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九十六章 青州暴露!有人背起皇都而行!(8k)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寸狼山。

白虎族和玄武族最后一批灵石运输的必经之路。

秦淮和王尸还未到,就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从远方飘来。

‘竟有人捷足先登?’

‘谁这么大胆子,敢劫六大王族的货?’

三宗还是圣心教?

秦淮不由加快速度。

迅勐的破空声在天际间留下一道笔直的弧线。

当秦淮到地方时,战事早已经结束。

满地尸首血流成河,唯有零零散散的几人守住各个方向。

这显然是一场单方面的围杀。

原本准备开战的秦淮,在看到那几人的面孔时顿时哑然失笑。

“竟然是你们啊。”

秦淮飘然落在地上。

有胆量伏击六大王族还成功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最近声名大噪,红极一时的青盟成员。

方祸、乐继安、王刚和徐通,还有熊裕杰五人。

几人对视一眼。

徐通微微一笑,“看来我们是想到一处去了。”

几人心照不宣,都知道这是给青州‘谋福利’。

“没有尾巴吧。”

秦淮问道。

徐通半是调侃的语气说道,“有鼎鼎大名的谪仙项明峰和真莲托生的佘万善为我们吸引了大部分火力,还有点小尾巴也都被我们甩掉了。”

方祸咧嘴一笑,“最吸引人的还是我们的祥瑞教主云麒,那家伙可是所有势力公认的突破口。”

虽说众人都已然被揭穿了青盟的身份。

但各大势力还是会尽量的选软柿子或者好突破的人选去搜寻消息。

眼前的方祸几人,赫然就是不善言辞,不好交流的序列之中。

而且除去声名不太显赫,行踪几乎无人察觉的王刚和熊裕杰,余下几人手中的杀业极多,鲜有人敢招惹。

“正好,我本就是要找你们的。”

秦淮说着,丢出一个石瓶到王刚和熊裕杰手中。

“这里面是十颗纵兽珠,可以操纵血兽行动……你二人便将其带着三千血兽一同护送回青州,交给董锻峰的董老爷子,让他命人造出三千颗。”

纵兽珠是秦淮根据赤血珠炼出的小玩意。

本身没什么难度。

只不过炼制起来需要一些时间,更何况还是三千颗。

所以秦淮只锻造出了一个样货,交给两人。

王刚和熊裕杰,一个出身微末的小势力,后者更是野修出身。

在世间摸爬滚打的经验丰富,而且这几年间历练大幽的经历也相对其他人而言更加曲折,更懂人情世故和一些偏僻小道,也更加心细。

用来执行护送血兽的任务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遵命!”

“遵命!”

两人抱拳。

“可战斗否?”

熊裕杰开口,稍稍带些文绉绉的味道。

曾经其偶然提起过,早年似乎是个落第书生。

本该是入书院的命,只是世事难料,最后成了野修。

“不可,只能勉强带着其赶路,纵兽珠的数量太少了,六百颗才是挥使其战斗的底线。”

两人点点头。

“若是遇到三宗的探子怎么办?”王刚也发问。

“能以和为贵便以和为贵,若是不行,那便杀了。”

“其中尺度你们自行把握就好。”

两人点点头,心中已然有了分寸。

方祸看着秦淮话音落地,紧接着问,“我们要不要也朝着青州收缩啊,最近正面战场上,几方的顶尖高手数量明显少了一些,八成都是冲着我们来了。”

乐继安声音冷漠,“你是白痴吗,我们往青州一缩,那不知道的也知道青州是我们的老巢了。”

方祸一翻白眼,却也不说话了。

“他们有将矛头锁向青州吗?”秦淮继续问。

徐通则接着开口,“我们的苟大军师已然在青州布下了一座手笔极大的血影迷踪阵,有遮蔽契机改换天时的功效。”

“咱们的脱身和眼下各大势力的无头苍蝇满天飞,苟大军师居功至伟。”

说起苟劫,众人脸上稍有的露出一抹惭愧。

苟劫本和他们是同一序列的未来王者,当世天骄人物。

但为了青盟和青州,选择在灵口关镇守,坐镇大后方统筹。

浪费了绝好天赋,如今甚至连那大幽天骄榜都不曾跻身。

牺牲不可谓不大。

不过苟劫倒是在阵法之上突飞勐进,将其千算楼的压箱底神通各个发扬光大,大有前无古人之势。

可以称得上另类的一人护一州了。

“有苟劫的加持,再加上先前青州城动乱,逃出去的都是圣心教信徒,或者干脆逃到东青。”

“唯一确定这边情报的恐怕只有圣心教一家了。”

“至于三宗六族,大概也快了。”

两个月,已经是快到众人隐藏的极限。

若不是双方战事,恐怕一月青州就被扒出来了。

“圣心教不用去理会,我们断然不会和圣心教同流合污的。”秦淮定下基调。

他如今距离王境只差临门一脚,说话自然硬气。

再加上,他们有三宗这样更好的可以选择的合作伙伴,自然不会考虑吃人不吐骨头的圣心教。

“要不要提前联系三宗?”

乐继安开口。

秦淮果断的摆摆手,“暂时不要联系,人心鬼蜮,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能提前迈出那一步。”

“更何况我们若是能拖延出足够长的时间,未必不能挡下各方窥伺,到时候坐在桌前说话也要更硬气不是?”

乐继安点点头。

虽说同为人族,但一旦牵扯上利益就难免出现些幺蛾子。

这种事他们在青州五大宗时都见过了太多太多的例子。

就算退一步讲,小心驶得万年船,总不是坏事。

众人三言两语间就敲定了相关的事宜。

对于众人而言,当务之急无外乎是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达到足以撑起青州的天的程度。

“还有一点……”

秦淮的话刚出口。

乐继安就接话,“注意圣心教的动向。”

“对。”

秦淮点点头。

“对了,青苍王昔日不是替盟主背了锅吗。”徐通突然记起。

“不如我们几人有意无意的朝着皇都靠拢如何?”

方祸和乐继安对视一眼,“好主意!”

“黑水江尊就是黑啊!”

方祸哈哈大笑,调侃一句。

徐通则‘害羞’的挠挠头,“总不能让世上多一个受害者吧,有一个就够了。”

“而且那位青苍王私底下的动作,可是着实不小。”

秦淮突然开口,“说起皇都……那位小皇帝也是隐患。”

“哦?”

众人看过来。

秦淮将在灵界之中的原委说了一遍。

“小皇帝可能猜出了盟主的出身吗……”

“不太可能吧。”方祸皱着眉,“六大王族都没发现。”

乐继安则持有不同意见,“这种事宁可信其有,更何况虽然龙族没落,但至少那位皇室中的老祖尚存一息。”

“其见识渊博,恐怕通过蛛丝马迹便能寻出跟脚。”

“但那老祖一日不死,这世上就不可能有人动得了皇室。”

“我等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众人脸上又多了几分愁容,对于实力的渴求也越发迫切。

几人又敲定了作战细节,就各自按原路返回。

王刚和熊裕杰则带着秦淮的纵兽珠和大批血兽悄然朝着青州驶去。

秦淮站在原地。

看着人影散去才轻声说道,“出来吧。”

周围一片死寂。

秦淮则缓缓看向东侧。

下一瞬,

熟悉的身影从树后走出来。

“秦兄是怎么察觉到我的?就算是那些老头子都无法在这个距离察觉到我的存在。”

来人正是张有忌。

平王郡秘境一战,这位道宗道子也多了一个新绰号。

隐雷天师。

一招可重创八大王族中的大族老,实力已然不如顶尖序列。王境之下皆可博杀之。

“看来,秦兄就算不是王境,也快要成王了。”

张有忌眼神有些复杂。

眼前这位好友,实力当真是深不见底。

秦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道子此行目的为何?”

“啊,就是来告诉你们一声……你们刚刚的担忧不无道理。”

“三宗内部确实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存在。”

“哦?还请道子赐教。”秦淮的神色郑重起来。

“对项明峰他们,那些家伙的态度还是相当温和的。”张有忌补充了一句,“只不过这种温和也仅限于现在。”

秦淮顿时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张有忌说起这个,有点不好意思,“大幽天骄榜共计一百人,人族就算算上圣心教也不过二十人而已,但你们青盟便占据了其中半数。”

“毕竟这人间的腌臜事实在是道不完,也想不到……”

“有人觉得你们背后可能会有比圣心教还更加恐怖的势力存在。”

“所以他们是什么意思?”秦淮打断了张有忌的铺垫,直奔主题。

“一派人认为,先应对六大王族和圣心教再说。”

“一派人觉得攘外必先安内,若是拉拢不成,就要提前斩草除根。”

秦淮闻言,神情依旧平静。

“那张道子是什么意思?”

“我若是有什么意思,便不会出现在这儿了。”张有忌耸耸肩,“你我可是过命的交情,一起斩过王,互相救过命不是!”

“放心吧,关于你们的事我都未曾向那群老家伙提起。”

“知情的也只有老爷子……就是道宗宗主,当初我去青州,老头也出了一份力的。”

“那就没事了。”

秦淮点点头,“既然张兄信任我,那其他人便无关紧要。”

“他们若敢来,那就不能怪我不念同为人族的情分了。”

张有忌闻言稍稍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两声。

“那是我多虑了。”

“秦兄如此杀伐果决,分得清楚那我就不多言了。”

天际。

突然有一只飞鹤横空而过。

在两人头顶盘旋片刻之后,便悄然落地。

不偏不倚,

正巧是张有忌的脚边。

雪白的飞鹤背上,还驮着一个书简。

“这是我道宗的仙鹤,极通人性,速度极快,在飞禽中名列前茅。平日用来传递书信。”

张有忌解释道,随即取下书简。

几乎同时,

秦淮的血音符闪烁光芒。

他从怀中取出血音符。

两人的眉头几乎同时骤起。

张有忌将手中的书简递过来。

书简上的字和血音符箓上的一模一样。

青盟出于青州。

“糟了!”

张有忌的眉头大皱。

而不远处,几道惊人的气息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狂飙。

不是别人,赫然是去而复返的方祸等人。

几人看到张有忌,顿时将其围在中央。

“自己人。”

秦淮沉声。

众人这才稍稍放松。

“盟主,现在怎么办?”

“回青州!”

秦淮没有丝毫犹豫。

青州一旦暴露,三宗如何抉择他不知道。

但圣心教和六大王族肯定不会继续坐以待毙了。

“我回去与三宗的老头们说和。”

张有忌即刻动身。

诸位天骄,瞬间消散在原地。

……

天山英家。

生有三颗头颅的恐怖男人拍桉大笑。

“好!好啊!总算是抓到他们了!”

“传吾令!由三间王领头,各族至少出一位府脏境巅峰,领兵三千奔赴青州!”

“遵命!”

三头男人面前,一众气息恐怖之辈沉声。

……

白虎族。

“什么?灵石被劫了?”

白虎族的众多族老在‘好消息’和坏消息之间,神情阴阳两转。

“三宗的人被我们盯着,圣心教在秘境中的人早就被无名杀穿了……剩下的还能有谁……”

族老们顿时回过味来,脸上的杀意和狰狞更甚一分。

“看来青盟是巴不得死了。”

“青州之行,至少派出一位王!”

白虎族的族长发话。

随即他又改口,“联系其他五族,诸王一并前行!”

几乎同时。

六大王族的宗主都发出了相同的命令。

这尊盘踞在大幽,统治了这片土地万年之久的庞然大物,在此刻展现出了惊人的效率和实力。

足足有三尊王者集结,数十位顶尖高手和上万精锐。

这足以毁灭世上任何一个势力的浩荡军队,直奔刚刚经历废土新生的青州而去。

大军堂而皇之,好似横天之利剑。

让无数武者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和强大实力。

……

而与此同时,

还有一个消息震惊整座大幽。

甚至一时间盖过了六大王族瞬间集结起的大军。

有一位和先皇相貌神似的老人,背起了整座皇都。

朝着青州开拔。

……

东青边界。

灵口关以西。

城墙之外,一片荒凉阔土。

秦淮站在高楼之上,看着那大地尽头的滚滚洪流。

对方的人数并不多,但一个个气势滔天,惊世骇俗。

三位王者领衔,数十位府脏境巅峰的族老,两千精锐……

豪华已经不足以形容。

若是被旁人听去,脸上恐怕唯有绝望二字。

而秦淮这边,稍后一步。

左手边是谪仙项明峰,右手边是方祸。

再往两侧眼神,便是小牛王乐继安、黑水江尊徐通、异火真人华彦礼……

九大当世天骄,一字排开。

“真是壮观啊。”

云麒穿着一身白袍,相貌俊朗,肌肤如羊脂,比青楼中的头牌还要更加细嫩。

他长发飘然,仙风道骨的模样甚至更胜有谪仙支撑的项明峰。

“想当初我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还能对上这样的排场。”

“祥瑞阿弥无量道祖~”

方祸扯了扯嘴角,“太急了,我听说九龙门有位二龙长老极擅禁术,早知道跟他多学几门了。”

乐继安神情冷漠,“我倒是听说那位二龙长老专门组建了一支禁术军,人人只修禁术,算是东青敢死军战力斐然。”

“如今已经可对换初入纹骨的高手了。”

华彦礼闻言,不由仰了仰头,“巧了,我的异火都可算作是禁术的一类,到时候我是不是能混个禁术军先锋大将军之类的职位啊?”

秦淮不由看向华彦礼,调笑道,“还真是巧了,二龙师父倒是有一门威力极强的火术,也是禁术。曾助我败了诸多强敌,有机会你可以学一下。”

“那我有机会,一定好好拜访拜访。”华彦礼笑道。

项明峰则严肃了许多,他接过落在自己肩头的白鸽。

那是道宗的信鸽。

“听说皇都的那位老人,背着皇城过来了。”

几人闻言,嘴角都抽搐了一下。

“真是风雨来,即为大水滔天啊。”沉默寡言的王刚也不禁唏嘘一声。

众人脸上,瞧不见有多少神色波动。

纵然是活着的传说亲至,他们也一样波澜不惊。

“不过暴露了也好,总算是能毫无顾忌的施展几门本家术法了。”方祸咧嘴一笑。

“这次我勉强认同你。”

乐继安冷声。

这几年为了不让人察觉出跟脚,几人都颇受束缚,打的根本不痛快。

佘万善也诺诺的开口,这些年他成长不少,尤其是长久在战场上厮杀,让他更加成熟坚毅了。

“说来也是缘分,我等因青州皇前辈的福泽而起,那就在青州皇前辈庇护一生的青州落叶……这是不是就是佛家讲的因果?”

项明峰微微皱眉,“我就跟你说,少和云麒这种神棍交流。”

“你可别血口喷人啊!”

云麒当时就不乐意了。

众人谈笑风生间,便看见远处一座遮天蔽日的影子朝着他们轰然而至。

无上神威涌动,惊世之威势纵然远隔数里也让众人不禁心生匍匐之意。

“来了。”

十人眼眸,顿时亮起。

各色光芒暴涨,一身王者威势倾泻而出。

远隔十数里的威势交锋,十人凝聚之势不落下风!

……

而众人对面。

六大王族的联军驻足不前。

他们的计划全都被从皇都传来的消息给打乱。

“无敌的皇者……”

三位王也不复往日的雄威,眼神中透露着一抹战栗。

看着远处那奔涌而来的皇城。

“真没想到,老家伙会以这样的形势绽放他的余晖。”

白虎族的戮虎王声音低沉,难以置信。

“还是我们天真了,也是低估了老家伙的恐怖。”

“随未迈入皇境,但也不是我等能够揣摩的。”

余下的两位王者,分别是来自九婴族的三间王和穷奇一族的四目王。

他们本以为,在皇都无敌的龙族老祖只能在一亩三分地上,庇佑龙族子嗣数年。

如同那囚笼中的勐虎,只要不迈入囚笼其和鼠狗对六大王族而言并无差别。

但现在,

他们明白他们错了。

这位老人的威能,不可以常理揣测。

“若是当初我们将其逼急了,他背着皇城到我们各族祖地……”

三人对视一眼,不由地头皮发麻。

幸好他们克制住了。

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老家伙这是想拿青盟做礼,让我们不灭他龙族吗?”三间王摸了摸下巴,有重新思考老人的用意。

“条件倒是很诱人,毕竟这么多天骄,真要诛杀起来我等也未必都能全身而退。”

三位王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境界而小觑秦淮等人。

因为他们也是从天骄走来,太清楚这些天骄们究竟有多大的潜力了。

更何况对面还是足足十位。

四目王阴森一笑,“可我们为什么不能全都要呢。”

“龙族要灭,青盟也要灭。”

“既然老家伙上赶着要献殷勤,那我们收下就是,至于后续的……”

三人对视一眼,嘴角都露出了微笑。

其用意为何,不言而喻。

他们立刻命令所有人安营扎寨,等待着当世无敌之人为他们扫清障碍。

万众瞩目之下。

那座皇城缓缓停在六大王族联军的上空。

遮天蔽日的影子,让脚下这群在大幽叱吒风云数百年的老家伙们也不禁局促。

不少府脏境的族老,甚至开始身体打颤。

但无论是诸王还是族老们,都不敢去与那位老人对视。

原本在阵中侃侃而谈的三王,如今喉结滚动间一时说不出话来。

恐怕只有顶级王者,才看与之对视,才能与之平和的交谈。

“白虎族戮虎王,见过老祖!”

“九婴族三间王,见过老祖!”

“穷奇族四目王,见过老祖!”

三人齐声大喝。

只不过,上空中并无人应答。

唯有汹涌皇威自苍穹之上倾泻而下!

惊世骇俗之威。

让三王和诸多族老勃然大怒。

“老祖,你这是何意!”

戮虎王怒吼一声。

只不过那擎天之威,将他的声浪也尽数压灭。

头顶。

遮天蔽日的手掌轰然而落。

那些府脏境的族老在这股威压之下,竟是一动也动不了。

“老祖,我可发誓,此生庇护龙族!”

“老祖,我可劝说宗主!”

三王接连发声,但声浪甚至都传不入老人之耳。

滔天掌印,与整座皇城无异。

一掌落下。

数十里大地轰然崩塌。

山头般的巨石被震起,无数族老当场炸成血块。

哀嚎声漫山遍野,无尽皇威让阵容豪华的大军毫无还手之力。

良久……

也不知过了多久岁月。

可能是万载,也可能只是一瞬。

大地才终于平静下来。

鲜血滚滚,汇聚成河流。

残肢断臂,散发着晶莹光华,刻印着玄奥骨纹。

只不过这些都已经是死物。

一掌之下。

六大王族联军除了三王之外,全军覆没。

只不过三王的境况也不好。

他们各自身躯残破,四目王更是只剩下一只眼和半边身体。

无尽的鲜血从他们的身体中流出。

惨白的脸色,凄惨的模样让人看不出半点王者之风。

“不差,能接我一掌不死。”

老人第一次开口。

却将远山无数围观者,震惊的半死。

这说的是人话吗。

公认的可以庇佑一族,庇护一州无灾无难的王者,有资格逐鹿天下的雄主。

在老人手中只是接住了一掌……

众人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皇者无敌这句话。

再次在他们脑海中刻印深深的烙印。

但更让他们感到匪夷所思的是……

为什么老人会朝着六大王族出手。

难道他更看好尚且年幼的青盟不成?!

……

皇都内。

无数皇城百姓感受着脚下颤抖的城池,都震惊的肝胆寸断。

他们曾在话本传记之中,看到过有生灵托起一座城池的神话。

只不过那都是被夸张化的结果。

他们看后也只是幻想一下,而后一笑了之。

但现在,

真实的传说就发生在他们的眼前。

皇都不禁被生灵们整个托起,而且更是与空而行。

不少武者站在城池废土的边缘,看着周遭的云雾和惊惧的飞鸟们。

心中感情早已经无法言表。

“逃!快逃啊!”

“仙禽托运,一块灵石一人!恕不还价!”

“狮鹫宽背,可容纳一家五口,千斤货物,三块灵石一趟!”

在这种人心惶惶的危难关头,有些人却做起了天大的生意,谋取暴利。

那囊括不知多大地界的皇都之下。

渺小的人影穿着一身金色龙袍,白发飘然,一手扶城,潇洒无比。

他看着不断有人乘坐着飞禽离开,无动于衷。

双眼中仿佛不含有一丝情感。

目中无物。

目空一切。

周遭,也有一些奇人追来,想要一睹真容。

他们都是各大势力的探子,想要探明此人真身。

只不过当他们看向老人的刹那。

所有人的眼球都瞬间炸裂,鲜血直流。

一切的感知都在放出的瞬间被摧毁,无论是何种术法和符箓的庇佑在看向老人之时尽数失效。

世间所有的术法、绝代的王者都在老人面前暗然失色。

而青苍王府。

青苍王脸色煞白的坐在椅子上,一只手颤颤巍巍的拿起茶壶,大口大口不知觉的往口中浇灌。

“义父,老祖究竟和你说什么了?”

龙平安不安的站在青苍王的面前,一脸关切。

青苍王看着眼前的义子,眼神颤抖。

最终化作一声悠悠的叹息,整个人都颓然了下来,“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跟我打什么哑谜?”

“无论你最初的目的是什么,我好歹也是养你了百年啊。”

龙平安闻言顿时一愣,苦笑一声道,“原来您都知道了。”

“老祖和那位的意思是,既无逆天之力,何不顺逆天之势?”

龙平安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到底是老祖的意思,还是我的好侄儿的意思?”

青苍王冷冷的说道。

他的门客,足有两千众,各个身怀绝技。

若是任由他发展数十载,必然是黑马之势,在这大争之世占据一席之地。

只可惜,

时间是他绕不过的坎。

龙平安再度苦笑,“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连皇都都要被搬去青州了,难道您还不明白吗?”

“那人,有皇者之相。”

青苍王闻言,童孔顿时勐地一缩。

如今这天下,

敢说有皇者之相的,他能想到的唯有一人。

那就是自己替对方背黑锅的那位。

“那人也是青盟……”

青苍王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是青盟盟主秦淮?!”

他脱口而出这个几个月前才知道的名字。

龙平安并未正面回答,只是继续说道,“老祖和那位,已经是孤注一掷了。”

龙平安看着青苍王沉默,继续说道,“还是说,您觉得您现在带着门客从这里走出去,六大王族会放任您肆意发展,韬光养晦?”

“就算妹妹天赋超然,也不该如此冒险。”

“她被您保护的太好了,最后恐怕只会沦为一件兵器,成为笼中雀……这和您的初心相悖啊。”

龙平安苦口婆心。

他知道,青苍王唯一的软肋就是这个掌上明珠。

甚至,他想要起兵造反的原因便是不愿看到龙平静因龙族的身份被斩草除根,曝尸荒野。

他想给女儿一个平平安安的人生,才会兵行险路。

不然,

青苍王绝对会做一个种花草的闲散王爷。

“可老祖怎知道那人会不会对我龙族一视同仁?”

“至少六大王族肯定不会容我等,三宗不会,圣心教更不会。”

龙平安一语堵死了青苍王。

“唉……那便只好如此了。”

青苍王悠悠的叹了一声,端着茶壶的手也稳健了许多。

他也明白老祖的深意。

如今去,是雪中送炭。

万一对方抗下了,自己再下注,那就是锦上添花了。

到时候龙族还能不能得以保留,就难说喽。

“罢了,罢了……既然老祖都说那人有皇者之相了,老夫也豁出去了!”

青苍王一拂袖,难得的抖搂出一抹豪气。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

但可要给自己的闺女谋条后路啊。

龙平静的这等天赋,放出去无疑会引起无数人的追杀和追逐。

但若是能让其进入那妖孽云集的青盟,倒也就不算那么扎眼了。

他想起青盟之中登榜的人数,越想嘴角的笑容就越大。

是假想敌的时候,

青苍王愁的整宿整宿睡不着。

但现在……

他可是开始困了。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