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十九、 郭中时有仙人住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景芮溪治仙第一月有余,郭中时有仙人住。

“王妃治理仙梅河有功,水患不再,梅河两岸风调雨顺。”张小二与我说。

“我时常看,村垣中有个孤单女孩,想必没有了父母,我想收她为义女。”景芮溪与我说。

“如果你着实喜欢,你就看着办吧,我没有意见。想当年你的父母收留你的时候,或许也是这么一位四五岁的小女孩吧。”我说。

“如此正好,那我就准备收下了。”景芮溪说。

说完,她去了第一界。小姑娘是在鲤鱼祸水的时候失去了父母,鲤鱼精因此一跃成仙。

“多么苦难的孩子。你可愿与我一起?”景芮溪说。

“承蒙您的喜爱,我无父无母,一个人惯了,就怕不习惯。”小女孩说。

“你今年几岁了?”景芮溪追问。

“六岁半了。”小女孩答道。

“没关系的,我膝下无女,收你为义女如何?”景芮溪说。

“就怕给您添麻烦。”小女孩说。

“不怕,我家姓赵,赵钱孙李,天下第一大姓,看你聪明伶俐,就叫赵伶俐吧。”景芮溪说。

“我喜欢这个名字。”小女孩说。

“既然你喜欢这个名字,那说明你愿意和我一道了?”景芮溪说。

“嗯,娘亲。”赵伶俐说。

“哎呀,反应真快。娘喜欢,那这么说我就收下你了。”景芮溪说。

这一举动,感染了许多离散的仙家,陆陆续续很多开始归位。

有一条鲫鱼不是很乐意。他觉得鲤鱼精在的时候,他能享受到几乎同等待遇的衣食住行。而且只有梅河水泛,他有更多的机会跃出去,更能有助于修仙,级别也会更高,也可以去第二界发展发展。

他表示不服之后,想了很多,也做了很多,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青鱼事件”。

鲫鱼看中这里仙人常来常往,想要来寻求更多的机会。青鱼算是这里最德高望重的仙家了。

鲫鱼觉得自己光靠自己的能力是不足以引起轩然大波的。他想到了青鱼。

“青鱼,我觉得鲤鱼精在的时候我们的仙人权利要大得多,现在感觉处处受限制,不如人家的优异。”鲫鱼说。

“这么说我确实有所感觉。你比如说那个小姑娘,凭什么一跃就在你我之上?就是个普通百姓,这么一来也成仙了,想都不敢想。我成精成仙花了多少年,而她才六年半。”青鱼说。

“就是就是,说得在理。你想想看,一不小心就赐姓赵了,还是国姓,不,这不是一个笼统的国的范畴,是整个仙球上的大姓。”鲫鱼说。

“言之有理,我是觉得实在是看不过。”青鱼喝了口酒说,“你是觉得如何是好?”

“早说要是鲤鱼精发水没淹死她,这样一来也大富大贵了,想都不敢想。”鲫鱼说。

“可是我听说这小姑娘是当年赵旭在东山救的范伯的外孙女。”青鱼说。

“哪个范伯?你是说范妮的爹?那小姑娘是范妮的女儿?我说呢,仙妃不会堂而皇之的收女儿,她们也算是有缘。”鲫鱼说。

“你这么一说,我什么都不敢作声了。”青鱼说。

“你真是个大混子,难怪都说青鱼混子,一点都不机灵。”鲫鱼说。

“哪有你精呢啊,你想怎么做。”青鱼说。

“我们也不出坏主意,就是由你去接近这女孩,因为你仙的级别高一点,能自由出入内城。你找准机会从中获得小姑娘的信任,然后让她给予我们想要的,这样不是方便一点,而且又不伤害她,你若是伤害了小姑娘,势必吃不了兜着走。这样一来,对我们本身是没什么妨碍的。”鲫鱼说。

“你这招确实是高。这就按你说得去办。”青鱼说。

青鱼找到一个好的机会。这一天鱼界搞庙集。这也是笼络众仙家的一个策略。

我们的行宫,离市集不远。

赵伶俐被外面的热闹吸引,她要寻找她娘还在的时候给她买的一块鱼形的棒棒糖。

正好青鱼是最能做鱼形棒棒糖的仙人。

他不时摆弄着,变化莫测,玩于掌间。他用手掌在空中划了一个圈,一摆一抖,就变出一根棒棒糖的型来。然后用手捏出鱼型。

“哎呀,叔叔你好厉害,我找了这么久,终于能找到我蹒跚学步时我娘买给我吃的一回棒棒糖的样子。”赵伶俐说。

没想到青鱼花式的表演打动了这个小女孩。

“看你这丫头聪明伶俐的,就送一支给你吧,不要钱。”青鱼说。

“不要钱怎么可以,我娘说了,拿了人家的东西要给钱。”赵伶俐说。

“那这样好了,我看你头上别的那朵花可好看了。”青鱼说。

“喜欢吗,喜欢我就送给你。”赵伶俐说。

“这个可以吗?”青鱼说。

“可以,这是我娘早上梳头的时候给我别上的。”赵伶俐说。

可是她已经忘了,景芮溪跟她说的时候,这朵旭花能保护她的安全。

这是一朵年份很久的旭花,得到它可以升仙一级。

青鱼得到旭花后,增加了法力。

赵伶俐回去后,景芮溪见她的头发上少了东西。

“伶俐,娘问你,娘给你戴的花哪里去了?”景芮溪耐心和她说。

“我想我娘了,然后在门口买了一个鱼形棒棒糖,就用头上的花跟货郎换了。”赵伶俐说。

“好了,娘知道了。以后娘给你的东西不能随便给外人。知道吗?”景芮溪说。

“知道了娘。”赵伶俐说,“你为什么不骂我?”

“既然你娘对你那么好,我也应该让你知道我对你的好。”景芮溪说。

“知道了,娘。收留我就是不容易了,而且还是……”赵伶俐说。

“好了,孩子,不说了。”景芮溪说。

这件事情如果是这样,也没人会问起了。而当鲫鱼知道青鱼得到一朵旭花之后,他觉得这是他想的办法,结果自己什么都没有,内心充满嫉妒与悔恨。

青鱼在一次外出的时候,中了鲫鱼的攻击。

但是他又打不过他,反被青鱼制服了。

“你行,本来我提的主意,结果被你占了便宜,结果我什么都没得到。”鲫鱼说。

“我说仙友,凡事都要慢慢来,你在这边堵住我于事无补。”青鱼说。

“那你的意思是堵住赵伶俐那小女孩?”鲫鱼说。

“我可没这么说。如果要堵住她,你不想活命了?”青鱼说。

“那该如何?”鲫鱼说。

“我们可以继续在集市上借准机会。”青鱼说。

于是二人商量着继续在市集中开展以物换物活动。

仙有好坏,人分等级。

鲫鱼做了一面旗帜,上面写道:以家中旧物、古物可换泥人糖人、金银首饰。

过往仙客不绝于缕。很快,他们收集了很多能升仙的宝贝。

这时候赵伶俐来了,她被这里的热闹吸引。

“哎呀,小姑娘你来了啊。”青鱼说。

“啊,是的。过来看看。”赵伶俐说。

“给你根糖吃。”青鱼说。

“不用不用,上次吃过了。”赵伶俐说。

“免费给你的,不要钱。”青鱼说。

“那我还是给你钱吧,我这有钱。”赵伶俐说。

“我们不要钱,真的不要。以旧换新。”鲫鱼插过嘴说。

“可是我真的是没有什么东西给你了。”赵伶俐说。

“我也没跟你要什么啊,只是给你吃就好了。”青鱼说。

“那怎么可以。”赵伶俐说。

“我发现你这个小女孩真是很纠结。拿着就是了,拿好了。”鲫鱼说,“不行有空带我们去你家玩。”

“这个可以啊,现在就有空。”赵伶俐说。

“那青鱼我们今天就别摆摊了,去看看吧。”鲫鱼说。

“你怎么那么心急。好,去看看吧。”青鱼说。

赵伶俐就把他们带回行宫了。

“你家还真是大。”鲫鱼明知故问。

“你可以参观参观。我娘说了,允许我带人来看看。”赵伶俐说。

“看看,别拿人家东西。”青鱼叮嘱说。

“怎么会拿人东西呢,你放心。”鲫鱼说。

突然一个不巧,鲫鱼看中了一个神兽。

装饰精美,落落大方。

怀揣着就能走,于是动了野心。

他一手就拿着揣走了,任何人都没有发现。

结果景芮溪回来后发现少了东西,问赵伶俐说是市集中卖泥人的人。

景芮溪于是就上门去追讨。

鲫鱼不承认,而且说谁也不敢在她那里拿东西。

景芮溪明察秋毫,说出他种种作案动机与情形,被逼无奈下只好认罪。

“正好,我还想给鲤鱼精报仇。现在这样,也没有活路了。”鲫鱼说

“我是被你害惨了,叫你不要拿人家东西,你非不听。把我也连累进来。”青鱼说。

说完青鱼拍案而起,同鲫鱼一道参与了攻击景芮溪事件,这也就是所谓的简称“青鱼事件”。

谁知都不是景芮溪对手,终究被打回鱼形。这件事在鱼界广为流传。相反,更吸引了一些仙来,参与鱼界的建设。

鱼界的神仙络绎不绝,很多仙赞赏景芮溪的做法。所有的鱼仙在此之后,都不会再提鲤鱼的事了。(未完待续)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