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五十三章 合该庆贺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天牢。

昏暗潮湿,阴森腐臭。

时不时传来犯人惨叫声,夹杂着狱卒猖狂肆意的怪笑。

周易倒背着手,在牢房当中漫步,看一看校尉审问犯人,瞧一瞧书吏编纂罪名,总觉得莫名熟悉。

“当年就有这般感觉,如今更浓烈了,究竟怎么回事?”

先天宗师精气神圆润玄妙,且武道修行对危机感应敏锐。生出诸如心血来潮、忽生警觉等感应,必然非同寻常。

周易站在牢房外思索,瞥了眼遍体鳞伤的犯人。

这人模样隐约有些印象,似是天顺四年的进士,颇为唐明远看重。

现在唐相倒台,连带着获罪入狱,甚至一家老小都流放。

泰昌帝自幼被母亲、老师控制,好不容易摆脱,定然珍惜权势,将所有同党官员清理干净,无论对错忠奸。

“唐明远做派系魁首,当真是死的冤枉,远不如咱家……”

周易转念一想,自己个儿确实不会手软,但是动不动就卖了干儿,结局与唐相同党似乎没什么不同。

“所以千万不能跟别人混,必须自己做老大!”

转身离开天牢。

已经过了丑时,京城街头寂静无声,偶尔听到几声犬吠,或者更夫敲响铜锣,拉长了嗓子呐喊。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周易穿街过巷,来到一处灯火通明的阁楼。

真气在脖颈处凝成喉结,声音变得低沉磁性,抚了抚假胡子,迈步走进潇湘馆。

挥手扔出锭银子,老鸨顿时笑容满面。

“爷,里边请!”

周易熟练的登上二楼,唤来几个姑娘,左拥右抱饮酒听曲。

“任谁也想不到,咱家会混迹勾栏!”

青楼中龙蛇混杂,三教九流无所不有,可谓最好打探消息的地界。

周易施展听息术,整个潇湘馆都在探听范围,不消片刻就知道了大徒弟的住处,永兴坊太平街甲十二号。

东临镇抚司,距离皇宫只一箭之地。

“十几年从乡下小子,升为镇抚司指挥使,比咱家也不差多少了!”

周易目光闪烁,打算探查几日,就去拜访这便宜弟子。

……

这日。

下了朝。

古逍向泰昌帝汇报,近些日又抓了几名唐党余孽。

是真是假不重要,这几个老家伙倚老卖老,质疑陛下治国手段,安上唐党余孽就能抓入天牢审问。

具体罪名么,审着审着就有了!

泰昌帝听的很满意,随着唐明远入狱,已然将内阁六部东西两厂拿到手中。

“爱卿辛苦,陪朕吃个晚饭。”

“谢陛下!”

古逍早就知晓泰昌帝习惯,喜好与心腹臣子一同吃饭,席间会谈论朝堂事务,也会谈古论今说些闲话。

这等礼贤下士的做法,很是得臣子感恩。

傍晚时分。

古逍坐着轿子回到家中,与妻儿叙了几句话,来到书房处理公务。

刚刚落座,一道苍老声音响起。

“逍儿的功夫落下了!”

古逍倏然间汗毛耸立,进门时仔细观察过,竟然没发现书房有人。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白须白发的老者,正坐在太师椅上品茶。

“拜见师尊!”

古逍认出来人身份,连忙起身作势欲拜。

“不必麻烦。”

周易摆摆手,问道:“为师出关后,听人说你做了大官,便来京城看看,这身紫袍没丢为师的脸面!”

古逍躬身说道:“师尊不怪弟子为朝廷当差就好。”

“学得文武艺,货于帝王家。”

周易微微颔首,说道:“江湖上哪个高手不想当官?不过是官少人多,那些个没本事的,心生嫉妒才会骂鹰犬爪牙之类。”

当年周易建立东厂,广发门贴招募校尉、监察,不知多少高手走门路、送银子,只为摆脱平民身份,获得一身官袍。

平日里吃斋念佛的禅师,清静无为的高道,也想加入东厂做个地方监察。

无论是外出办事,还是与其他宗门竞争,有了官身百利无害。

古逍稍稍松了口气,拍马道:“弟子有今日成就,全赖师尊教导。”

周易似是满意弟子的恭敬,笑着问道:“怎么不见云儿?”

噗通!

古逍面露悲戚,竟然直接跪在地上,说道:“请师尊责罚弟子,没能照顾好师弟,为奸人所害。”

周易眉头一挑,怒声问道:“哪个害了云儿?”

“奸相,唐明远!”

古逍恨声道:“奸相把持朝堂,欺君罔上,弟子与师弟助陛下惩奸除恶,不小心中了埋伏,师弟死于乱箭。”

“……”

周易暗道自己眼光精准,这厮果然适合去东厂当差,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有宫中内侍三成功力。

“为师这就去唐府,杀了他全家,再去天牢斩了奸相为云儿报仇!”

“师尊稍等片刻。”

古逍眼珠一转,说道:“奸相把持朝堂多年,府上有不少高手,且等弟子召集麾下,一道为师弟报仇!”

周易几乎忍不住想笑,打算看看这厮如何做。

“速去速回。”

“遵命。”

古逍躬身退下,连忙唤来心腹,召集镇抚司精锐。

书房中。

周易正闭目假寐,忽然心生警兆,冷笑一声身形闪烁消失不见。

轰轰轰……

连绵不绝的轰鸣声响起,却见古逍召集来的麾下,个个肩上扛着合抱粗的火炮,后面有专人填充弹药。

百余炮手站成两排,轮番对着书房位置轰炸。

古逍左右簇拥数百镇抚司精锐,不同于炮手,他们举着手臂粗、丈许长的火铳,瞄准烟尘弥漫的地方。

几轮炮轰后,硝烟慢慢散去。

书房连带旁边的院子,尽数变成了废墟,地面留下巨大的弹坑。

一道枯瘦的身影站在当中,衣衫破破烂烂,露出来的肌肤呈焦黑之色,不断向外流淌鲜血,显然遭受重创。

“咳咳咳!”

周易剧烈喘息几声,不敢置信的问道:“逍儿,为什么?”

“指挥使的位置只有一个……”

古逍没有过多解释,也无需向死人解释,冷声道:“这事儿许多人都知道,弟子瞒不住,所以只能将师尊送走了。”

周易真气运转,施展不灭金身,肌肤绽放赤金光芒。

“就凭你?”

“师尊十几年不出山,殊不知天下已经变了!”

古逍指了指火炮和火铳,说道:“这是唐相铸造的特制火器,威力堪比天雷,今天师尊就是第一个死于火器的宗师!”

说话间挥挥手,火铳手井然有序的开枪,三排轮番切换,子弹密集如雨。

每一发子弹都有巴掌大小,看弹头颜色似是玄铁,专破武者真气、肉身。

“孽徒!”

周易厉声长啸:“今日为师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武道宗师!”

说罢腾空而起,周身穴道绽放无穷剑气,向四面八方汹涌激射,整个人如同笼罩见剑光风暴当中。

剑气与子弹撞击,爆发出刺耳的轰鸣声。

“这……”

古逍面色剧变,唐相研制出反宗师火铳后,用闻名天下的圆公公、魏公公测试威力,俱都打的无法还手。

原本想着火炮重伤,再以火铳击杀,即使师尊有什么底牌,也只能抱头鼠窜。

哪曾想突破先天不久的师尊,竟然能在枪林弹雨中逆势而上!

“奸相误我!”

古逍呵令麾下阻拦周易,施展轻功向皇宫飞纵,结果才逃出十几丈距离,一道苍老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逆徒,还记得为师说过的话么?”

周易不等古逍求饶,指尖点出剑气,从后背穿透前胸。

古逍心口剧痛,低头见胸膛多了个大窟窿,鲜血止不住的从嗓子里涌出,嘴里发出嗬嗬嗬的声响,栽倒在地没了气息。

周易身形晃了晃,似是站立不稳,瞥了眼畏畏缩缩不敢上前的镇抚司精锐。

“与当年一般废物!”

施展轻功飞纵,消失在混乱的街头。

片刻后。

潇湘馆。

周易换了身干净衣衫,只是难掩面色苍白,偎红倚翠好不快活。

杀死古逍之后,忘情剑诀再上一层,对天地之气感应灵敏许多,加快了修行速度。

“剑诀二转,合该庆贺……”

周易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旋即心生疑惑,似乎曾经说过许多类似的话,然而怎么也回忆不起来。

先天真气运转,探查周身上下所有地界,没有发现丝毫异样。

“兴许是咱家想多了……”

周易按下心中疑虑,眼中闪过凶光。

“鱼饵已经布下,静等大鱼自己上钩,一举铲除后患!”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