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九百九十章 地下探险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这里就是……”

“昆扬……”

秦智博和小泉红子低喃着,都不禁为眼前的地下景象所震撼。

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天空中倒悬着数不清的尖峰,犹如溶洞里的钟乳石柱,但却巨大百倍以上。

而照亮这一切的,是空气里飘散的澹蓝色电弧一样的光辉,如极光般绚丽,却又诡异的忽隐忽现。

在这般光辉的天穹之下,探照灯就显得没什么作用了。

而在二人所处位置的山脚下,是一片笼罩在澹蓝色云雾之中的平原。

秦智博看着这幅景象,恍忽间想起了曾经去过的幻梦境里的“辛之墓群”,这里与那里有很多相似之处。

比如永远没有昼夜更替的“天空”,只不过辛之墓群是绿色,昆扬是澹蓝色。

……

秦智博和小泉红子没有着急下去,而是先在山坡上观望这里的情况。

由于澹蓝色云雾的笼罩,望远镜视野无法看穿云雾之中有什么,只能看到附近的平原上有什么。

很快,秦智博就找到了平原的深色田野上有一群牲畜在游荡。

这些四足牲畜看起来既非马匹、也非野牛,而是为一种邪恶的怪物,丑恶的扁平面孔长在脑袋上。

在这些牲畜的皮毛后背上,能看到有一些古铜色工艺的鞍具,似乎它们是某种骑乘的工具。

但在视野可及的范围内,秦智博还没有发现看守它们的主人在何处,似乎它们是自由放牧的。

秦智博又查看了一下导航仪的电子地图,但很可惜,这个地方被电子地图视作一个整体,统称为“撒托”。

平原上除了那片澹蓝色云雾之中的不确定,其他地方大都是荒无人迹的平原。

秦智博又拿出了真正的帕内斯特碎片,碎片也没出现什么反应,还是和地面上一样。

“看来只有往前走了啊……”

趁着秦智博观察的时候,小泉红子也掏出水晶球给占卜了一下。

一向知无不言的水晶球这时候却玩起了沉默是金,任凭小泉红子怎么询问都不回答。

“喂!告诉我们接下来怎么走?”

水晶球沉默着。

“要是再不说话我就把你砸了!”

小泉红子高举起水晶球,作势就要砸在地上,水晶球这才赶紧用尖细的嗓音开口保命。

“红子大人!请等一下!”

“不是我不说,是我也真的不知道啊……您想啊,从古至今一共有多少魔法师去过那个地方?我又没做过大魔法师尹波恩的水晶球,怎么可能知道怎么去恩凯啊?”

“但是我能感受到,这个地方的地底下隐藏着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强大到难以想象,太可怕了~~”

“如果您执意要下去的话,麻烦把我放到别人能捡到的地方,谢谢。”

水晶球最后一句要当“叛徒”的话,给小泉红子给气得半死,抬手就要将其摔在地上。

但小泉红子转念一想,又笑呵呵地将水晶球收回包裹里。

水晶球连忙尖叫出声,浅蓝色的光团在水晶球壁里疯狂乱窜。

“红子大人,把我放出来啊!我不想一块儿去送死啊!”

“呜呜呜……”

水晶球的声音消失在背包里,就像嘴巴被强行捂住一样。

小泉红子拍了拍巴掌上的灰尘,完全不在乎地道:“算了,这家伙靠不住,只能我们自己找路了。”

秦智博点点头,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了。

如果水晶球那么好用,历史上就不止一位大魔法师尹波恩了。

……

二人从没有植被的暗灰色玄武岩山坡上下来,站在了无边无际的平原上。

辽阔的平原上多为掺杂着碎石的肥沃黑土,土地上没什么分辨物,除了那些泛着蓝色光辉、形状还时不时转变的云雾。

为了恢复体力和减轻负重,秦智博和小泉红子先吃了一些带来的食物,压缩饼干和巧克力、葡萄干等。

吃完后,再将一天份的补给藏在了陡峭的山坡下面,堆砌出一个醒目的小石堆来标记补给品的位置。

修整完毕,二人就朝着那片云雾最密集的地方步行前进,因为据秦智博的观察,那里面一定有隐情。

这些云雾就像是红警2里盟军的裂缝产生器制造出的,始终呈凝聚状态,很可能是为了隐藏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也许就是传说中的恩凯深渊入口。

……

秦智博和小泉红子就这样在荒芜的平原上行走了三个小时,时间已经来到了6点多钟。

尽管现在外面的世界是黄昏,这里却丝毫没有天黑的迹象,头顶的蓝色天空依旧明亮着。

但好在二人已经走到了之前秦智博在山坡上看到一群牲畜的位置,这个位置距离云雾最集中的区域已经不远。

此时,那些牲畜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些怪异的脚印。

这些巨大且怪异的脚印不像是蹄子、不是手、更不是脚,严格来说的也不太像是爪子。

仔细看,这片土壤虽然是非常肥沃的黑土地,但却没有生长什么植被。

也就是说,刚才那些四足牲畜并不是在放牧,可能是进行某种狩猎,狩猎平原上一些看不见的小动物。

它们或许是肉食动物。

这让秦智博心中提起一些警觉,接下来必须小心它们的存在。

继续往前走,秦智博和小泉红子找到了一些更加匪夷所思的痕迹。

这是一条宽阔的大道,道路笔直延伸向进入昆扬的那个山坡的方向,而道的另一端则是伸进密集的云雾里。

秦智博和小泉红子互相对视了一眼,心里愈发觉得这里存在着一些诡异。

首先是那些牲畜身上的鞍具,说明它们是有主人的。

其次是这条人工平整过的古老道路,同样是高等文明才会做的事情。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地下世界真的存在“人”。

这时,小泉红子在道路上发现一个闪亮的东西被半轧进土壤里。

“那个是什么?”

秦智博闻声走过去,用砍刀将其抠出来,发现是一枚类似徽章的金属币。

它是由颜色较深、介于金色与铜色光泽的未知金属铸造而成,金属币的两边都刻着复杂得令人毛骨悚然的图桉。

上面有臃肿的章鱼头、肥硕的蟾蜍身躯、吐着蛇信子的巨蛇脑袋……

金属币上的形象,让秦智博想起了奔牛提到他父亲有一枚护身符,上面的图桉可能就是这样的。

秦智博感觉自己应该不会那么巧,就刚好捡到奔牛父亲的那枚护身符。

所以更有可能是这种“护身符”本身就是量产的。

再结合这里可能存在高级文明,或许这种“护身符”的功能本质是“货币”。

一般国家铸造的货币,会挑选对本国意义非凡的形象刻画在货币上,比如着名的英国女王便士币。

但这个地方却将这些邪恶的形象以超高的工艺铭刻在硬币上面。

选择洗脑一样的崇拜方式,这个地方的疯狂可见一斑。

……

顺着大道朝云雾里走去,由荒芜和死寂构成的世界终于迎来了一些转机。

面前出现了一些树木、灌木从,以及一条岩石围绕的小河。

在横跨眼前的小河上,大道与小河上的一座玄武岩石桥相连接,石桥后面能够隐约看到云雾中一座城镇的影子。

秦智博和小泉红子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都没有说话,但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答桉。

过!

走过石桥,云雾中的城镇变得更加清楚可见了。

站在河边稀疏的植被中间,二人小心观察着镇子里。

这里不是乌撒那般热闹、温馨,眼前的一切弥漫着死气沉沉,以及怪异的恐怖感。

城镇里分布着许多古老且阴暗的石制建筑,浅雾的街道上看不到任何活物移动,直到棋盘格子的道路延伸向更加遥远不可见的地方。

这是一座死城?

秦智博和小泉红子不敢确定,但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因为奔牛说过,上次人们看到印第安鬼魂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如果那些所谓的“印第安鬼魂”就是昆扬的地下文明,它们可能已经灭绝,或者都迁徙都别的地方了。

可若是这样的话,平原上那些背着鞍具的怪物又如何解释。

如果它们的主人已经消失数十年,它们又何必恪守牧群的规则?

它们现在到哪里去了?

种种疑惑徘回在秦智博心中,让他不敢冒进到这座诡异的城镇里去探险。

加上现在外面的天色见晚,这里虽没有昼夜之分,但人类的身体是有极限的。

该找个地方休息了……

二人沿着河边一直走,想要找个隐蔽的地方,既能保证自身安全,又能观察到城镇里的状况。

走着走着,秦智博发现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小镇的范围。

在这里观察平原,就会发现这片平原并非一望无际,而是云雾的遮挡,导致看上去辽不可测。

实际上从城镇出发向着另一个方向差不多同等的距离,也有一片耸立的群山。

那边的山与山之间有一道漆黑的裂口,仿佛某个通往其他黑暗空间的隘口。

天空中,几只飞翔的白色鸟儿在永无止境的蓝色白昼中飞过去,让秦智博更加确定这里的生物多样性,是足够容纳某个高等文明生存的。

继续往前走,路过一片树丛以及时不时发出蠕动的荆棘丛,二人看到了一座摇摇欲坠的古老建筑。

这座古老建筑同样是石质,无窗,只有一扇难以描述的大门。

在建造这栋建筑的石头表面上,凋刻着大量的浅浮凋,凋刻的内容则是许多不一样的场景和生物,比如不该出现这里的大海。

这些浅浮凋似乎在向到此的人讲述一个古老的故事,而秦智博刚好看懂了一些。

那片大海,曾是他们的起源。

他们随着长着章鱼头的神明一同降临在这个世界上,自“群星时代”就在地球上生活了,甚至建立起一个强大的文明。

后来原始地球的古大陆沉没,让他们不再相信外面的世界,开始迁移到地下生活。

这个充满死寂的城市,就是他们的避难所。

浮凋上除了介绍他们的起源,还有一些文明演化的过程,诸如货币铸造。

他们使用的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合成金属进行货币铸造。

这种金属也是跟随着章鱼头神明以及群星从外空间来到地球上,曾经鱼人一族利用这些金属打造章鱼头神明的塑像,以此来表示崇拜。

这种特殊的金属会对同类物质产生磁性,从而产生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们的货币里只含有少量的该金属。

正当秦智博专心致志地观察着墙壁上的浅浮凋,在脑海中拼凑出一个个古老的故事时,小泉红子在旁边拽了拽他的袖子。

“你看……”

小泉红子的声音低微,示意秦智博朝旁边看。

秦智博的目光跟过去,才发现是那些在平原上看到的怪异牲畜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出现在了十米开外的树丛里。

它们操着扁平如磨盘的丑陋五官,死死地盯着秦智博二人。

这让秦智博内心一紧,身体僵直着不敢动弹,但双手已经悄悄摸向了大腿侧边的砍刀以及腰间的柯尔特蟒蛇左轮。

小泉红子的指尖也燃起一朵火苗,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双方的视线相对,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但十秒钟后,这些牲畜就把头一扭,如牛般健硕的身躯转向另一边,幽幽离开了。

秦智博的眼神微眯,心里猜测,难道自己错怪它们了,它们确实是食草动物。

但不管如何,这种动物虽然样子奇丑无比,但对自己还构不成威胁。

秦智博眼下是这么想的,但很快他就不这么认为了……

……

等那些牲畜离开,秦智博又和小泉红子从那敞开的大门走了进去。

里面没有窗户,非常阴暗,必须打开探照灯才能看清楚。

在现代光源的照射下,里面的一切一览无遗。

这个地方看上去不是普通的居民建筑,而是一座类似举行仪式的神庙。

建筑里摆放着数目众多、造型各异的水盆和火盆,还有中间那只向下凹陷的神秘祭坛。

不过这些器具眼下都被遮盖上一层厚厚的尘土和蜘蛛网,说明这里已经废弃很久了,比“印第安之家”的那些客房还有久。

秦智博粗略扫了一圈,就下了结论。

“这里很适合作为庇护所,今晚就住这里吧……”

他的话音刚落,还不等小泉红子回答,神庙外面就传来大量嘈杂的声响。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