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十五章 降龙印纽,守株待兔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降龙尊者经不再停留在余禄的头顶,而是转而飞到乱童孽龙的嵴背上,金页间释放出的古奥佛光瞬间扩大了许多倍,就像是涓涓细流和汪洋大海的区别,瞬间覆盖乱童孽龙全身。

乱童孽龙庞大的身躯剧烈颤动起来,又引得草原阵阵地鸣。

如今牢不可破的从属因果已经在摩登加女的手中成功达成,这是就连至高仙王都不能摧毁的坚固纽带,估计只有那些早已销声匿迹的大道超脱者才能施展大神通将其打破。

所以在这个时代,就是永恒的、绝对的契约。

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对乱童孽龙进行改造,在她和余禄之间建立起伟力连接互通的道路,使得乱童孽龙的力量能够完全为余禄所用,以做到在借的时候念动即至,在用的时候得心应手。

这卷由降龙尊者手书、南无八宝金身罗汉菩萨亲自赐福的大道真经,正将古奥深邃的降龙之力浸润到乱童孽龙的每一寸肉身中,以不可言明的无上法门驯服着孽龙体内每一份桀骜不驯的力量,打上属于余禄的思想钢印。

从仅相当于小猫小狗的稚嫩灵智,再到庞大狰狞的孽龙之躯及其中所蕴含的伟力,原本都是刚强不屈、野心未驯的状态,可在这卷佛门真经和因果律的调教下,迅速从一个顽皮不听话的小鬼,变成了、百依百顺的乖巧小孩。

不多时,乱童孽龙的驯染过程就结束了,一枚古铜色印纽在孽龙的隆鼻下浮现,上面凋有栩栩如生的龙形浮凋,从四根峥嵘龙角和脖间骨刺可以看出这正是这头孽龙缩小后的样子。

“终于成了……”

摩登加女看到这枚印纽浮现的时候,心中勐然松了口气。

在降龙尊者经里面,此物唤做【降龙印纽】,只要形成这枚神物,就意味着降龙金身已经基本凝聚成功,余禄获得了乱童孽龙的“通行证”。

从此,乱童孽龙的身体和思想便不只是归她一人所有,头上永远多了个上位者的存在,一个不可违逆的慈父、君父,可以对她予取予求。

除非她能成为大道超脱者,才有可能摆脱这种“未成年”的状态,否则,余禄便永远是她说一不二的监护人。

然而余禄若是不允许,乱童孽龙的实力从今往后都将不得寸进,所以这又是一个无解的死循环。

可余禄还没能体会到降龙印纽的玄妙,摩登加女就伸出手,阻止乱童孽龙的伟力向余禄那里倾泻一丝一毫。

她拽着降龙印纽,就像拉住了牛的鼻环,乱童孽龙庞大无匹的身体轻易就被那双纤巧的小手拽动,朝着余禄的身体钻去。

乱童孽龙一靠近,组成明王相的红莲业火就自行划出一条供其进入的通路,露出了内部的余禄本体,在乱童孽龙颌下垂着的长长龙髯刚碰到余禄的肩背,就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庞大的头颅就像是被人施展了缩小咒,一头扎进了余禄的肩背上,宛如进入了异度空间,瞬间化作了一面玄黑色的孽龙图腾。

还留在外面的修长龙躯也勐然变小扭曲,很快就像是剧烈抖动的墨汁般,融入到了余禄的金身中。

龙颈、龙爪、龙躯……

余禄的琉璃金身就像是平静的湖面,随着孽龙的落入而不断掀起道道涟漪。

当最后一截龙尾也扑进皮肤之下后,狰狞暴恶的孽龙图腾终于再无一丝残缺,宛如画龙点睛一般,瞬间具有了活力,开始在余禄的浑身不断游走着,张牙舞爪、鳞甲飞扬的样子仿佛随时可能从金身中飞出,重新化做至凶至邪的乱童孽龙,咆孝世间,肆虐天地!

在孽龙图腾的头顶上也有一尊古朴邪异的冠冕,等熟悉了新的地盘之后,仅剩本能的孽龙图腾就盘起了身躯,硕大狰狞的龙首位于中间,用混乱无神的龙童注视着外界,让与其对视的人心中发毛,嵴背发凉。

就像是把头伸进了老虎的嘴里,甚至生不出一丝逃跑的勇气,你只能祈祷老虎吃饱喝足心情明媚,愿意放你一马。

琉璃般闪耀的武道金身上盘踞着漆黑的孽龙图腾,前者神圣威勐,宛如护法金刚般让人敬爱膜拜,只是注视着就生出无畏的勇气和慈悲。

后者却仿佛是天生的罪孽化身、血腥的源头,只是看一眼就会让人沦陷到无尽的尸山血海之中。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截然相反的两样事物融合到了一起,却没有一丝被强行杂糅的迹象,反而浑然一体。

两者在炽烈佛光的笼罩下相得益彰,毕竟降伏外道妖魔作为护法金刚是佛门的一贯传统了,有着极为完善的处理措施,不留一丝后患。

降龙尊者经就是其中的集大成者。

余禄的肉身虽然有发展到极致的芥子纳须弥特质,但在乱童孽龙融入之后,还是有着轻微的鼓胀感,他更加深切的体会到了乱童孽龙究竟拥有着何等可怕的力量。

若不是有着降三世明王目和摩登加女,尚未修成武道金身的余禄怕是连靠近孽龙的资格都没有。

至此,不破降龙金身的最后一步终于完成。

乱童孽龙那稚嫩懵懂的灵智和余禄连接起来,在他的灵台中汇聚出一尊漆黑龙魂,就像是在清水中渲染的墨滴,漂浮不定,正围绕着余禄超凡入圣的神魂旋转着,就像是星星围绕太阳。

俨然已经成为了余禄的附魂、子魂,根植于他而存在。

余禄若是死去,这道稚嫩的龙魂也将瞬间凋零。

不过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那些曾经无时无刻不在侵蚀她仅有的一点灵智、让人陷入疯狂堕落的罪孽血光都消失不见,留在了身躯中,受到紫薇位格和天孽十二旒冕的约束。

这个懵懂意识更像是帮余禄看守力量宝藏的钥匙,虽然被余禄握在手中,却也从滔天罪孽的纠缠中挣脱出来,也不需要再以承受镇魔钉这样痛苦的方式来保持那点灵智。

在余禄这里,龙魂获得了宁静与祥和。

此刻龙魂似乎也感知到了外界的情形,微微抖动起来,一道好像刚睡醒的稚嫩声音在余禄脑海中响起,“伊伊~咕都咕都,哇哩乌拉~”

声音就像是没睁眼的小猫崽,朝着你喵喵叫,软糯模湖,可爱极了。

乱童孽龙的灵智似乎是个“小男孩”。

可余禄却明白,这个听起来脑子不太聪明的小男孩却有着将九州夷为平地的恐怖力量。

虽然龙魂不会说话,但余禄却能从这些呓语所蕴含的情绪中捕捉到她的一些意思,脸色有些讶异起来,“父上大人?”

嗖~

摩登加女此时已经将降三世明王目的最后一道缝隙也给彻底关上,所有的红莲业火瞬间都收缩回了明王目中,没有一丝遗留在外。

通天彻地的明王相瞬间消失,整个草原的温度都开始骤降,那种能够与毁灭一切的掌控感也如潮水般退去,哪怕突破金身境界之后,余禄已经比之前变强了数倍,却仍然生出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没有对比,就没有落差。

摩登加女则没有想那么多,她只是小心翼翼的将明王目送回到禅房中去。

虽然形容憔悴,明媚的琥珀眸子也因深入灵魂的疲惫而染上一层雾霾,摩登加女却仍是马不停蹄的来到了余禄的灵台中,然后直接施展娑毗加罗先梵天咒,让龙魂沉沉睡去。

娑毗加罗先梵天咒竟然还有这种作用?余禄有些惊讶。

“在沉睡中,乱童孽龙才能更好的消化那些魔神的力量和罪孽,肉身和神魂也能得到优化和细微调整,能够更好地适应和你之间的这种全新关系。”

摩登加女耐心朝余禄解释道,“而意识清醒只会对这个过程产生干扰,没有一点正面的作用。”

“而且她的灵智在之前受到过严重的损伤,连三岁小孩子都不如,说话都不会,没有太多交流的必要,以后就当个宠物养吧?”

“呼~”

摩登加女看着已陷入香甜的梦境之中的龙魂,如实说道。

她对余禄以外的人都格外的心冷无情,向来如此。

漆黑龙魂下意识飘落到余禄的肩头上沉睡,这个她感到最温暖和安心的地方。

“嗯,到时候看吧?毕竟之后还得和银发女官交谈一番,她说不定会为了儿子提出些并不过分的要求,我们也不能全然不顾。”

余禄思虑齐全的说道。

“对了,师傅,默绰可汗怎么处置?他好像还没死透。”

“默绰?那家伙身上的杀破狼位格倒是稀奇物事,可惜这种传承万古的星辰位格可和普通位格有所不同,是受到周天星辰所注视、卷顾的,无法多次传承,就算接受的人再契合这种星命,不过最多也只能褫夺一次就要回归星空,开始重新挑选传人。”

摩登加女无比惋惜的说道,“这次的杀破狼命格本就不是自然诞生的,而是来源于狼主曾经吞噬的一任草原天骄,在传给默绰之后就再也无法再褫夺了,否则就要消散,回归青冥。”

“那只能丢到天地熔炉里面炼掉了……”余禄语气有些不舍。

“干嘛要那么浪费,还有其他的办法利用嘛。”

摩登加女朝余禄翻了个白眼,似乎在对余禄的败家子行为而感到气愤和不屑一顾。

“不过为师这次消耗太大了,你先用普渡佛光吊着他的一条命,等为师恢复些元气再料理他吧。”

摩登加女语气平澹的像是在说要杀一条鱼那么随意,然后将螓首枕在了余禄的肩膀上,闭上眼假寐起来。

“那好。”

余禄应道,随后正要撤去金身,摩登加女却又强忍着疲惫睁开了眼,像是刚想起了什么似的,“等会!”

“金身修成之后,为师还没好好看过呢。”

摩登加女有些不满的都囔道,然后螓首低垂,睁着惺忪的美眸打量起来,就像是最挑剔、追求极致的名匠人在审视着自己手下的作品,还不时伸出那双纤巧手掌在余禄金碧辉煌的琉璃金身上拍了拍,掸着并不存在的灰尘。

打量了许久之后,她才终于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神色。

“走两步,垫个脚,转个圈……给为师看看。”

摩登加女又接着吩咐道,像是在给孩子挑衣服一样。

余禄无奈,可看着她眉眼间掩饰不住的疲惫,只能无奈招办。

“真合身啊。”摩登加女抚掌赞叹道,“能打造这般完美金身的人,肯定是个法力通天、才貌双绝的大修士吧?这点母庸置疑。”

“武道金身又不是衣服,哪有什么合身不合身的。”

“你懂什么……呼。”

摩登加女又将螓首重新埋在了余禄的肩膀上,闭上双眼,有气无力的反驳道。

没过多久,她居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我……”

余禄怔了怔,将没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没有去打扰她。

他倒是借着降三世明王目大发神威,风光无限了,又是把一众魔神当天灯点,又是杀狼主、降孽龙的,但受苦受累的可是摩登加女。

“唰唰唰……”

现在余禄体内足足有着三个重伤员,他一边挥出普度佛光治疗三人,一边飞向草原大陆上,宛如在高空盘旋的雄鹰在寻找猎物,用犀利双目俯视广袤无垠却满目疮痍的草原。

手握文王编钟的银发女官是他的重点照顾对象,而压天西和默绰只要不死,余禄就不会多管。

能找到压天西就是万幸了,至于他的死活,只能说能救则救吧,毕竟余禄需要的只是压天西身上的东西。

银发女官的命才是重中之重。

接花青的木灵之种此时终于派上了用场。

余禄取出那颗装在小绿瓶里、晶莹的仓青色结晶,其中蕴含着的生命力之浓郁几乎化为实质,蒸成了翠色的云霞,在瓶口氤氲着,风吹不散。

这位花仙转世的名头不是盖的,在吞服下这颗有着生死人肉白骨之效果的木灵之种后,原本还在死亡边缘挣扎怕怀的银发女官瞬间从鬼门关被拉了回来,脖颈间渗人的伤口迅速愈合,就连气息都平稳了不少。

余禄没有急着离开草原,而是在云层中穿梭着,守株待兔。

草原腹地刚刚经历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至少有数千万人因此死去,他不信那个瘟仙会不来。

众所周知,大战之后,必是大疫。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