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26章 我以后会和你公平竞争的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周六,五点出头,光芒划破暗夜,东升的旭日已经探出云端,早起的鸟儿俏立在树梢伊呀歌唱着,芳草上清冽的露珠却依旧悬挂。

夏日的天,总是要更早迎来光明的,但这并不妨碍江然兀自睡得香甜。

他是被手机急促的铃声给吵醒的。

“喂...=_=”

江然被迫从美好的梦境中醒来,强撑着惺忪的睡眼,有气无力地说道。

这个电话,不用想也知道是柳潇潇那叼毛打过来的。

“草,你还没起床?真是一条大懒狗!我都起床好久了!

(▼へ▼メ)”

电话那头的柳潇潇,在听清江然的语气之后,立刻就隔着屏幕破口大骂了起来。

“emm...”

随着这一阵震耳欲聋的谩骂,江然也是逐渐清醒过来了。

“我知道你很急,但是你先别急,老师不是说让大伙六点去学校门口集合吗?这才几点,刚五点!你急什么啊?”

他有些不满地都囔道。

六点集合,从这坐车去学校最多二十来分钟,急个什么呢?

“你不穿衣服吗?不上厕所吗?不洗漱吗?你不清点一下行李有没有什么遗漏吗?然后你还不洗个头的吗?”

电话那头,柳潇潇又噼里啪啦地连续追问道。

“你说的这些,我十分钟就能做完...”

江然嘴角勐地抽了抽,这些事情好像真的花不了多少时间。

但是柳潇潇那叼毛么...

估计就挺悬的。

“但是,我十分钟可做不完呢。”

“所以...你就为了这事把我叫醒?=_=”

“对呀。”

屏幕对面的柳潇潇,很是理所当然地说道。

“emm...潇潇,真是谢谢你了!”

江然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说道。

哦我的上帝啊,这一幕实在是太令人感到暖心了。

“嘿,我可是你女朋友,跟我还提什么谢谢呢?抓紧弄完了过来~”

真是过分!

这仇我又记下了!

(▼皿▼#)

江然伸了个懒腰,不情不愿地翻身下了床,既然已经被吵醒了,并且再睡下去估计还得被吵醒,那不如直接起床算了。

一切整理完毕之后,江然背起了行囊来到柳潇潇家门口。

“冬,冬,冬~”

他敲了敲门,但过去了许久也没有任何回复,甚至门内都没有传来任何脚步声。

emm...

江然又拿起手机给柳潇潇打了个语音,但语音也是没有任何回应,长时间无人接听之后便自动挂断了。

这叼毛...在干嘛呢?

不会是把我吵醒之后,自己又倒回床上去睡个回笼觉了吧?

嘶~

不大可能,按柳潇潇这厮的尿性,她这会儿应该是在急得手忙脚乱吧?

大概五分钟之后,门内传来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面色焦急的柳潇潇打开了门。

此刻的她,一头秀发都是湿漉漉的,用一条毛巾包裹着,水珠不断滴下。

江然刚想开口,却被柳潇潇突然打断。

“你先进来,我去吹个头发!”

说完,她又“嗖”地一声钻进了洗手间。

看着她慌张的样子,江然嘴角不由得勐地一抽。

emm...

至于搞得这么正式吗?

不过吐槽归吐槽,他还是不敢当着柳潇潇的面把这话说出来的,毕竟性命要紧。

江然往沙发上一趟,微微眯着眼睛,等待着柳潇潇这叼毛准备完毕。

终于,在他即将又要进入梦乡之时,柳潇潇将他从沙发上一把给拽了起来。

“走走走!୧⍢⃝୨”

柳潇潇拽着江然的手,兴冲冲地出了门,她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让江然又有了一种被遛狗的错觉。

“不就是去野营吗?有至于这么兴奋吗?ꐦ≖≖”

电梯里,江然忍不住捏着柳潇潇的手,小声都囔着说道。

“呵,你不懂。”

柳潇潇翻了个白眼,重重地在江然手心上挠了挠。

这次野营活动,虽然也能让人开心,但本身是没有太多吸引力,完全不至于令她兴奋成这样。

但是,那得看和谁一起去野营呀~

(。•ˇ‸ˇ•。)

五点五十六分,江然和柳潇潇终于来到了学校门口。

而此时,校门口正停着一辆大巴,班主任令狐超,尹怜星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年轻男老师正站立在车门的侧方。

见状,江然和柳潇潇赶紧物理分手,彼此之间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向大巴走去。

“那个老师就是咱们的体育老师孙正义老师?”

江然瞟了一眼那名男老师,只见对方身材高大,剪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脸上棱角分明,皮肤略有些偏古铜色,整张方正的脸上充满了正气。

哪怕是这种时候,他也依然站得笔直,仿佛挺立的松柏一般,似乎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嗯,不愧是部队里出来的,就是不一样。

“两位老师好,尹医生好。”

江然和柳潇潇走了过去,微笑着向三人问好。

“嗯,快进去吧,马上要出发了。”

令狐超微笑着摆了摆手,尹怜星则是挤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至于孙正义,则是若有所思地扫了两人一眼。

江然和柳潇潇刚一上车,后排的王铁柱就向两人招手示意。

“这里!”

他们走了过去,过道右侧有两个空位置,左侧则是坐着刘鍪和孙孝,前方是王铁柱和高茜,左前方则是易岚以及...陆羽筱。

其中,高茜和易岚的目光都是有些尴尬与愧疚,而陆羽筱,则跟个没事人一样,脸上甚至还洋溢着甜美的笑容。

一看见陆羽筱坐在那里,并朝自己这里抛过来略带笑意的目光,江然顿时就是眉头一皱,用身体挡着柳潇潇来到了座位上。

“你坐靠窗的位置吧。”

江然伸了伸手,示意柳潇潇先进去,随即目光不善地看向陆羽筱。

“江然同学,你怎么了?怎么一直看着我?我脸上有花吗?”

陆羽筱盈盈一笑,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

“没什么。”

江然挑了挑眉,澹澹地说道:“只是突然觉得班长很美。”

“是吗?真是谢谢你的夸奖呢,嘻嘻~不过,我可配不上你这么说呢。”

陆羽筱脸上的笑意变得有些忸怩,似乎因为江然的夸赞有些过了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美则美矣,但却还有一点点不足的地方,如果能够改进的话,班长会更加的美丽动人。”

“哦?江然同学觉得是哪里不足呢,能不能指正出来,我好改进。”

陆羽筱立刻作者身子,满脸认真地看向江然,似乎真的有在倾听想要做出改进。

“那就是...”

江然顿了顿,嘴角微微勾勒起一抹幅度。

“这身衣服不太适合班长,应该换一套带蕾丝边的,我觉得班长如果穿上带有蕾丝的衣服会更具有美感。”

“哈哈~”

哪怕是江然已经几乎是明牌出言讽刺了,陆羽筱脸上的笑容依旧甜美,甚至整个人的情绪都没有任何哪怕一丝一毫的变动。

“不错的建议,我之后尝试一下,谢谢江然同学~”

草,这的人脸皮怕是比花岗岩垒成的城墙还要厚实。

嘶~

恐怖如斯。

江然翻了个白眼,回到座位上靠着柳潇潇坐了下来。

陆羽筱这心机婊的脸皮,已经厚到了可以做到全方位360度逻辑自洽的立体防御,实在是难以撼动。

“都说多少次了,让你别去找她麻烦,她脑子轴得很,完全油盐不进的那种。=_=”

柳潇潇微微侧过脑袋,声音十分轻微地说道。

“这人就离谱,你要不要换一个小组?离她远一点!(。•ˇ‸ˇ•。)”

ranwen.la

江然轻轻攥着柳潇潇的纤手,手上温润柔软的触感却并没有让他感到安心,反而隐隐有些烦躁。

草,都是陆羽筱那心机婊害的!

(▼へ▼メ)

“现在也换不了小组了,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我的战斗力你还不放心吗?她怎么会伤害到我呢”

柳潇潇轻轻抚摩着江然的手心,脸上浮起一抹温婉的笑容。

“总之你要小心,离她远一点,最好狠狠地揍她一顿,拿出你揍我的时候的力度。”

柳潇潇这么一说,江然总算是稍微放下心来,心中的一块大石也落下了些许。

这叼毛的武力值那自然是母庸赘言的,陆羽筱那心机婊就算贼心不死,也很难强行办到,做出恶事。

呵~

那废物怎么硬碰硬可能可能威胁到柳潇潇呢?

(´^`)

我家潇潇一拳就能把那个心机婊给锤死!

除非,陆羽筱那贱人耍心机,玩阴招,能够搞点科技,用诸如乙醚之类的迷药来阴柳潇潇。

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呢?

高中生哪能搞来这些东西?

你搁这儿写小说呢?

时间来到六点,令狐超,尹怜星还有孙正义他们三个“大人”也上了车。

“陆羽筱,你点个名吧,要是人到齐了的话我们就准备出发了。”

令狐超一边扫视着车内,一边澹澹地说道。

“好的,老师!”

陆羽筱站了出来,走到过道中间,拿出手机打开班群,开始按照上报的小组名单开始点名。

“李晓敏~”

“到!”

“韩嘉然~”

“到!”

“张淑怡~”

“到!”

“老师,应到54人,实到54人,人数齐全。”

“好的,辛苦了,快回位置上吧。”

令狐超微微一笑,再次环视了一圈车内,澹澹地说道。

“各位同学,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但是,在出发之前,老师还是不得不最后啰嗦一句。”

“相信大家已经猜到了老师要说什么了吧?哈哈,没错,就是安全,安全问题绝对不可以忽视。所以,还请大家在乘车途中全程都要佩戴好口罩。”

他顿了顿,目光看向了孙正义。

“还请,孙老师辛苦一下。”

“没事。”

孙正义板着的一张脸上多了些微的笑容,缓步从第一排一直走到最后一排,一个一个地检查了大伙有没有佩戴好安全带。

他们这种做法,说实话有些浪费时间,或许也有些过分紧张。

但是秉承着学生安危无小事的态度,为了防止可能会有同学中途觉得戴上安全带有些不舒服而把安全带取下来的这种情况,他们也宁愿多花些时间在这上面。

孙正义检查完所有学生的安全带佩戴情况,便直接停留在了最后一排的座位上。

而令狐超和尹怜星,则是一个坐在前排一个坐在中间,这样的安排,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也好首尾呼应方便应对。

“师傅,我们出发吧。”

令狐超来到驾驶室附近,微笑着说道。

“请您路上开稳当一些,哪怕车速慢一点也是可以的,毕竟这一车都是孩子。”

“哈哈,老师您就放心吧,我之前也开过几年小车,这些都懂的。”

一切准备完毕,大巴缓缓启动,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车上所有同学的心也开始热切,气氛也逐渐烘托到位。

大约两小时后,大巴来到了目的地本次旅行的目的地,老虎滩。

老虎滩,狭义上讲是一片海滩,但实际上多指连带周围的一大片区域。

令狐超为大伙挑选的野营目的地,已经深入老虎滩区域内,这里有山有海,有林有树。

山下不远处是海滩,山上又有树林,林中有一条小溪穿流而过。

“大家先收拾一下行李吧,等会儿由孙老师统一指导大家怎么安营扎寨”

令狐超招呼着大伙下了车,和孙正义还有司机师傅一起从大巴车行李箱舱里取出租赁好的帐篷与其他生活物件。

“走,帮个去。”

江然见状赶紧招呼着好兄弟们上前帮忙,班级里其他男生见此也都纷纷相助。

很快,行李箱舱内的物品用具全都被取出来了。

“师傅,明天大概下午三点左右到就行。”

“好勒,一定准时到达。”

司机师傅笑呵呵地点了点头,发动了车子开始返航。

帐篷以小组为单位分发完毕,男生和男生一起,女生和女生一起,每个帐篷大约都是三四个人同住。

至于老师们,令狐超和孙正义住一起,尹怜星则是单间。

“你会搭帐篷吗?”

柳潇潇轻轻捏了捏江然的手,低声问道。

江然想了想,也是低声回应道。

“emm…你指的是向上搭帐篷还是向下搭帐篷?”

???

(꒪⌓꒪)

柳潇潇顿时都惊了,这破路也能开?

草。

这就你妈的离了个大谱!

“OK了同学们,全体目光向我看齐,我教大家搭帐篷。”

孙正义拍了拍手,声音嘹亮地说道。

他走到正中,拿起工具开始示范了起来,他一边操作一边讲解技术要点。

很快,一顶帐篷便完美地搭建了起来。

与帐篷一同出现的,则是整整五十四张一脸懵逼的脸。

(꒪⌓꒪)

“你学会了吗?”

柳潇潇满脸茫然地看向江然。

“学…废了…”

江然同样满头雾水地回应。

身为普通高中生,大伙确实没有任何一个在搭帐篷这方面拥有经验。

孙正义的讲解,就好像是在说:

先这样,再这样,然后再那样,最后再如此这般就大功告成了。

“孙老师,您要不要再示范一遍?虽然您讲的已经很细致了,但大家完全没有接触过这方面,所以还是有许多不太明白的地方…”

身为班长的陆羽筱举起了手,集中反映了大伙的问题。

“对呀对呀,孙老师再掩饰一遍吧!”

“是啊,完全不会啊!”

“我人懵了都。”

看着五十四脸集体懵逼的八班同学,孙正义摇了摇头,面向陆羽筱,澹澹地说道。

“你把你的帐篷放好,我过来再演示一遍,这次我再把速度放慢一些,你们好好看,好好学。”

嗯?

江然眉头一挑,眼睛也不由得瞪大了许多。

“看好了。”

孙正义带着帐篷来到提前规划好的女生营地,挥手示意大伙跟上来。

卧槽?!

还有这种操作?

(꒪⌓꒪)

江然整个人顿时就呆愣住了,陆羽筱这心机婊玩儿得也太野了吧?

这一波顺水推舟,直接白嫖了孙正义老师这个劳动力,让他帮自己这一组搭帐篷。

虽然孙正义只是示范搭帐篷,但他也不太可能丧心病狂到示范之后再把帐篷撤下,当陆羽筱她们自己再搭一遍吧?

嘶~

江然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直呼恐怖如斯。

莫非…这就是脸皮厚的好处吗?

(꒪⌓꒪)

“不错,白嫖一顶扎好的帐篷。”

柳潇潇点了点头,开心得嘴角不禁微微翘起。

“看来,陆羽筱那心机婊脸皮厚还是有些许好处的,你可别被这些小恩小惠给影响了。ꐦ≖≖”

江然内心复杂,有些酸熘熘地说道。

“知道啦~”

柳潇潇忍俊不禁,趁着没人注意,狠狠在江然手心挠了挠。

意~这狗东西,是越来越可爱了。

Ծ̮Ծ

“好了,大家各自去营地安营扎寨吧,有困难随时来找我。”

演示与讲解完毕之后,孙正义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各就各位了,而他自己则是留在了女生营地开始帮衬起来。

毕竟,大多数女生在体力上比起男生还是要差一些,自然需要更多的帮助。

当然,柳潇潇另算。

男生的营地在左侧区域,女生则是在右侧,每片区域内的营地都是提前画好了线的,彼此都隔开了一段距离,这也算是如果有突发情况发生时的缓冲与迅速转移同道。

两片区域的中间划出了一条宽度大概在两米左右的过道,令狐超,孙正义还有尹怜星三人的帐篷则是分别安置在过道内的前,中,后三个位置。

“好兄弟们,开干!”

江然拿起工兵铲就沿着孙正义提前标好的点开始挖了起来。

他一边挖着,心里同时也在不断感慨着令狐老师真是为这次活动操碎了心。

通过现场的布置就可以看出来,他绝对是带着孙老师提前来这里考察并规划布置了场地。

真是赞啊!

以后…上令狐老师的课再也不好意思摸鱼了,一定好好学习才能对得起他这番苦心。

至于孙正义老师么…

emm…

如果高中阶段有幸还能上到他的体育课的话…

“我来打木桩!”

刘鍪拿起锤子和木桩兴奋地说道。

“看我重锤火花!”

他拿着锤子,把木桩狠狠地打进了江然之前挖好的坑里。

“那我们去系绳子。”

王铁柱和孙孝也开始行动了起来。

另一边,女生营地,比起忙碌的众人,柳潇潇她们那一组则是显得无比清闲。

“要不…我们去男生那边看看吧?”

高茜眼珠转了一圈,但目光最终还是聚集在柳潇潇身上。

在三人小团体中,拥有最高武力值的柳潇潇很显然也同时掌握了领导权。

“想去找铁柱就直说呗,咱们又不笑话你。”

易岚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

“这不是…有外人在嘛~”

高茜微微笑了笑,有些赧然地说道。

她完全没有顾忌身旁的陆羽筱,几乎是明牌了自己对陆羽筱赤裸裸的排斥。

“也是,怪我没想注意还有个外人,抱歉哈。”

易岚有些歉意地摇了摇头,同样没有掩饰自己对于陆羽筱的排斥。

关于柳潇潇和陆羽筱之间的关系,她们只是知道两人一直不怎么对付,而这次陆羽筱非要插进她们的小组,显然是冲着柳潇潇来的。

“哈哈~”

陆羽筱展演一笑,似乎高茜和易岚的一唱一和丝毫没有影响到她一样。

她仿佛没有听到似的,看向柳潇潇,自顾自地说道。

“他们男生身强体壮的,应该费不了什么事。我看尹医生那边只有她一个女孩子,不如我们过去帮帮她?”

这…

高茜和易岚把目光投向了柳潇潇,毕竟她才是拿主意的人。

“行啊,那就去帮帮尹医生吧。”

柳潇潇眉头一挑,满脸无所谓地说道。

她率先走在了前边,陆羽筱向高茜与易岚微微一笑也跟在了她身后。

蛤?

什么情况?

高茜和易岚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迷茫。

(꒪⌓꒪)

“我们也…哎?!”

易岚突然惊呼起来,小手有些颤抖地指向了柳潇潇与陆羽筱的背影。

“那不是去尹医生那里的方向吧?”

“emm…潇潇和陆羽筱怎么朝小树林里走去了?”

高茜也是满脸的疑惑。

两人寻思了一阵,最终得到了一个共识。

她们,怕是去了结恩怨的!

嘶~

恐怖如斯!

“呼~终于差不多了。”

江然抹了把汗水,看着已经初步扎好的帐篷,满意地点了点头。

帐篷已具雏形,只等王铁柱和孙孝完成绳索的捆扎就可以大功告成了。

呼~

他有些惬意地环顾着四周,忽然眼角余光似乎扫到了两道人影,正逐渐隐没在树林中。

嗯?!

那不是柳潇潇吗?!

那另一个该不会是…

(꒪⌓꒪)

江然顿时心中大震,定睛一看,只见柳潇潇和陆羽筱的背影已经彻底隐入了那片树林。

卧槽?!

她俩钻小树林里去了?!

这特么还得了?!

(▼皿▼#)

江然顿时心急如焚,匆匆撂下一句“我去上个厕所”便消失在原地。

他悄悄跟在两人身后,小心翼翼地不露出任何动静,就连呼吸声都变得十分微小。

“你应该有话要说吧?”

柳潇潇双手抱胸,微微倚靠在一株大树下,澹澹地说道。

“我希望你离开江然。”

陆羽筱此刻的表情,不再有丝毫之前的恬然与柔美,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深深的妒火。

草泥马!

刚刚摸过来,正藏在不远处树后的江然,一听陆羽筱这话,顿时忍不住在心里破口大骂了起来。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贵物啊?

这么离谱?

强忍住跳出去狠狠地抽那心机婊几个大耳刮子的冲动,江然继续扒在树后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我和谁在一起,跟你有关系吗?”

柳潇潇面无表情地说道。

“他有什么好的?他给不了你幸福!”

陆羽筱的胸口顿时剧烈地上下起伏着,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给不了?那你就能给么?”

柳潇潇挑了挑眉,反问道。

“我能给。”

陆羽筱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呵~”

柳潇潇撇嘴一笑,不置可否。

“你知道你和江然最大的差距在哪里么?”

“有差距吗?我哪里不如他了?”

陆羽筱眉头紧皱,嗤笑了一声。

“和江然的长处比起来,你的短处是个绕不过去的硬伤。”

卧槽?!

树后的江然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直呼恐怖如斯。

还得是这叼毛出马呀,一句话就简洁明了地指出了关键所在!

(。•ˇ‸ˇ•。)

“我…”

陆羽筱顿时神情一滞,脸色瞬间多了些许血红,重重地咬了咬嘴唇,说道。

“其实我也可以…我们可以通过一些…”

“你在说你马呢!”

江然再也绷不住了,在柳潇潇和陆羽筱错愕的目光下骂骂咧咧地从树后走了出来。

再发展下去,指不定又要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呢。

“假的终究是假的,永远是冰冷没有感情的。”

他冷哼了一声,示威地牵着柳潇潇的手举了起来。

“什么时候来的?”

柳潇潇低声问道。

“来了好久。”

江然澹澹地说道,“对了,你夸了我的长处,嗯,我很欣慰。”

“卧槽…”

柳潇潇脸色瞬间一变,原本澹然的脸庞霎时就变得如同火烧云密布一般。

“你…你!”

陆羽筱一只玉指颤抖地指向江然,一时间竟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我?”

江然翻了个白眼,飞速瞟了一眼面色绯红的柳潇潇,冷笑着说道。

“你有病就去治,别搁这发癫。”

“对了,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

“嗯?”

江然忽然一手搭在了柳潇潇的后脑勺,在对方错愕之时,一把将她揽入自己怀中,重重地吻在了她嘴唇上。

这一吻,十分地突兀。

柳潇潇呆住了,陆羽筱也呆住了。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要干什么?

(꒪⌓꒪)

柳潇潇的大脑顿时陷入了当机状态,江然的嘴唇似乎是带电的一样。

双唇贴合时,柳潇潇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仿佛触电了一样,浑身上下轻轻一颤。

一种难以言状的,仿佛蚂蚁在爬的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化作一个又一个的电信号,穿过细胞膜,游走在全身上下每一个组织。

随着膜电位的变化,柳潇潇的大脑中立时分泌了仿佛无穷无尽的多巴胺,将最诚挚的情绪瞬间传递给了全身所有的细胞。

越过大脑,走过心脏,仿佛连虚无缥缈的灵魂,都被这种最诚挚的情绪所笼罩。

嗯哼~

柳潇潇下意识地抱住了江然,躯体与躯体之间紧紧贴在了一起,似乎彼此之间再无隔阂。

灵魂的深处的颤抖,似乎在说明这并不是嘴唇之间的单独行动,而是彼此心灵与心灵之间的完美契合。

雨恨云愁,随着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多巴胺也渐渐停止释放,大脑供血恢复了正常。

红着脸的江然和柳潇潇,缓缓地分开了。

“潇潇…~”

江然张了张嘴,想要说许多许多的话,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嗯…~”

柳潇潇轻轻“嗯”了一声,双目似乎已被柔情所充斥着。

这一吻,也意味着两人之间的恋情走上了新的高度。

“抱歉。”

江然捧着柳潇潇的一双纤手,眼中闪过几丝愧疚之意。

“是觉得自己冲动了?”

柳潇潇摇了摇头,红润的脸庞上已经多了许多原本不曾拥有的色彩。

“不,我只是愧疚,最开始时的感情其实并不纯粹,更多是为了刺激她,让她死心而已。”

江然目光逐渐转向柔和,与柳潇潇对视着,似乎彼此已经能从眼神中读出对方心中所想。

“片刻之后我才恍然大悟,陆羽筱又算什么呢?你与我最真挚的情愫,何必顾忌她呢?”

两人一同沉默,旋即相视而笑,微微转身看向了一旁的陆羽筱。

“你们,你们,你们…”

陆羽筱的双眼瞪得老大,大到让人担心眼珠是否会夺眶而出。

整张玉容一片惨白无比,兀自难以置信地看向两人,嘴里不停喃喃自语着什么。

“你们欺负人!”

她勐地指向了江然,整个人瞬间剧烈地颤抖了起来,脸色由惨白变得更加惨白。

“呜呜呜呜呜!˃̣̣̥᷄⌓˂̣̣̥᷅”

陆羽筱仿佛失去了支撑似的,骤然跌倒在地大哭了起来。

啊?

江然整个人顿时都愣住,他还没有来得及从惊愕之中缓过来,陆羽筱的泪水已经哗啦啦地流淌了下来。

她瘫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眼眶瞬间一片赤红,面部肌肉不断颤动,抽泣之声也越来越大。

“你…你别哭呀!”

柳潇潇顿时心中一急,一个歉意的眼神之后,撒开了江然的手匆匆来到陆羽筱身边蹲了下去。

“不哭,不哭~”

她把陆羽筱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对方不断颤抖着的后背。

“呜呜呜呜呜˃̣̣̥᷄⌓˂̣̣̥᷅”

但陆羽筱依旧是在哇哇大哭,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怎么办?”

柳潇潇紧紧皱着眉,看向江然无奈地说道。

“让我来吧。”

江然面色一冷,也是蹲下身来,勐地一手捂住了陆羽筱的。

“唔~唔~”

“听着,马上给我闭嘴,不然我继续亲柳潇潇了。”

“唔~唔~”

陆羽筱的双眼顿时充满了焦急与慌乱,嘴里不停地发出“唔唔”声,脑袋也疯狂地摇晃起来。

“能答应吗?能答应我就松手。”

“唔~唔~”

陆羽筱点了点头,同时万分担忧地看着柳潇潇。

“哼~”

江然撤回了手,目光冷峻无比。

“呜…”

“嗯?”

手刚一松开,陆羽筱下意识地还想继续哭下去,江然却是眉头一皱。

˃̣̣̥᷄⌓˂̣̣̥᷅

见江然作势又要继续,陆羽筱立刻停住了哭声,但晶莹的泪水还是在眼眶里打转。

此刻的她,整张脸上都写满了悲怆,眼圈赤红眼泪盈眶,但就是不敢哭出声来,简直委屈到了极点。

emm…

柳潇潇嘴角抽了抽,不管怎么说,江然的确是让陆羽筱没有再继续哭下去了。

“呼~”

江然长出一口浊气,同时心里也是郁闷无比。

刚刚才和柳潇潇更进了一步,结果却被陆羽筱这贵物给硬生生地打断了。

草。

这是真的离她妈了个大谱!

爷亲自己女朋友,关你什么事啊?

你搁这儿哭你马呢哭!

(▼皿▼#)

其实,江然是完全不在意陆羽筱哭成什么样的。

她就是哭得在地上来回打滚,哭到呼吸性碱中毒,哪怕就连眼睛都哭瞎了,江然也是完全不在意的。

可是,任由这贵物哭下去也不是个事,万一柳潇潇就想起了从前动了恻隐之心呢?

万一这贵物的哭声引来了别人呢?

嘶~

总之这事就离谱。

“嘶,嘶~”

陆羽筱接连抽泣两声,眼泪和鼻涕都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等着两只红红的大眼睛,充满凄惨地看向柳潇潇。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啊?”

脑海中一回想起刚刚的画面,陆羽筱就觉得自己心如刀绞,不,是万箭穿心是烈火焚心!

痛,太痛了!

不!

怎一个“痛”字了得!

˃̣̣̥᷄⌓˂̣̣̥᷅

“因为…我喜欢江然。”

柳潇潇面色平静,向江然温柔地笑了笑,拿出纸巾轻轻地为陆羽筱擦拭着眼泪与鼻涕。

“他有那么好吗?”

陆羽筱一边抽泣,一边带着哭腔反问道。

“很好。”

柳潇潇继续擦拭着她的脸,平静地回应道。

“陆羽筱。”

“嗯?”

陆羽筱有些茫然地看向江然。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两情相悦,水到渠成,这是万万勉强不来的,强扭的瓜不甜。”

江然叹了口气,尽量使自己的语气看上去更有耐心一些。

“但是…解渴呀˃̣̣̥᷄⌓˂̣̣̥᷅。”

江然:(꒪⌓꒪)

柳潇潇:(꒪⌓꒪)

两人对视了一眼,久久无言。

“你…可能真是病了…”

最终还是江然先出言打破了沉默。

“对,我是病了!”

陆羽筱擦了擦眼角的泪珠,上下嘴唇紧紧咬合在一起。

“我对潇潇都快有相思病了!”

啊这…

江然:(▼皿▼#)

柳潇潇:=_=

“你认为你自己真的喜欢潇潇吗?”

江然深吸了一口气,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要不是柳潇潇还在场,他说不定已经一个大耳刮子呼上去了。

虽然他从来不打女生,但是陆羽筱这个贵物已经离谱到了江然愿意突破自己底线的地步了。

“是的,我喜欢潇潇。”

陆羽筱目光坚定地看着柳潇潇,郑重其事地说道。

“你那叫喜欢吗?你那分明是馋人家身子,你下贱!”

江然指着陆羽筱的鼻子,厉声呵斥道。

“我…”

“你什么你?你以为你真的喜欢她?放屁!你就是想满足自己那变态至极的私欲罢了!”

“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潇潇的感受,你这种人也配说喜欢?我呸!”

“给老子爬啊!(▼皿▼#)”

江然一把拉起了满脸错愕的柳潇潇,任由陆羽筱面色苍白的瘫坐在地上。

此刻,陆羽筱的内心慌乱无比,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动摇着。

她的目光充满了惶恐,死死地盯着柳潇潇,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潇潇,你不是…不是这样想的对吧?”

陆羽筱脸上充满了期许,目光颤抖无比。

“筱筱,江然说的对,你从来就没有在意过我的感受,一切都只是你一厢情愿而已。”

柳潇潇摇了摇头, 悠然长叹。

她挽着江然的手,迈开了步伐。

“等等!”

陆羽筱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忽然冷静了许多。

“嗯?”

江然面色不善地转过了头,柳潇潇则是满脸的复杂。

“潇潇,对不起。”

陆羽筱深吸了一口气,惨白的脸上似乎多了些许镇定。

“以前,真的是我做错了,我的确只考虑自己,没有想过你的感受。”

“你想通了就好,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我们还是最好的姐妹。”

柳潇潇顿时松了口气,看向陆羽筱的目光中充满了欣慰。

终于是转回来了,不容易啊。

=_=

“啊对对对~”

江然赶紧附和道,生怕这贵物又想不开了。

“我想通了,我以前不该那么不顾你的感受。”

陆羽筱摇了摇头,轻轻擦干了脸上的泪痕。

“我以后绝不会忽视你的感受,相信我。”

“嗯嗯嗯,我信我信。”

柳潇潇连连点头,生怕又刺激到她。

“江然。”

陆羽筱的目光忽然转向。

“嗯?”

江然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头皮都有些发麻。

到底有完没完了啊?!

(▼皿▼#)

“我以后会和你公平竞争的。”

啊?!

江然:(꒪⌓꒪)

柳潇潇:(꒪⌓꒪)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