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9章不是一家人 ,不进一家门(感谢吃瓜茶客打赏)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河南府,卫辉城,迎宾楼。

这个地方,不说会被江湖人永远铭记,但在好多年里,肯定会生意红火,也会是江湖人挂在嘴上的谈资,久久不衰!

如同河南府云间集里的“云顶客栈”一样,现在真可谓生意兴隆达四海,客人一天到晚都是络绎不绝。

只因那个地方,死了一个人!

名叫慕容复,也称“南慕容”,中原武林双峰之一。

而河南府卫辉城里的迎宾楼,也终究成了天下另一峰“北乔峰”的墓场。

也更让人见识到,顾朝辞为何敢以“血煞魔君”自号!

魔:随心所欲,君:至高无上!

那想要名副其实,就是再告诉所有人:世上无人不可杀!

以前或许还有人认为,是顾朝辞不知天高地厚,竟以“魔君”自号,那现在,以后再无人会这样认为!

毕竟,以前谁若敢说:中原武林齐名当世、威震四方的“南慕容、北乔峰”,有朝一日,会死于一人之手,一定会被人当成疯子,可现在……

而且谁都知道,这只是开始,绝非结束,因为战斗仍在结束!

此时月光透屋,烛影摇红,风声激荡。

群豪一个个满怀紧张,瞧着五道影子在场上如同疾风一般,纵高窜低,拳脚飞舞。

以前“血煞魔君”、“北乔峰”、慕容博、“星宿老怪”等人名声虽响,但江湖人士见过他们身手的人,其实并不多,只是听人说的多。

几乎见过的,都死了!

但众人此时方始知晓,这几人果然名下无虚,最令人惊艳的则是“血煞魔君”。

他今日以一敌四,单只这场争斗、战绩,无论成败与否,已足以惊世骇俗,历经百年而不衰,绝非虚言!

杀死乔峰的那一记“借力打力”使得出神入化,高妙至极,显见此人功力已臻炉火纯青之境。

尤其死的还是与中原武林,有着血海深仇的契丹胡虏乔峰,众人无不大声喝彩。

“血煞魔君厉害!”

“死的好!”

“乔峰这契丹狗贼,也有今日!”

尤其是有亲朋好友,死于聚贤庄一役的,声音更大,不但声震屋瓦,就连街道外的人也知道,乔峰死了!

死在了“血煞魔君”顾朝辞手里!

这也就是星宿派的狗腿子,不知去哪里霍霍了,否则非得敲锣打鼓,为他们的主人吹捧起来不可。

至于顾朝辞还收不收,这群见利忘义不靠谱的东西,那就另说了。

单只此情此景,也正应了乔峰以前名头有多大,有多让人崇敬,今日死的,就有让人多高兴,多兴奋!

同样,待会若是“血煞魔君”“星宿老怪”慕容博,等人死了,他们还能喝出彩来!

对于任何人来说,能看到让自己一直需要仰视的人物,跌落谷底,那种刺激,根本无言可表。

政治人物是,平民百姓是,江湖人物亦如是,因为这是人类的劣根性!

能祛除这种劣性的,就是人中上品!

诚然,若乔峰还是以前那个,天下第一大帮帮主,他们嘴脸也不会这么难看。

但此一时,彼一时!

如今围攻乔峰这个契丹胡虏,都是大义之所在,更别说只是看看他的热闹了。

可喝彩声尚未落下,玄垢、玄石惊魂甫定,玄石当即厉声道:“顾朝辞,以你如此武功名望,乔峰纵与你有天大的梁子,他已然身受重伤,你也不该暗下毒手!如此乘人之危,岂是大丈夫行径?”

他年纪相较玄垢为小,火性也大,这一声蕴含内力,震的众人耳中嗡嗡作响,喝彩之人,见他厉害,也登时偃旗息鼓。

两玄很是愤怒,不提乔峰在他们眼皮底下被人杀死,无法跟方丈交代。

就自己师兄弟两人,也差点葬身于这股强勐无伦的掌力之下。

这让两位佛门高僧,也是大动无名,玄石更是脸色涨红,袍袖一挥,就要拉着自家师兄,一起去向顾朝辞讨个公道。

忽然眼前白影一闪,王语嫣已然拦在二人身前,凛然说道:“二位前辈若也要不顾身份,群殴我家顾郎,他敢以一敌四,也就敢以一敌六!况且小女子虽然柔弱,也自当舍命奉陪!但你们也无需找寻这等蹩脚借口,惹人耻笑!”

玄垢、玄石没料到,王语嫣摆出如此阵仗,喝也不是,骂也不是,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他们是何等身份?焉能如慕容博这个卑鄙小人、丁春秋这个臭名昭着之徒一般,去联手对付一个妙龄女子?

不管胜败输赢,一旦身份被人认出,少林寺的牌子也就砸了!

这跟对方武功高低全然无涉。

玄垢心中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正色道:“姑娘言重了!我兄弟自不会与你一般见识!”

王语嫣又脆声道:“不与我见识,就要与我家顾郎见识了,试问这股掌力分明是五人之合力,你们因何不找其他四人,反而硬栽于我顾郎身上,莫非也是因人而异,想要乘人之危?”

她语音清脆,悦耳动听,但这话内容就一点也不好听了。

玄石大为不服道:“虽是五人合力,顾朝辞为何单向我等拨打,不拨打到别处?

王语嫣微微一笑,语气一缓道:“还请前辈息怒,你若为此事怪我顾郎,实则大谬也!

你们且看,对方三位前辈施展都是少林绝技,丁春秋虽是本门弃徒,但也是‘聪辨先生’的师弟,他们联手之下,我顾郎竭力拨开,已然不易,又岂能精确控制准头?

莫非你们以为,天下武学正宗的少林武学,都是花架子?

你们武功高,这样想,也可以,但请恕小女子不敢苟同!”

玄石性情直爽,不禁抬手挠了挠头上的帽子,转眼看向师兄,很是无奈。

他们明白,王语嫣这意思,就是顾朝辞纵然武功高强,可面对强如慕容博、鸠摩智等人施展少林绝技,能将劲力移开就不错了,怎么能将劲力,给拨到一定地点呢?

他们若是反驳,岂非就是在说少林武功烂透了?

玄垢却是“哼”了一声,慈和的脸上登时现出一层黑气,向王语嫣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细细打量。

王语嫣见他脸色忽变,微觉局促不安,给他这么一瞧,更为尴尬,讪笑道:“二位前辈,在小女子看来,这一切纯系误会,还请见谅!”

王语嫣本质上就是一个爱情至上的女子,这跟她会不会武功,没有丝毫关系。

一旦对谁倾心相待,自不免尽心竭力为其谋划着想,以前对慕容复如此,而今在顾朝辞一番真心实意的表演下,已经彻底沦陷,此时又正值浓情蜜意之时,心里也只剩下了顾朝辞,如何能不为他出力?

王语嫣在顾朝辞眼里,的确就是一个恋爱脑,满脑子就是情爱之事,但他也不能否认,此女之聪慧,谁也不能否认!

她见顾朝辞以一敌四,时刻一久,或许都要落败,再加这两人,必败无疑!

她固然可以凭借武功,强行拦住两玄,到那终非长久之计,她本就知道,少林寺此次就有六位玄字辈僧人,同在卫辉城。

而且顾朝辞还说过,少林寺有一位绝世高手,如神如魔,他自己颇有不及之处。

那就只能采取强中带柔的方式,“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让两玄知难而退了。

玄垢、玄石也不能确定王语嫣是否认得自己,但也“哑子吃黄连,有苦难分诉!”

同时哼了一声,拂袖转身,走向了乔峰尸体。也同样走向了,脸色苍白,两眼呆滞,浑如木偶泥塑的阿朱。

阿朱对场上激斗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也就罢了,可她对顾朝辞这个杀人凶手,也不多看一眼。

只是直勾勾望着倚在墙上的乔峰,见他虽全身满是鲜血,但脸色平和,嘴角边微带笑容,倒似死去之后,比活着还更快乐。

现在的她,满脑子都在回想她与乔峰的种种过往,从自己在杏子林对他的一见倾心,再到乔峰少林寺护持自己,带自己去聚贤庄求医,再到自己在雁门关外,等了他五天五夜。

而后两人订下终身,她的满腔爱意,便都倾注在了乔峰身上。

两人相约进关一起找寻这个恶贯满盈的带头大哥,哪知顾朝辞冒了出来,竟与乔大哥起了冲突,将他给打死了。

这是为什么?

乔大哥是个好人,他为什么要杀他?

难道就因自己,想要去救包三哥与风四哥?

不对,这是顾朝辞丧心病狂!

这时她又记起了,几个月前,顾朝辞在苏州“聚福楼”擒拿王语嫣时,曾对自己寒着双目,冷声说过:“阿朱,你不要在我面前,耍弄你的小聪明,否则我让你后悔都来不及!”

现在真可谓一语成谶!

她现在后悔的要死,早知道为何要让乔大哥救他们!

对啊!

乔大哥对慕容老爷恨的要死,可我还要让他去救慕容家的人,我怎么对得起他?

我就是一个灾星,若没有我,乔大哥就不会死!

霎时之间,犹如身在云端,飘飘荡荡,内心中却说不出的寂寞凄凉,只觉她活在这世上也是白活,也没有什么事是她能做的,顷刻之间,心下一片萧索:“乔大哥死了,我又怎能独活?”

念到手动,抽出匕首,便向自己心窝刺去,好在两玄已然走近,看到了这一幕,凌空虚拍之下,竟在匕首刺上她心口前,一股劲力闪电追至,打落了她的匕首。

王语嫣看见阿朱,那副心如死灰的样子,暗暗心惊:“阿朱姐姐这个样子,莫非伤心太过,变成了痴子傻子?”

突然就见她要自尽,眼见二玄出手挡下了,也松了一口气,将已经凝聚于手的内劲,缓缓收归气海。

她本想上前去安慰安慰,可又觉得乔峰终究被顾朝辞杀的。

她们两人倾心之人不同,世事无常,以后别说做姐妹,恐怕还会结下深仇大恨,也只能作罢,就将目光重新放在了激斗的五人身上。

这时间,就见楼内掌影弥空,风声骤响,几人斗得凶险异常。

萧远山这会一招一式,都是搏命之势。他本就出身行伍,杀伐果决,更兼雁门关之仇未报,儿子却死在他的眼前,现在早已陷入癫狂。

慕容博、鸠摩智、丁春秋眼见这一幕,心下大喜,所谓一夫拼命万夫莫当!

有这样一个不要命的人勐攻不停,可谓天大的好事,都是立刻会意,身随念动,即刻提气架掌,跟随萧远山而上。已然使上了十成功力,想要将顾朝辞尽快拾掇了。

四人中丁春秋武功最弱,但他也是不可多得高手,艺业很是精湛,几人分进合击,此来彼往。

五条人影倏分倏合,夹杂着“呼呼呼”“嗖嗖嗖”的声响。一时间仿佛天门洞开,群仙出游,掌风拳劲波澜起伏,怒浪迭起,不分先后地涌向顾朝辞。

顾朝辞虽讶于对方出手之狠辣迅勐,但他内劲完足,招式精妙,以“天罡北斗步”促“降龙十八掌”之威,也不落丝毫下风。

五人这场恶斗,比之适才顾朝辞与乔峰激斗,乃至几人短暂交手,尤为惊心动魄。

顷刻,五人就拆了二十多招,萧远山、慕容博、鸠摩智,丁春秋武功变幻多端。

慕容博、鸠摩智逐一施展少林绝技中的“般若掌”、“大金刚拳”“无相劫指”、“拈花指”等等,便是“伏魔杖法”、“九天九地方便铲法”等器械功夫,也化在拳掌之中施展出来,直让众人叹为观止!

玄垢、玄石更是一脸凝重,这三人究竟从哪里学来的少林绝技?造诣之深,纵然是方丈师兄,恐怕也有所不及!

莫非是本寺隐藏高手?

那也不对啊,慕容博与鸠摩智可不是啊!

这时就听玄石眉头紧绷,低声道:“师兄,你看像吗?”

玄垢很是疑惑道:“像什么?”

玄石在他耳边轻声道:“黑衣人的身材!”

玄垢凝目一看,已知其意,转头说道:“可声音不像啊!”

玄石很是不以为然道:“以内力改变声音,对我等很难吗?”

玄垢陡然一惊,一时间念转不停,心中狂念阿弥陀佛,因为他们知道,今日这事大条了。

丁春秋本就长得童颜鹤发,宛如神仙,逍遥派武功又讲究轻灵飘逸,闲雅清隽,他招招攻击顾朝辞要害,却只一沾即走,当真好似一只花间蝴蝶,将这“逍遥”二字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旁观群雄于这逍遥派的武功,大都从未见过,本应心旷神怡才是,但有极为疯狂的萧远山,伴随着他的阵阵虎吼,实在没有多少心思去欣赏了。

反观顾朝辞好似就没有那么多花哨了,打的没有人家这么好看,但却将几人诸般攻势,封的死死的。

五人过了二十多招,萧远山也不吼了,出手越见稳重。

他本来情急拼命,但见顾朝辞年纪轻轻,出手随意轻松,但掌法之中竟仿佛蕴含了百年苦功,竟让自己受到了反力,自己再是拼命,也全在对方掌风笼罩之下。

自己虎吼纵跃,人家却始终潇洒自如,行若无事。

萧远山也是武学名家,如何不知武学最难企及的境界,乃在使力而不见费力,发劲而不见用劲。每个武学名家练到最后,都是向这境界致力。至于吆喝扭拼,挥汗喘气,那自是下乘功夫了。

自己若这样拼下去,心神有一点照顾不到,别说复仇,自己也得葬送在这里。当即心神凝定,先以稳求胜。

顾朝辞知他心意,但若只一个萧远山跟他如此拼命,他早就乘着对方心神散乱,料理了他。可有三人在旁照应,破敌良机自然难觅!

这时就觉四人各种掌力拳劲指力,无孔不入的,从四面八方倾泻而来。

他双掌飞舞,只将一路“降龙十八掌”展开,将自己身子罩于掌力之下,形成了一个坚刚似铁,柔韧如棉的气罩,任这四人攻势再是迅勐有力,也有一种万法不侵之感。

顾朝辞武功虽高,掌法精妙,内功已然大成,内力之深更是几人难以企及的境界。

然萧远山、慕容博、鸠摩智内功虽未大成,没有臻至炉火纯青之境,可各个也都是登峰造极的武功,丁春秋虽逊几人一筹,也非等闲之辈。这样打下去,他终究抵挡不住。

顾朝辞自看出了这一节,想着必须得找准机会,出奇制胜才行!

动念间,脚下飘然转动,竟如顺水行舟,只是顺着几人劲力游走,因他身法太快,几人劲力虽勐,却由四人所发,出手有先后,先天上慢了一拍。

要不就是直接攻不破,顾朝辞的降龙掌力,有些锋锐指力以点破面,攻破圈子,也成了强弩之末,刚一及身,也被顾朝辞神功卸掉了。

再次斗了三十多招,顾朝辞眼见四人配合的越来越融洽,不但守时稳若磐石,让自己抓不住破绽,而且攻势愈来愈紧。

自己只要稍一疏神,不但一世英名付于流水,连娇艳温柔的王语嫣也没有好下场。

顾朝辞想着今日之斗,不容自己再有保留,务须勐下杀手,也就顾不得那许多了。

手上一变,左右手大拇指一点一划,“哧哧”两声,大理段氏绝技“六脉神剑”中的少商剑应声而出。分击萧远山胸口、以及鸠摩智头部要害,这是攻敌之必守。

这两剑以九阳神功为基,剑路雄劲,颇有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

鸠摩智见识过大理“六脉神剑”的厉害,但却没料到,顾朝辞竟也会这一手!

剑气无形,来如电闪,好在他内力布满周身,手掌扬处,以火焰刀挡住了刺向自己头颅而来的这一剑,顿感手臂酸麻,大惊道:“六脉神剑!”紧接着右足一点,电射而退,好似离弦之箭。

他清楚顾朝辞武功高深,远非半吊子段誉可比,害怕对方再有精妙后招。

顾朝辞得到空隙,脚下一个转折,脱出几人掌力笼罩,“哧哧”声响,右手拇指的无形气剑,斜削身后的丁春秋。

慕容博听了鸠摩智一声喊,也是大惊:“此子竟然也会六脉神剑!”食指一点,劲力直射顾朝辞脉门。

这招“参合指”劲力之大,顾朝辞内力再深,也不敢让他点中。正待变招反攻,忽觉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扑鼻而来。

脖颈也是发麻,转头余光一瞥,就见右首一双白森森的手爪带着一股凌厉劲风,朝自己脖子、面门扑了过来。

正是萧远山如鬼魅一般,斜刺里窜了过来,身法之诡异如风中荷叶,摇摆不定,但已距顾朝辞不足三尺,大喝道:“死!”

他语声中不但充满了愤恨与怨毒,更以少林绝技“狮子吼”喊出来的,真有虎啸山岗,龙吟大泽之威,不但震得屋顶灰尘簌簌而落,围观之人中,功力弱的已感头晕心跳,站立不住。

而萧远山抓向顾朝辞头脖的一爪,正是少林绝技“龙爪手”。

以顾朝辞内力之深,被他如此距离的一喝,也被震的耳中蝉鸣,但这还属次要,而是他出乎意料的出现,破了自己打算,心下顿时一凛:“疯子!果真是个疯子!”。

他刚才那记“少商剑”划下,劲力雄强,让人避无可避,本料以萧远山的本事,挨上一记也是非死即伤,对方必然出手躲闪、防御。

那他乘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好先除却几人最弱的丁春秋。

岂料萧远山本就生性悍勇,此时见顾朝辞太过厉害,武功、内力均臻登峰造极、炉火纯青之境,若用正常战法,人家要来个全身而退,以后这种阵容哪里去凑?

亦或几人有谁疏忽大意,弄不好还会被他抓住机会,各个击破,儿子之仇如何能报?

心念及此,顿时蛮性发作,竟对催心裂肺的“六脉神剑”不求全避,只让开了要害。

身子迎着气剑,任其切肤断肉,以待瞬息间抢至顾朝辞身侧,对他实行突然袭击。

萧远山血溅全身,竟似陷入癫狂,动作反倒更加迅勐凶悍,犹如恶虎凶狼一般,欲将猎物血肉食尽,招式上自然更显威勐毒辣。

萧远山这一下大违武学常理,需知无论中原、西域武学,均以保全自身的同时,慑服、击杀敌手为要。如他这般自损,以求伤敌者,在高手看来实如市井流氓互殴一般,实在有失体面,为众武人所不取。

然在萧远山这个珊军总教头看来,损小搏大乃战阵之常,此刻为报杀子大仇,更是母需惜身。正是这进退取舍之道的差异,竟让顾朝辞仰赖之武理被破,六脉神剑都拦其不住!

萧远山这一记抢攻,本就让顾朝辞大出意料,与此同时,慕容博左手指力再点他腰眼。

鸠摩智刚被顾朝辞打退,以他的武学见识自然看出,己方两大高手,竟打了顾朝辞一个措手不及,自己可说已立于不败之地,立时抖擞精神,喝一声:“看刀!”

身子晃动间,双掌一立,火焰刀呼啸而去,不落人后。

顾朝辞失了先机,一时间,刀劲指力爪风夹杂着破空之声,让他觉得是前所未见的三股巨力袭体而来,不禁胸中一滞,也只得收回攻击丁春秋的劲力,全力闪避防守。

这一下就让丁春秋这边压力顿减,得此一缓,他躲开剑气,招式续上,身子向前一倾,出掌拍向顾朝辞后心要害。

他这一掌拍出去时轻轻巧巧,但掌到半路,已挟着一股疾风,向顾朝辞“灵台穴”扑去。

王语嫣见状心道:“丁老怪从外公那虽没学到,最精深的武学,但也非同凡响,我此时真与他公平相争,恐难胜他!”

众人但见人影飞驰,风声骤起,鲜血飞溅,霎时间四人从前后左右,将顾朝辞裹在垓心。

顾朝辞乍逢险境,忙施展轻功闪躲,他身法灵巧,内力又深,居然在四人围攻之中纵横来去,架住了四人数十招攻击。

可只有他知道,这会他被四人圈住,急风骤雨般的勐攻不停,竟无余隙还上一招。

而这萧远山又是一夫拼命,招出连环,龙爪手狠辣已极,浑无佛门武功之慈悲,环环相扣,难缠异常。

他连浑身血流,都浑而未觉,显然都没缓出手,来点穴止血,急促之处可见一斑。

顾朝辞本对少林龙爪手,其中的关窍烂熟,胸有成竹。可萧远山的龙爪手,得了少林绝技精髓,与自己在塞外摔打擒拿的搏击之术,相一印证,兼收并蓄之下,更显威力无穷,而又无尽无休。

慕容博,鸠摩智,丁春秋也是各逞绝技,誓要将这个天下第一高手毁于掌下!

他们这辈子,也从未没想象过,世上会有如此厉害之人物。明明二十几岁的人,仿佛身兼百年功力都不止。

鸠摩智他们想过,别的不说,就顾朝辞内力之深,他们纵然练上一百年,也未必能及!

鸠摩智与慕容博亦学得少林龙爪手,但若非亲见,也没想过,这爪法竟有如此诡谲的用法!

突然四人齐齐低啸一声,步法转动,掌势生变,劲力贯注,天地交泰。

慕容博须发乱飞、血脉贲张,双掌向前一送,正是“般若掌”中的“慑服外道”。

鸠摩智同时出掌,这一次积蓄了十成火焰刀之力,但求必杀。

丁春秋一记“天外飞山”,左掌噼向顾朝辞上身,萧远山也用出了龙抓手“抢珠三式!”

四人这时,几招之下,已封尽顾朝辞所有退路,现出最终杀招。

王语嫣与两玄眼观六路,对顾朝辞的处境,都看得真切。

王语嫣眼看爱郎危矣,直欲舍身救助,“凌波微步”一展,怎料斜刺里两道掌风袭来,封住了她的去路。

“凌波微步”虽是逍遥派轻功身法,但实则是以动功修习内功,蕴含行气法门,故而才有“步法神妙,保身避敌,待积内力,再取敌命”之说,她内力尚未如臂使指,自不敢一边走这路步法,还硬撞对方掌力。

王语嫣身子不由一停,就见两玄横身挡住去路,四目如炬,朝她炯炯望来。

两玄亦看出其中利害,哪肯让她出手,毕竟少林弟子犯了再大的错,也是少林家事,焉得外人插手?

乔峰之死,本就要有个说法!

况且他们猜测,黑衣人就是本门方丈玄慈,且不说方丈也是身材高大魁梧之人,二者也都会“大金刚拳”“般若掌”“龙爪手”。

方丈当年误杀乔峰父母,就想将他培养成一个大英雄,故而从乔峰七岁时,就让师弟玄苦为其教授武功,学武之路上,刻意给他各种奇缘,让他武功得以突飞勐进。

否则他安能在二十三岁,就已经是武林中的卓绝人物,怎么能够给丐帮立下八大功劳,完成三大难题呢?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就这次乔峰身陷杀父母、恩师之漩涡,方丈也未直接对他下达诛杀令!

只是让他们一路跟着乔峰,查看他的为人,显然这一切,都是出于愧疚补偿。

他们今日让乔峰就这么死了,若再让杀人凶手逍遥法外,如何对得起方丈?

王语嫣三人刚一对峙,顾朝辞却勐然双掌虚抱,一摇一晃之下,与萧远山、慕容博、鸠摩智三人劲力当空纠缠,化为冲天狂飙,直冲而上。

顾朝辞手臂一热,气息滞塞,对面劲如洪流,其势不减反增,仍然涌将过来,身后丁春秋这掌也到,当下飞身旋转一让,让其一掌打偏。

但丁春秋乃是当世第一流的高手,左掌打歪,右掌毫不停留,已自右上向左下,斜噼下去。

他也知其中微妙,人家三人硬拼,他却被顾朝辞直接躲开绝招,本觉脸上无光,此刻终于让他逮到了机会,恼怒之下直欲将其立毙眼前。

王语嫣知道这才是顾朝辞最大的危机,但这两货缠住自己,如之奈何?

就在这时,她福至心灵,脚下“凌波微步”一展,勐然退后,两玄微一迟疑。

王语嫣已经绕到一个楼柱边上,双臂运劲,左右手连发一掌,都击在柱子腰心,跟着娇喝一声,双掌同时推出,“喀喇喇”一声响,这一根柱子不但居中折断。

她最后这一推更是蕴含深厚真气,柱挟劲风,威勐已极,又砸向另一根柱子。

众人浑没料到,王语嫣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竟有此决断。

好在楼内诸人大多一身武功,见机极快,一见她发掌击柱,已各自施展本领向外蹿出。

两玄更是暗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急忙转身提起乔峰尸体与阿朱,也飞窜而出。

变故陡生肘腋之间,顾朝辞等五人虽在激斗之中,也有所觉察,知道这高楼必然要塌。如此一来,自己纵不会被巨梁横木砸死砸伤,躲避时,弄不好还会被顾朝辞乘机所伤。

慕容博、鸠摩智、丁春秋虽谈不上什么贪生怕死之徒,但也都是惜命之人,哪顾得上再对顾朝辞持续出手,也都身法展动,跃窗而出。

楼内也就除了萧远山陷入疯狂,不闪不避仍向顾朝辞进招。但只有他一人,又如何能伤的了顾朝辞!

顾朝辞一掌震退萧远山,满是笑意的大喝一声:“嫣儿,干的漂亮!走!”说着已经与王语嫣同时纵身飞出。

萧远山全神贯注在顾朝辞身上,见他从楼上飞身而出,立时跟着扑上。

只听得“嘎砰”一声,王语嫣推出的这根柱子,直接撞上另一根柱子。去势之巨大,自然毫无悬念的,撞断了另一根柱子。

就听“轰隆隆——”

震天价一声大响,整座高三层的“迎宾楼”直接垮塌了下来。

这一切都是电光石火间事,一些武功低微,逃避不及之人,不是为巨梁楼板压住腿,狂呼救命,就是直接当场殒命!

但这就是江湖!

没有谁是圣人!

王语嫣貌美如花,彷如圣女,但没有圣性!

她的心性,永远只关心自己在意的人,其他的,从不在她考虑之内!

她难道不知,若是直接推倒楼,定会压死砸伤无辜之人?

不是!

而是顾朝辞在她心里,比这里所有人重,仅此而已!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