,据说吴徐江也到现场了,主治医生什么的都在,主动的医生还是省内排名前三的产科医生,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但是助产师也在电话里向罗正业说了,现在情况确实有点不乐观,主要是有早产迹象就应该马上动刀,因为羊水有点感染,两个孩子脐带都有不同程度的绕颈。但齐玫不肯手术的时间太长,如果在两小时前动刀应该安全系数会高许多,现在……

罗正业也有些恼火,他知道齐玫有时候犟,但现在不是犟的时候啊,怎么在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情上跟医生犟呢?这不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开玩笑嘛!

但没办法,已经到了这一步,罗正业只能请助产师带话,请吴徐江带话,尽全力帮助齐玫顺利生产。

正说着,电话挂断了,好像是那边生了。

罗正业再打,连吴徐江也不接电话了。

没办法,罗正业只能不停打给齐松,好在齐松在一刻钟后接通了电话。

“生了,生了……就是,就是我姐现在还在手术室,好像是羊水栓塞,还在抢救。两个宝宝,一个正在抢救,另一个进了温箱。”话还没说完,齐松又哭起来不能自已……

罗正业只觉得两眼一黑,坐在车上干着急。

“再快点,违章超速的钱我交。”罗正业欲哭无泪,只能往死里催张费明。

在得知齐玫怀孕的初期,罗正业看了不少待产育儿的书,也是十分期待这个孩子的。如果说是双胞胎,那开心是不是也跟着翻倍?

但同时,他太清楚什么是羊水栓塞,如果放在十年前,也基本上就是死刑。就算是放在现在,也是鬼门关前不知道徘徊多久了……

齐玫一米七几的大块头,怎么会生个孩子出这么大的意外?

罗正业觉得窝心的很。

齐玫是第一个为自己生孩子的女人,她不能死!

如果两个孩子能保住,齐玫能保住,他真的愿意归隐山林,从此不再过问江湖之事。

罗正业不断在心里祈求祷告,希望他们母子平安……

晚上,高速公路上车辆并不太多,但视线并没有白天好,罗正业冲着窗外紧张地张望着,始终看不清到底是到了哪里。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路牌,还有两百多公里,好不容易再看到一个路牌,还有一百多……

罗正业握着手机,一时看看通讯录,一时又看看微信,但再也没有勇气给谁打去一个电话或者一条微信。

他怕,他太怕,他怕听到比刚才更可怕的消息。

不然,为什么他们没有一个人再主动联系自己呢?

罗正业只恨自己的车不是飞机,不管怎么提速,还是要三四个小时赶回凌天。

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冲过门诊大楼,直接就奔到了妇产科大楼的5楼9号手术室外面。

走廊里,齐玫的妈妈、弟弟,还有大肚子里的弟媳。

罗正业不知道怎么开口,一向能言善辩的他,一时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或者……连怎么打个招呼也不会了。

齐玫的妈妈以前还是花白头,怎么今天看上去就是满头白发了;弟弟本来就瘦,现在更瘦了,穿着一件T恤更显得松垮;倒是弟媳比以前臃肿了不少,如果不是跟弟弟坐在一起,只怕罗正业已经认不出她了。

好像记得弟媳月份大一些,会在齐玫前面生,没想到齐玫的孩子早产了……

真是急死人了,也不知道里面怎么样了。

于是退了出来,到了走廊后直接打了吴徐江的电话,要求进手术室。

吴徐江让他转到产科楼的另一头,穿过一条深长的走廊,在一个护士的带领下,换了医生的无菌服,就真的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是真的安全,好几个人围着齐玫的手术台繁忙工作,完全看不到齐玫的脸,只看到她挂着吊瓶的手无力的垂在床边,就好像是个将死之人,看得罗正业两腿发麻。

往上看,好多袋的药水,还有血浆……

不知道为什么,罗正业连齐玫的面都没见到,眼泪刷刷往下掉。

这个女人是疯了嘛,自己何德何能,能让她不要命的为他生孩子……

如果齐玫真的因为生孩子走了,孩子怎么办?罗正业的后半辈子怎么办?

罗正业知道,再也没有哪个女人会像齐玫这么爱自己,再也没有哪个女人能为自己连命都不要了……

酝酿了好一会儿情绪,罗正业才鼓起勇气一步一步往手术台前靠近。

终于,他看到了一张死灰卡白的脸。眼珠好像还有滚动,可是眼皮无力闭扣,灰白的嘴唇微张,不知道有没有进出口。

只有旁边嘀嘀作响的仪器才提醒罗正业,她还活着,还没死。

“患者失血过多,让她休息一会儿。放心,胡主任是我们省内第一把刀,有他在就是我们的定海神针。这边还在抢救,先别着急。”一边的助产师见罗正业来了,一眼就猜出是齐玫孩子的爸爸,于是马上轻身附在他耳边解释。

“玫玫。”罗正业在看到齐玫那张陌生的脸后,再也控制不住了,声音哽咽的叫道。

“玫玫,你睁开眼睛看看我。”罗正业像个乞丐一般,轻轻握住齐玫冰冷的手,似乎也想把齐玫从死神手里拉回来。

可是,齐玫的手一点都没有回暖,眼睛也没有一丁点的变化,哪怕是脸上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让罗正业的心生生的疼了一下。

当年刚开始追齐玫的时候,齐玫没想过答应他,但每次也不是没有反应,而是礼貌地冲他微笑或者点头。

当年,他是多害怕齐玫像今天这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可是当年都没有这样,今天却成了这样。

更可怕的是,齐玫不是不理他,而是跟他天人两隔。

“您还是出去一下吧。这个时候病人太虚弱了,现在就算想醒过来,我们也不希望她浪费体力说话。再加上,现在情况特别紧急,我们需要会诊。”突然,一直不说话的胡主任抬起头,边跟罗正业说话边安排人把他送出去,然后又安排人请外面准备好的几个产科医生进来会诊了。

罗正业只觉得双腿发软,两手颤抖,七魂走了三魄……

他不知道是怎么被带出手术室的,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更不知道现在是何时……

好一会儿,直到听到吴徐江的声音,罗正业才像机器人一般扭过头看向吴徐江。

“罗县长,您急也没有用。我一直在这里守到九点才去楼下吃了一点,给齐部长家人也带了饭上来分给他们了。刚刚齐部长已经从手术室转入了ICU进入观察期,不经过这边,所以您不知道。这会儿也快十一点了,要不我安排个病房您休息一下,有好消息了我再通知您?”吴徐江说着,也送上一只小水果盒子。他猜罗正业到现在也没吃一口东西,更没喝一口水,给他带盒水果补充一点营养。

“我……去ICU看一眼吧。”罗正业只觉得自己胸口堵得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可以。但是这次真的不能进去,只能隔着玻璃,其实你也……好吧,我带你过去。”不等吴徐江拒绝完,马上又收回了话改了口,一个不懂医的吴徐江也知道,齐玫现在情况非常的紧急。每一面,可能都是最后一面。

刚刚山峰集团人力资源部,直接就往医院账户打了五十万……

哪怕这对医院和个人来说都是个好消息,但吴徐江也不敢现在跟罗正业说半个字,怕说了他打人……

然后,两个大男人,一前一后,偶尔吴徐江等等两腿无比沉重的罗正业,终于达到了ICU门口。

就算是隔着玻璃,也按要求换了防菌服,缓缓步入里间,隔着玻璃看到了面如死灰的齐玫。

她的脸都比以前大了许多,不知道是怀孕长胖了还是浮肿了,但气色相当不好,苍白如鬼一般。

跟刚刚在手术室一样,似乎陷入了沉睡,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齐玫剪了短发,虽然脸大了一圈,但她脖子长,也没觉得短发好看不好看,好像也挺顺眼的。

“要不,去看看温箱的那个宝宝?”见罗正业立于玻璃前久久不动,吴徐江有些站不住了,不由小声问道。

“不是两个?”罗正业好像这个时候才被人拉回了一个魂魄,侧身看向吴徐江后,又是全身一紧。

今天,到底是有多少个噩耗?!

是想也让他死在这里吗?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