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四十二章 雪夜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林雅欣凄然一笑道:“都是命。”

说到这林雅琪迈步要走,苏榆北一把拉住她急道:“你要干什么去?”

林雅欣绝望的看着阴沉无比的天空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去找他。”说到这用力把苏榆北的手推开。

苏榆北急道:“为什么?”

林雅欣宛如行尸走肉一般往外走,用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道:“我想死,但我不敢,被他打死挺好,我也就解脱了。”

苏榆北迈步要追,安卿淑一把拉住他,随即摇摇头。

苏榆北也很是无奈的摇摇头,他就搞不懂林雅欣怎么会是这个想法。

老板的声音传来:“小伙子干的好,妈的,癞蛤蟆这畜生老天爷怎么不收了他。”

说到这老板一口痰吐到地上。

苏榆北又无奈的摇摇头,买了羊肉皮,又买了其他一些涮火锅的食材,大包小包的往家走。

安卿淑看出了苏榆北的心事,宽慰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她自己愿意跟着那样的人,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拦着她?”

苏榆北道:“可我们到底是同学,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林雅欣往死路上走吧?”

安卿淑道:“你想帮她我能理解,但你总得搞清楚事情的始末吧?明天,你找你同学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搞清楚情况,在对症下药。”

苏榆北的点点头,目前也只能这样。

两个人还不等到家,先是一股狂风吹来,随即鹅毛大雪瓢泼而下,顷刻间天阴得好像黑了,风也越来越大。

苏榆北赶紧加快脚步跟安卿淑回了家。

中午吃的剩菜,聂春香很是歉意,但安卿淑却一点都不嫌弃,并且吃得格外的香甜。

外边雪是越来越大,大到把从省城往平远县赶的高鹏举一家,以及宋晨华一家都拦在了路上,这么大的风雪,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平远县。

外边风雪太大,苏榆北也没办法带安卿淑出去溜达,倆人只能呆在烧着火炕的小屋里,苏正海跟聂春香吃过午饭就去睡觉了,他们已经好久没这么好好休息过了。

外边天阴得好像要黑下来,苏榆北把灯打开,安卿淑坐在那正翻看苏榆北小时候的相册。

外边寒风凌厉,里边温暖如春,房间中满是安卿淑身上好闻的馨香味,这一刻苏榆北感到很温馨,心也很静。

安卿淑时不时会指着一张照片问苏榆北是什么时候照的,倆人这一聊也就是一下午,不管是苏榆北还是安卿淑,哪怕聊了这么长时间,却依旧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年轻男女,心里互相有对方,自然是有聊不完的话题,说上几天几夜,他们也能聊得下去。

不过六点的时候聂春香打断了他们,喊苏榆北过去帮忙。

不多时火炕上放了一张小矮桌,上边是个烧炭的铜火锅,这火锅可有年头了,打苏榆北记事时就有,据苏正海所说,这火锅是他爷爷的宝贝,紫铜的,现在想买都没地方买。

羊肉以及其他火锅食材小矮桌都放不下了,最后也只能放在炕上,四个人围着矮桌盘膝而坐。

苏榆北家涮羊肉还是很讲究的,锅子必须是这紫铜的,蘸料必须是聂春香用芝麻酱、花生酱亲自调制的,里边还会加腐乳、韭菜花、香油。

腐乳、韭菜花、香油聂春香向来是不买市面上的,都是去很远的一个村子,那里有个小作坊,专门做腐乳,韭菜花跟香油则是聂春香自己做的。

用这些东西调制出来的蘸料,蘸上羊肉让人吃上一口恨不得把舌头都给吞下去。

喜欢吃辣的话,还有聂春香刚榨的辣椒油,辣椒是她跟苏正海在后院种的。

也是没地方也没时间养羊,不然苏正东跟聂春香都想自己养羊,涮羊肉就用自家的羊肉。

苏榆北家这边涮这火锅,癞蛤蟆家也在涮火锅,不过苏榆北家这都是正经人,癞蛤蟆这都是地痞无赖。

林雅欣跟个丫鬟似的站在一边伺候着。

癞蛤蟆端起一杯酒是一饮而尽,他旁边有个精瘦的男子赶紧道:“哥?啥事不高兴啊?”

瘦猴不说这事还好,一说癞蛤蟆心里更是来气,在平远县他不敢说横着走,但也么几个人敢招惹他。

结果今天那?被苏榆北揪着衣领顺着大门给仍了出来。

这口气癞蛤蟆咽不下去,但又招惹不起在省政府工作的苏榆北,也只能自己生闷气。

就见癞蛤蟆突然一脚把林雅欣踹得倒在地上,随即玩命往她身上踢,一边踢一边骂道:“妈的,都特么的是因为你,我特么的打死你。”

这样的情况瘦猴几个人早就是见怪不怪了,也没人去拦。

林雅欣既不反抗,也不叫喊求救,就好像是一具尸体躺在那,任由癞蛤蟆施暴。

癞蛤蟆打累了,来到桌前端起酒一饮而尽,随即骂道:“狗日的苏榆北,要不是看你在省政府上班,我特么弄死你个狗日的。”

瘦猴突然道:“哥,你说那个苏榆北我知道,我家住他们家下边,他回来了?”

癞蛤蟆道:“回来了,妈的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狗日的,早晚弄死你。”

瘦猴几个人赶紧放一些狠话宽癞蛤蟆的心,但让他们去找苏榆北的麻烦,他们谁也不敢。

他们都是在街面上混的,干一些半黑不白的事,上不得台面,去招惹在省政府上班的苏榆北,纯粹是找死。

谁都知道前不久,市里跟县里的领导一块来看苏榆北的父母,就冲这事,也没人敢招惹苏榆北以及他的父母。

苏榆北打开一瓶他从省城买的白酒,苏正海立刻急道:“你这孩子打他干嘛?我这有酒。”

苏榆北笑道:“爸儿子现在真不缺钱,你跟我妈别那么节省。”说到这苏榆北从怀里拿出一张卡递给聂春香。

随即苏榆北道:“妈这里边是一百万,你们拿着过两天买一套楼房,春节前搬进去,剩下的你们留着,要是还需要钱跟我说。”

聂春香接了卡,可听儿子这么一说,卡直接掉到了地上。

苏正海急道:“苏榆北你是不是贪污受贿了?”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