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80章:埋了吧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看似已证据充足,案情大白的案子,忽然又起了波澜,这下可把有些人吓坏了,千算万算都算不到林飞扬那么妖孽,不仅没被药倒,竟然还发现安装得那么隐秘的摄录设备。

李金贵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现在才发现,原来以为很简单的事,其实是千难万难的,难怪吴四海那混蛋那么好的紫砂都舍得,也难怪白上文那小王八蛋又怕又恨,花多少钱都要把林飞扬扳倒,原来那家伙是如此厉害的。

摄像头当然不是李金贵亲手交给那个下药的服务员的,他是通过北仔交给服务员的,但是,谁能保证条子不会查到北仔那儿去?虽然北仔坚持说绝对不会查到他的身上,也就是说,查不到他的身上,那他李金贵就没事。但李金贵始终是不放心的,所以他得把这个漏洞汇报给汪维扬,他希望这老狐狸能出点主意。

“你不是跟保证说,绝对不会有问题?”见面的地方,还是上次雷氏大老板带李金贵来的地方,汪维新听完李金贵的汇报,脸色非常难看。

“唉,谁想到,林飞扬那小子,居然能找到我放在音箱里,灯罩内的,空调口的摄像头,实话说,我藏的地方,即使是警察,也未必找得到。”李金贵说。

“你放屁,你不觉得有一个大大的漏洞的吗?那个服务员既然要下药拿别人的把柄,他的摄像设备呢?他的摄像设备不交出来,证据链怎么闭合?”汪维新毕竟是从过警的人啊,一眼就看到了漏洞。

“他有他的摄录设备,他还有相机呢,事实上,他还没来得及开始这一步,就已穿帮了。其实到现在为止,都没人想得通,为什么那小子明明已被药得浑浑噩噩,怎么一下子就清醒了,真的太不可思议。”李金贵说。

李金贵的计划真的堪称完美的,一个急需要大笔金钱的服务员,为了搞到钱,不得不铤而走险下药拍视频,为的是勒索钱财给家人治病。这是非常好的作案动机,而且作案的手段也非常简单,谁会怀疑酒店的酒里有药?

只要他下药,只要林飞扬他们喝了加药的酒,那么,不管服务员是不是拍到什么,那都不重要的,因为李金贵悄悄安装在隐蔽地方的摄录设备,也就是那些高档的微型拍录设备,都会把包厢中的一切都记录下来。

但是,这次真太巧,可真是老天爷都在帮林飞扬,不然,为什么那么巧就把叫花花的女孩安排给林飞扬了?更无法理解的是,林飞扬天不怕地不怕,竟然对花花两字那么敏感的?虎狼之药都竟然无法抵御花花两字,于是,陪酒的花花女孩报出“艺名”的时候,花花两字生生的把已处于高度兴奋状态的林飞扬惊醒过来。更没人想得到,这个招商局长,竟然是侦查高手,那么隐蔽的摄录设备都被他发现。

“唉,那混蛋真的是一个妖孽,现在怎么办?”事实上,汪维新已不止一次这么颓了,真的不好对付啊。

“汪书记可以给公安局施压,让他们不要节外生枝,尽快结案。”李金贵说。

“你就是一头猪,我是可以向公安发指示,但是,这样的指示我能发出吗?明明案子有新线索新证物,谁敢忽略然后结案?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吗?”汪维新指着李金贵说。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李金贵惶恐说。

汪维新想了一下,挥手说:“你先回去吧,我想想,但愿公安局不会查到你身上,否则,你自己找地方把自己埋了。”

“哦……。”李金贵小腿在打颤,他相信汪维新绝对不是跟他开玩笑的。

李金贵回到自己的住处,忽然眼前一亮,对啊,姓汪的怕自己被牵连让老子自己把自己埋了,难道老子就不能让那个下药的家伙给埋了吗?他要是死了,不就安全了?

但是,那家伙在警方手上,怎样才能“埋”了他?这绝对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不过,李金贵是江湖出身,江湖人除了讲义气之外,有一些观点也和资本主义一样的,他们都认为,钱是万能的。

钱的威力真的很大的,很多不可能的事都可以变为可能,而恰好,现在的李金贵并不缺钱。

“老北,案子反复了,知道吗?”李金贵约见了神秘的客乡酒店老板北仔。

“担心上身?”北仔叼着烟说,上身不是鬼上身,是被牵连、被调查的意思。

“你不担心?”李金贵也拿烟点了一支。

事情是北仔一手一脚安排的,所以,他比李金贵更易被牵连,虽然也不是他亲自跟下药的服务员说的,但只要下药的那个服务员供出线索,警方顺藤摸瓜,就有可能摸到他这儿来。

“担心,但现在有什么办法?”北仔当然担心,位置越高的人越怕死越担心,北仔混了那么多年从北打到南,好不容易才有现在的江湖地位,他当然不愿意扯上官非。

“我觉得,把线断了是唯一的,最安全的办法。”李金贵说。

北仔吃了一惊,抬头盯着李金贵,他想不到早已上岸的李金贵,竟然比自己还狠。

“不行,安排这件事的是我最信任的,而且是最有能力的小弟,就如我的手脚一样。”北仔想都没想就马上反对,显然,不是他没想到办法,也不是他不知道危险,他只是不舍得这么一个得力手下而已。

“啥?什么得力小弟?我说的是,把条子手上的筹码给埋了。”李金贵冷冷的说道,“你想办法,我出钱。”

“哦,断条子手上的啊…我还以为让我断了我的小弟呢……。”北仔想了一下说,“不容易啊。”

“当然不容易,容易我还找你吗?直接办了。”李金贵重重吸了一口烟说,“找九八佬嘛,只要钱到位,他们有办法。”

北仔沉默,吸了几口烟,咬了咬牙,心里有了决定,按灭手上的烟头说:“你有金牙狗的联系方式不?”

“我离开这个圈子多少年了,怎么有他的联系方式?你不知道,江湖上大把人知道吧。”李金道。

“嗯,你能拿多少钱?”北仔点了点头。

“按江湖规矩,不是五十个吗?”李金贵说的五十个,就是五十万。

江湖上,手手脚脚人头心肝什么的,都是有价的。

“一样吗?肉参在条子手上呢,不翻几倍,找鬼做。”北仔摇了摇头说。

“一百个。”

“准备一百五十个吧,散了,我去找人。”

“好。”

几个小时后,李金贵给北仔送去一百五十万。

一天后,羁押房中的客乡酒店服务员忽然心脏病发死了。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