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2章 候茑出丑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看着候茑不解的神情,于兴烈解释道:

“不必担心!王师弟之所以慢,其实是他功法的问题,他修的不是普通内法,而是家传的剑丹田,所以就要比其他人困难很多。”

剑丹田,是全真教中一个很生冷的分支,有利于剑炁运行,其实就是提前打下极剑的基础;现在成剑丹田,未来真有那一天的话,就会成就剑丹,是非常犀利的方向。

但这样的方向成功率不高,而且修行中有诸多限制,对资质,资源,悟性等等都有要求,非寻常修士能练;一般也就是家中有长辈上修的才有可能走这条路,就比如王家,在全真教中也是个大家族,通玄以上境界的长辈还不是一个两个。

“去处定了?”候茑很好奇这些修二代的选择,

蒋南英微微一笑,“我去天风原南部的绿藤镇,于师弟去北边的江右镇,等再过几日,马师弟和宗师弟的外派也该下来了。

候师兄你冲境成功的消息上报后,大约十日就会有定论,但等到彼时,恐怕就只有你和王师弟两个举杯对饮了呢。”

候茑心中一转,这些天下来他对天风原的地形地势也算是多有了解,天风原以一州之大,下属城镇三十有九,因为位置不同,自然就会分成上中下三等镇。

普遍认为,以锦城为中心的周边区域都算是上等区域,因为锦城本身的强大力量少有妖怪敢出来做恶;再往外就不是因为距离锦城远近来衡量属地好坏,而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像绿藤和江右两镇,明面上距离锦城很远,但风险可控;比如绿藤的山妖,江右和道门属地接壤,都是那种锻炼机会不少,但却很难有真正危险的属镇,在这些修二代看来,才是真正的上好之地。

在锦城周边,很少锻炼机会,这不符合全真剑客的风格;太过勐恶的地方又有很多不可控的风险……

心中叹息,既然修剑,不是应该哪里危险就抢着去哪里么?看来几千年的发展下来,哪怕被称为魔门,全真教也开始在某些方面出现妥协。

当然,如果把视野扩得更大,道门妥协得更厉害。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马汝钧皱起了眉头,“候师兄可曾在分派属地上托求过人?虽然师兄不说,但下面都传您和李都尉关系不浅,如果托上都尉府的路子,那就没有什么问题,去什么地方不能去?”

候茑苦笑,“外界传言,以讹传讹罢了;我于李都尉没什么关系,也不想去自讨没趣,左右不过就是个历练之地,都在剡国境内,还能差到哪里去?”

众人还未开口,马二姐那里一拍桌子,“说得是!男儿汉志在四方,往浪里去,向险中行,我就看你们这一个个的,蝇营苟狗,没得辱没了全真教的声名!”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这番豪言也没让大家汗颜,盖因这马二姐的脾气除候茑外大家早就见识过了,就是个嘴炮,你说得这么豪壮,怎么自己还留在锦城周边,隔三差五的往锦城跑呢?

就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不可强求,候茑不愿开口,不管这其中的考虑到底是为了什么,其他人也不好再劝;所谓上地下地,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看法呢。

气氛慢慢变得热烈,回到大家最关心的修行方面,讨论功法的选择,疑难困惑,太多太多。

这种时候,虽然候茑名义上是几人中的大师兄,但他心中很清楚这不过是一时戏言,修真界以实力为尊,他在引气期大出风头,却不代表以后也是这样。

修行人只要不死,一切皆有可能,翻盘,逆袭,后来居上者比比皆是,一时强代表不了一生强,尤其还是在引气期这样微不足道的境界。

在这些家学渊源的修几代看来,他们的底蕴就注定了他们在未来会越走越快,这不是妄想,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事实。

谈到功术,于兴烈大大咧咧,“我是法剑派,藏剑楼里有几门风系术法就很适合,彼时风刃剑锋双管齐下,当有一番气象……可笑看门的八全老人竟然看我好欺负,还想蒙骗于我,嘿嘿,被我好一顿奚落。”

众人心领神会,皆哈哈大笑,候茑就有点不明白了,“看门的?为什么叫八全老人?”

蒋南英就解释,“修道之人九为尊,所谓八全就是少一全,意指这人少根筋,就是个外号,教中老人都知道。”

候茑就更不解了,“少根筋?我倒是没看出来?”

马汝钧想到了什么,“候师兄,你不会被他忽悠买了他的垫桌子腿吧?”

候茑更是惊讶,“你怎么知道?十个灵石呢!”

众人乐不可支,于兴烈笑得直跌足,“师兄,你上当了!他那传家宝贝专骗不知情的新人,也怪我们没提早知会你;已经卖了几十年,不知有多少新人上当,结果根本就是本……师兄你快打开看看,首页就一定是一句话:欲练此功……”

候茑知道不对,他是个大气的,不会否认推脱,拿出那枚黑沉沉的竹简,打开一看,果然首页写着:欲练此功,举剑自疯!

再往下翻,不堪入目……

自嘲的一笑,“我竟然上了这么一个恶当!心境有失,也怪不得谁。怪的是这八全老人竟然能一骗数十年,也是个异数。”

候茑的经历被当成了谈资,一系列八全老人欺骗的版本层出不穷,但百变不离其宗,被骗的修士如果不贪图侥幸也不会吃这个亏,原因归根到底还在自家身上。

很少开口的宗潜倒是有另类的看法,“其实,也未见得就是坏事?为什么八全老人欺骗数十载仍然稳坐藏剑楼?是上修们真的不知道?未必吧?”

看向候茑,“师兄,我不是针对你,你莫见怪!我就认为这根本就是教内默许的!目的就是打消年轻弟子不切实际的想法,一步登天的幻觉,就是通过这样一个明显的骗局来警告弟子们,贪图侥幸就是这样的下场!”

候茑举杯致敬,“高人,高言!遇到八全老人是我的幸运!遇到你们更是我的福气!人生起起落落,有如此境遇还能毫发无损的坐在这里,当浮一大白!”

……怜琴为弦直,爱棋因局方。未用较得失,那能记宫商。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