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一十二章:初达卢城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洛尘在几番考虑下,终选定了一个丙级任务。

任务相对容易一些,捕杀或是活捉青州有名的大盗,溜金手–浪里行。

谈及这个浪里行,他可谓是盗界里一枝独秀的传奇。至于为何有如此之称,只因他自身的修为不高,大约有蕴气中期左右,可他却能在各大阵法中来去自如,所盗之处,也是片瓦不留。

在近些时日,浪里行的行径越发猖獗,盗取寻常官宦商贾之财尚且不提,可他却连续洗劫了青武在外的四处产业。不仅如此,他在洗劫第四处产业后,曾扬言道,五月的饲妖之夜,必会光临第五处产业。

如此红果果的挑衅行为,青武方面哪能忍气吞声。

不过,算一下时间,现在为五月初,距血月之夜不到二十多天的时间。若除去路上的耽搁,洛尘所剩的时间也不是很多。

说来,洛尘也不得佩服浪里行的才智,他所洗劫的四处产业各有特点,蓟城的精铁矿,澧城的灵玉矿,邗城的紫皇杉林,汴城的极北寒水泉。四处相隔甚远且毫无关联的城池,这让人有点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洛尘并没有急于赶路,在余下的两天时间,整理出来四城相关的信息,同时又翻看了四处产业的相关资料。

五月十日的晌午,他才背起行囊,牵着火儿,进行他的第一次“破案任务”。

洛尘独自一人北上,走了十天的路程,绕道瞧了一眼前四处产业的情况,终在五月二十三日黄昏时分,停在了另一处城池前。

卢城,青州北边一个不大的城池,人口不多,经济欠发达,一个常人极容易忽略的城池。

不过,青武院在这里有一处产业,且是一个较为重要的矿石产业,火炼玉谷。

在青武内院有两座山峰为活火山,每年需要大量的火炼玉来维持正常的阵法运转,其原料基本来源于此地。

除此之外,让洛尘直奔卢城还有两个原因。

其一,他发现被洗劫的四处产业有一共同的特点,皆生产五行原料,前四处已经包含了金,土,木,水,四种属性了。其二,在他查阅大多资料后,终找到了青州为数不多的盛产火属性原料的矿山,而卢城是唯一隶属于青武的产业。

也因此,洛尘才会一路不急不缓的赶路,顺道过去认清了他的盗窃手法。

夕阳的余晖中,卢城染上了一片橙红,或许是因为远在青州内部,远离了莽荒的穷凶极恶,也远离了万年前的战火,安宁让这座城的防守显的格外的薄弱。

眼前的城池,三尺厚的青石砌成不算高的城墙,青铜铸成了一丈二城门,门前是两丈宽却又早已干枯的护城河,走在半尺厚稍有晃荡的铁木吊桥上,脚底会传出三两声刺耳的咯吱。

吊桥前,七八个老兵扎堆凑在一起,不时的发出几句不适宜的笑声,眼神会不时的瞥向过路妇女的身上。

“卢城,怎么与资料上记载的不太一样。”

不远处的陡坡上,洛尘放眼打量着此行的目的地,同时拍着火儿的脖子,慢悠悠的朝城门放向走去。

“老哥,昨晚那个小娘皮,伺候人的把戏可好........”

“这茬你可别提了,那恼人的小妖精,看哥今晚过去怎么收拾她.......”

“卢城前百丈内不准骑行,还不赶紧下来.......”

“喂,说你呢,骑病马那小子........”

“嘿,小子,你耳聋了,给老子下来.......”

这时,不待年长的老兵嘴里的荤话讲完,其中一名老兵扬手吼了一句,另一名脸上有刀疤的老兵,就拔刀朝桥上走去。

与此同时,余下的几名老兵停下了说笑,顺手抓起脚边的百折刀,冷眼抬脚跟上前去。

一时间,吊桥上三三两两的行人散了个干净,只留下桥中央的一匹瘦马和马背上低头不知在思索什么的少年。

“喂,小子,你聋了,老子问你话呢。”

刀疤老兵恼火的提刀凑上来,上下打量着眼前静立的一人一马。身后的几位则双手环腰,全都摆出一脸戏谑的模样。

见马上少年不予回话,刀疤老兵扭动了几下脖子,似乎有了两分火气,扬起刀背便朝马脖子抽了过去。

“...嘭.....”

而后,一声沉闷的响动,刀疤老兵的身影倒飞进河道,火儿也不耐的回了后腿。

“娘的,这死马敢踢我,弟兄们,给我弄死这糟玩意......”

不待他怒吼完,余下的几名老兵在第一时间拔出了手中的刀,并一致的跨前一步,怒对眼前的这一主一马。

“这是.......火儿,你又惹事了。”

“...嚏....”

耳边的吵闹声中,洛尘也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定眼看清情况后,低声喝骂了一句。不过,火儿只是扭头打了一个响鼻作以回应。

“老哥,我这头倔驴它多有冒犯,对不住了。”洛尘干笑着对河道打滚的老兵拱手赔了句不是。

哪知,眼前另一位微胖的老兵上前半步,怒喝道:“小子,你以为轻飘飘的一句赔礼,这事就过去了吗。”

“哦”

洛尘眉眼轻抬,平声反问道:“那么,依这位老哥来说,此事该如何处理才好呢。”

老胖兵单手熟练的拂过刀刃,踱步绕着火儿来回走了两圈,这才开口道:“这么着,你这头病马踢了我兄弟,把它后腿剁了,好给我兄弟出一口气。”

这时,刀疤老兵费力的爬了上吊桥,眼角下三寸长的刀疤因充血而黑红,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王八气势。

“放他娘的狗屁,今日不砍了这头臭驴,老子他娘的不姓张。”刀疤老兵口中爆出一声怒骂,三两步跨上前来,沉腰弓步,卯足了劲的扬起百折刀。

“呛”

洛尘挥手打出一枚铜钱,击中刀刃后,又弹中刀疤老兵的脚腕。

“咔嚓”

百折刀脱手,刺穿他左脚的粗麻布鞋,稳稳的扎在桥面上,同时刀疤老兵脚腕一疼,踉跄的扑倒在地。

老胖兵见势不对,脸色忽而一变,可又观马背上的少年布衣白褂,修为不显,马也是劣等马,不应该是某个少爷公子一类的人啊。

只不过,老胖兵口中的语气稍有缓和了大半,说道:“呵,你这后生倒有两分手段。”

在这几人的再三纠缠下,洛尘的心底多了一丝不悦,冷面沉声道:“哼,若我没这两分手段,今日岂不任凭你们处置。”

“呔,小子,好大的口气。”

刀疤老兵又一次爬了起来,憋红着老脸,又扑上前来。

此时,洛尘没了耐性,反手拿出一枚令牌,喝道:“睁大你的狗眼,认清小爷的身份,咱们再好生计较。”

他本不想与这些老兵条子过分计较,毕竟不论是什么等级的兵,身上总背有一个官方的名义,计较多了反而不好。可这几个老兵条子,如此作死的纠缠,着实惹人气恼的。

“什么,你.......”

“不......您.....您是青武内院弟子........”

一时间,老胖兵浑身猛的一哆嗦,连忙同身后几人拱手持礼,刀疤老兵憋红的老脸也变的乌黑,干脆趴在地上装晕。

“左一句小子,右一句后生,先前喊叫的不是挺顺溜的。”

洛尘翻身下马,捡起地上的百折刀,又道:“一个扬言要剁马腿,另一个要杀马,你两人怎么都不吭气了。”

“这......这个......误会,误会.....”

老胖兵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结声又道:“这不是早......早先不知道您.....小人瞎了狗眼,没认出您的身份,这才......”

“行了,你二人叫什么。”

“小人,王大富,这蠢货叫张二宝。”

说话间,王大富连忙小跑过去,使劲踹醒了装晕的张二宝,拱手道:“小人一时眼拙,甘愿认罚,还请大人降罪。”

“小爷才没这闲心,回头找你上峰自行说道去吧。”

等几人抬头再看时,洛尘牵起火儿,其身影已经消失在城门的拐角处。几个老兵这才摇头一阵苦笑,唏嘘了几声后,各自闷声蹲回桥前。

没过多久,洛尘穿过不怎么喧闹的正街,又穿过较为安静的偏街,在城西某一处庄院前停了下来。

玉保庄,卢城内仅有的几座气派的庄园。

此中的气派多指黄白俗物,因庄子的正门上是一对镀金门叩,左右两边各有一只半丈大小的玉石狮子,门前则有四个手持长棍的奴仆看院。

“喂,小子,上一边瞅去,这里不是你来的地。”

还没等到洛尘站稳脚跟,门前的一名奴仆挥手呼喝了一句,嚣张的气焰要比之前的老兵更甚几分。

洛尘一时竟有点气结,难不成这里奇怪的待人处事之道是一种传统。

也不与他过多废话,他又掏出令牌,再对其投以冷眼。对付这种人,废话什么的的一通,还不如直接摆明身份。

果然,在看清令牌后,那奴仆高仰的下巴,这才僵硬的低了下来。

“恭迎大人,还请大人移步庄内。”

这四个奴仆的心智倒是敏捷紧,止口不提先前的冒犯,屈身推开正门后,齐齐拱手持礼做出恭迎的架势。

“这......反应挺快,我就不与你们计较了。”

洛尘挥手将马缰绳扔给近手边的一名奴仆,随后,便大步走了进去。(未完待续)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