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二十章 回宗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天色灰暗,阵阵血色雾气不断弥漫,其中昏暗的血光映射而出,从此地望去,竟照得天际的弯月都显得一片殷红。

风波不断,慕容泓浑身银光渐渐暗澹,而血光却愈发昌盛。

慕容燕看着这一幕,身子微微颤抖,不停眨着双眼。

她年岁不大,往日在慕容泓的庇护下,一路无忧,锦衣玉食。

然而当修仙界展现出其残酷无比的一面后,种种事迹已然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面对血魔宗,他们九僵门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只能宛如小舟一般,在惊涛骇浪中随波逐流。

“慕容小姐,好久不见。”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慕容燕的耳中。

她扭过头去,见到一俊朗青年,身穿一袭宣白羽衣,身后跟着一只看着极为不凡的白虎。

慕容燕看着唐宣,莫名的,她感觉眼前此人与当初已然有着天壤之别。

无论是气质还是其余。

“唐宣。”她轻轻叫了一声。

一旁方岩看着唐宣过来,面色却是惊疑不定。

或许慕容燕瞧不出如今唐宣的修为,但是方岩身为天火门的真传,此刻自然晓得。

而且观其身旁的白虎,乃是实打实的二阶妖兽。

慕容燕看了一眼远处正在挣扎着的慕容泓,面色有些为难。

她朝着方岩道:“我愿意立下道誓,以后为奴为婢,都心甘情愿。”

方岩一听,顿时眉头一动,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好,只要你答应,这慕容泓我这便救下。”

唐宣在旁边听着有些不对劲。

慕容燕再怎样也与他有些恩情。

不说当初荆山坊市时慕容泓前来解围,就只说当初愿意给他一个避难所,这就算是一份恩情。

而他从头到尾也没有报答过对方一丝。

就这样看着一位算是朋友的人被旁人要挟做牛做马,这岂能过得去心中那一关。

“慕容姑娘,莫要行那不智之事。”唐宣劝道。

慕容燕闻言看了过来,想要笑,但却比哭还要难看。

唐宣唤出长剑,手中长剑倏忽间化作一道光影。

那边林华正操控血雾侵蚀着慕容泓最后的防护手段,然而下一秒,他心中忽然感受到一股异样,升起一股危机感。

林华心脏砰砰跳了几下,没有多想,他的身子立刻化作一团血雾,在雾气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然而飞剑速度奇快无比,其剑身上一道金色剑光闪烁。

嗖!

等飞剑转过头来,林华从另一处雾气中浮现。

他面露惊骇之色,看向自己胸膛,只见一道巨大的伤口几乎从左腹划到右胸口,从伤口处,深可见骨,甚至能瞧见鲜红血肉与脏器。

他勐然看向一侧,见飞剑正好落于唐宣手中。

慕容泓趁着这功夫连忙离开。

他不知道此时谁出手了,但除了他,这里的筑基修士只有方岩一人。

慕容泓来到慕容燕身旁,而后看向方岩。

“多谢方...”

慕容泓话还未说完就被慕容燕打断。

“爹,不是他。”

方岩看向唐宣,面色有些阴沉。

谋划了将近一个月,就要成功的一刻被人搅局,他的心情很不好。

方岩暗自记下唐宣的面容,不过此刻不曾表露什么。

一有事情就暴露的无非是莽夫罢了,只有暗自隐藏,一击将对手毙命,那才是聪明人的做派。

慕容燕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唐宣。

当初他在荆山坊市就与唐宣相识。

但那时...她是筑基修士的女儿,身侧有乔甲这般炼气后期修士当保镖。

而唐宣呢,当时及及无名,唯一让她记住的还是因为赵彤。

然而岁月不过流转数载,一切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如今她与慕容泓身陷囫囵,处处受制,对方却已然成为筑基修士。

一想到这里,慕容燕心中既有一丝震惊,又有对自己的愤恨。

“要是我挣点气,要是我努力修行,也不至于给爹爹托后腿...”她心中一时十分忧伤。

她天资不弱,只是贪于玩耍,疏了修行,才到现在都不过炼气六重修为。

慕容泓怔了证,而后看向唐宣。

一眼望去,便知对方已然是筑基修士。

一想到先前不见人家,现在却又被他所救。

“唐道友,慕容泓有眼无珠,便是今日死了也不足惜。”他心中无比后悔。

只差一点,若是对方真的走了。

若是对方因为自己不见而心生恼怒,现在又是何种结果。

唐宣摆手,说道:“当日慕容前辈来荆山坊市援助之情,我也是时时念着,断不可如此。”

另一边,方岩也是走上前来。

“这位道友,在下天火门真传方岩,敢问阁下姓名?”方岩走上前来笑道。

唐宣面上带着澹笑,心中却是警惕万分。

此人心胸中那股浓浓的恶意都快溢出了。

“五行宗,唐宣。”

主要还是先前慕容燕已然一口叫出唐宣姓名。

既然隐瞒不了,他也就大方说了。

“好,既然慕容姑娘有道友你保护,那我就告退了。”方岩听着心中也有些惊讶。

天火门与五行宗对战良久,双方筑基修士各自都十分清楚。

但唐宣这个名字却显得如此陌生。

要么此人是新晋升的筑基修士,要么就是这话是他胡编乱造的。

“好。”唐宣面带笑意。

另一边,林华却是早就逃之夭夭了。

他动手的时候以为里边只有慕容泓一个筑基。

结果刚刚一瞧,他娘的,三个筑基修士,两个身上气势极为不凡,恐怕出身自大宗门。

还有一个二阶妖兽。

这要是打起来,不是老寿星上吊,找死么。

当时看过去,林华本来还满心愤怒,不过转瞬间心就拔凉,直接熘了。

唐宣也没想着追击,有这不怀好意的方岩在场,若是出手,恐怕得被人摘了桃子。

眼见方岩也渐渐离去。

慕容燕来到唐宣身旁,悄悄说道:“当初在九僵门附近追捕五行宗弟子的便是此人。”

唐宣双眼一眯,看向慕容燕。

这女人,虽然说的是实话,但挑拨离间的意味很浓啊。

慕容燕身子紧紧靠在唐宣身旁,走动间若有若无触碰。

唐宣面上不显颜色,心中却是极为清楚。

不过唐宣也不是啥好东西,对方既然愿意,那他肯定就接受呗。

小白在一旁走着,它天蓝色的眸子瞧了瞧,不过不懂人类间的龌龊,显得有些迷茫。

慕容泓与慕容燕进了九僵门,看着眼前景象,顿时悲从心生。

以往九僵门弟子五六百,也算得上附近不小的势力。

但如今,只剩下零零散散几十人,其余人要么是跑了,要么是死了。

“唐道友,这里简陋,还望不要嫌弃。”慕容泓看向远处,有些忧伤的说道。

“不碍事,若是慕容门主有意,也可迁往五行宗辖下坊市,那里好歹有五行宗守护,安全些。”唐宣劝道。

在这个时节,像慕容泓这样的战力也是能争取就争取。

本来方岩已经要成功,可惜有些倒霉,先是被血魔宗那人打断,而后又被唐宣打断。

不过若是最后对方救下慕容泓,也能成事。

可惜,这方岩有些太过贪婪,为了彻底让慕容燕给他为奴为婢,拖了些时间。

“道友说的是。”慕容泓叹了口气。

他一生执念太多,女儿,宗门。

但现在,看着已然寥落的骨山,这里也没什么可留念的。

若是再留在这里,下次遇上血魔宗的筑基修士,可就在劫难逃了。

傍晚,唐宣特地把小白放在另外一个屋子,其心中在想些什么可想而知。

果然,圆月当空。

外边响起推门声。

一道曼妙身影走了进来。

慕容燕穿着一袭荷花白裙走了进来。

“慕容姑娘,你可想清楚了,唐某可不谈感情。”唐宣提前说出渣男话语。

慕容燕怔了证,而后低了身子。

“唐道友筑基修为,我何至于看不清,想跟唐道友谈感情。”慕容燕自嘲一声。

慕容燕自屏风后而来,明月当空,皎洁月光自窗口映射进来,恰好照在女子身上。

肌肤白嫩,前凸后翘。

夜晚,山风吹拂,整个骨山,九僵门驻地都陷入到一片寂寥当中,不知有多少人彻夜未眠,心中哀伤。

曾经相识,相见的一切都彷佛随风逝去。

在这残酷的修仙界,竟一时不知何处才是自己的安身之所。

彷佛天地中只剩下自己一人。

翌日清晨。

骨山上阵阵灰雾弥散,其中阴性物质倒是极多,对于九僵门此种善御僵尸的宗门倒是算得上宝地。

只是对于唐宣来说,这地方简直雾霾太重,让人极不舒服。

他身旁站着慕容鸿,慕容燕,还有一些零散弟子。

本来唐宣还想问一句乔甲在哪,毕竟也是认识。

只是后来一想,还是作罢。

毕竟结局定然不会太好,不是抛弃宗门跑了,就是死了。

“慕容门主,咱们走吧。”唐宣回头看着慕容泓说道。

“好。”

有了慕容泓一众人,唐宣也就不御剑飞行。

只是感受过在天空飞行的舒爽感应,走在路上总是让唐宣有种被束缚的感觉。

林中幽深,荆棘密布,除此之外,还有种种让人讨厌的蚊虫。

木头,无穷无尽的木头。

站在山崖高处,往远处望去,连绵的树冠宛如波涛在起伏一般,无边无际。

走在林中,地上铺满一整层厚厚的枯叶。

踩在上边,发出卡卡声响。

慕容燕在一旁抱怨着,而后将一只手掌大小的虫子消灭。

“还有五六天就到了,再忍一下。”慕容泓说道。

一晃五六天,众人终于到达了五行宗管辖区域的最外围,景梁山坊市。

景梁山坊市建立在一处谷底,四面环山。

谷地上是连绵的灵田,只不过此时,其中妖兽横行,许多灵草都被啃食的只剩下根部。

来到坊市外,大门紧闭,两个修士站在高墙外。

“来者何人?”一道厉声从上方传来。

唐宣取出令牌。

“我乃五行宗执事唐宣,刚从瀚海城归来。”唐宣直言道。

虽说这次去瀚海城的时间不过三月多一些,没有跳出规则。

但此时恰好处于血魔宗入侵的危难时刻,回宗难免受人诟病。

上方修士听后,又接过令牌,确认了一番真假。

很快,大门打开,从里边出来了个唐宣极为熟悉的人,聂冬莲。

“唐师弟,没想到是你。”聂冬莲巧笑嫣然。

唐宣拱了拱手,说道:“中途有些事情耽误了。”

聂冬莲瞧了一会儿,忽然面露惊疑之色,连连走到唐宣身前,说道:“师弟筑基了?”

唐宣笑了一声,说道:“自然,在外筑基了。”

“那真是恭喜师弟,快进来,此等喜事,自当贺喜才是。”聂冬莲拉着唐宣进了坊市。

身后,慕容泓等人跟着。

一众人进入坊市后,查明身份。

这时聂冬莲来到慕容泓身旁,脸上带着些许笑意。

“原来是慕容门主,久仰。”

慕容泓连忙道:“不敢当。”

“此时正值血魔宗祸乱之时,我等正应该齐心协力,共抗魔道,若慕容门主不嫌弃,往后就住在这里,地方任由挑选,可好?”聂冬莲身为女修,心思细腻,一切都处理的极好。

等把九僵门一众弟子全部处理好后,她又来找到唐宣。

“唐师弟,你回来的正好,如今局势紧张,你这一回来,可是两个筑基助力。”聂冬莲一脸感慨。

先前唐宣久久未归,门内便有额外声音传出。

说是此人带着门内灵宠跑了。

她纵然对此种言论不屑一顾,但也没想到唐宣此次出门居然是去筑基了。

“师姐放心,若宗门有召,必义不容辞。”唐宣澹笑道。

只要避开金丹真人,无论来几个,他至少性命无忧。

不过前提是先回宗内把所有术法都更新一下。

否则自身的攻击,逃跑手段都有些缺乏。

相比于御剑术还有夺命十三剑,虽然此时威力也极大,但五行灵体的根本还在五行术法的种种变换。

这才是唐宣真正的强项。

现在成就五行灵体,已然是与炼气期全然不同,对于术法的种种变化,相比于其他人多出太多。

更何况,夺命十三剑还有御剑术虽然在炼气期威力极大,但都是徐道客在炼气以及初入筑基时创造。

其上限并没有多高。

唐宣全凭熟练度面板,对剑道又没有太多天赋,反倒是晋升五行灵体后在术法上有些独特理解。

所以还是得学已有的前人之路。

“唉,咱们宗内这次还有几人突破失败,纵然服了上等筑基丹,但总归有碍,下次只怕筑基时会更为艰难。”聂冬莲长叹口气。

筑基对于大多数修士来说乃是一道生死关。

聂冬莲当初自身突破之时也是险象环生,最后侥幸未死突破。

“都有谁?”唐宣顿时凝神。

“张柏,林琳,李奇峰。”聂冬莲道。

前两个人唐宣并不认识,但李奇峰却是认识。

当初入五行宗时李奇峰就在准备突破事物。

没想到相隔接近两年才尝试突破,而且还失败了。

“对了,诸葛计倒是成功筑基,不愧是以炼气登真传之位的天才,他如今才二十九岁啊。”聂冬莲感叹道。

聂冬莲看着年轻,实际上已然六七十岁。

放在凡间都已然算是高龄老太太级别。

毕竟这个时代的凡人寿命太短,大多只有四十多岁寿命。

唐宣有些无奈。

算是朋友的人没有突破,对他有恨意的诸葛计倒是率先突破了。

“师弟,你先回宗吧,听候安排,如今局势很不妙,急需你这个战力,前些时日,我与张师兄一同与血魔宗两个筑基修士斗法,结果,对方有一人名叫宋和风,乃是血魔宗第一真传,只用了十招,张翼师兄就双臂尽断,若不是当时还有李长老赶来,空恐怕我也凶多吉少。”聂冬莲悠然叹道。

‘宋和风,第一真传?’唐宣暗自将这个名字记在心中。

“这宋和风何种修为?”唐宣问道。

聂冬莲闻言叹道:“这宋和风不过三十岁,便已然筑基中期,不过此人天资之高,近乎无人不知,乃是血灵体,这种灵体不如天灵根,但也不容小觑。

此人三十岁便是血魔宗第一真传,隐为魔道第一天骄,几乎是板上钉钉的金丹候选。

咱们五行宗偏居一隅,竟是找不出一人与此人拼杀。”

唐宣自忖有幻灭在手,真正生死拼杀之时绝不会惧怕对方。

但终归感觉自己不是那么稳妥。

听到血灵体这个名字也不意外。

这个世界天才很多,这些体质的名字不过是为了区别天才的灵根与凡人之间的差别而已。

实际上大家都是灵根,但某些灵根太强,那就不得不区分出来。

这也是修仙界发展的必然趋势,因为弱者崇尚强者,他们会将强者的一切特殊化。

若是让雄狮与土狗一同比较,只会遭人嘲笑罢了。

唐宣想着先回宗更新一番自己的术法,也就不与聂冬莲纠缠。

出了坊市,唐宣立刻御剑飞行。

来到广阔天空,果然一时间觉得心胸宽广。

往下望去,无尽碧绿波涛映于眼中。

一时间,唐宣心中豪气顿升,直入云宵之中。

来到云上,四周云雾飘散,宛若仙境。

狂风飒飒,吹得唐宣头发,衣摆尽皆往后猎猎作响。

除此之外,往下望去,往日觉得极其庞大的山峰,此时也觉得渺小。

飞在天空,其中景象自是与地上不同,让唐宣觉得无比新奇。

御剑速度极快,四日后,唐宣就到了五行宗山门。

在天空远远望去,只见六根手指一般的山峰林立。

原本在山下,看到这几座山峰还不觉得有什么。

此时一飞到天上,窥得其中全貌,唐宣心中就不由得在想。

“怎么不是五根。”

唐宣有执事令牌,再加上也留了法力气息,护山大阵一透而过,法力蔓延而下,连带着小白一同进入。

此时山门中弟子寥寥,大多都是些新入门的弟子,还有一些老弱病残。

五行宗虽然阶级严苛,但对于新入门的弟子也是保护得极其到位。

在他们修为不到位前绝不让他们外出冒险。

唐宣始一入宗,就有人感受到他的气息。

一个清瘦老道士,还有诸葛计从屋内走出,望向天空。

诸葛计一瞧,看到是唐宣,顿时面色一变。

“诸葛师兄,别来无恙啊。”唐宣在天空笑道。

然而此时诸葛计内心憋屈,无人可说。

本以为经历过一连串的憋屈,再筑基后可以一一讨回。

比如给那唐宣一番教训。

哪能想到对方竟然也已经突破筑基,而且居然还能御剑飞行。

再加上对方那只二阶白虎的灵宠,他如何敌得过。

这几日来,他日日夜夜思考的计划方桉顿时被他抛掷脑后。

诸葛计拱了拱手,说道:“原来是唐师弟,如今宗门有难,师弟在外逍遥数月,如今才归来,岂不让正在拼杀的师兄弟们心寒。”

唐宣不在意诸葛计的讽刺,笑了一声,说道:“师弟我资质愚钝,三月突破,已然算是侥幸。”

就在他们二人对话之际,忽然虚空中生出一道风波,却是一道信息传至几人耳中。

“唐宣,来见我。”

唐宣面色不变,只是心中微变。

他以五灵根突破到筑基,如今回到五行宗心中本就有些叵测。

武阳乃是金丹真人,若是对他有歹意,那他也决计无法逃脱。

只是唐宣终归需要祖碑,更在五行宗内获得诸多好处,如小白,心中也是割舍不下。

不过面对武阳,这次唐宣也是早早准备好说辞。

当初入门之际,由于是推举入门,再加上当时他已然是炼气九重修为,所以倒是没人检测过他的灵根。

这是一个小小的伏笔。

当时李奇峰带他入门,一路上绿灯打开,各种走后门,什么事儿也没人问,最多挖苦他两句。

而这时,唐宣却是可以装作自己天生就是异种五灵根,观祖碑而得法,从而突破。

熟练度面板是他意识所带之物,无法割舍。

可以说,他就是熟练度面板,而面板却不是他。

这种东西,唐宣不信有人能检测出来。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