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8、恋爱与萌动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在吉尔单独离去后,尤索和里夫拉特变回人类模样,从大厦顶部跳至顾星辰站立的地方。

奥萨王难过地望着顾星辰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星辰难过了,为什么我也会觉得这么难过。】

里夫拉特:【殿下会觉得难过是因为您深爱着王妃。】

尤索:【这个就是爱?】

里夫拉特:【是的。这大概就是人类所说的“恋爱”,高兴着他的高兴,难过着他的难过,地球人常说这么一句话。】

尤索:【那星辰对我也是这种感情吗……】

里夫拉特顿了顿,说道:【我不知道,这个只有王妃本人才知道。】

开车的中年司机不时往后视镜里打量坐在车后面的顾星辰,他做的就是这趟生意,拉过不少名人,就是那些个明星也不如车后座这孩子好看。

中年司机在心里感叹,这要是女孩儿,还指不定迷倒多少男人,可惜了。

顾星辰坐在车后座发呆,也许是车上的安逸感让他得以呼吸不用压抑,此时才算是终于产生些后怕念头。想到刚才肖言对他的举动,顾星辰下意识就是缩起肩膀,微微挪了挪身体,不自然地朝靠椅后坐了点。想是牵扯到给肖言揍的地方,嘴角疼得倒吸冷气。

其实项链被肖言看到时,顾星辰是觉得庆幸的,他以为肖言看到项链就不会再碰它,所以果断地放弃尤索的项链,因为他觉得,如果是尤索,他就一定可以再拿把项链回来,因为尤索是万能的。

小地球人无条件地信任着奥萨王。

想到差点就给肖言按倒强做到最后,顾星辰就是有点怕怕地缩了缩脖子,脑中不期然地就是冒出尤索一脸关心的样子。

不晓得为什么,顾星辰开始有点庆幸自己保住了屁股。就像妹妹说的,他的运气果然很不错啊,感谢上帝>_<

想到了尤索,顾星辰就连忙掏出手机,伸了伸手臂,把手从衣袖里露出来,给尤索发报平安的消息。

天气有点冷,顾星辰冻僵的手打字有些不利索,刚慢吞吞打上两个字,就是感觉到计程车的车顶猛地一震。顾星辰给自己手机磕到脑门。

司机刹了车停下:“车顶是不是有东西落下了,你帮我看看。”

顾星辰把脑袋探出车窗,够着身子去看车顶,一回头,便是感觉嘴上被轻轻一点,等视线清晰,便看到尤索蹲在车顶上冲他笑。

他好像被亲了,顾星辰辶恕

顾星辰宓谋砬橹晃至肆矫耄蛭氲搅烁匾氖拢辖艉桶氯跛档溃

“尤索,你的项链给人抢走了。”

顾星辰其实就是个知足常乐目光短浅的小市民儿,而但凡小市民儿,多半是不肯吃亏的,自己的东西给人抢走,何止肉痛,怎么都要拿回来。

毫不犹豫地立刻告状,这是小市民顾星辰见到外星老公后的第一反应。

回到家后,顾星辰舒舒服服泡了个澡,把整个身子全沉到热水里,脑袋也沉进去,在水底下吐泡泡。沉在水里,等肺里的空气用光,就浮上水面呼气,滑嫩的肩头露出水面一点,不难看出上面的淤青。

洗完澡草草穿上平日的宽松睡衣,顾星辰去客厅里常放药的柜子里找药贴,翻了几下竟然没找到,正纳闷间,便是听到身后有的抖动声响,回头看,发现是顾璀璨拿着药箱左闪右躲,意识到被发现,她立刻躲在沙发后面,只露出两个眼睛看顾星辰。

“你躲那里干嘛?”

“不干嘛,要你管。”

“呃。”

“喂,你身上好点没?”

“什么好点。”

“我是说你被肖言打的地方啦,我看到了,有淤青……”

“哦,还好,你来帮我贴药膏好了。”

“哦……哦。”

顾星辰房间有点乱(全是他漫画的杂物),所以就去到自己老妹房间让她帮忙上药,怕冷地把上衣脱掉,露出消瘦的上半身。

从初中后就鲜少和老妹一起睡觉洗澡,顾星辰宓匚媪宋嫘乜冢档溃骸氨鸪远垢。乙丫ㄓ兄髁恕!

换来顾璀璨一记白眼。

顾星辰平时很少出门,一身细皮嫩肉,上面有个什么伤,看着就特清晰明显,现在身上大致一看,竟然有些惨不忍睹。

虽然一直就知道自己老哥娇嫩,有个磕碰都会青紫好半天,但这么狼狈的淤肿样子还是把她吓了一跳,之前在肖言办公室虽然就看到他身上有伤,当时也没想这么多,现在心里的罪恶感不住往上爬,便是很是脑恨自己之前怎么那么小夹子气,竟然为生那点事就生闷气发疯,不去帮给外人欺负的哥。

这么想着,鼻子又是酸了,顾璀璨用力嗅了嗅鼻子,说道:“妈不是说了,你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现在体格根本不如其他男的,要是遇到色狼,就先拽紧裤腰装死,其他不要去管,这是最省力也是最有效的拖时间防御方法。”

顾星辰郁闷地垂下脑袋,轻叹口气:“我知道。”知道归知道,其实他之前也确实都这么做的,以往给人偷袭时都是忍忍就过去,心想着被摸把也不会少块肉,就连给尤索按到时,他第一反应也是去拽裤子。可是今天也不知道他的脑袋到底是哪里抽了,被肖言摸到时突然就很不乐意,所以傻缺地放弃捂腰带,去反抗他了。体格相差太多,自然没能讨得了好。

“肖言那个神经病,打人不知道轻重的,剪刀帮我递过来。”

顾星辰把剪刀递给她:“他之前也没动手,不过看到尤索的血后他就变很激动了。”然后就暴走了。

顾星辰也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运,虽然吃了点身体亏,但总体来说屁股还是保住了,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顾星辰确实是个非常容易满足的人。

“尤索现在帮我去找他要项链,我觉得以尤索的性格,他肯定会帮我报仇,你前男友应该会挺惨。”容易满足的人不代表不记仇,顾星辰也记仇,虽然不是很激烈,“还好没给尤索看到我现在这幅挫挫的样子。”

太丢人了,和他平时完美的形象完全不相符啊> <,尤索会失望的。(好臭美)

正低着头想东想西,就是感到身上有什么很热的液体啪嗒啪嗒落了下来,打得他肩头一阵灼热,抬起头,对上顾璀璨哭得跟烂桃子一样的红肿眼睛,泪腺太过发达的人和他说:

“哥,对不起,是我不懂事。”

顾星辰濉

女孩子的细心这会儿就体现了出来,顾璀璨到底是个女的,手脚纤细,动作也细腻,上起药贴起药膏来十分麻利,也轻柔,不大会儿功夫,就给顾星辰身上贴的满是膏药,大体一看,还挺有艺术感。

给贴完膏药,顾星辰也没起身,继续窝在老妹床边,他此时也正在纠结另一件事情。

为什么肖言袭击他他就很反感,尤索袭击他他就能接受呢,不止接受了,还觉得挺舒服,顾星辰困扰地拿头去磕身下床板。

从很小就习惯给人揩油的顾星辰郁闷了,以前给人摸,也就摸了,都是硬着头皮装死过去,现在肖言一样是摸他,他却一点也不想忍耐。这个问题他有点想不通。

从没谈过恋爱的地球人无法将自己的这种行为和名为恋爱的感情牵扯到一起。

“哥你的神经一定是很多根撵成一大根那种,所有的神经全是糊的,你自己能分得清才怪。”顾家妹妹这样评价自己哥。

顾星辰觉得有理,打算去理理自己拧成麻神的粗犷神经。

临出去,见到自己老妹还是一脸愧疚的样子,顾星辰愣了愣,说道:

“会买裙子是因为咱们家以前条件还没现在好,所以只能买一套衣服,爸妈比较喜欢你,所以才买女孩儿穿的衣服。”

眼睛红肿的人微微一愣,脸上便是俞发愧疚,愧疚的同是,内心也是慢慢暖洋起来。

家人哪来隔夜仇,这是顾妈常说的话。矛矛盾盾总有点点,即便再不和,也可以言语沟通打顺彼此感情,从而更加融洽。

顾家人在相处之道上,其实有着一套不错的办法。

自此两天以内,顾家老妹不断徘徊在自己哥前面,各种讨好和道歉。

“哥,画画要助手吗,我帮你。”

“哥,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帮你按摩。”

“哥,要不要拽我辫子,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哦。”

顾星辰:“你好烦。”

“去死!”

肖言没想过好战种族会来找自己,而且还是奥萨星人,他的右手手掌被粒子光枪的射穿,掌心中间的血洞不停向外流血。

愣愣看着逼近的男人,肖言直觉自己似乎交上了厄运。只是他不知道这厄运到底从何而来,他什么时候得罪上这些奥萨人。

尤索把地上的项链捡起,收回怀里,厌恶地看向地上瘫坐的男人,他身上有他配偶的气息,这使得他非常不舒服,很想一把将他拧碎。

奥萨王此时有点后悔为什么会答应顾星辰不动任何地球人,如果是眼前这种人,杀掉应该完全没有问题吧。他的配偶不会生气的。

这么想,手里的粒子光枪也是慢慢举起。

女秘书在一旁尖叫,很快被里夫拉特打昏过去。

“等、等等!”

尤索皱眉,看向喊停的人。

“那是你们好战种族的血对不对?”

尤索没回答。

肖言一愣,随即脸上便是浮出欣喜,刚才的害怕一扫而空:

“杀我可以,但是请给我一滴血,我只要一滴,就一滴。”

“我的父亲需要它,我可以用我的命换,你杀我吧,只要把那一滴血给我父亲就行。”

尤索:“……”

“我听说你们外星皇族的血,尤其是好战种族,可以增长寿命,我父亲的理想就是长生不老,我求你们帮我这个忙,你们需要钱吗,我把这家公司一并送你们!”

尤索皱眉。身后的里夫拉特和吉尔互看一眼,都是有些不解。

里夫拉特:“我听说地球人的家庭感情维系相当复杂,他们极其重视亲情,尤其是父子之间,有着我们奥萨无法理解的感情牵绊,这种感情被大部分外星种族认为是多余的不必要情感,不过也有少部分学者认为这种感情难能可贵。”

奥萨王摸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肖言。隔了会儿,他才走到满身是血的人跟前,笑着说道:

“你被电视骗了,就算是我们好战种族的皇族,血液也一样不具有延长寿命的功能。”

“怎、怎么可能?”

“这就是真相,如果奥萨人的血液具有延长寿命的功能,我们大可以把它用来延长自己的寿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做。”

之前还满是希望的人顷刻面如死灰。

从满是血腥味的办公室出来,跳上停在半空的飞行器,奥萨王的护卫队队长和副队长都是不解地看向自己上司。

吉尔:【殿下,我们奥萨皇族的血液对于战斗力低下的地球人来说确实具有延寿功效,为什么你刚才要骗他。】

里夫拉特,嘴角抽搐:【我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尤索:【只是肉体打击也未免太便宜他,毁掉他的全部精神希望,才让我觉得稍微痛快点。】

想想似乎觉得还是不够,星辰身上有受伤的味道,便又回头吩咐:【查下那个人的父亲,不能就这么算了。】

里夫拉特和吉尔齐齐应声:【是!】

同时心想:他们的王这次好像真的生气了。

只是让肖言付出代价完全消灭不了尤索心中的愤怒,奥萨人向来有仇必报,何况这还是关乎他配偶。没有杀掉那个地球人已经是他做出的最后让步,其他的事情他可无法保证。

顾家这天的早报登上了一个重磅级新闻,某声名显赫的领导人物突然爆出桃色新闻,丑闻缠身的领导惹民怒,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当日,该领导便正式下台。同天爆出新闻,该旧领导私生子遭遇外星族枪袭。

顾爸将早报放到一旁,感慨:“现在哟,真是不太平。”

顾星辰把早报拿过来,顺着顾爸看过的方向逐一看了一遍,同样感慨:“还好有尤索。”

顾家只有男人才看报纸,对面吃早点的顾妈和顾璀璨完全不屑一顾。

顾璀璨和吉尔的事情也顺利走到顾家人眼皮底下,对于女儿也要和儿子一样要嫁去遥远的地方,顾爸顾妈颇有些伤心。

顾爸:“女儿也要走了,我这心里怎么这么不舒服呢。”

顾妈:“你别说了,我昨晚夜里一直没睡好,吃药都不管用。”

顾星辰:“……”他的感觉就一个词:惊悚。

顾璀璨对此的回答是:“我不想离开家里,副队长说他只有一个人,住到地球来也没关系。”

顾家人全体大跌眼镜。

跌眼镜归跌眼镜,跌完总是高兴的。顾爸顾妈已经有点找不着北,顾星辰则是纳闷地问自己妹妹:“为什么你么都在一起了,你还喊吉尔副队长。”感觉很生疏啊,他都直接喊尤索名字的说。

顾璀璨脸一红:“你以为我是你,我才不好意思喊他名字呢,现在也挺好的。”

顾星辰:>\\\<(不好意思)

对于自己老妹品味飞涨这件事,顾星辰很是惊讶,他向来不擅长忍话,直接憋不住地开口说道:“你这次眼光怎么一下子变这么好,我好不习惯。”

顾璀璨没抬头,只淡淡地:“因为他不喜欢你,我觉得挺可靠。”

言外之意,喜欢你的都是肤浅家伙。

顾星辰:切=。=

地球人的政局动荡,也波及到了利益互相影响的外星人那里,与其说是波及,倒不如说只是轻微影响一下,就跟水面上的波纹似的。

对于外星人来说,这些微不足道的利益变化,就和他们中午或晚上吃什么菜一般,其实并不是十分紧要的。

多尼多王便是收到一个姓肖的男人的求救消息,他不过是恰巧因为宇宙星光要入驻地球,和这个男人签订了一些协议,也只是如此而已的关系,所以尽管看到这条消息,他也只是冷冷掠过,完全没把它放在心上。

另一个让多尼多王留意到的消息是艾鲁伯人菲特德发来的,他请求献上奥萨王的配偶消息给他。

罗伊记得这个叫菲特德的,之前他在为比斯卡女王烦恼时,这个艾鲁伯人就似乎说过有什么消息要献给他,只不过那时他一心在艾露身上,所以将这件事忘到脑后。

奥萨人的配偶吗,呵呵,还是个地球人,他到底是想见识见识。

挥手吩咐一旁的智能机械人:“把那个艾鲁伯人喊过来。”

为了这一天,艾鲁伯人菲特德早已做好万全准备,多尼多王是银河少有的黑卡拥有者,为了和他的这桩生意能成功,他甚至冒险私自偷查了奥萨王配偶的详细信息,以及他的住址和平日的行踪情况。

将一堆偷拍到的照片恭敬呈给多尼多王,菲特德谨慎解释:

“暂时只拍到这些,奥萨王的伴侣出门似乎很喜欢带口罩。”

其实菲特德原本是想将末世兔的视频直接献给多尼多王,只不过他觉得用那么浮躁的唱歌跳舞献给一位严肃的好战种族殿下,未免显得太过失礼,才就此作罢。

看到奥萨人配偶的模样,罗伊便是笑了,冷冷道:

“这就是奥萨人的品味?”

照片上的顾星辰带着口罩,穿得圆鼓鼓的,不是太注重形象的挎着包边走路边低头数画稿。

菲特德谨慎附和:“是的,准备无误。”

多尼多人向来只以外表定人,外观不合格,他们连多看一眼都觉得麻烦,罗伊也是如此,他直接将顾星辰的照片丢到一边,没有任何想再观赏他的意思。

菲特德有点打不定罗伊的意思。心下正可惜这桩生意可能谈失败,就是听罗伊说道:

“把他的地址告诉我。”

艾鲁伯人大喜 。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