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二十九、 紫陌春风缠马足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进了“蚕茧”,果然里面没有什么人。一张大床上,一个人模样的蚕在那吐丝。

“这老家伙倒是不闲着,这时候还在吐丝。外面都乱成那样了。”景欣小声和我说。

“小点声,这叫镇定。没准他在给虾王赶织一件冬衣。”我说。

我和景欣悄悄走了几十来步,这时候他发现了我们。

“谁这么大胆,敢闯入我的深宫?”蚕神说。

“无名小卒,无名小卒,大神你消消气。”景欣说。

“来到这里,你们也离死不远了。”蚕神说。

“那你来啊,来给我们赐个全尸。”景欣说。

“哎呀,你这丫头,牙尖嘴利,看我来收拾你。”蚕神说。

没想到吐的丝还有韧性,他刚出来一下就被拽了回去。

“哎呀,老了老了,我都忘记我还在吐丝了,不好意思。”蚕神说。

“哈哈,那你就等着挨打吧。”景欣说。

“我还没准备好呢。”蚕神说,“不带趁虚而入。”

“哈哈,我管你准不准备好,你挂我师父的时候也没管我准不准备好。”说完景欣就一个快步举起拳头去了。

“啊?你是塞仙的徒弟?大意了,大意了。”蚕神说。

没等他说完,景欣已经一拳打过去了。随后我也出手。

蚕神拽断他的丝,开始反击。几缕丝缠住了景欣,她无法挣脱。

我拿出一把刀,快刀剪蚕丝。

蚕神见我过来,将目光投向我,一拳一脚过来了。这时候景欣已经解开蚕丝,掏出她的天光宝剑,一剑割断他的头颅。

救出塞仙后,景欣的状态一直很好。渐渐地,她也不避讳喊塞仙“师父”。

“哪里来的天光宝剑?”路上我问。

“这个蛮,我不告诉你。”景欣说。

“发现你越来越保密了。”我说。

“算了,告诉你吧,捡的。”景欣说。

“在哪捡的,有这好事?”我说。

“顺手牵羊啊,就在我们进蚕茧的时候。那老家伙确实老了,拿了他的东西都不知道。”景欣说。

“难怪你的眼睛这边看到那边。”我说。

“哈哈,要多长心眼,像你呢,呆子。来匹马吗,师父?”景欣怕塞仙累着,说。

“马界,马很多。你能逮上一匹,算你本事。”塞仙说。

“这还不容易不就是一匹马吗?”景欣说。

“这里的马都不是葡萄的马。当年马王是龙子的坐骑,春风得意。谁曾想,竟然和虾一道了。”塞仙说。

“龙子被关在最上界,但我曾做了一个梦,对,就是那晚我背你回家那晚,仿佛看见龙子并不是关在最上界,而是在上面指挥全部。”我说。

“这不可乱说。”塞仙说。

“那你小说没看到结局吗?”景欣说。

“景芮溪的小说设了悬念,没有结局。只有我们到了那一步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说。

“我不想知道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知道那晚我们发生了我们。”景欣的脸又羞涩了,浅浅的笑。

“那晚,真没有什么。我仿佛看见你手上拿着金色光芒的兵符,有统领全界的意思。”我说。

“然后呢?”景欣问我。

“没有然后了。”我说。

“怎么可能。”景欣说,“我明明醒来的时候闻见你的味道。”

“我能有什么味道,你瞎说,那晚我可什么都没做啊。”我说。

“呶呶呶,承认了吧,哈哈。你是不是在我身边,这下不打自招了。”景欣说。

“好吧,那具体什么味道,让你记忆犹新?”我说。

“一股药味。看来你真是赵旭转世,自然有药的清香味,我很喜欢这种味道。”景欣说。

“这点你挺像景医生。喜欢药味。”我说。

“你和我姐在一起的时候有我这般的感觉吗?”景欣说。

“在仙界,有一种现象叫‘影’。其实你俩都是一样,一样的胎记,一样的感觉,一样的喜好,一样的父母,你就是璟然的魅影,而景芮溪就是璟然的转世。所以你赵旭或者赵衍你不用困惑,这两个女的最终会成为你的妃子。仙妃魅影,连影子都会爱上你。”塞仙解开了谜团。

“难怪景芮溪这么开明,或许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影子怎么能恨。”我说。

“我才不要做我姐的影子。”景欣说。

“这不是传统概念上的影子,是魅影。是独立的存在,当璟然修成正果的时候,自然而然会有分身,就比如你们在地球上有QQ分身,微信分身一样,登录上来的号不是一个号。”塞仙说。

“师父,你这个比方打的很形象。”景欣说,“那璟然呢?”

“你就是璟然,璟然就是你。景芮溪是璟然,璟然也是景芮溪。璟然是璟然,不同时间的像,一个过去的像,一个现在的像,一个将来的像,只有在仙界,能将过去现在将来摆在一个画面中间,所以,赵衍,你可能有三个人,而这三个人是不同的形象。”塞仙说。

“那为什么我只有两个像?赵衍赵旭。”我说。

“三个像的一般很少一起存在的也很少。一般人只存在一个像。正好璟然三个美丽的一面有足够大的磁场,她都想展现给你,所以分身三个像,三方面都想给你。而你,是她唯一的你,所以你的像只存在一个。这就是我解释的原因。”塞仙说。

“等于说璟然的影折射过去,将来,加上现在的她,而我因为意念深重,过去已经不再,被羊皮囊炸飞,现在的我即是将来的我,只有一个像。”我说。

“挺绕人吧,是这么个意思。不多说了,赶路吧,打消你们的顾虑。”塞仙说。

我是爱上了一个人的过去,爱上一个人的现在,以及她的将来。三个美丽的方面,三个不同的姿色,三个不同的呈现,璟然是过去景芮溪是将来景欣是现在,璟然景芮溪景欣,我的仙妃魅影。

街市上,跑过一匹招摇的黑马。这里的世界,被少有的马控制着。所以,马才敢招摇过市。

景欣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跃上了马背。马受了惊吓,一路狂奔,景欣抓起缰绳,控制马头,一连几个来回,马都不肯驯服。

马实在是不服气,一用劲,把景欣一颠,抛了出去。

我见状,自然就飞了过去,一把抱住景欣,在空中回旋。景欣看着我的眼睛,念念有词,似乎说的是“吻我”。

这么好的状态,我自然吻起了她,谁知那马逃跑了,去马王那里通风报信。

我慢慢抱着景欣慢慢着地,她闭着眼睛,似乎还没好的样子。

“喂,景欣,着地了。”我说。

“人家还没好呢。”她说。

“拍吻戏拍上瘾了。”我说。

“从来没有拍过吻戏,初吻是给的你。”她说。

“谢谢你,景欣。”我说,“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那马势必会反击,我们要最好心理准备。我们在明,他在暗,我们不能老是亲亲我我,师父还在一旁看着呢。”

“我都忘记了还有师父。”景欣羞红了脸。

马王对我们的这一举动恼羞成怒。全界发出通缉,命所有马见到我们将我们踏为肉酱。

我们在这一届突然变得困难。景欣不得不打开符。

符说,要想收服马王,关键在于用计。

“等于没说。发现这符越来越让人伤脑筋了,不能说明白点吗,大难到头了,还让人思考。”景欣说。

“那不是很保密吗,这样只有我们知道,人家想不到。”我说。

“我都想扔了。”景欣说。

“不能扔,关键能救命。你难道还想被打回地球吗?”塞仙说。

“好吧,听你的师父。”景欣说。

用计?用什么计呢?

“马改不了吃草,弄点草试试?”景欣开玩笑说。

“你当是你呢,光吃素的。”我说。

“哈哈,这你也记得,好久没吃了。都吃干粮,要不我们去下个馆子吧。”景欣说。

“你不怕被马们踏成肉酱?到处都是我们的画像。”我说。

“可以乔装啊,越老就演越小,越男就越女,越年轻就越老。”景欣说。

“好主意。”塞仙说。

“果然演戏演多了。”我说。

随即塞仙扮成小女孩,我成了老奶奶,景欣成了老爷爷。

是好久没吃好的了,我们下了馆子。

“哇。真好吃。”景欣说。

“注意你是老爷爷,别露陷了。”我说。

“哦,对了,我要注意仪态。”景欣说。

这时候隔壁桌子几个人在说一件事情。

“听说马王为了抓三个人,要来一个马赛,以激励大家抓人的决心。”甲说。

“什么马赛?”乙说。

“比谁跑的快,前三名有奖。”甲说。

“爷爷,正好,我们将计就计。”塞仙说。

景欣差点笑出来。

“孙子,你想吃什么?爷爷夹给你。”景欣说。

我们吃完,就来到了马场。

成仙的马都是人模人样,全场只有几匹小马,其余的全成仙了。

“师父,我想到了,今天空气里面很湿,我能点燃一支火箭,升空后能化雨。”我说。(未完待续)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