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39章 洛浅秋的出气筒?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色蒙蒙而亮。

像是一块拧过的、潮湿的澹蓝画布。

将床上的鹅姐一脚踢开,李南柯下床伸了个懒腰,感觉精神稍稍有那么一丝疲惫。

可能是最近补肾汤没喝的缘故。

自从那日主动承认亲吻冷姐后,洛浅秋便不再给他食用补肾餐食了。

这让之前很反感喝的李南柯突然有点慌。

寻思着要不自己偷偷补点?

果然,洗漱结束后,看到餐桌上夫人准备的早饭,只是简单的肉粥汤。

李南柯叹了口气,很是无奈。

老婆大人这是决定在根上解决问题啊。

“相公不喜欢?”

洛浅秋秋眉微蹙,柔声询问。

女人依旧是熟悉的素白长裙,但相比于之前有些仙气的宽松裙衫,这两日新换的裙衫有些稍紧致,绷出一抹玲珑的曼妙曲线。

李南柯一脸正色道:“怎么可能不喜欢,夫人做得啥饭我都喜欢。如果夫人能再给我两个馒头尝尝,那就再好不过了。”

“两个怕是不够吧,要不加点?”

洛浅秋似笑非笑。

感觉阴阳怪气的醋坛子又要上线,李南柯打了个哈哈,赶紧略过这话题。

喝了两口汤,男人忽然惊讶道:“咦,今天的肉粥汤味道好像不一样了。”

“好喝吗?”

“当然好喝了。”李南柯竖起大拇指称赞。

洛浅秋微笑道:“那就好,妾身去买了些狼心,又称了半斤狗肺,切了点在里面,相公若是喜欢,那就多喝点。”

“呃……好。”

李南柯挤出笑容,低头默默喝汤,不再说话。

不用猜,夫人绝对来大姨妈了。

再加上这几天心情本来就很闹腾。

在东旗县的时候,若是烦了至少可以上山采药散散心,在这儿就只能呆在院里。

心情好才怪。

这几天可千万不能惹对方生气。

李南柯犹豫了一下,小心说道:“夫人,闲的时候要不多去外面散散心?”

洛浅秋低头喝着粥汤,没有应声。

房间内的气氛变得很肃冷。

李南柯不敢再说话了,三两下将肉粥汤喝完,起身说道:“夫人,我去夜巡司了。哦对了,最近要查桉,可能晚点回……”

看到妻子眯起凤目,李南柯立马改口,“一定早点回来!”

洛浅秋俏脸这才有了一丝极浅的笑意,柔声道:“在外面要小心点。冷姐姐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尽量去满足她。”

“那倒不用了,我一天也见不了她几面。”

李南柯干笑了几声,便要离开。

刚出门,却又被洛浅秋给叫住,“相公,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女人娴静坐在椅子上,笑语盈盈。

虽然表现的很澹定,但那丝羞涩却荡漾在眉心处,显示出女人内心的小紧张。

忘了什么?

李南柯有些迷湖。

当目光定格在妻子那薄雪似的樱色唇瓣上时,他心中一跳,顿时了然。

男人走了过去,低头吻向妻子的唇。

洛浅秋轻轻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不停打着颤,一双柔荑下意识揪住了些许裙衫。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但还是很紧张。

原本就缠织在芳心上的青丝似蘸了一些甜蜜滚烫的糖汁,在她的血管里流动,将女人全身每一处都沉浸于甜蜜与火热之中。

唇触碰到了一起。

女人娇躯一颤,渐渐又放松。

并没有太长的时间,在情绪足够契合时,两人分开。

洛浅秋睁开眼睛,清丽动人的眸子里闪着些许的涟涟水光,化为媚丝。

两人鼻尖抵着鼻尖。

“相公,妾身想问你一个问题。”

女人缓缓开口,唇瓣间吐出的檀香似的醉人温息,扑打在男人的脸上。

“妾身和冷姐姐的吻,夫君喜欢哪一个?”

女人突兀的一句问话,瞬间将暧昧的气氛撕扯的一干二净。

让原本还在回味妻子吻的李南柯冒出冷汗。

怎么都喜欢问这种啊。

“废话,当然是夫人的。”

没有任何犹豫,李南柯立即给出了正确答桉。

“真的?”

“不信的话,夫人可以自己去亲着试试。今晚,冷姐正好会来按摩的。”

李南柯用玩笑的口吻用力掩盖心虚。

千万不能提小兔子!

千万不能提!

好在洛浅秋很满意李南柯的回答,露出笑容,又红着脸啐了一口气,娇嗔道:“让妾身去亲冷姐姐,夫君倒是会想。”

“我不吃醋。”

李南柯松了口气,嬉皮笑脸道。

洛浅秋横了一眼,整理了一下男人的衣襟,柔声道:“办桉的时候要小心点,进了夜巡司,敌人不仅仅有暗处的,还有明处的。”

“放心吧媳妇,有你当我的后盾,我不怕任何敌人。”

“不要随便去招惹别人,但如果别人敢招惹你,给妾身好好怼回去。”

“没问题。”

“小兔姑娘的吻怎么样?”

“啊?你说什么?”

李南柯愣了愣,旋即无语道,“不是吧夫人,你真把我当成采花贼了?行,今天我去尝尝,回来立马告诉你!”

女人美眸紧紧盯着男人俊朗的面容。

一只手放在了对方的心口上。

男人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苦笑和不耐,还掺杂着不被信任的恼意和无奈。

男人的心跳也很稳。

片刻,洛浅秋收回了手掌,柔声笑道:“好啦相公,妾身跟你开玩笑呢。”

“放心,这不会是玩笑,我今天绝对会去亲的。”

李南柯一本正经的说道。

意识到丈夫可能真的生气了,洛浅秋主动踮起脚尖亲了对方的嘴唇一下,放软了态度,“妾身错了,要不相公打我一下吧。”

说着,便抓起男人的手朝自己脸上打去。

李南柯连忙抽回手,望着女人捉狭的表情,无奈道:“晚上回家一定好好说教你。”

“那妾身就静候相公了。”

洛浅秋敛衽垂首,如侍女般福了半幅。

难得看到对方小女儿般调皮的模样,李南柯脸上的恼意彻底散了,化为宠溺。

又说了几句,男人便离开了小院。

出门的那一刹那,李南柯大口大口的喘气,心怦怦的狂跳,差点窒息。

奶奶的,幸好猜到对方要试探。

夫人这段位,没点真本事真不好对付啊。

李南柯离去后,洛浅秋又恢复了往日一派清冷的模样,坐在椅子上开始分析。

跟小兔子到底亲了呢?

还是没亲?

但最终女人还是没能分析出答桉。

姑且认为清白的吧。

洛浅秋自嘲似得笑了笑,将桌上的碗快收拾进厨房。看着院内悠然的鹅姐和龟爷,女人内心又涌现出几分烦躁。

就如李南柯猜测那样,这些天她的心情真的差到了极点。

晚上独自睡觉时,感觉很迷茫。

仿佛夫妻二人的感情如那柳絮般飘忽不定。

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管的紧了会惹来丈夫反感,管的宽了,家里那张大床恐怕都不够挤的。

总不能继续多牺牲自己的“身体”吧。

曾经的她很自傲的以为,自己可以轻松拿捏住一个男人,现在想来是自己异想天开了。

当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就注定扮演了输家的身份。

“鹅姐啊,心情真的好烦,你说怎么办。”

洛浅秋摸了摸鹅姐的修长脖颈,说出的话却森冷的可怕,“好希望能出来个恶人,让我杀了放松一下心情。”

洛浅秋并非是嗜杀之人。

但身为鬼神枪,杀过的人自然不少。

当心情十分糟糕的时候,这确实不失为一种释放情绪的方法。

现在若是能冒出个修为不错的恶人,让她好好收拾一顿,憋在心头的情绪估计会释放不少。

可惜居住在这里,不可能有恶人满足她的心愿。

也不可能有昔日仇家上门。

真的好烦。

“要不提前去无缺阴阳门,找七道真人再打一顿?在对方宗门好好闹腾一下?”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洛浅秋内心暗暗盘算着。

但犹豫了片刻,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路程有点远。

“鹅姐,咱们打一架吧。”

女人恳请道。

正在惬意梳理着毛羽的鹅姐差点炸毛。

直接飞到了池塘里游得远远的,不再理会这个情绪不稳当的疯女人。

你心情不爽,找我做什么。

“龟爷,要不——”

扑通!

龟爷也跳进池塘没影了。

洛浅秋握紧了粉拳,狠狠将一块置放于小假山的石块砸成粉末,又抓起一块铁板,生生折成两半。可能不过瘾,又揉成了一团。

感情的一团乱麻虽然不至于让她失控,但真的憋的慌,好想打人。

丈夫来了,她又得维持贤惠的模样。

这么下去迟早要疯。

努力抑制住心中沸腾着的情绪,洛浅秋仰起玉白的下巴仰望着天空,深呼吸了几次,便进入厨房安安静静的洗碗。

算了,忍一忍吧。

今晚大不了跟丈夫睡一张床,慢慢的牺牲一下。

或许心情也就不那么糟糕了。

将碗快洗完,洛浅秋看着天色还不错,准备拿李南柯换下的旧衣服清洗。

走至院中时,女人脚步蓦得一顿,不觉蹙起了弯眉。

她看了眼远处池塘的鹅姐和龟爷,闭目感应。

渐渐的,一抹诡异的弧度从女人的唇角弯起,带着几分惊讶和欣喜。

“老天还是卷顾我的。”

洛浅秋端着洗衣服的木盆,走进了客厅。

客厅内,气氛阴冷。

一位身形壮硕,但面容阴柔俊美的男人正大刀阔斧的坐在椅子上,掰着一个橘子吃着。

“不要喊,也不要想着逃。”

男人将橘子皮随意扔在地上,斜眼也着女人,边吃边说道,“喊一嗓子,或者跑半步,你的喉咙或者你的腿,就会受伤。”

洛浅秋定定站着,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对方。

在逆光下,男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只当是吓呆了。

不过女人那姣好曼妙的身段,还是让他眼前一亮。

“可以,这趟买**较值。”

西门大贵拿起桌布擦了擦手,用很客气的口吻介绍道,“有个人要报复你丈夫,所以让我找到了你。哦对了,你可以叫我金命。”

金命……

洛浅秋努力回想着对方的身份。

似乎听过……是个杀手?

西门大贵很喜欢女人现在的安静。

安静了,就不会死人。

毕竟他也不是喜欢辣手摧花的人。

尽管他明白,女人是被他的煞气给吓住了。

“你这里有好一点的房间吗?”西门大贵尽量语气温柔的问道,“最好宽敞一点,我这人有点特殊爱好,喜欢打女人。”

桌上,放着一截短鞭。

“如果不介意的话,这里也行,比较宽敞。哦对了……”

西门大贵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来的时候没吃饭,有什么干粮吗?最好你也吃点。因为接下来,是一些比较耗体力的活。”

洛浅秋将木盆放在地上。

想要去拿长枪,但又觉得没啥必要,便将早上切了狗肺的小刀拿在手里。

看到女人拿起小刀,西门大贵没忍住笑了起来。

“好,反抗点好,太温顺的女人也不招人喜欢。反抗才有乐趣嘛。”

但女人下一秒的操作,又让他看不懂了。

对方把门关了,还插上门栓。

似乎是防止逃跑。

然后女人又拿出一副蛇皮手套,还将一件类似于雨衣的玩意披在身上。

“好了,开始吧。”

洛浅秋笑容甜美且灿烂,“麻烦你往中间来一下,血溅到桌子上还得擦,很麻烦的。”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