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80章 恶言谎话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安菁哭着跑出了九王府,随即上了马车,马车里晓惠见自家小姐哭的跑了上来虽然很意外,但她也没多问,见小姐坐好了之后,就直接吩咐车夫走了。

安菁又断断续续哭了一阵才收住了眼泪,她吸了吸鼻子,擦掉脸上的眼泪,瞬间就恢复了以往冷漠的模样,认真端坐在那儿,只是两眼的红肿还是出卖了她内心里有多崩溃。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突然车外车夫“吁”的声音响起,接着马车就停住了。

安菁生气的骂道:“你作什么,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那车夫在外面解释:“小姐,对面来了一辆马车,刚好把我们的路给堵住了。”

“你就不能让他们让让吗?这还用我教你吗!”

外面的车夫被骂的身子一抖,很显然有些怕安菁生气,随后他直起腰杆看着对面的车夫,大声道:“你们是谁的马车,快点让一让,让我家小姐先过。”

对面的车夫显然也不是吃醋的,他哼一声回道:“要让也是你们先让,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我家小姐可是纪城西府中的嫡小姐,识相的还不赶快让开。”

这?没想到对面的人还挺有背景,那车夫有些胆怯,他小声对着马车里的安菁商量道:“小姐,那不我们就先让让吧。”

“该死,连回个家都那么难。”安菁怒骂一声,随即起身出去了,她这才发现现下已经过了街道,她们正在一处胡同口往回家的方向走呢,随后她站在马车上瞪着对面的马车喊道:“喂,对面的女人,我不管你是谁,赶快给我让开,别逼急了我。”

只见对面的马门缓慢被打开,身穿华贵服装的纪静姝走了出来,她轻蔑看着安菁,冷笑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真是有日子不见,脾气还是那么的暴躁。”

安菁眯眼:“是你,看你穿的这一身应该是刚从宫里出来的吧,看你打扮的人模狗样的,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做谦让吗,唉唉···真是可惜了你这一身行头。”

“你···”纪静姝怒视她,两眼瞪得她快要冒火,随即不知看到了什么,她两眼一眯,看着安菁哼笑道:“哟,我还没发现呢,你这是怎么啦,眼睛怎么那么红啊,是哭过了吗?”说完,就坚持不住捂唇笑了起来。

安菁眼神咻地一冷,眼里释放出杀气,吓得对面的纪静姝浑身一抖,那本是笑着的脸一僵,她小心翼翼看着安菁结巴道:“安菁,你、你想干什么。”

安菁冷笑:“我没想干什么,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就是想告诉你,别什么话都往外说,还是给自己留点口德吧。”

“你···”纪静姝还想再说什么,但她还真有些怕安菁的这个样子,所以她也就闭了嘴。

安菁沉思了一瞬才看着纪静姝笑道:“哦对了,你知不知道皇上作废了宁阳公主的婚事。”

纪静姝愣住,随后哼了哼:“都闹的满城风雨了,谁还能不知道。”而且她今天进宫就是为了向皇后问这件事情的。

“那你知不知道,为何皇上会作废圣旨,而且为何那个本该死的西大公子却一点事也没有。”

纪静姝看着安菁:“难道你知道。”

“哼,说你笨你还真不聪明,谁都知道西敏春将要嫁给九王爷,那个西敏春可是西大公子的亲生妹妹啊,她能不救她大哥吗。”

纪静姝震惊:“你是说是西敏春去求的九王爷,九王爷才让皇上放了那西大公子。”

安菁暗自握拳,她苦笑了下,忙掩饰眼里的伤痛才道:“还不止这样,我听说那天西敏春去求见宁阳公主,却被宁阳公主给赶出门外,随后她就跪在地上恳求,却不知怎么的,被九王爷给带回了府邸···”

“什么···”

“呵呵···你说那个西敏春幸不幸运,就这么堂而皇之住进了九王府,我因为和她还有些认识的关系,还去打听确认了呢,没想到啊,她都已经成为了府上的女主子,说话时,连九王爷贴身的侍卫都要看她的脸色行事呢。”

“什么!”纪静姝咬牙:“那个贱人,真是不要脸,还没嫁进去呢就敢这么嚣张,她还真以为九王府是她家了呢,真是气死我了。”九王府就连她爹都没进去过,那个西敏春何德何能能有这种运气。

安菁见纪静姝那怒脸,不动声色笑了,随后才继续道:“你也不用生气,毕竟她迟早都要嫁进去,也不差这一时···哎呀不说这个了,我就是有些担心,作废圣旨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而九王爷却那么求了,我怕,会不会对他有碍啊。”

“肯定会啊。”纪静姝气得心口直疼:“九王爷真傻,他怎么就看中了西敏春了呢,而那西敏春更是害人不浅,她是想把九王爷的名声拖累才肯罢休,她的那个司马昭之心当真是恶毒至极,不行我不能让西敏春害了九王爷,我要去求我爹,让他去参奏西敏春一家,让皇上把那圣旨给收回来。”说完,她就转身钻进了马车里。

安菁见纪静姝进去了,她就吩咐车夫把马车让开,随后也进去了里面。没一会儿就听见她旁边有响动,她掀开车帘看去,就见纪静姝那马车往她旁边驶过,她的嘴翘起,心情突然变好了,待看到那马车离她越来越远了之后,她才放下车帘,让车夫继续前进。

她把自己摘得远远的,就算九王爷发现了不对劲,也怪不到她的头上,想想都令她心情舒畅。

晓惠在一旁看着自家小姐那阴险的笑意,害怕的心里只打突。

······

三天转瞬即逝,今天是西睿被放出牢房的日子,而西敏春的脚也经过无情的医治而好了,她恳求苏殇带她到牢房外去接西睿。

苏殇无法,叮嘱西敏春不能随意乱跑后,才吩咐无异准备好一辆普通的马车,去接西睿,好满足西敏春的需求,而且也不会引人注目。

西敏春立马笑得见牙不见眼,她看了看已经拆开纱布的脚踝,就穿着靴子试着走几步路,果然她脚上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了,没想到这三天真的如无情所说,完全好了。一点疼痛感肿胀感都没有,不过就是过程中令人有些难受,只能坐在那儿不能动一步,而且素颜还一天到晚的盯着她,可憋屈死了她。

现下她终于可以站着了,她忍不住跳了跳,却立马被一旁的苏殇给冷眼扫射,西敏春一缩脖子,连忙老实了下来。

她迫不及待拉着苏殇就往外走去,心里急得不行,就想早点见到她大哥,确定她大哥什么事情也没有才能安心,而且她也想早点回家看妃姐姐,想知道妃姐姐用了无情的药好没好。

苏殇见西敏春那么迫不及待的样子,有些不悦,可是他忍住,硬是让自己表现平常的样子,当他们一上马车,就吩咐无异驾马走了。

西敏春坐在马车里忍不住掀开车帘往外看,就被苏殇给制止,他微皱眉瞪着她:“不许往外看。”

西敏春心情好就没和他计较,随后她半躺在座位上拿着个苹果就啃了起来,没多久就啃的只剩下核了,她把那核放在一旁的托盘上,随后又拿了个苹果啃起来,边啃边看向坐在她对面的苏殇,见他拿着本佛经看着,她眨巴着眼睛,半晌才好奇问道:“素颜,你怎么又戴起帷帽了。”

“我不习惯在外面露脸。”

西敏春忍不住还是问起了她长久以来困扰她的一件事:“可是你戴着帷帽是怎么看书的。”

“适应了就能看了。”说完,苏殇缓慢翻到下一页继续看着,而且也不打算说话了。

西敏春稍微想了一想就能猜到原因,随后她同情看着他道:“我懂,素颜你真可怜,容貌太美了也是一种罪过啊。”

“······”

西敏春叹气:“唉,要是你能把你的美色分给我一点多好,这样我天天做梦都能够笑醒。”

“······”

见苏殇没回应她,西敏春嘟嘴,朝他哼了哼也不说话了,她张大嘴巴狠狠咬了一口苹果,吃的‘咔擦咔擦’响,见苏殇微动了下身子,头往她那儿抬了下,西敏春撇开脸继续啃着她手中的苹果。

苏殇起身坐在她的旁边,拍了拍她的头,就继续看着手中的佛经。

西敏春愣了愣,随即笑起来,她挨着苏殇,埋头把头靠在他肩上,小口吃着苹果。

过了一会儿,才到达大牢门口,无异停在了一处不显眼的位置,才跳下马车道:“王爷,到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只见西敏春迫不及待撩开帘子往大牢那处看着,她四周看了看,却看见不远处也停了辆马车,旁边站了两个丫鬟,赫然就是西夫人的丫鬟墨菊和墨香。

西敏春睁大眼睛,笑了,她连忙跳下马车,往那儿跑去。

在车上的苏殇来不及抓着她,就让她跑走了,他坐在那儿顿时脸黑了。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