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四十五章 算计成空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瑞王双目圆瞪,显然死的不甘。

身为正统帝第六子,自幼聪慧机敏,屡屡得父皇夸赞。

原本想与赵穆争一争皇位,结果接连宫变,隆庆帝、天顺帝轮番登场,只能磨牙利爪静待天时。

今夜天顺帝意外驾崩,又膝下无子,瑞王认为是天赐良机。

于是召集死士冲击宫禁,打算挟持百官登基称帝,结果连宫门都没进去,就成了刀下亡魂。

一辈子费心算计,声响都未发出就尽成空,还不如做个富贵王爷!

“辛苦谢爱卿铲除奸佞。”

淑贵妃轻抚婴儿,哄的他止住哭声,这就是她日后权力的倚仗:“本宫……哀家常听先皇夸赞,爱卿精忠为国,果然如此!”

谢元帅叩首道:“臣,拜见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哗!

殿中百官惊诧出声,这蛮子怎么比唐、曾二人还面皮厚,新君还未议定,直接就开口叫太后了。

有人想要出声反驳,瞥了眼地上头颅,瞅了瞅殿外影影绰绰兵卒,不敢做出头鸟。

与阁老争几句,顶多丢了官。

与武夫蛮子讲理,很可能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好好好。”

太后竭力忍住喜色,可不能在先皇尸骸前大笑出声,说道:“谢爱卿快快起身,哀家一介妇道人家,日后还需仰仗爱卿治国。”

话音刚落。

户部何尚书噗通跪倒,三叩九拜道:“臣,拜见陛下,拜见太后娘娘!”

老狐狸!

唐明远暗骂出声,凭白让这厮分润了拥立之功,紧跟着跪地参拜。

百官互相对视,眼神中尽是苦涩,事到如今不认也不行了,争先恐后的承认婴儿为新君。

太后坐在榻上,看着下方呼啦啦跪倒的百官,不禁生出几分豪气。

“众爱卿平身。”

待群臣依次站好,又说道:“陛下新生,姓名由宗人府取,众爱卿取个年号如何?”

群臣低声议论片刻,唐明远上前一步说道。

“泰者,福寿安康宁,昌者,锦绣繁荣,可取泰昌二字!”

“甚好。”

太后紧紧抱着泰昌帝,起身说道:“陛下乏了,先皇后事交由唐爱卿、谢爱卿、许爱卿合力操办。”

“遵旨。”

唐明远双目微眯,任何人沾染了皇权,竟然都会发生蜕变。

淑贵妃以美艳冠绝后宫,从未有过善心机、权术传闻,现在借着先皇发丧,开始平衡朝堂局势。

手段很稚嫩,却很有用!

吏部至关重要,太后若能将许大人拉入麾下,便不再是空有名头。

“历史果然是个圈儿。”

刚刚解决了天顺帝,如今变成了太后收权,纵使解决了这个女人,日后还会有其他人。

唐明远只觉得心神疲惫。

……

恩泽侯府。

正堂。

伍公公来回踱步,神情阴晴不定。

天顺帝暴毙,打散了一切计划,首先皇儿还没有出生,即使出生了也岁数太小。

其次未能彻底拿下东厂,没足够的势力支持儿子登基。

“侯爷,侯爷……”

外出探听消息的干儿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汇报:“新君定了,先皇嫡子,淑贵妃为摄政太后!”

伍公公惊喜道:“当真?”

“消息没瞒着,已经传遍皇宫了。”

干儿说道:“据说先皇嫡子方才出生一个时辰,由唐阁老、谢大帅联手拥立,连年号都取好了。”

“好好好!”

伍公公连声叫好,谁曾想天随人愿,阴差阳错竟然达成了最终目的。

“咱家才是最终的赢家。”

挥手屏退干儿,从袖口摸出玉佩,幽幽说道:“老祖宗,大商成功复国,您有面目去见列祖列宗了。”

玉佩嗡嗡震动,一道声音从中传出。

“老夫食大商香火供奉,神魂已非凡俗,离死早着呢。”

“那玉佩碎了呢?”

伍公公真气运转,将玉佩捏碎一角,内里传出凄厉惨叫声。

“你想做什么?”

“咱家送老祖一程。”

伍公公说话间,无视老祖咒骂声,将玉佩拦腰掰断:“自此之后,再没有什么大商血脉,只有大庆皇帝!”

一缕缕残魂从碎玉中钻出,凝聚成半虚半实的鬼脸。

浓郁香火气息包裹鬼脸,然而微风吹过,香火气息迅速飘散,将鬼脸拉扯成狰狞恐怖的形状。

“你这不孝子孙,枉费老夫信任,竟敢背宗弃祖。”

“大商早亡了!”

伍公公说道:“老祖宗总说以复国为己任,然而咱家从未想过复国,让孩儿安安心心做个皇帝就好。”

“桀桀桀……”

鬼脸刺耳尖啸,嘲讽道:“你以为皇帝是你儿子?老夫早就探查过,那妇人肚子里怀的是个公主。”

伍公公反驳道:“公主怎么可能继承皇位?”

“你说呢?”

鬼脸已然消散大半,魂飞魄散前说道:“无福之人,机关算尽终成空,老夫在下面等着你。”

“老祖,后辈错了,您……”

伍公公伸手去抓鬼脸,如同一团雾气彭的消散,再无任何气息痕迹。

怔然许久,方才回过神来。

“督公好生算计,咱家输得不冤!”

大庆有能力偷换太子的人,只有周督公一个,难怪唐阁老、谢大帅鼎力支持,恐怕早已暗中达成协议。

“咱家必须得离开,以督公的性子,必然翻后账。”

伍公公收拾金银珠宝,刚刚走到院子里,见到刚刚打听消息的干儿,领着几十个缇骑冲进后宅。

为首内侍说道:“侯爷,督公有请,走一趟吧。”

伍公公将包裹摊开,哗啦啦撒在地上,金银熠熠生辉,少说几千两。

“富公公,放咱家一条生路,这只是买路钱。咱家还有几处秘库,金银数以百万计,全都算作买命钱!”

“咱家喜欢金子。”

富公公弯腰捡起金锭,擦了擦尘土塞进袖口,话音一转。

“可是咱家更怕死,愣着干什么,还不抓人?”

缇骑得令,将伍公公围在当中。

伍公公为保证身轻体健,传承大商皇族血脉,并未修行昙花宝典,论武功完全不是缇骑对手。

半个时辰后。

东厂地牢。

伍公公五花大绑的跪在地上,披头散发颇为狼狈。

周督公吹了吹茶水热气,不疾不徐的品了口,笑眯眯的说道。

“侯爷,还有什么遗言就说出来,咱家定为你传达。”

伍公公沉默不语,他很想问女儿在哪里,却又不敢。担着公主的名头,女儿还有可能活,一旦暴露身份必死无疑。

周易挥挥手:“拉下去吧,做的体面些。”

片刻后。

验尸午作进来,低声汇报道:“督公,恩泽侯没过净身房。”

“咦?”

周易心思电转,心中隐约有所猜测,忍不住抚掌笑道。

“真好玩儿!”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