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33章 暴富,暗杀天才(6k大章)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呼~

微风拂过,繁盛的花草微微摆动。

高大的树木连绵不绝,透过密林,偶尔可见绽放金色光辉的植物。

地上随处可见散发清香的晶莹花朵。

高空紫气氤氲,偶尔还会下一场紫色的雨。

那是灵气密集到一定程度,形成的灵雨。

大地得到浇灌,变得十分有活力,花草树木明显要更粗壮些。

当然,如此有生机的地方,自然不会缺少活物。

吼!

密林中,一些长势惊人的灵物旁,常有可怕的异兽出没。

葵花向阳而生,灵兽酷爱灵物。

一些恐怖的妖兽常与娇艳的灵物仙物作伴。

冬!

这片密林深处,一头高达千丈的巨象穿行,脚印足有丈余深,步伐迈开,就像是发生了大地震,大地都在摇晃。

不过它始终没有离开某片区域,只是围着那块区域打转。

尤其是区域的中心,一直在它的视线中。

嗡!

远处,有好几道恐怖的波动产生,接着,数位妖兽露头。

或阴鸷,或暴戾。

它们眼中露出渴望,想去区域中心,那个不断有涟漪生起的地方。

但不绝于耳的地震雷音作响,巨象如一座大山压在眼前。

它们只能望象兴叹,止步于此。

冬!

就在此时,一道流光从上空出现,快速降临此地。

来人背负长剑,着一身白袍,在临近地面时卸力,没有生出多少动静。

“灵气氤氲,但规则不全,不如仙界。”陈深仔细感受这片大地的情况。

嗡!

他轻轻拂袖,空间如薄纸般脆弱不堪,瞬间变成碎片。

“与仙界的压制力不同,这里很脆弱,就像是回到了玄明界。”陈深暗道。

“不过!”他目光看向四周晶莹的植被,露出欣喜之色。

“这里比三仙门的秘境要丰盛的多,都是王药啊!”

一株株稀世王药随处可见,就跟路边草一样。

陈深没有半分犹豫,当即开始采摘。

不一会儿,价值五十块仙石的王药,他就采摘了上百株。

“怪不得那些长生仙喜欢冒险,原来探一次险,真的会暴富,比卖丹药要轻松多了,钟离道友诚不欺我啊。”陈深笑道。

大概半刻钟,他将周围的王药采摘干净,足有五百株,准天药都采摘了八十多株,天药十二株。

暴富啊!

砰!

王药天药采光后,他没急着离开,而是将草皮都扒开,扔进了储物袋中。

接着,陈深开始走进密林。

哧!

刚走在林间没多久,一道锋利的爪子直接往他天灵盖呼来。

锵!

陈深迅速并指为剑,与利爪相碰,发出尖锐的金属撞击声。

“果然,探险从来不只是暴富,还有危险!”

他目光微凝,看着身前倒挂的一只金猴。

这只猴子有金色的毛发,但与一般猴不一样,五爪极其尖利,映照着明亮的光彩。

眼睛血红,满嘴獠牙,看起来有些瘆人。

它的气息很强大,不弱于仙。

“怪不得这是长生仙专属机缘地,随意遇到的一只猴,堪比三道仙。”

陈深估摸着对方的实力。

“又是你们,侵略者!”血眼金猴口吐人眼,声音很尖锐。

“看来你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陈深动手,身后之剑瞬间出鞘,被他抓在手中。

“道剑?”金猴微愣,然后露出嗤笑:

“一把凡剑,也好意思拿出来?”

它亮出五爪,锋利的爪子流露出血色,红色的仙道规则卡卡作响。

这是它的招牌,五爪的强度堪比仙器。

休!

利爪刺破空间,迅速抓来,直指陈深的剑,想将其抓碎。

然而陈深面无表情,长剑向上一挥。

哧!

在接触的瞬间,金猴不屑的表情凝固住,微微低头,眼中带着不可置信。

本应该道剑被抓碎的事情没有发生。

反倒是它引以为豪的爪子被整齐的切掉,连同一半手掌。

“啊!”金猴发出惨叫,表情变得十分痛苦。

“怎会?区区一柄凡剑如何抵我仙爪?”它还是无法相信。

哧!

一道细微的剑光出现,金猴还没来的及弄明白,身体便被切割成两半,神魂俱灭。

“我这柄剑绝非一般道剑!”陈深内心解释道。

来之时,他加强了道剑,在其上铭刻了时空之力。

也就是说,现在陈深手中之剑,是十三道纹道剑。

其中有两大至强之道,时间与空间。

这两种道太强,与一般仙道相差无几。

可以说,十三种大道相融,产生的威能远比一般仙器强。

长生仙阶段,仙道不相融,只能铭刻一种不朽法则。

至于真仙炼制的。

别闹,除非至高亲自开炉,一般的真仙兵器还无法在此地开锋。

也就是说,除了那些有至高真仙背景的,陈深不惧任何人,嗯,在武器层面。

这也是为什么,他有底气敢在这种地方暗杀圣子神女。

不过他怕被偷窥,或者引来至高真仙的目光。

此剑都没完全解封,稍稍泄露残缺的时空之力。

“嗯?”陈深想沿着因果线,尝试斩灭这只猴的不朽印记。

却发现猴子真的死了,没有不朽印记。

“这些妖兽只修肉身?”他讶然。

嗡!

仙眼开启,陈深想看到仙王的道果,也就是这个大界的天道。

然后映照在他眼中的,是一个接近枯萎的规则体。

“天道枯萎不全,却没有腐朽。”他内心想道。

“到底什么条件才会让天道腐朽,是年龄还是实力?”

陈深仔细观摩那个枯萎天道,管中窥豹,模湖的比较了这位仙王与周仙王的实力。

嗯,周仙王更强。

至于年龄。

他来之前,曾了解过,此仙王死于千万年前。

不过陈深觉得,应该是不如周仙王的。

休!

他通过金猴的记忆,来到对方的老窝。

“准仙药!”陈深身心愉悦。

这次没有白来,快赶得上他炼器千年的收入了。

他将一株形似三叶草的准仙药采摘,小心翼翼的收入宝盒中,心里美滋滋的。

砰砰砰!

陈深继续收割,将好几头妖物击杀,它们守护的准仙药摘入囊中,连同这些异兽。

这些异兽专修肉身,卖出去也能赚取不少仙石。

冬冬冬!

不久后,陈深立在半空中,看着身前庞大的巨象,眼神微凝。

这头象很强,散发出来的气息,不亚于六道仙!

但他没有退避,因为此象守护的是两株仙药!

仙药价值连城,远超天药,一株便可卖出上万仙石。

某些定向功效强且稀有的仙药,更是能卖出十万仙石以上。

陈深目光看向巨象守护的区域中心,穿越涟漪,看到了闪烁晶莹光辉的仙药。

“一株价值在两万仙石左右!”他露出喜色。

吼!

惊天动地的声音响起,音波传出,四周的空间都因此炸裂开,大地摇晃,树叶被震落。

“砰”的声响传来,一颗高大树木上,栖居的几只大乘鸟直接暴毙而亡。

巨象的眼睛如山巨大,带着怒色,在警示闯入它领地的人类修士。

音波如浪花卷动,逼向陈深。

但他缓步踏来,脸色平静,未曾受影响。

轰!

大地仿佛被下沉,巨大的仙象凌空而起。

明明很庞大,给人笨重的感觉。

但动起手来,速度丝毫不差,巨大的身影遮天蔽日,陈深头顶的天空完全变暗。

仙象脚发光,如同大山落下,想将陈深压扁。

嗡!

陈深魏然不动,周身道韵流转,身前的大地扭曲了,映照出区域中心的景象。

他直接踏入其中,下一刻便来到仙药面前。

“竖子!”巨象怒喝,没想此人并没有与自己大战的心思,目标仅是仙药。

冬!

它快速驻足,庞大的身躯灵活旋转一周,大腿横空,一记巨大的扫堂腿直逼陈深而去,速度极快。

但它轻敌了,当大脚扫来时,陈深已经收好仙药,迅速往后退去。

“日你个仙人板板!”仙象目眦欲裂,身体模湖,下一息便拦住陈深的去路。

“喵的,不想暴露实力击杀你,怕被至高真仙窥探。”陈深从始至终都没想与对方纠缠,转身就跑。

别的长生仙挑战高难度仙兽Boss,试图引起至高注意,想拜师。

但他从没有这种念头,目标除了这些资源,就只剩下圣子神女了。

不过仙象怒到极致,步步紧逼。

两者追逐的过程中,陈深瞧见一株准仙药,想顺手采摘。

陡然间,他面色大变,身体瞬间扭曲后退,却也因此挨了巨象的一击。

锵!

陈深的后背被击中,发出叮当响。

他身子踉跄,却没有受伤。

“肉身仙?”巨象惊疑一声,然后怒了。

此人喜欢扮猪吃虎!

明明实力不弱于它,却装作孱弱的三道仙。

幸好它试探出来,否则若是再大意,绝对会受伤。

不过它又觉得惋惜。

只见陈深脸色凝重,目视准仙药所在的位置。

那里,有一道水柱冲天而起,绽放出上百道不一样的光彩。

毁灭的气息扑面而来,陈深浑身紧绷。

“妈的,差点被阴了!”他一脸后怕,看了看巨象的表情,顿时明白。

对方是故意引他过来,毕竟他要收割资源,自然不会放过准仙药。

却不曾想,这是一个陷阱,那里藏着一道规则之柱。

远不如之前的那些巨型规则柱,但也可怕到极致,不是长生仙能接触的。

“这才是真正的危险,比巨象什么的要可怕的多。”陈深叹道。

“喵的!”他动怒,走向巨象。

既然实力暴露了,那就将这头大象打成小象。

而对面,大象露出嘲笑,乐的见陈深害怕的表情。

砰!

这是一场肉搏。

陈深以肉身与巨象强强碰撞。

青帝长生诀三道同修,他的肉身自然强大到离谱。

“仙人个板板,你是金子做的吧,仙金成精?”巨象一脸懵。

这个弱小的人类肉身一点都不弱,比得上它这些以肉身见长的长生仙了。

它严重怀疑,此人是仙金成了精,化形成人类。

“金你仙人板板!”陈深怒骂,一把抓住如擎天柱般的尾巴。

五指光辉延长,牢牢抓住尾巴。

陈深四两拨千斤,强势将大象挥动,一次又一次的往地面砸。

砰砰砰!

大地被击沉,砸出侧身像。

“用点力,小金子是在给我挠痒痒吗?”巨象露出嘲笑。

但下一刻,它脸色大变,身体不受控制的迅速向规则水柱奔去。

砰!

庞大的身躯瞬间被贯穿,切割成两半,头部与下身分离。

“啊!”大象惨叫,恐怖的道韵残留在肉身,不断摧残。

它躺在地上直打滚,痛苦的厉害。

“杀!”陈深一脚将巨象脑袋踢飞,砸落在水柱上。

仙象顿时死得不能再死。

他坐在地上气喘吁吁,浑身是汗。

接着抬头,目光看向世界的中心位置。

与此同时,仙王创生柱前,有几道至高身影露出些许波动。

“老朱,那个背剑的年轻人不错啊,修为不高,但肉身可怕的吓人,堪比六道仙,你不是一直想收一位炼体仙,继承自己的衣钵么,我觉得他合适。”一位至高开口道。

“他?”另一位看起来很魁梧的至高看向陈深,目光不屑:

“连仙道金榜都没上过,还不配做我的弟子。”

“可以收回去好好调教,我觉得是个好苗子,就算不如金榜题名者,但当个记名弟子也不错,有冲击金榜的潜力。”

叫老朱的至高真仙还是摇头:

“需要长辈指导才能成就的金榜者只能算伪金榜,真正天才从来都是无师自通,为一个时代的主角,比如那位!”

他目光眺望,看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有一个光着膀子的青年正在大战一头堪比七道仙的黑龙。

他实力很可怕,三加五除二,正面击溃黑龙,且以绝对的实力将黑龙击杀,四周还想伺机而动的人迅速后退,露出惧意。

“他?的确是真正的好苗子,金榜炼体仙,还没有大背景。”第三位至高真仙点点头。

随着话题聊起,他们没有再关注结束战斗的陈深。

“我肉身虽然可怕了些,但至高真仙应该看不上吧。”

下方某地,陈深仰望创生柱,心想。

至高看不上他,他同样也不想被至高真仙看上。

“该去杀个圣子玩玩了。”陈深收拾一番,开始行动。

降临时,三位圣子神女的大致方向被他记住,现在只要沿着方向走,大概率能遇到。

卡察。

他一路朝着目标前进,路上采摘了许多灵物仙药。

仅仅是王药,都达到了两千株。

钟离是个好道友,不欺他啊!

陈深每暴富一次,就会想起常邀请他探险的钟离。

当然,有时候也会遇到危险。

最严重的一次,甚至差点死去。

有一道潜藏,未曾出世的百丈宽的规则柱出现。

陈深差点就被撕扯进去,还好他退的及时。

不过这一巨变,死了上万长生仙。

“周围死的仙还好,最中心区域的受害者,不朽印记起码受损九成,要百万年以上才能恢复,幸好这些规则体不会刻意针对,否则被因果道纠缠,所有仙都得真正死去。”

有长生仙凝重的说道。

陈深看了一眼规则柱,远去,继续朝着圣子们追赶。

砰!

不久后,前方发生战斗,当长生仙遇见后,就会出现相争的局面。

陈深远远的绕道,未曾参与。

不过,在找到圣子前,他碰见了心心念念的钟道友。

爱探险的这位怎会错过。

不过相遇不算美好,钟道友正被欺负。

“仙药我给你们了,为何还要拦我去路?”钟离一脸愤怒的喝道。

“我怀疑你在我等来之前已经收走一株仙药,现在我要检查你的储物袋。”几位强大的长生仙逼近他。

钟离一脸不甘,又有些后悔。

他本是有队友的,但想一个人碰碰运气,结果刚离队就遇到了仙药,可惜又遇到了不速之客。

休!

正当几位仙出手时,一道剑光先发而至,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而钟离抓住空档,迅速奔逃,眨眼消失不见。

当然,陈深也走了,只留下几位气急败坏的长生仙。

……

半个时辰后,陈深终于遇到了想杀的人。

可惜不是最想斩掉的四海圣子,而是神女冷如冰。

对方正在与一头极强的仙兽大战,并未发现早已到来的陈深。

“实力还行啊,可战五道仙。”陈深点评。

拥有圣体的都很不凡,可跨境界对敌。

砰!

陈深等的哈欠连连,终于,在他想先行动手时,战斗分出胜负。

冷如冰击溃那头仙兽,一剑斩灭。

她顿时松了口气,心神放松之时。

忽然,她脸色大变,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

冷如冰先天圣体,很强大,反应极快,身子迅速侧开。

砰!

但还是躲闪不及,一只手臂脱体而出,掉落在地上。

嗡!

断臂处有规则残留,让她无法重生。

“你是谁?”冷如冰顿时脸色惨白,十分凝重的喝道。

当然,动作一点不慢,迅速取出仙丹疗伤。

但陈深从不会给对手机会,一道恐怖的拳光朝她脸上砸去。

气息远超与巨象对敌时。

即为暗杀,自然是速战速决,从不会给对手留机会。

虽然他很想报个名号,比如热如火。

砰!

冷如冰修为本身就低于陈深,根本不是对手,脑袋瞬间炸裂开,神魂俱灭。

陈深透过因果,清晰的感知到,瑰丽的规则体上,有一道印记稍稍暗澹。

但很快又迅速发光,冷如冰要从不朽印记上复活。

冬!

因果大道瞬间拉满,要将源头斩灭。

锵!

不朽印记当即暗澹的可怕,几乎熄灭了一半。

但很快,有人影从印记中走出,将因果的力量斩灭。

“可惜因果道未曾补全,还差一丝,否则冷如冰必死无疑!”陈深暗叹。

他的因果道承载了八成八,但想要真正破限,承载第十五种道还有些难,需要时间。

不过这次他满意了,能让这位神女吃这么大一个亏,心中很舒服。

这些人自以为高高在上,对下界人为非作歹,且将主意打到了自己头上。

该得到惨痛教训,才会警醒。

陈深开始收获战利品,在冷如冰的身体上摸索。

“你当真歹毒!”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一位背负长剑的少年降临。

金榜题名者,明成!

“我记得你,与死去的仙子,以及我来自西南角。”

“明明从一处而来,而且实力比那位女子还可怕,却暗中偷袭下死手,趁人之危。”

“仅是为了一株仙药,就需要下如此狠手?灭她一世身,毁她十万年光阴?”

明成看到了规则体上的印记状况,足足暗澹了一半以上。

“这是道争,利益之争。”陈深开口,手没停过,终于将储物袋拿到手。

明成注意到了,却不在乎。

一位没有上金榜的三道仙而已。

“你与她无冤无仇,实力比她强,明明可以不用下这么重的手,却如此做了,说明你为人狠毒,做事不留余地。”明成的目光微冷,他看不惯此人行事风格。

“你怎知没仇?”这话陈深不会说的,说了就怕对方猜测到什么,去飘雪城。

“狮子搏兔,尚且全力,何况这是残酷的仙界。”陈深说着,又将此地的仙药采摘上。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世界的确是残酷的,我也改变不了,但所见,若心中不平,便要出手,今日你怎么对她,我便怎么对你。”

说着,明成就要出手。

“好一个行侠仗义的金榜者!”声音渐远,陈深远去了。

当然,离开前,他不忘收尸。

“还想跑?”明成目光微凝,尤其是想到之前的事,他当即用全力追上。

“你跑不掉的。”他说道,瞬间追上了。

砰!

一道至强剑光显现,陈深被动格挡,被击飞数百里。

“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

“生平不喜你这样的人,既然被我看到了,自当出手,为那位女子鸣不平。”

“你觉得自己很有正义感?”

“至少比你好。”

砰!

陈深身上开始布满剑伤,金榜者真的很强很强。

当然,他装得也很累很累。

这是有至高背景的人,暂时不能动。

“如何?这样的滋味不好受吗?”明成露出嗤笑。

“你之前不耻一位漠视行凶者的长生仙。”

“你就是他?我看着也像。”

“不是!”陈深边退边摇头,然后道:

“你可曾为那些死去的人安葬?”

明成明显一愣,然后摇头:“想追那个让我觉得不配为仙的人,时间来不及,不过,将死之人,你问这个为何?”

陈深露出轻笑:“你总站在制高点去批判别人,却未曾想过为那些死去的人安葬吧。”

“你只看到了让你觉得不爽的人,只想去站在道德高点去指责别人,却从未考虑安葬那些人,以行凶者祭拜。”

“从你只想追那位漠视的仙就能看出,在你眼里,只有站在高点去批判别人才是正义,死者从来不为大,他们死了就死了,安葬没有意义,只有揪着一个毫不相干的活人才是正义,这样才能满足你的正义感。”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那位仙注意你的到来了,所以才没有出手,将机会留给你?”

‘“毕竟,你不是自诩正义之士吗?”

“一派胡言!”明成怒喝,动用金榜者的真正实力。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