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11:倾斜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哎哟,现在到处都听说传销、网贷、割器官……听得我们老俩口全身发麻。这孩子在部队好好的,怎么一回来就不见人影了,我也是急啊。你一定帮我打听打听,他现在到底在干什么,赚不赚钱不重要,让我们知道他平安就好了。还有就是,这事别跟你爸妈说了,不然他们又得说你不管你亲弟罗正钱,跑来管我们罗正达的事情了。”说完,二叔在得到罗正业肯定会帮助他的承诺后,才挂断了电话。

罗正业其实很纠结,也是想管不想管的样子。

当初二叔帮着父母骂他是最凶的一个,契而不舍电话里骂他,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电话那头的唾沫星子。

但刚刚那个语气,那个叮嘱……让人着实心疼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跟下辈人说话还这么小心翼翼的样子。

而且这个小堂弟罗正达,却是最跟他合得来的一个。

罗正业上了初中就两周回一次家,每次回家,五六岁的小堂弟都在村头接他,然后跟在他屁股后面一路小跑。

这样一跑,就跑了六年,风雨无阻。

直到上了大学,他回来前也是跟小堂弟联系,小堂弟那时候也在读书,但会骑着自行车去村头接他。然后换他骑车,带着小堂弟。

现在知道小堂弟在凌天工作,罗正业还是挺高兴的。

但是他在凌天工作,怎么不提前联系罗正业呢?

说起来,罗正业也有点担心。

于是,跟在公安局工作的党校同学打去电话,请他帮忙查查罗正达。

很快,罗正达的信息就传过来了。

“来福电子公司”。

同学还告诉他,这个来福电子公司其实主要业务跟任何电子产品都没有关系,是个隐藏的安保公司。公司老板,也是个复员战士自主择业,手下员工全是部队复员回来的人。

他们的工作有保密性,还会接市公安局、市信访局的活,所以工作内容不能随意泄露。

工资挺高的,因为毕竟是高风险工作内容。

心里有底了,罗正业把电话打给了罗正达。

“小达子,听说你现在在凌天市工作?”罗正业装作并不清楚的样子,套罗正达的话。

“呃……还只是试用期,也不一定人家会用我呢!”罗正达现在回话,比以前成熟许多。

“我现在不在凌天工作了,不然可以请你喝个酒,叙一下兄弟感情。”罗正业主动说自己的情况,让堂弟自己说自己的情况。

“啊,大罗哥现在在哪里工作啊?如果我这里试用期满不要我,我来投奔大罗哥啊。”罗正达其实刚刚十分圆满地完成了一个任务,正跟同事们喝酒庆祝又能拿到一笔不小的奖金,却不像小时候那样对罗正业什么都说了。

“我在潜龙县做县长,如果想来潜龙发展,可以直接找我。当然,如果凌天有什么情况想打听的,我还是会麻烦你的。”罗正业有些狡猾地笑了笑。

既然他不想说,罗正业也就不问。

但是最后一句话也是告诉罗正达,其实他什么都知道。而且,能理解他现在的工作性质,兄弟情谊没有变,有能力互帮互助的时候,还是要伸把手帮个忙。

“好。大罗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一定在所不辞!另外,还是要请大罗哥不要跟我父母说我的工作情况,毕竟他们没什么文化,我怕他们在外面瞎说了给他们自己惹事。”罗正达也是聪明人,立刻知道了罗正业电话的用意。但马上,又开始请罗正业帮忙继续瞒着父母。

“你不说是不行的。放心,我来说,保证让他们放心和安心。”罗正业聊完,就给二叔打过去了电话。

虽然是凌晨了,但二叔好像拿着手机等电话一样,基本上是秒接。

“小达子现在挺好的,在一家公司做保安,工资不高,工作性质不稳定,搞不好就会被辞退,所以不好意思跟他们说。没事的,他的工作性质很单一,就是守个门,工资不高但是安全。二叔和二婶就放心吧,我会盯着他的,有什么情况我都会跟你们第一时间联系。”罗正业对这些借口,张嘴就来。

“哎哟,当个保安就当个保安,我们也不是不知道,不就是守个门嘛!真是吓死我了,生怕他被骗到缅北割器官了,又怕被骗网贷跑路了……这个孩子,真是只相信他大罗哥,跟我们老两口都不说实话。大罗,还是麻烦你把他盯紧了,我还是那句话,赚不赚钱不重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就可以了。”二叔终于放下心来,还小心跟二婶说让她也放心。

罗正业挂了电话,心里酸溜溜的。

二叔家也是两个儿子,可是对两个儿子都是特别好,就好像对罗正达一样,赚不赚钱不重要,好好的就行了。

可是自己的父母,跟二叔也是血亲,怎么就那么坏呢!偏偏对他痛下死手的整!

算了,投胎这种事情,真的是个技术活,而且大多数人都学不会的。

好累,早早睡了。

以为下周末,席书颜会来潜龙县看他,没想到又等了个空。

这次不是车胎爆了的问题,而是席泽山听说席书颜要开车去潜龙县看罗正业,提出了反对意见。

席泽山的理由是,结婚前他们的关系都只能一直放在地下,不可以公开,以免席书颜名誉受损。

谈个朋友谈得这么偷偷摸摸地,本来就让罗正业很不爽;再加上谈个朋友中间还有席泽山这个“第三者”总在中间搅局,让罗正业更是敢怒不敢言。

谈个朋友,怎么什么都要听爸爸的啊!

听着席书颜在电话里抱怨,罗正业也心烦。

本周事情有点多,这个月重中之重就是把山峰集团的分公司项目落地,人员全部上马,项目要开工。

所以,别说本周末,就是本月大概双休都没有空回凌天市。

加上席泽山的干预,估计这个月都见不到席书颜了,只能每天挤出时间聊聊微信,以解相思之苦。

只是让罗正业不知道的是,他不在凌天市的这段时间里,出现了一个劲敌!

席书颜上周的车胎爆了,让人开到4S店去换了新胎,她亲自去4S店取车的时候,店员告诉她车胎给换了倍耐力品牌里最好那一款,并且四个轮胎都换了。

席书颜刚想上头批评4S店小题大做,四个轮胎据不付款的时候,被店员告知,这是按季先生的要求换的,并且季先生已经付过款了。

席书颜一阵的迷糊,哪来一个季先生?她根本就不认识啊!

4S店的店员,随后递上了季南泽的名片,告诉席书颜就是这位季先生。

席书颜有点无语了。

名片上一堆的冠名,可想而知就是有钱人。

有钱人,就是这么追人的?不管你是否需要,砸钱就对了?

席书颜拿了名牌回到家里,然后按照上面的微信号码加上了,竟然看到对方直接就是实名。

看来,这个微信没加几个人,不然怎么会实名?这位少爷,够狂的啊!

然后,拍了一张自己二十岁生日的时候,父母送的限量款爱马仕包包的照片,发给了季南泽。

“你觉得,我是那种被一条裙子,一个包包就打动的女孩子?”再然后,非常直白的加了一段文字。

“席小姐消消火,其实我也只是路过修车,发现席小姐的爱车正在修理,所以给他们提了一个小小的意见,并且把账结了。如果您实在有所顾及,可以把钱转给我。另外,您有爱马仕的包包很正常,但如果你背出来就不正常了,您敢背出来吗?前段时间,有个局长戴了一对两三万块钱的耳钉都上了热搜,您应该知道此事的吧。当然,话说回来了,如果您同意跟我交往,您就是一天一个款,也没有人会议论您,毕竟我有这个嚣张的财力。”季南泽好像等着席书颜的微信一样,瞬间就回了一大段的文字。

席书颜只觉得自己气得想吐血……

怎么会有这个“嚣张”的人?

用这么粗俗这么直接的追女孩子的手段。

真是油腻感十足的土豪!

于是,按照店员给的发票,席书颜规规矩矩把钱转了过去,只能自认倒霉了,高价换了一次轮胎!

如果没有后面发生的事情,席书颜真的会以为季南泽就是那家店的老板,用这种方式骗钱促销。

但是,钱转过去了,季南泽久久没有收账。

席书颜过了一小时,忍不住打了一个问号问他。

“席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季南泽又是秒回。

“你不是说,我实在有所顾及,可以把钱转给你吗?我不是实在有所顾及,而是非常顾及。麻烦你收款。”席书颜没办法,只得又继续跟他一句一句的发微信。

“席小姐,现在是自由社会,我说过,你可以向我转账,我也可以不收啊。真的,小小心意。你还是考虑一下我上面的提议。”然后,季南泽引用了之前他自己发的一段话。

“什么提议?”席书颜明知顾问。

“同意跟我交往,可以一天一个款,没有人会议论您,毕竟我有这个嚣张的财力。”季南泽也不嫌烦,把前面的文字又打了一遍。

“神经病!”席书颜只得丢下三个字,然后熄了屏。

“考虑一下嘛,或许可以商量一下令尊,不用这么着急给我确诊病情的。”然后,季南泽回了一条席书颜并没有马上看到的微信。

席书颜没有把这事再当一回事。

转眼周五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跟席泽山商量周六开车去看罗正业,被席泽山拒绝了。

然后闲聊之余,席书颜把季南泽翻了出来,问席泽山认不认识这个人,并且把微信聊天记录给他看,问问这钱要不要还。

席泽山当然知道季南泽,前两年还有人给他牵过线,想介绍他与席书颜认识。

当时席泽山觉得季南泽是季家唯一男丁,肯定不会做上门女婿,以后的孩子姓席,所以当时就没接这个话题。

再加上席泽山总是觉得无奸不商,对做生意的没什么好印象,所以并不想找个有钱的女婿。

而且两年前,正是季南泽搞了一个别墅群,然后跑路,给凌东区留下一个烂摊子的时候。

对这种吃尽政府红利,还在政策上投机倒把的人,更是没什么好感,更别提让他进席家的门。

可是今天看到季南泽与女儿的聊天记录,席泽山却沉默了。

为官这么多年,他不贪不占甚是清廉。

但席泽山是个宠妻魔、女儿奴,总是想给女儿最好的,女儿过生日的包包,买的房子车子,都是老两口省吃俭用攒出来的,为的就是不让女儿得“穷病”,被男人一个包包一条裙子就骗走了。

而现在,女儿却被一个富可敌城的男人主动追求,这又该怎么取舍?

本来罗正业挺好的,除了长得差一点,工作有能力有责任心;生活方面也有担当,不说有钱起码知道婚前买了个90平的小房子,也算是对人生后半场有所规划。最重要的是出生不好,容易被他摆布,譬如要求上门女婿这个要求,他基本上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但是容易被摆布,也只是现在容易被摆布,再过几年席泽山退休了,罗正业再翻浪,也是席泽山收不住的。

退一万步说,如果选择季南泽,就算以后过不下去离婚了,至少也能分得一大部分财产,也并没有什么不好。

这世界,就怕人比人。

季南泽长得英俊潇洒,有本事有背景又有钱,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实则是多少女人的梦中情人。

所以一口拒绝季南泽,至少是席泽山都做不出来的。

并且,女儿席书颜能把这些微信的聊天记录给他看,说明心里也有动摇,也想让他拿个主意。

哎,当初是他建议女儿与罗正业交往试试看,如今交往得好好的,他又想建议女儿与季南泽试着交往看看,还真是有点难以启齿。

“先不着急拒绝,以普通朋友身份交往一下也是可以的吧!”片刻,席泽山才慢慢回答。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