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六九章 不讲武德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威廉实在不想跟格永哈维芙在拳脚上面较量了,纵然他有万般巧招妙式,可打在对方身上形同刮痧,自己却耐不得格永哈维芙的猝然一击,而且这女人的拳脚水平几乎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强(菲妮雅羡慕嫉妒恨中),再打下去吃亏的只能是威廉自己。

格永哈维芙却不想就这么快结束战斗,且不说她本就是个从不服输的性子,此番被威廉像摔小孩子一样来回摔打,早就输的光洁熘熘,只是却又输的不甚甘心情愿。

只因格永哈维芙并不是在力量方面不如对方,正相反她还占着极大的优势,只不过威廉的攻防之法颇为精妙,竟有以巧胜力,以弱克强的奇效,这让格永哈维芙在输麻了的情况下却始终斗志盎然的真正原因,她要把对手的本事学过来。

格永哈维芙对自己的学习才能很有信心,往常不管什么武技战法,她总是一学就会,一会便精,甚至只需要跟对手交手几个回合,她就能把对方的长处偷学过来。

当然在格永哈维芙看来这并不是偷学,而是正常的成长和进步。

威廉虽然不是格永哈维芙加入天使军团以来所遭遇过的最强大的对手,但他的拳脚本事却是女战帅所见过的最独特的武技,也是她少有的不能看一眼就可以学会的奥秘技。

没错!格永哈维芙把威廉的拳脚功夫视作奥秘技,当然并不是说格永哈维芙记不住威廉所有的招式,应该说威廉的每一个动作格永哈维芙都能清清楚楚的记住并模彷出来,关键是其中所蕴含的发力技巧。

格永哈维芙并不懂得听劲,但她的天赋足够高,脑子也足够好使,意志也足够坚定,故而她宁愿被威廉连摔千百个跟头,直接用自己的身体本能去体会威廉的“奥秘技”的真意,也要学会这种本事不可。

现在正是格永哈维芙对此略有所得,不过还未有完全通透,正想要进一步验证自己的感觉的时候,她相信只要再来个百十次的较量,自己一定可以彻底参悟透威廉身上的那点小秘密。

到时候她不但可以学得一门强大的秘技,更可以狠狠的摔回去,彻底的击败威廉,挽回自己丢掉的荣耀。

胜利将最终归属战无不胜的格永哈维芙!

对此格永哈维芙从不怀疑。

故而当威廉提出罢战的时候,格永哈维芙却是真的急了,就好像那种大号拉了一半却被人打断的不爽感觉,极其的令人恼火。

格永哈维芙忿然道:“你这混蛋胜了我多少次,现在却想脱身,简直是做梦!我没赢回来一次之前,你休想退却!”

威廉冷笑道:“你的拳脚本事太烂,我赢你实在太容易,却是无趣的很!我懒得再陪你戏耍!”

“你!”格永哈维芙却是心中大恨,她当然知道威廉说得并非真心话,只是自己一连输了半天一夜,却也实在没有反驳的借口。

她心思一转,却道:“威廉,你是一个难得的勇士。我知你的心中顾虑,也很欣赏你的才华和品质。这样吧,只要你肯陪我酣战一场,若你能再胜我十次,我便收你入星光军团,让你成为一名编外的爱刺天使。”

威廉大笑一声,道:“我可没有改换门庭,投身天使一族的想法,我觉得当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很好!”

格永哈维芙有些惊讶的看着威廉,从来都是凡人争先恐后的乞求入籍天使,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却对天界身份不屑一顾的人类。

她继续以各种条件试着诱使威廉与她一战,从财富、宝物,到名爵美人,再到权势力量,包括支持他建国称制等等,但凡正常凡人喜好的东西,格永哈维芙拿来都给威廉过了一遍考验,可惜威廉终究没有动心。

格永哈维芙此刻是真心的佩服威廉这个人类了,往常她那这个考验干部,基本上就没有一个凡人能抗住的,再看看眼前的这个男人,实力足够强,人品也好的没话说,格永哈维芙感觉自己那颗惜才之心又蠢蠢欲动了。

她直接上大招道:“威廉,我已经知道你是一个品行高洁的英雄。先前我们给你订立限制烈焰军团的协约,确实有那么点禁锢你的野心的意思,我想你肯定不喜欢那玩意儿,其实我也很不喜欢。

这样吧,我们就以协定中的条款为赌注,但凡你赢我一次,就可以任意指定协定的某一条协定作废。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愿不愿意接受我的赌注?”

你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

威廉当然不喜欢那个什么所谓的协定,原本只是他与老法师之间的口头协定,君子之约。谁想被这群天使一掺和,却变成了自己头顶上的紧箍咒,任放在谁身上都会不舒服,不甘心。

奈何天使们太强势,他和手下的烈焰军团只是人家砧板上的肉,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力。就算威廉手里握着几张杀手锏,面对数以十万、百万、千万级的天使军团,也翻腾不起几个浪花来。

现在这格永哈维芙居然把自己最想祛除的东西拿出来当赌注,威廉当然难以拒绝,不过他也不会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便故意稍微踌躇了一下,然后羊作不甚情愿却又有些心动模样的问道:“你···你真要拿刚才的约定做赌?”

“当然,我乃是星光军团的战帅,平日里说一不二,一句诺言,九条龙都拉不回的!”格永哈维芙暗道计谋成了,她一脸认真的说道。不过由于脸上的泥垢过于厚实了些,没有人能体会到她的“真诚”。

周围的女武神们却不约而同的暗自撇嘴,自家这老大当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你这不要碧脸的暴力女贯会信口雌黄,食言而肥,除了对星之女王足够忠诚,恪守善良阵营的底线,其他时候基本上就是一个混世魔王的模板。

当然女武神们肯定不敢拆自家老大的底儿,她们只是静静的等着欣赏接下来的好戏。

威廉故作勉强的应道:“好!既然阁下这么有诚意,我也就舍命陪君子一回。不过拳脚咱们已经比过,你实在不是我对手,我也不想继续占你的便宜,咱们这回比兵器吧!”

格永哈维芙很想说,我就喜欢你占我便宜,狠狠的占吧!看老娘不把你的尿给摔撒出来!不过她到底不想把威廉给吓退了,故而说道:“那好!我也提一条约定,如果我赢了,你就得在跟我比拳脚,而且我每赢一次,我会在先前的协定上添加一条!”

威廉决然道:“好!那就你我约定,我赢一次,减约一条!你赢,加约一条!”

格永哈维芙慨然道:“一言为定!”

两个人就这么定下了赌约,然后双方各自取了兵器,准备一较高下。

威廉使用的自然是他惯用的护身宝刀——秋水刀。

而格永哈维芙使用的却是两把造型颇为瑰丽的弯刀,它们每一柄都是堪称巧夺天工的艺术品,有着优美的弧度和令人惊叹的纹饰,而且这两把弯刀在整个多元宇宙都是鼎鼎大名的存在。

秋天狂风,黄昏边缘,正是这两把弯刀的名称。

当然,再开战之前,格永哈维芙先清洗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污垢,她居然旁若无人的当众洗漱,并在众目睽睽之下换了一身紧身袍衣,只把威廉等一干男性(好像就他跟老法师两个)看的眼珠子都快瞪裂了。

那衣袍是用天界的云绸裁剪的天使战衣,造型精致华美,却是把格永哈维芙本就傲人的身形修饰的更加风姿绰然,就算女人看了都有些拔不开眼睛,更别说威廉这种血气方刚的男人了。

这女人有点不讲武德啊!居然上手就使美人计!俺可能要中招呢!

威廉有些心底发虚,他连连做了十几个深呼吸,方才勉强平复下心底的躁动,然后收摄心神,凝神等待格永哈维芙就位。

格永哈维芙稍微踌躇了一下,却没有直接双持兵器,而是选了两把弯刀中的秋天狂风,这是一把拥有驭使雷霆力量的锋锐神圣弯刀,不但锋锐莫匹,更可以引动雷霆的力量伤敌。

格永哈维芙觉得用这么一件神兵已经足以对付威廉,她就不信对方的剑术(这里的刀法也归入剑术一类)也会像拳脚功夫那般出色。

双方同时抽刀对站,然后几乎不约而同的挥刀攻击。两把战刀几乎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极速碰撞在一起,然后他们才发现对方的武器的锋锐居然不下于自己的战刀,这头一回合想要斩断对手兵刃先声夺人的打算,却都是落了空。

看来接下来就要靠招式套路取胜了——这是威廉的心声。

拼技术微操!老娘从没有怕过谁!——这是格永哈维芙心中的呐喊。

就在这心思转动的瞬间,威廉的秋水刀已经与格永哈维芙的秋天狂风碰撞了不下数十次,而周围的人们只听到一连串近乎电锯切割木材一般的长噪音(得那种台锯),根本分辨不出武器碰撞的声音间隔。

却听得噪音忽然消失,乃是二人同时变招。

格永哈维芙,忽然后退一步,直接发出一击重斩——【利刃之舞】。

一道蕴含雷霆力量的冲击随着格永哈维芙的斩击霍然冲向威廉,只可惜威廉早有所料,他一个滑步前冲,真真展示出了自己近乎鬼魅一般的爆发力,竟然直接撞进了格永哈维芙的怀中,脑门在雪山之巅上面勐然一撞,颇有种雪崩埋人的架势。

奈何面对这无边的福利,威廉此时心中并无一丝杂念,他以辣手摧花之心猝然发力,以暗劲击打格永哈维芙的心肺,让她身形不由自主的凝滞了一下,而秋水刀的刀尖则毫不客气的在格永哈维芙的颈部挑了一个血口,然后他就把战刀搁在了对方的脖颈上。

两个人同时停止了动作,威廉毫不留恋的从格永哈维芙怀中挣脱出来,抓着战刀顶着她的脖颈说道:“你输了!女士,协定最后一条取消!”

格永哈维芙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你···我···我怎么会输呢?”

格永哈维芙感觉自己输的有些不明不白,怎么一眨眼刀子就架自己脖子上了呢?!

威廉以为格永哈维芙想反悔,便故意刺激道:“女士!请相信我的战刀的锋锐!她是精金铸造的神兵,足以轻易的砍下你的脑袋,此前已经有很多大人物的脑袋被我的战刀砍下过。

当然,如果你觉得我们之间的赌斗得不偿失,也可以就此作罢。至于执不执行最后的约定,那就随你的便吧!”

格永哈维芙怒道:“你想的美!该死的凡人!你在小看一个伟大的雅灵的品质!战无不胜的格永哈维芙又岂是输不起的小人!再来!我刚才一时大意,没看清楚你的攻击轨迹!”

威廉故作为难的问道:“那我们的赌约?”

格永哈维芙不耐烦的摆摆手道:“算你赢了一次!协定取消一条。哼哼!等我赢回来,你的小心思将会毫无作用!”

于是两个人拉开架势,重新开始比试。

这一次格永哈维芙谨守门户,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威廉的每一个动作,准备看穿他的攻击。

却见威廉忽然一记挑斩,其角度极为刁钻,让格永哈维芙颇感觉有些难以招架,当然并不是说她招架不住,而是威廉的刀路怪异,如果格永哈维芙站在原地,不管是想要格挡还是对攻都有些别扭,故而她不得不向旁边挪了一步。

不想威廉的刀式徒然一变,从挑斩变成了斜刺,逼迫移动中的格永哈维芙不得不扭身格挡,威廉招式再变,尚未来得及结束前两个动作的格永哈维芙只能跟着继续变动。

如是再三,然后威廉的刀又架在了格永哈维芙的修长鹅颈上了。

这一次比斗,格永哈维芙感觉憋屈极了,她满身的气力尚未来得及发挥,一身绝艺未曾施展,就又一次输了,输的她极是不甘心不服气。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格永哈维芙气呼呼的瞪着威廉,喝道:“再来!我就不信胜不了你!”

威廉却笑着伸出两个指头,比了个V字,道:“两条了,女士!”

双方再战,然后格永哈维芙多坚持了两个动作,再次被战刀架在了脖子上。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