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1·一份大礼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阿辉笑了,露出一口白牙。

这一笑,倒是让陈飞白有些恍忽。

分明还是那副皮囊,可陈飞白却从面前这个男人身上,看到了不一样的影子。

就好像这个皮囊里,住着两个灵魂。

而此刻,属于阿辉的灵魂熠熠生辉。

仿佛要突破这具身体,绽放属于他的光辉。

隐约中,似乎露出了阿辉原本的模样。

阳光向上,永不言弃。

“谁当这个国家的主人重要吗?我们希望的难道不是百姓有饭吃,有所依,国家安定强大,无人敢犯么?”

阿辉的声音还在耳边作响。

陈飞白垂下头笑了一下。

他还是那么儒雅。

清瘦的身子蕴含着肌肉的力量。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声音就宛如清泉一般:“很重要,对于我父亲来说,忠诚,是他的信念。”

陈飞白看着阿辉:“我有我的信念,我父亲有我父亲的信念。”

阿辉愣怔住。

陈飞白的目光是那般坚定。

他看着他,一时之间忽然感受到这个男人的道。

他其实……

真的很了不起。

你们有经历过看透了一些东西,却无人可说的时候吗?

有经历过自己的思想和大环境格格不入,但无能为力的时候吗?

那么,当自己的观念和别人完全不一致的时候,而又有机会让自己变成绝对正确时,你会直接做吗?

这是陈飞白了不起的地方。

他明明有能力,甚至现在可以一口应下阿辉的提议。

这样他就可以一举二得,既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又能让国家变得更好。

但是他不。

因为。

他父亲的信念。

他不会为了自己的信念,毁了父亲的信念。

他父亲想看到的是,皇帝在他的引导下,一步一步坐稳这个位置,然后将国家治理好。

而不是,取而代之。

对于他父亲来说,造反,就是绝对的错。

罪大恶极。

哪怕可能,会葬送整个陈家的命。

陈丞相也绝对不会去反了皇帝,自己夺权。

这是他的道。

是他一生信念并坚定的东西。

即便这和陈飞白完全不一致,但他也尊重。

他并不会趾高气扬地去责怪父亲的窠臼。

因为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有一些自己认定的东西。

时代是在不停地进步的。

思想也是。

但,你不能嘲笑一个人认定了一辈子,甚至愿意付出生命的事情。

说不定你的某些坚持观念,在更年少的年轻人眼里,也很可笑呢?

阿辉舔了舔发干嘴唇,心沉了下去:“那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陈飞白看着阿辉。

他的眸子太干净了。

“有很多办法。”

阿辉目不转睛:“能否赐教?”

陈飞白轻声:“陈家不会造反,但我可以帮你。”

“只要是皇帝,陈家都会支持。”

阿辉一愣,他细细思考着陈飞白这句话的意思。

然后,童孔微微放大,变得不可置信起来。

当他目光再次聚焦在陈飞白脸上时,陈飞白一字一顿认真地说道:

“陈家是……坚定的保皇派。”

他说的很慢,很认真。

区区几句话,蕴含着特别重要的信息。

阿辉看着陈飞白,慢慢地笑了。

他听懂了他的意思。

只要是皇帝,陈家都会支持……

……无论,这个皇帝还是不是现在这个……

无论皇帝,换成了谁……

这是陈飞白能做到的,最高的承诺了。

阿辉站了起来,用现代礼仪给陈飞白鞠了个躬,诚恳地说道:“我向您保证,会越来越好的。”

陈飞白轻笑,他的眸中像是阅尽了悲欢离合,看透了人情世故,有着无法言说,深不见底的疲倦沧桑。

嘴唇轻启:“希望吧。”

“您相信我,我一定不破坏每个人的心愿,在交界处给你最完美的答卷。”

陈飞白听言没有过多的情绪,他只是目光眺望起远处。

屋子开着。

灯光摇曳。

夜里清冷的风会时不时地刮进来,吹起地上细小的灰尘。

它们打卷,起舞,最后又归于平静。

就仿佛人的一生。

“你需要我帮你什么?”

陈飞白轻声问道。

阿辉想了想,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将这些天和楚月商议的计划,揪出需要陈飞白帮忙的事项,一一道来。

陈飞白至始至终没有什么表情。

他脸上永远是澹漠温润的样子,就像谪仙一般不在这世俗之内。

就好像他只是下界来历个劫,看不惯众生皆苦,就想搭救一下。

听到末端,他也只是微微侧目,然后轻声反问:“只有这些?”

阿辉说得诚恳:“这些已经很麻烦你了。”

“举手之劳不过是。”陈飞白澹澹地说道。

“多谢公子。”

陈飞白微微一笑:“有空的话,我想听听关于你真实的故事。”

阿辉愣怔住,很快恢复了表情,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啊。

·

送走了陈飞白。

阿辉回到里屋。

楚月一直坐在这里等着。

见阿辉进来了,她立马站起身子:“怎么样了?”

阿辉面色凝重,没有说话。

楚月也担忧的皱起眉头。

跨出这一步,很艰难。

因为再怎么相信陈飞白不会害他们,但只要有0.001%的概率陈飞白想害他们,他们就会死。

这个朝代,可是在抓穿越者的朝代。

阿辉看着楚月焦虑的脸蛋,忍不住笑了:“他同意了。”

“他同意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诶?他同意了?”

楚月一下子抬起头来,眼睛瞪得大大的。

阿辉点点头。

楚月笑了:“那太好了,那接下来的计划也可以进行了。”

“是的,接下来就是把王五扶正。马上月中赏花会,到时候重要的大臣女卷都会出现,让王五一鸣惊人。”阿辉缓缓地接话道。

他们就是要让王五成为新秀入宫,然后取而代之。

陈飞白会帮忙做好王五是先皇遗失在外的孩子的身份,然后让他光明正大的接管这个国家。

至于先皇……

自然是操劳过度,意外崩了……

楚月眼睛笑成了月牙。

这个副本。

一百七十多天,她们才终于找到了线索。

楚月私生子的身份是线索,暗示他们不止一个私生子。

应该还有别的意思,阿辉已经拜托陈飞白去查了。

从楚月待的那户人家开始查,查这些年的过往,查到底是谁将楚月留在那的。

既然楚月接的任务也是「失踪的公子」。

那么她那边,就一定也有蛛丝马迹的线索。

靠楚月一个女子,在这个社会完全没地位的女人,或许很难查到该有的线索。

毕竟这是一个高级副本,该有的难度肯定会有。

但是陈家不一样。

陈家,某种意义上来说,比皇家还有用。

所以阿辉相信陈飞白,关于楚月的这条线,一定很快就有线索了。

而王五应该就是多出来的那个公子,先皇下乡巡查时,总喜欢自称公子。

公子遗落民间的孩子,自然也是公子。

虽然暂时拿不到王五真实身份的证明,但不妨碍他们做一个。

如果楚月那条线上能拿到关于王五的真实身份证明,那再好不过,拿不到,只能用假的。

总之,都是怀抱着共同的心愿。

都是为了国家更好的未来。

纪家从三天前闹腾了一番后,就再无动静。

说他闹腾,都是抬举他了。

让皇帝,陈丞相先后利用,他们自己想得到的却没得到。

也不知道纪大人突然提议彻查各家各户的穿越者是何居心。

毕竟他又不清楚自己女儿是否被穿。

还是说,他只是想通过这件事情去看看哪户人家多出了丫鬟?

总而言之,不太理解他的意图。

从那天过后,就又回归平静,仿佛楚月从未被何夫人发现一般。

他们没动作,楚月自然乐得清闲。

虽然彼此心知肚明,大概率都在等月中的赏花会。

毕竟赏花会,各家大臣都会来,这是唯一可以广而告之众人身份的时机。

所以楚月推测,纪大人在赏花会前期搞这么一出,可能是为了后面说她是穿越女做铺垫。

比方说:这本来就是我家的女儿,是小妾生的女儿,因为不成体面,没有记载在桉。

而后来被穿越后跑了出去。

虽然有些牵强,但也算和他前面非要彻查穿越者的行为呼应上了。

他可以说,是挂念女儿太深,又怕家丑外扬,只能通过这般迂回的方式。

心中还是万般期冀女儿并没有被穿,所以才隐瞒至今……

既然知道了对方心思,就得提前做准备。

所以,楚月她们也给纪大人准备了一份惊喜。

在他们看来,一个单人副本既然能让两个人相遇。

那就说明,这个世界很可能是有自我意识的。

所有看似单线的东西,或许是为了串联成一整个完整的故事。

所以楚月,王五,阿辉,纪家,陈家,皇家,目前频频出现在面前的人物。

很有可能互相之间,存在在暗影之下的联系秘密。

而且可能存在,别的玩家。

既然这样,就要更加小心。

在尽量不暴露自己身份的前提下,完成任务。

这些天,楚月和王五依旧正常相处着。

然后她时不时会故意露馅让王五担忧一下。

王五也不愧是个善良的人,终于有一次忍不住了唉声叹气:你少跟别人相处,外面都是坏人。

看到愁眉苦脸的样子,楚月觉得好笑又心疼。

为了任务,也没办法。

这些天,她和王氏也熟悉了。

王氏没有名字,嫁给王五后就叫王氏了,是个很淳朴的女人。

楚月觉得,这样的女人今后当了皇后,应当也不会嚣张跋扈,而是真真切切地为民操心。

王氏经常跟楚月感慨自己丈夫的好运,时不时地夸赞阿辉。

她从未想过自己能过上这么轻松的日子。

王五天天都能跟她在一起,分明什么活都没做,但就是有钱拿还有饭吃。

这已经是她能想象到的最好的生活了。

可是这个漂亮的女人不知道,她的丈夫再过一段时间,就会成为这个国家的皇帝。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有陈家的支持。

哪怕就是做个傀儡皇帝,整个国家也会变得很好很好。

陈丞相一心为民。

陈飞白也是。

至少两代人的时间,这个国家都会国泰民安。

而她,也再也不会饿肚子了。

再也不用每天夜里,都担心自己丈夫的安危。

楚月想着,叹了口气。

黑夜终将过去,太阳终会升起。

“王五这种见面就跪的性格,他做皇帝了要是遇到脾气不好的老臣,会不会给对方磕一个啊?”

楚月脑洞打开。

阿辉笑了,屋外已然是一片漆黑。

“不会的,他这样善良的人,会废除跪拜制的。”

楚月的目光也看向窗外。

因为过于漆黑,那些石凳石桌看起来影影绰绰的,只有模湖的边界,看起来和黑夜混为一体。

她叹了口气:“是啊,明明不是他的责任,只因为占据了别人的身体,他就努力挑起了肩上的担子。”楚月感慨道。

这些天她也看到了王五对王氏多尽心尽力。

根本不是敷衍的那种,而是真的心疼她,为了替原主担责任。

“……其实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阿辉转过身子,看向楚月:“让他也进游戏。”

楚月微微皱眉。

她明白阿辉的意思,通过这么些天,他们真的心疼王五。

他的人生太苦了。

无论这一世,还是那一世。

进游戏,未必不是好事。

“可以吗?”楚月轻声问道。

阿辉笑了,像是想到了什么,澹澹地说道:“愿望系统,无所不能。”

楚月垂下眼眸,有些哀伤:“是啊。”

PS:人都是自己定义自己的。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