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五十四章 互相算计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潇湘馆中歌舞升平,京城皇宫兵荒马乱。

堂堂镇抚司指挥使,朝廷一品大员,竟然死于江湖人士。

自东厂督公马踏江湖之后,再没发生过此类事件,简直是赤裸裸的打脸,泰昌帝命令镇抚司、内侍司搜查天下。

大半个月过去,没发现烟波钓叟行踪。

或许密探有所察觉,然而没人愿意为死人报仇,更何况会搭上性命。

随着钓叟事迹传入江湖,大庆武者扬眉吐气,纷纷吹捧传颂,将其列为仅次于东厂督公的天下第二高手。

传说周督公还活着,消息不知真假,却没人敢拿九族开玩笑。

骇人听闻,莫过于此!

这时。

天下第一的周督公,正躺在牙床上假寐

绣幕罗帏,烛影摇红,新任花魁盈盈面带红晕,轻轻在周易胸膛画圈。

短短半月时间,周易就成了潇湘馆贵客。

挥金如土不说,还凭借真气凝形之法,施展出了上等榻上功夫。

毕竟见多了太监哄宫女,纵使没了烦恼根,也能将女子侍候得晕头转向。

周易只略微使出三五成功夫,便让馆中姑娘食髓知味,甚至有几个姐儿要给自己赎身,争着与他做个妾室。

忽然。

一缕寒风从窗外吹过,红烛摇晃几下熄灭。

“谁?”

周易倏然睁眼,对着窗户外的黑影,弹指激射剑气,

刷!

刀光闪耀,与剑气对撞。

出刀之人对真气的控制,堪称妙到巅峰,力道大小恰好与剑气同时湮灭。

“这破体无形剑气,也不似江湖说得那般厉害。”

来人从窗户跳进来,看模样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剑眉星目,白衣飘飘,腰间别着长刀,手中折扇啪的打开,上面写着四个篆字。

天下第一!

周易沉声道:“小娃娃好大的口气,也不怕周督公打上门来。”

青年自信道:“与督公过手,求之不得!”

周易嗤笑一声,没有继续理会青年,转头看向房间角落:“躲那里的朋友,还不出来认识认识?”

一团黑烟显化,慢慢凝成个半虚半实人形。

双手双脚俱全,只是模湖不清,唯有脑袋与常人无异,面容就是老鹿生前模样。

周易掩住心底怀念、恨意,假做震惊道。

“鬼物?”

“咱家老鹿,确实是鬼。”

老鹿自我介绍过后,开门见山说道:“齐先生年岁过百,即使侥幸突破先天,寿元也剩不下多少。”

“咱家这里有条路子,可得长生之秘,齐先生可有兴趣?”

烟波钓叟本姓为齐,曾为私塾教书先生,后弃文从武闯荡江湖,尽数为老鹿查了个底儿掉。

周易沉吟片刻,反问道:“莫非江湖流言为真?”

十六年前,九大宗师围攻东厂督公失败,后有关于长生不死的流言传出,只是真正相信的人并不多。

“千真万确。”

老鹿说道:“不过督公实力强横,单凭一个人就是送死,齐先生不若先行联手,功成后再各凭本事。”

周易疑惑道:“督公消失多年,如何能寻到其踪迹?”

“他再不出世仇人都死光了。”

老鹿说道:“咱家了解督公的性子,定会忍不住出来报仇,所以只需等他自投罗网!”

周易暗骂老鹿果真了解自己,打探道:“所以在督公仇人附近布下了陷阱?”

“这等手段太简陋了,很难骗过督公。”

老鹿说道:“咱家救下了督公族人,待他听闻周家人还活着,定会偷偷回去查看……”

周家人没死光?

周易目光微缩,幸好先行设计鱼饵,将老鹿钓了来,否则又是一场苦战。

念及至此,半推半就说道:“督公实力深不可测,围攻未必能成,甚至会重伤身死,与其为虚无缥缈的长生搏命,我还不如多享受些年岁!”

老鹿仔细观察钓叟神情,推诿不似作假,戒备反而松了几分,指了指自己说道:“齐先生看咱家这鬼躯如何?”

周易说道:“颇有几分玄妙。”

“寿逾五百!”

老鹿说道:“齐先生若愿联手,无论成败,咱家都会奉上鬼仙延寿之法。”

周易面露心动神色:“当真五百寿元?”

“当真!”

老鹿巴不得有人修行此法,循循善诱道:“咱家先传授上半卷,齐先生自行参悟,事后再予下半卷。”

周易连忙答应道:“斩杀督公,为江湖除害,我辈自当尽力。”

旁的青年噗嗤笑出声,鄙夷道:“齐先生的面皮,不比那些名门正派差。”

周易睨了一眼,冷声道:“这厮是哪个?”

“霸刀弟子,刀神罗朔。”

老鹿介绍道:“罗小友乃绝世天骄,天生能感应天地之气,武道修行一日千里,二十三岁突破先天,号称将来的天下第一!”

周易眉头一挑,竟然不是驻颜有术的老怪,疑惑道。

“这般年纪就图谋长生?”

先天宗师只要不死于厮杀,个个能活百五年岁,罗朔还能威震江湖百多年,不值得为虚无缥缈的长生冒险。

“师尊死于督公之手,身为弟子理应报仇”

罗朔轻摇折扇说道:“另外,早与督公过招,早些去掉将来二字。”

周易仔细打量罗朔,完全没有先天宗师的凶戾之气,反而像是初出江湖的菜鸟,显然未经历过阴谋诡计。

仔细想想也合理,罗朔出山就是宗师,寻常江湖人哪敢算计,个个都得诚心诚意伺候着。

“延寿经什么时候给我?”

“现在就行。”

老鹿向前飘了几步,也不背着罗朔,直接摄起桌上毛笔,蘸了蘸墨开始书写鬼仙延寿经。

罗朔看过经文总纲,稍作沉吟,竟然微微摇头,眼中有些许不屑。

延寿经的根本是炼鬼之术,也就是以酷刑、秘法折磨肉身,生出无尽痛苦怨恨,再辅以延寿执念,最终引动天地阴气灌注神魂,形成鬼物。

这等傻大笨粗的手段,入不得罗朔眼界。

将来寿元将尽,罗朔自信能统合天下武道,推陈出新突破先天之上境界。

“妙啊,妙……”

周易上前凑了凑,假装被延寿经内容吸引,实则距离老鹿只两三步距离,体内真气从静止瞬间化作汹涌波涛。

丈六金身,轰的将房间撑破。

如渊如海的真气笼罩方圆数十丈,封死了老鹿逃跑的任何方向,如倾盆大雨轰然落下。

“小易子!”

老鹿惊叫出声,怎么也想不到周易会在青楼挖坑,眼见先天真气轰来,张口吐出五颗拳头大头骨。

骷髅头迎风见涨,化作成人脑袋大小,口吐黑烟,怪啸声刺耳。

轰轰轰……

一连五声爆响,骷髅头尽数崩碎,丝毫未能阻拦周易磅礴真气。

老鹿面容狰狞扭曲,骷髅头与他心神相连,破碎后直接反噬鬼体,再难维持下半身凝形,又变回灰蒙蒙雾气。

与此同时。

罗朔反应极其迅速,人刀合一斩向周易脖颈,丈长刀光不弱于霸刀霍琮。

周易自持九重真罡护身,没有理会罗朔刀光,所有心思都在老鹿身上,眼见在真气摧残下,鬼体碎成几十团黑烟。

雾气逃向四面八方,或飞天,或钻地,其中有一道就是老鹿主魂。

“死!”

周易丈六身躯爆发出无数剑气,杀向所有黑烟。

连绵不绝的轰鸣声持续了十几个呼吸,整个潇湘馆化作废墟,仿佛经历了火炮洗地,客人姑娘的尸骨与砖石土木混成血泥,惨不忍睹。

“死了么?”

周易站在断壁残桓当中,举目四望仔细感应,没有发现老鹿残魂,却也不敢确定彻底杀了对方。

在背后连噼十几刀,终于破开了护身真罡,留下了尺长的伤痕。

剧痛让周易回过神来,还有个蝼蚁没清理,挥手泼洒出剑气将刀光逼退,双掌合拢就要将罗朔碾碎。

“督公神威,来日再见。”

罗朔潇洒声音传出,只见刀光缩小成尺许大小,调转方向,快如雷霆飞向天际。

此等人刀合一的运用手段,已然超过了霸刀霍琮,寻常人施展轻功,速度为肉身所累,再快也比不过化身刀光。

且刀光大小随意,变化由心,还能飞天钻地,端的是无上保命之法。

“滚回来!”

周易对着罗朔怒吼,声响震耳欲聋,足足传出十几里远。恐怖的真气从口中喷出,迅速暴涨为梁柱粗细,横贯天穹将刀光轰成粉碎。

罗朔遭此重击,再难维持人刀合一,身体如断线风筝般坠落。

周易散去金刚不坏神功,恢复常人大小,抓着罗朔脖颈拎起来,冷声道:“若非咱家眼里只有老鹿,你这厮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罗朔满身是血,身受重伤,却仍然保持几分傲气。

“阉狗,再给我十年……”

“咱家不给!”

周易果断将罗朔捏碎,真气顺着经脉搅碎五脏六腑,神仙来了也南救命。

抖了抖罗朔尸骸,掉落几张银票,一卷刀谱。

“果真是初入江湖的雏儿,亦或者太过自信,竟然将秘籍随身携带。”

周易捡起刀谱,几个纵跃消失不见。

许久之后。

十余道模样各异的身影,站在潇湘馆附近楼顶观望。

有僧有道,有兵有儒。

这些人多是白发苍苍的老者,气息凝练浑厚,任意一个放在江湖上,都是声名赫赫的高手。

“阿弥陀佛!”

黄袍老僧高宣佛号,眼中闪过恐惧,更多的是贪婪:“督公果真是驻世大魔,若不早日铲除,天地不宁!”

先前传言长生不死,少有人信,多数认为是围杀督公的噱头罢了。

如今督公再次现身,让传言有了几分可信。

紫衣老道鄙夷道:“老秃驴,你这般身子骨,督公一指头就能点死,也敢心生觊觎?”

老僧双手合十,宝相庄严,面目慈悲。

“贫僧自是敌不过大魔,然而佛门信众亿万,一拥而上,定能还世间清净。”

众人恍然大悟,督公再怎么厉害也是孤家寡人,真气、体力再强也有极限,靠着人数堆都可以堆死了。

只要能求得长生,哪怕一丝丝可能,无论死多少人都值得!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