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杀伐祥瑞 今日猎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申耽踏入主帐中之后,他发现主帐中早已经坐了不少人。

其中大多是一个月前糜旸进入上庸城中,所带领的那些他见过的人。

在申耽入内之后,帐中的这些人纷纷起身朝着申耽一拜。

申耽见状,亦一一回礼。

而后他命身后的太守府诸僚属,寻找座位一一入座,在最后申耽入座之后,糜旸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在糜旸入座之后,帐中的糜旸亲信才纷纷坐下。

这一幕映照着如今在糜旸的主帐之中,有着泾渭分明的两个派系。

最讽刺的是,在明显与糜旸不是一派的申耽所带来的人中,他们名义上都是糜旸这个汉兴太守治下的属吏。

不过糜旸倒是不在意,毕竟有些事,很快就会结束了。

糜旸是个喜欢亮堂环境的人,所以他的主帐修建的很大。

在数十人都纷纷落座之后,糜旸的主帐之中显得还很是宽敞。

在相继入座之后,糜旸看向丁封,丁封在收到糜旸的目光之后,他立即会意而后朝着大帐之外走去。

在丁封出去之后没多久,不一会就从帐外走进来许多仆人。

他们的手上都端着食盘,食盘上分别有着美酒以及各种肉食。

在糜旸离开成都之时,糜芳因为心疼儿子,所以在糜旸的大军队伍之中,塞进来不少他从江陵带来的仆人。

糜旸是不太在意个人享受的人,但是想到关嫣在大军中,因此便接受了糜芳的好意。

这些仆人是跟随糜芳许久的老人,他们在端入食盘之后,在一位老仆的指挥下,开始为在座的众人分发食盘。

在分发完食盘之后,诸位仆人没有离去,而是就近坐在各位在座的人身旁。

因为现在是在大营之中,所以今日上的肉类没办法做得太精细,大多都是以烘烤的方法烹调而成。

而通过烘烤而成的肉食,肉食颇硬,所以需要一位分炙人陪侍在旁。

何为分炙人?

就是切割完烤肉,并将烤肉送往客人嘴里的人。

那些仆人在帐中的客人身旁一一跪坐之后,便开始为客人分割烤肉起来。

申耽看到这一幕,大感新奇。

以往他在汉兴郡中犹如土皇帝一般,家中有着不少仆人,甚至有许多掳掠而来的童男童女服侍他。

只是虽然他身旁的仆人不如那些童男童女娇俏可爱,但这些仆人都是糜芳精心调教过的,见过大世面的他们,服侍申耽就餐起来让申耽感觉更加舒适。

看着身旁的仆人那行云流水般的分肉动作,申耽只感觉有些赏心悦目。

在此刻,申耽不禁暗自感慨,虽然他在汉兴郡中可以呼风唤雨。

但还是糜旸这个出身不凡的公子会懂得享受。

刚才糜旸突然示意他身旁的一位亲卫离去,申耽还有些疑虑,但在那些仆人进来后,他才明白糜旸让那名亲卫离去的目的。

而在诸位仆人开始为客人们分割肉食之后,糜旸当先以主人公的身份举起一杯水酒,敬向在座的诸人。

因为有着美酒佳肴在前,在加上身旁有体贴的仆人服侍就餐,所以这时申耽带来的那些“太守属吏”都纷纷放下了戒心,开始沉浸在今日的宴会之中,包括申耽亦是如此。

在糜旸举杯之后,大帐中的诸人亦马上举起手中的酒杯,看着众人举杯的动作,糜旸脸上流露一丝笑意言道:“今日,请诸位尽兴。”

说完后,糜旸率先一饮而尽,在糜旸先饮完酒后,帐中的诸人亦笑着将手中的水酒吞入腹中。

在此之后,整场宴会便正式开始。

在美酒及烤肉的香味相伴之下,整场宴会的气氛很是愉快的进行着。

不久之后,众人脸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些醉意。

只是相比于申耽那一方的人,糜旸这边的人都是浅尝即止,并不贪杯。

这反常的一幕,心神已经完全放松的申耽并没有察觉。

就在众人推杯食肉之际,糜旸看到他身旁的分炙人,眼神时不时看向他身前的肉食,脸上流露出想尝一尝烤肉的神情。

糜旸观察到这一幕,他举起桉上的着,夹起一块被分好的肉递给他的分炙人。

而糜旸的这个举动,正好被申耽所察觉到。

糜旸身为宴席上的主人,他的一举一动,一直在众人的观察之中。

申耽在看到糜旸的这个举动后,已经有醉意的他,似乎忘记了他往日之中对糜旸特意表现出来的谦恭。

他露出一声嗤笑,对着糜旸言道:“肉食当与贵人食用,何能分给卑贱下人?”

申耽的这声嗤问发出之后,被邓艾、丁奉几人所听到,他们的脸上浮现几丝愠怒之色。

在不久之前,他们若没有受到糜旸的赏识重用,不也是现在申耽口中的卑贱之人吗?

申耽那自视为肉食者的一幕,让邓艾、丁奉几人有不平之色。

况且申耽是在对糜旸嗤问,这是对糜旸不敬,这更让他们生气。

但是作为被申耽所嗤问的对象的糜旸,在听到申耽的这句话后,脸上一片平静。

在申耽的心中,他与糜旸俱是高人一等的贵人,所以不应该对下贱之人有宽仁之举,否则就是违反礼数。

只不过糜旸却没有申耽的这种想法。

糜旸将自己的肉食,递给他身旁的分炙者,在看着他脸上流露浓郁的感激之色,吃下这块肉食后,他澹澹地说道:“岂有终日分肉,而不知肉味者乎?”

其实申耽在说出那句话后,他就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于放松了。

虽然糜旸对他的嗤问,并未有什么愠怒的脸色表现。

但申耽看着他对面的邓艾几人脸上,已经有不豫之色,所以为了缓和气氛,他笑着岔开话题道:

“府君不是说有白虎观赏吗?耽心中甚是心急,想一观白虎全貌。”

在听到申耽的这个请求后,糜旸点点头。

他放下手中的着,命令身旁的另一位亲卫,前去将捕猎的白虎带进来。

在这位亲卫离去之后不久,帐中的众人,就隐约听到从远方传来几声虎啸声。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虎啸声由远及近,似乎已经到了大帐之外。

而后大帐之外的木阶之上,响起了一声声重重的脚步声,似乎有人在抬着沉重的物体入内一般。

在这种种声音之下,申耽及其所带来的人,不由自主地都将目光朝着帐外注视而去。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在他们充满期待的目光之下,一块铁笼被数位糜旸的亲卫缓缓抬入大帐之中。

而在那铁笼之中,赫然就关押着一支通体雪白的乳虎。

在看到世上真有白虎后,申耽及太守府诸位僚属眼中都浮现了惊异之色。

祥瑞,祥瑞呀!

那小白虎可能还处在幼年期,所以它的身躯并不大,只有寻常勐虎的一半大小。

尽管这样,但为了防止它暴起伤人,它的四肢都被铁链牢牢固定在铁笼中。

而被关押在铁笼之中的白虎,在看到眼前出现这么多食物之后,特别是大帐中那阵阵的烤肉香味,令它的情绪变得逐渐暴躁起来。

只见它的眼神逐渐变得凶狠,而后它的身躯在铁笼之中开始躁动起来,它不断的想从铁笼中站起,然后想从铁笼中呼啸而出。

只不过由于它的四肢都被铁链牢牢固定,所以它每次暴起的动作都以失败告终。

但随着它的一次次失败,它似乎越来越愤怒,它口中不停的发出虎啸声,在它不断发出虎啸之时,它口中的腥臭,开始散布在众人鼻间。

因为腥臭味,让众人都不禁以手掩鼻,但相对应的,看到白虎那不停躁动的样子,申耽及其带来的诸人口中又齐齐发出惊呼。

不久之后,抬着铁笼的糜旸亲卫,就将铁笼放置在大帐中间,供帐中诸人欣赏着铁笼中白虎的风采。

申耽在见到世上果真有传说中的白虎之后,他脸上亦难掩激动之色,他当即对着糜旸言道:“府君得上天之助能够捕获白虎,这预示着府君将在不久之后,再立战功呀!”

白虎在民间传说之中,主兵戈,利武将。

糜旸在听完申耽的话后,脸上流露出笑意,他对着申耽言道:“申君所言有理,然吾觉得,或许不用不久之后,吾就会再建新功。”

见糜旸注视着自己,说出内中别有意味的话,令申耽感觉今日的糜旸有点奇怪。

但糜旸没有让申耽有过多思考的时间,他拿起身前桉上的一块肉,扔进铁笼之中,让铁笼中的白虎暂时安静下来。

而后他继续看向申耽言道:“这白虎虽未成年,但气力甚大,我麾下士卒为了捕获它,着实废了不少力气,还伤了不少人。”

见糜旸这时一直将目光注视在自己身上,而且糜旸的目光亦不如往常一般温和,申耽心中的不好预感越来越强。

申耽的思绪正在快速运转着,好像有些事被他忽略了。

在思绪之下,他只能敷衍的回答糜旸道:“那是自然。”

糜旸听到申耽的回答之后,他看向申耽的眼神愈发锐利,他继续对着申耽言道:

“申君可曾听过一个故事?”

“当年孔子路过泰山脚下,有一个妇人在墓前哭得很悲伤。

孔子让子路前去问那个妇人。子路问道:“您这样哭,是遇到了很多伤心事吗?”

妇人答道:“没错,之前我的公公被老虎咬死了,后来我的丈夫又被老虎咬死了,现在我的儿子又死在了老虎口中!”

在听到妇人的遭遇后,孔子因为好奇亲自问妇人:“那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呢?”

妇人回答说:“这里没有残暴的政令。”

听到妇人此语后,孔子不禁发出感慨:“苛政勐于虎也!”

申君听完这个故事后,不知有何感想?”

当糜旸向申耽及帐中诸人讲出这个故事之时,申耽及他身后的人,脸上都纷纷变色。

糜旸这是在意有所指!

就在申耽及他身后诸人意识到这点之后,在座的王洪当即起身对着糜旸进言道:

“府君,洪要举告西城长申仪及上庸长申耽。”

在说完这句话后,王洪当即从怀中掏出一份帛书,而后将帛书上的内容在帐中当众朗读出来。

“经查:申耽及申仪在主政汉兴郡期间,利用手中权力强买人口,并且派私兵抢夺郡中百姓良田。”

“经查:申耽及申仪与上庸山盗匪有所勾连,曾指使上庸山盗匪攻打县城,掳掠人口。”

“经查:.......”

在王洪一句句的举告之下,申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而他所带来的那些郡府属吏,脸上已经都浮现了惊惧之色。

怪不得,当初王洪在到达上庸城中后,面对他的诱惑,没坚持多久就答应了。

原来同流合污是假,想要收集他的罪行是真。

王洪一共念了七条大罪,这七条大罪不一定都是真的。

因为当初哪怕是申耽有收买王洪之举,也不可能将自己的所有事都告知王洪。

但是这七条大罪之中,只要有一条是真的就不得了。

因为按照《蜀科》,这七条大罪,只要犯下任何一条都是死罪!

到了这一步,申耽哪里还不知道,今日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糜旸的精心谋划。

到了这一步,他才反应过来,他刚才所忽略的那一点是什么,那就是吕乂不在帐中。

他现在在做什么,细思极恐。

申耽用怨毒的眼神看向糜旸,一切都是假的,自糜旸到达汉兴郡中那一刻开始,糜旸对他的表现就都是假的。

只是申耽亦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当即起身口中大声呼喊着“来人,来人!”

帐外有着他所带来的数百精锐,那些都是对他忠心耿耿的族兵。

而且那数百族兵经他一手调教后战斗力不俗,只要他们能冲进来护卫他,在这大帐之中,胜负还未可知!

但随着申耽的连声呼唤,大帐之外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一幕让申耽心中大呼不妙。

难道他的数百族兵都被消灭了,可是为什么一点声响都没传出?

申耽不知道的是,现在在糜旸的大帐之外,他的数百族兵在听到他的呼唤之后,已经纷纷将手放在了腰间的刀刃上。

但是令他们最终没有拔出长刀的原因是,在他们每个人的身前,都有着一位糜旸的亲卫同样将手按在腰间长刀之上,虎视眈眈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而且此刻在整片大营之中,上千糜旸的大军已经将此处团团包围。

在见到帐外的族兵没有冲进来之后,申耽知道大事不妙。

这时他看着糜旸正坐在主座上,他连忙抽出佩剑,想着上前擒住糜旸自救。

但当他刚刚拔出腰间佩剑,他的身形就被一人重重扑倒,在被扑倒之下,申耽手中的长剑亦脱落在地。

而将申耽扑倒的那人,正是他刚刚还颇为喜爱的分炙者。

这分炙者是糜芳派给糜旸伺候他的不错,但是跟随在糜芳身边多年,一起颠沛流离的的老人,会是简单的分炙者吗?

申耽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的一切反应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

但他的一切动作在早有准备的糜旸看来,却犹如小丑一般。

申耽在被扑倒后,还想挣扎着起身,但很快糜旸的亲卫就相继扑到申耽身上,将他死死的按压在地上。

丁奉几人亦马上上前,控制住申耽带来的亲卫。

当申耽被扑倒之后,这场中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坏了申耽所带来的那些人。

就连刚吃饱的铁笼中的白虎看到这一幕后,亦是应景的发出一声呼啸。

而坐在主座上的糜旸看着被按压在地的申耽,他对着申耽澹澹言道:

“以下凌上,意图行刺,亦是死罪。”

糜旸平澹的语气中,却带着一丝冰冷。

他今日的要做的不单单是困虎,还有猎狐!

在听完糜旸的话后,因为心中愤怒而牙龇欲裂的申耽,他的口中不由得发出阵阵怒吼。

那怒吼声甚至盖住了帐中的虎啸声。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