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15、第315章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永和十四年。

秋末。

福娘这一日正在整理了宫务帐子, 准备跟白嬷嬷讲一讲关于冬季的宫中预算时。有小宫人来禀话。

尔后。

福娘的脸色是变了。

稍后, 小宫人退下来了。

福娘和白嬷嬷的神色都不太好看。福娘叹道:“这个年节不好过啊。”

“太子妃,您也莫要太担心。”

白嬷嬷劝了一句,道:“这后宫里的宫务, 一切全全由您拿捏了主意。您可是大家伙的主心骨。要奴婢讲,这事情太医院定然尽心尽力, 圣上自然是万寿无疆。”

白嬷嬷这般说。

福娘神色好些。

可在心底,福娘很清楚的。

天下间就没有帝王真能万寿无疆的。

人, 皆有一死。

不过, 这话福娘是不敢说的。

在这个时代里,祸从口出,这四个字是需要牢牢谨记的。福娘不是聪明人, 可也不是傻子, 她自然是准备自保之道的。

那便是不能说的话,不说。不能做的事, 不做。

“父皇自然吉人天象, 这一回,就是一个小坎儿,过了就过了。”福娘也是这般淡淡的讲了两句。

实则,小宫人刚来传话了。

是福娘夫君朱高熙的意思。永和帝病了。

朱高熙这位太子爷自然是去侍疾,而皇太孙朱瞻元也随亲爹一起去了。当然, 同行的还有福娘的次子朱瞻亨、三子朱瞻利。

至于四子朱瞻贞?

这一位没成婚,还跟大侄儿朱晰玉一起在南书房里念书呢。

福娘纳闷儿的事情。

就是永和帝这位公爹的病情,来的特突然啊。之前, 不是权贵妃病逝时,已经病了一回吗?那一回养好了。

这怎么又突然的病了呢?

福娘想不通。

自然就是搁开,暂时不想了。

这时候,帝王生病了,宫中的气氛不一样了。福娘更得稳住、稳住、稳住。

等着朱瞻贞、朱晰玉下学后。

福娘就是传了话。

让这一对叔侄也去了乾清宫。一起去给帝王侍疾。

乾清宫。

永和帝这一回病了。

病得来逝汹汹。

朱瞻元从太医那儿已经知道了,这一回,帝王真是病情凶险着。皇太子朱高熙这时候满心的难受。

到底这病的是亲爹,当儿子的心头肯定不好受。

唯朱瞻元在心头有疑惑。

他可不记得,前一世皇祖父有这一场病?

不管如何。

朱瞻元更清楚的事情,就是这时候的他以及弟弟,特别是亲爹都表现出了孝子贤孙的真情呢。嗯。朱瞻元望了一眼亲爹。

好吧。

朱瞻元知道的。

他亲爹是真尊敬了皇祖父的。

就是此时。

朱瞻贞和朱晰玉也来了。

朱瞻元招招手,是让兄弟和儿子也过来了。然后,小声交待了话。

朱瞻贞倒是听长兄的话。

至于朱晰玉肯定更听亲爹的话。于是朱瞻元交待了四弟、儿子一人两句后,打发他们是按着顺序的候着。

候什么?

肯定是候着永和帝的苏醒。

时间在慢慢的过去。

一直到了晚间。永和帝才是醒来了。太医就是忙上前,又给诊了脉。

这一回。

太医的答复非常简单。

帝王是急火攻心,怒过了。当然,更重要的是牵扯到了帝王旧疾复发。朱高熙这时候,才是真正的了解到了。

他父皇还有旧疾?

帝王的脉相,一直是保密的。

永和帝这时候醒来了。倒也没多讲什么,就是挥军手。让太医们退下,然后,留了嫡长子说说话。

至于朱高熙这时候,自然是表现出了好儿子的态度来。亲自侍候永和帝用膳用药汤。尔后,才是陪着永和帝聊了一些帝王晕迷后,发生的事宜。

说起来。

永和帝晕迷后,这发生的事情嘛。

倒也没的。毕竟,永和帝只是晕睡了一个多时辰。

这短短的时间中,倒真没什么重大的事情。

“朕老了。”

永和帝感叹了这么一句。

“父皇正值壮年。等这一回调养好后,自然又是龙马精神。”朱高熙忙是捧了小小一记话。永和帝倒是摇摇头。

许是刚喝了药,他感觉真没什么精神头。

人有渴睡了。

“朕的身体,朕心头有数。”

永和帝说了这么一句后,目光望着嫡长子,问道:“不过,朕也是放心的,百年之后,你是一个守成之君。”

说实话。

嫡长子在永和帝心中,就是一个守成之君。

当然,嫡长孙很好,永和帝也是瞧着这三代有望。至少,嫡长孙这一代,永和帝能断出了帝业平稳的感概来。

便如此。

永和帝也是心安了。

儿孙事,他操足心思了。至少,对于老朱家的社稷基业,永和帝问心无愧了。

至于儿孙之后的问题?

那就由得儿孙辈去操心了。

“朕睡会儿。”

“高熙,你等不必守候了。”

“都散了吧。”

永和帝交待了这等话。

朱高熙自然没逆了父皇的意思,于是,应了诺。

当晚。

朱高熙跟妻子福娘讲了一些心底的真心。

毓庆宫。

太子、太子妃的寝宫中。夫妻二人都已经换了衣裳,这会儿,双双躺了榻上,在烛光中慢慢的聊了一些心事。

“我瞧出来了。父皇这一回……”说到这儿时,朱高熙是一声叹息。他想了想后,才道:“我到今日方知,原来父皇年少时,曾经受过一回重伤,而且伤过内俯。”

“父皇曾经受过那般重的伤势?”福娘真惊讶了,道:“既然是年少之时?那为何父皇后来又是成为了守边的藩王?要知道,父皇这些年来,可是战场之上,战争不断。”

这简直是拿命去拼了前程啊。

“有些事情,我以前不知道。今日,似乎有些交代了后事的意思。我方得知了其中的真相。”朱高熙这时候感情也挺复杂的。

至少,朱高熙知道了。

他的父皇永和帝年少那时候的时光,过得挺是艰难的。

一个不得宠的皇子,一个隐藏在了宏武爷的太子朱定标背后的小跟班。曾经,为这位宏武爷的太子朱定标档了一回刺杀,重伤险死的四皇子。

也是因为与太子之间的这等性命之事,朱定历才会得了重镇的藩王封号,成为了燕王。

说起来……

那些往事。

朱高熙简直跟妻子福娘讲了讲,那些父辈们的恩恩怨怨,往昔追谈。

“父皇这一路走来,真不简单。”

福娘是真佩服了的。瞧瞧她公爹,真个有手段啊。落魄皇子,凭着拿命去搏,得到了宏武爷和元后马氏的欢心。成功的成为了一位镇守燕藩的王爷。

而且,也因为跟太子朱定标的友好感情。

这后背有靠山啊。

燕藩才会平稳的落在了这一位手头上,那是军队的兵权,地方的治理一把抓。

若不是这等厚实的根基,想来,惠帝的江山,永和帝不会那般轻易的夺了过来。当然,也不得不承认,惠帝的废藩,那是走了一步太坏的棋。

“五郎,父皇突然怒急攻心。你可知道究竟所谓何事?”

福娘问了这事情的由头。

朱高熙叹息一声,才说道:“我的舅舅,曾跟母后感情最好的嫡亲舅舅死在了汉王府上。”

汉王府。

这可是朱高熙的二弟,朱高的藩王府第。

“偏偏舅舅死之前,已经给父皇上了密奏。说是汉王府长史查到了一些实证,由舅舅转交到燕京城……”朱高熙说到这儿时,声音有些低觉,道:“汉王府密制甲兵,图谋不诡。”

福娘这回真是惊呼出声了。

“这怎么会?”

福娘会这般讲,完全是不敢相信。

因为现在的藩王是没有兵权。那王府的护卫,才多少人啊?

这点子兵力造反,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自讨苦头吃。

“拱卫司上了密奏,同样有实证,跟舅舅的密奏同出一源。哪怕有差别,也不过些许……”朱高熙说这话时,神色真复杂的。他道:“我也不想相信,高,他是我的嫡亲二弟啊……”

奈何皇家的亲情,就是淡薄如纸。

这一晚。

福娘和夫君朱高熙一样,都是展转难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夫妻二人都是迷糊里睡去的。

永和十四年。

冬月。

永和帝病情拖拖延延。

汉王府、赵王府都上了折子,表了孝心。

可永和帝全是按下不提。

这些日子里,全由皇太子监国。永和帝在养病。

冬月初七。

仁孝徐皇后的忌日。

在这一天。

汉王朱高又上了折子,是想回燕京城给永和帝侍疾的。永和帝瞧着次子的折子,这真叫一个恼火。

于是。

这一回,帝王让人亲传口喻。专门给带去了汉王府、赵王府。

没有圣旨,两位藩王不敢善离藩镇。

冬月初七。

永和帝走出了乾清宫。他去了坤宁宫,这一晚,帝王在坤宁宫的寝殿内,独坐一宿。次日,帝王病情加重。

冬月初十日。

燕京城里。

钟鸣长响。

毓庆宫中,福娘听到这等钟鸣之声,那是脸色变了。

她知道了。

这是要变天了。

“嬷嬷,全宫上下,全部换上素服。”

福娘交待了话。

“诺。”

白嬷嬷应承了。

“通知太孙妃、二皇孙妃、三皇孙妃,还有宁国郡主,随我去乾清宫进孝道。”福娘接着交待了话道。

“诺。”

白嬷嬷依然应承了。

福娘的目光平静,可心头里的心湖,是波澜壮阔。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