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四十一章 国际警察部门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晚间,哈伦纽斯教授到九层占星台,兰科则在一楼临时整理出来房间里坐了一晚。

把该清理的黑魔法制品清理干净,该扔的扔,该修的修,林林总总大半个晚上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当第一个学生正常离开寝室的时候,兰科灌了一口魔药下去驱散熬了一晚上的疲劳感,收拾一下有些凌乱的桌面和地上的小玩意儿后便拿起那颗八眼蜘蛛的卵,先到东塔和丹琳教授说了这件事。

八眼蜘蛛的卵属于国际上A类非贸易商品,丹琳教授将卵收走之后也没说该怎么处理,兰科也不关心这点就直接去晨跑,吃饭,紧接着就是新的一天的课程安排。

早上是三年级的黑魔法课,在上课前兰科先给学生们介绍了一下助教,也就是‘格沃’先生,并告知他们今后的课程将会拆成两部分,这位助教会教他们有关魔咒学的内容,而马尔福教授今后只负责黑魔法的部分。

这无疑是减轻了兰科的负担。

“格沃先生是一位非常出众的巫师,相信各位今后会相处的很愉快。”

迪昂戈·古斯塔夫松苦笑的朝着德姆斯特朗的学生们点头,见兰科走出黑魔法教授,他揉着额头,拿出了课本。

这一瞬间,他的记忆被‘格林德沃’的记忆取代,整个人的气质与之前的样子完全不同,让台下的学生们面面相觑额。

所以他们的黑魔法教授又搞了什么名堂?

什么时候学校里又多出了个助教来的?

格沃助教的出现无疑是大大减缓了黑魔法教授的工作负担,学生们很快就发现新来的助教先生谈吐优雅,他懂得很多有趣的魔法知识,似乎天生能引导他们去发散思维,不管是举手投足之间还是涵养上,都比一开学就欺负他们的马尔福教授……

见黑魔法教授不知何时站在教室最后面,阴恻恻的模样让许多熘号的小巫师正襟危坐,生怕被马尔福教授盯上。

“虽然只分割了记忆,而且只是对魔法的记忆,格林德沃……”

见台上的巫师举手投足之间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马尔福教授眨了眨眼,在想是不是再切片切的更彻底点。

这种人就算只剩下了关于魔法的记忆,那种深入骨髓的气质也很难消除。

就算只留下记忆都能对他人进行同化,让别人变成他的样子,格林德沃这人……啧,真是危险。

前半段下课的时候,格沃助教似乎清醒了过来,他忍着头疼坐在身后的椅子上,无力的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针扎了一样。

“给。”

兰科将新的一瓶精神增稠剂交给对方。

迪昂戈苍白着脸接过了兰科的药剂。

一体四魂,这种状态就相当于无时无刻的精神冲击,多人的记忆,情绪和认知相互摩擦,精神层面的对撞也是最为致命的。

虽然格林德沃被切的只剩下记忆,可他的记忆就像是污染源仅仅是一次让那些记忆取代自己的记忆,就让迪昂戈感觉脑袋即将炸裂。

上课的时候他的肢体习惯,他的谈吐方式都发生了质的改变,根本不像是自己。

这可不像是单纯的记忆,更像是另一个灵魂正在接管他的身体一样,让迪昂戈毛骨悚然却又无法反抗。

“马尔福……教授……”

“对自我有清楚的认知,这是针对夺魂咒等一类咒语最有效的反抗方式。”

兰科没有开口,声音清晰涌入迪昂戈的耳膜中。

“放心,魔药不断的,那两个灵魂的存在就不会让那些记忆会对你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迪昂戈清楚这句话的背后是什么意思,他缓缓点了点头,兰科拍了拍对方的肩……没够着,只能换桌子敲了敲。

黑魔法课上主要是讲上个星期被霍伦先生捣乱了一下,没有讲完的魔咒权重部分,然后是正儿八经的黑魔法课,主要演示一下腐蚀咒的正确使用方式。

这节课兰科没再做多余的什么,让迪昂戈回北塔之后,他在黑魔法课上举手投足之间展露出的对黑魔法深刻的理解,以及随意展示出来的无杖魔法,无一不显露着黑魔法教授渊博的知识储备量以及可怕的实力。

这让不少三年级的小巫师总算松了口气,觉得今天该是没什么问题。

当然,觉得他们放心太早了的马尔福教授在临近下课的时候慢条斯理说,不要认为咒语简单就可以掉以轻心了,下个星期谁的腐蚀咒不达标,他就把谁扔进装满腐蚀性液体的桶里好好体会体会咒语的奥妙。

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小巫师们感受到莫名的冷意,见被腐蚀了一地,早就看不出原貌的银白色盔甲,所有巫师都不觉得马尔福教授只是随口说说的。

这也导致了一众巫师空前对黑魔法保持高度的‘兴趣’。

在这之后学校步上了正轨,格沃助教成功分担了部分黑魔法课程魔咒学的部分,因此兰科只需要在课上一下常见的黑魔法,‘帮助’小巫师们处理他们那些见不得阳光的黑魔法制品,其余的时间他就开始捣鼓自己的事情。

校外,寄给那些校外写信巫师的吼叫信成功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这几天也陆续听到国际上声称德姆斯特朗公开威胁其他巫师的声音,但这种声音很快就在国际上销声匿迹,无它,在这种声音出现没多久学校公开发声有问题来找学校,实在不行就上国际威森加摩处理这个问题。

一旦牵扯上国际威森加摩这种执法组织,那些本就心虚,知道自己以前干的什么勾当的巫师当然是屁也不敢乱放一个了。他们原先做的便不太隐秘,如果德姆斯特朗较真,他们也没好果子吃。

有少数真和学校较真起来,认为他们发出的吼叫信内夹杂了非法魔法的巫师则在几天后真收到了一封来自国际威森加摩的通知函,告知德姆斯特朗起诉他们近年来不断的辱骂诽谤,寻衅滋事,以及曾经使用过的非法魔法的具体信息。

反而他们,根本拿不出证据证明学校使用了非法魔法威胁他们的人身安全,夹在在信件当中一起寄来的魔法只会被判定为‘正当防卫’。

而真要开庭,按照国际法,他们每个人都有不少于三个月的刑期。

见德姆斯特朗是动真格的,国际上的这种口诛笔伐的声音顿时少了不少,一下子竟让人不太适应。

哈伦纽斯教授知道了这事,说这群人真是没事找事,吃软怕硬的家伙。

代表学校,亲自写信去国际威森加摩诉讼那群闲着没事的巫师的马尔福教授笑而不语。

在国际上声势小了不少,挪威的圣徒食死徒行动也收敛了不少。

校内,在卡卡洛夫校长颁布新校规后,因为后面附加的诸多条件,诸如‘必须要得到一名教授以上的许可’‘相关证据关联’‘举报者需经受同等调查’等,这个新出炉的校规到现在也没引起太大的波澜,学校意志和一众教授排查了许久,也不见圣徒的身影,不清楚是对方已经藏起来了,还是就压根没有这人。

对这个结果丹琳教授与兰科没感觉意外,卡卡洛夫打草惊蛇的举动实在是太突然了,要是他们是那个圣徒,不管要做什么这段时间也会好好收敛住自己,不让学校目光注视过来。

校内的生活一下子轻松了不少,兰科为了奥利奥的事约了以前的朋友星期日在伦敦见一面后,就又投入了对物质化诅咒和格林德沃其余切片的研究当中,进入了没事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状态。

他名义上的徒弟,也就是卡路琳小姐这几天则有些怀疑人生。

在被她名义上的师父要求两天看完小山一样高的魔法书后,卡路琳也是铆足了劲去看,但在囫囵吞枣看过一遍,发现自己没记住多少时,身边的莉薇亚·斯特里克小姐竟然已经做到了认全了一本书里很多魔法,当然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为什么莉薇亚都能认全了,她看了好几遍还是达不到对方的程度?

难道她真没什么天赋?

这种思想在马尔福教授过来,一脸‘同情’看着她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这也导致了两位暂居北塔的小女巫一时之间由卡路琳单方面陷入了‘我一定要比你看的多’,莉薇亚‘不明所以’的古怪内卷里。

这在兰科看来倒是没什么奇怪的地方,莉薇亚·斯特里克因为基因疾病的原因导致她的大脑发育不正常,现如今经过黑魔法治疗她的状态会越来越好,原本被抑制的天分也会逐渐显露出来,保不准也是一位天才。

这些睡前读物给她们两个啃一个学期没太大的问题,兰科见氛围良好,没什么问题后就不再去管她们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有关古斯塔夫松家族变更卡路琳·古斯塔夫松监护人的申请已经提交给挪威魔法部,这是对方借出钥匙,并告知他图书馆三层秘密的交易,他是一个很守信的人,自然会办好这件事。

虽然这之后难免有不少要扯皮的地方,可对于兰科而言,收获了复活石和格林德沃的一部分灵魂碎片,和那个纯血家族扯扯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总归是他赚了。

梅里诺教授在受伤的第二天就离开了校医室,对于这位对他意见很大的教授兰科保持‘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阿瓦达’的巫师精神,见人确实和之前没太大的变化,他就不再去关注了。

总归之后会显露出来的,除非他能忍一辈子。

哦,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兰科勉强不提前扫清障碍。

剩下的,近期的事情,有关奥利奥的事兰科已经约了人,既然那个新西兰的什么什么球队跟他打马虎眼,那他干脆去把那只凤凰带出来研究一下就行了。

当然,是用‘合法’的方式。

这也是他星期日约了‘老朋友’叙旧的原因。

剩下的也就只有国际威森加摩这一件事了。

星期四的上午,在格沃助教在给二年级小巫师灌注‘魔法随心而动’的理念,丹琳教授找到了在黑魔法教室外安静看书的马尔福教授。

“这位就是马尔福教授。”

兰科眨了眨眼,见丹琳教授身后跟着两位男巫,颔首点头。

一名穿着紫红色长袍,胸前用银线绣有“W”字样的三十岁左右男巫面容还算安定,见到是一个小孩子的他除了一开始有些惊讶之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初次见面,马尔福教授,我是国际威森加摩轮值法官,格鲁西亚·卡捷耶夫。”

“初次见面,兰科·马尔福。”

兰科和对方握了握手,算是打过招呼了。

见还有一名巫师站在旁边,没有开口的意思,兰科也就自动将人忽略了过去。

卡捷耶夫法官,最开始在国际威森加摩接到来自冰岛魔法部,魔法法律执行四司长斯特里克司长举报信的轮值法官。

今天也是他来德姆斯特朗进行的相关调查。

“不如找个地方聊聊,怎么样,马尔福教授?”

兰科点点头,说了个稍等后进了黑魔法教室,和格沃助教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让对方将整堂课讲过去就行后就走出了黑魔法教室。

“请跟我来。”

丹琳教授见马尔福教授处理好问题,带着两位来自国际威森加摩的巫师和兰科前往东塔。

格鲁西亚·卡捷耶夫刚想答应,他身边那个一直沉默不语的巫师忽然说话了:

“兰科·马尔福,刚刚里面那人是谁?”

兰科见这名看起来也有三十来岁,面无表情脸,露出的皮肤上有不少伤痕的巫师望着他,随意道:

“你说哪位?”

“迪昂戈·古斯塔夫松。”

对方准确说出了格沃助教的真实姓名。

兰科闻言,眼珠微动,进而笑笑:“呵呵,不认识,那是谁?”

“不要装蒜。”那名巫师咧了咧嘴,在一旁的卡捷耶夫法官阻止都来不及的情况下直接拿出了自己的魔杖,对准了兰科。

“对一名国际通缉巫师进行包庇,兰科·马尔福,你是觉得自己要关的还不够吗?”

“停停停!”卡捷耶夫法官脸上肌肉僵了僵,他压根没想到这个来自国际警察部门的巫师会这么‘刚正不阿’。

“事情还不清楚……”

“阿道尔弗·阿斯科特。”兰科即便被对方的魔杖指着,也依旧是一副澹定的模样。

丹琳教授停在原地,安静看着这几位的之间的‘喧嚣’,没有插话。

兰科在喊出了对方的名字,在对方脸色变差了些许后便笑着说到:“这就是国际警察部门,嗯,我也可以说是国际威森加摩对我的态度,对么?”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