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九百八十六章 猫和老鼠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从房间出来,小泉红子和本堂瑛佑已经都洗漱完了。

三人到楼下吃完自助早餐,帕特里克就开着他的凯迪拉克,过来接本堂瑛佑。

一天时间,绿色三角洲已经为本堂瑛佑制定好了长期定居于此的大部分条件。

接下来的两年里,本堂瑛佑将寄宿在一位N细胞成员的家里,在纽约最好的私立高中就读,之后再考大学。

除了学校费用全部由组织承担外,尹森·本堂的死亡抚恤金也会在近期拨款到位,至少有几十万美元。

绿卡方面,绿色三角洲也在帮忙办理,在90天的免签期内,理论上是可以办下来的。

……

在希尔顿酒店的门口,秦智博给了本堂瑛佑一个大大的拥抱。

“到了美国要好好读书,不要辜负你父亲和姐姐对你的期待。”

“嗯,我会的。”

本堂瑛佑结结实实点了个头,取代了之前一直力度过大的鞠躬礼。

“秦先生,我想知道怎样才能成为像您一样强的人?”

“这个简单,每天坚持100个俯卧撑、100个蹲起、100个仰卧起坐、长跑10公里,你就能变强了。”

“额……我说的是像您一样聪明,比如您上的是哪所大学?我也要以此为目标努力!”

“我的大学?”

秦智博想了一下,虽然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世界排名很不错,但亲自去过阿卡姆后,总感觉那个地方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就连密大也是如此。

劝人去密大,天打又雷噼。

还是给他降低些难度吧。

“哈佛,我读的是哈佛。”说出这句话时,秦智博的老脸丝毫不红。

“哈佛?!”

本堂瑛佑惊讶地瞪大双眼,没有识破谎言,满脸的仰慕和羡慕。

“那可是世界最高学府!”

“好!我也一定以哈佛大学为努力的目标!”

本堂瑛佑双拳攥紧,眼神里喷发出充满斗志的小宇宙火焰。

秦智博欣慰地拍了下他的肩膀,鼓舞道。

“加油,我相信你会有成功的那一天。”

……

送走本堂瑛佑,秦智博和小泉红子也该准备启程了。

下一站是俄克拉荷马州,位于美国中南部,距离纽约大约2200公里。

昨天秦智博订好下午4点的机票,等抵达Oklahoma City市区,已经是晚上6点多。

上次来美国的时候,和工藤优作处理黄衣兄弟会的桉件,就是在这座城市。

经历了那次桉件后,黄衣兄弟会元气大伤,被抓了不少走私和贩毒的“兄弟”。

但由于身为教会负责人的塔特尔牧师在茧游戏美国发布会上死亡,警方失去关键证人,最终没有揪出真正的幕后黑手。

Mr·Clock说的集合位置是宾格镇,距离Oklahoma City有370公里。

那里的铁路很多年前就废弃了,只能开车前往。

二人先在Oklahoma City最大的城市酒店住下,依旧是小泉红子掏住酒店的钱。

晚饭后,二人就早早休息了,因为明天还要采购物资。

因为昆扬是一个地下世界,可以预见到肯定要用到专业的攀登工具,还有户外照明设备等。

当然,最重要的是秦智博需要一把枪。

这可不是【灵光一现枪】那种没有威力的枪,而是真正的枪,用来防身。

购买枪支一般需要持枪证,秦智博猜测自己大抵是有持枪证的,只是没带在身上。

不过这也没关系,俄克拉荷马州有一种隐蔽持枪证,最快只需要一天时间就能办理,办好后立刻就能到武器店买枪。

对付Mi-Go,最好的武器其实是喷雾器。

但喷雾器的原理复杂,类似武器的形态,不好通过海关,秦智博只能忍痛把这件大杀器留在了日本。

……

坐在床头,秦智博下定决心,今晚要再次进入幻梦境。

现在进入幻梦境最大的险境是迷魅森林里的啮齿动物,那些活跃的小畜生在森林里无处不在,自己在不防备的情况下是无法安全走出迷魅森林的。

白天思考了一路,他想到了一个或许可行的办法。

现实中的物品无法带入幻梦境,但系统里的少数道具也许是可以的。

比如【魔笛】。

魔笛虽然是一根现实存在的骨笛,但当抱着骨笛睡觉的时候,就会梦到一个红色猪倌拿着骨笛,吹奏出怪异的曲调,操控食人鼠吃掉自己。

这是否说明骨笛的力量其实也可以作用于梦境里?

而且魔笛本身的功能就是召唤和操控老鼠,迷魅森林里那些啮齿动物,如果忽略骡鼻子下的一小堆触手,也勉强可以看成是老鼠。

所以,秦智博打算用魔笛尝试一下。

这次为了保险起见,防止魔笛也不起作用,秦智博将水濑阳梦召唤出来,让其进入诱饵人偶里。

“只要你看到我在床上做出什么奇怪的动作或者异样的表情,就赶紧叫醒我。”

“无论用什么方式,你必须叫醒我!”

有了昨天的经验,秦智博察觉到在幻梦境做出非常激烈的反应时,会一定程度影响到清醒世界的身体。

这样只要有人在关键时刻将自己叫醒,自己就能够脱离险境了。

这是万一魔笛也不能奏效的退路。

这边的水濑阳梦反应了一下秦智博的要求,恍然道:“原来你是让我提供‘叫床服务’啊?”

秦智博面色一怔,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是叫醒,叫醒……”

“叫床不也是一样吗?”水濑阳梦露出天真无邪的表情疑问道。

秦智博有些无语,也懒得解释那么清楚,只能道:“叫什么无所谓,反正记得叫醒我就行了。”

向水濑阳梦交代完后,秦智博就戴着魔力提取器、抱着骨笛,躺在床上早早睡下。

……

等再次“苏醒”过来,秦智博已经出现在了迷魅森林中。

这次没有再经历漫长的下台阶过程,醒来就已经置身于幻梦境了。

但在进入这里之前,秦智博感觉自己在恍忽之间,好像又遇到了那个如恶魔般的红色猪倌。

只是这次秦智博果断闭上眼睛,没有去看他,自然错过了那个梦境。

落地之后,秦智博第一时间检查自己身上,发现骨笛果然就握在右手上。

嘴对嘴吹了一口气,笛子的声音也能照常发出,虽然这声音有些失真,难听得像噪音。

迷魅森林内依旧是黑夜,似乎这里的昼夜交替是与清醒世界对应的。

秦智博打开导航仪确定了一下位置,自己仍在昨天的“斯凯河”附近,没有偏离太远的位置。

很快,他返回了潺潺的河水旁,顺着昨天的那条河岸继续向下游走去。

然而走了没多久,森林里无处不在的啮齿动物探子就发现了闯入者。

它们居住在迷魅森林里,所以秦智博决定称呼它们为“迷魅鼠”。

迷魅鼠从林子的黑暗中不断探出头,窸窣的响动时不时惊扰周围的静谧。

尽管蕈类植物的磷光已经将它们鬼鬼祟祟的身形照亮,但它们还是乐此不疲的躲藏、跟踪着,给闯入者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

有了昨天的经历,秦智博知道了这些小兽的套路。

迷魅鼠会持续跟踪闯入者,慢慢聚集起数量,直到数量足够确实将闯入者解决掉就会发起进攻。

但这次在它们发动进攻之前,秦智博就打算运用骨笛尝试一下。

……

见迷魅鼠聚集的差不多了,秦智博掏出骨笛,开始吹奏起来。

低沉的音调从骨笛的发声孔里产出,向着四周传播。

这就是秦智博从红色猪倌那里学来的曲调,低沉且单调的音调是这首曲子的特征。

现在秦智博的音乐技能是3级,尽管还不能媲美红色猪倌那种低沉到让人绝望的音色,但也比第一次吹奏的时候要更加还原。

随着几根手指的不规则律动,犹如幽冥般的笛音在森林中蔓延开。

那些原本躲在隐秘死角的迷魅鼠纷纷停了下来,树丛恢复了安静,只有单调、夹杂着少许变奏的笛声在接着空气传播。

这首邪恶阴森的曲子像痢疾一样肆虐,让迷魅鼠如雨后春笋纷纷从黑暗中探出头来。

秦智博一边保持着吹奏,一边小心观察着这些小脑袋瓜。

它们虽然伸出了脑袋,但没有攻击自己的意图,而是全部呆愣地站在原地,像一只只耸立的土拨鼠。

随着吹奏的进行,它们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骡鼻子下的小触手随着笛声的节奏而律动着,像大海里的海葵一样自然而和谐。

看的出来,它们很欣赏由骨笛演奏出的这首曲子,甚至陶醉其中。

不过这种陶醉只是局限于欣赏,目前秦智博还没看出它们被自己操控的迹象。

这意味着只要停止演奏,这些迷魅鼠还是可能随时攻击自己。

现在有两个办法,一个是一直单曲循环,让它们始终陶醉其中,就没有时间攻击自己了。

另一个是停止吹奏,看看它们的反应。

秦智博无法确定它们的态度,只能保守一些,选择边保持吹奏,边移动。

而这些小兽就像跟屁虫一样,在秦智博的身后跑一跑,靠近了就站在原地听一段。

等声音有些听得不真切,它们又会追上来,站起来听。

这样的情况下,秦智博发现自己不光没有送走它们,反而越吸引越多,身后一片的空地上,站了差不多上百只的迷魅鼠。

它们错落有致的站在草地上,端着双只足以伤人的爪,专心致志听着演奏。

甚至还有后面的迷魅鼠来晚了,想要插队跑到前面的队伍去,和前面的迷魅鼠打起来了。

望月平衡!

弓步推掌!

轮臂砸拳!

两只迷魅鼠使用完全相同的招式互相试探,疯狂抖动的触须透露出彼此的愤怒,但却依然久久分不出胜负。

这样的状况持续到一处瀑布前,终于无法再维持了。

秦智博保持着吹奏,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旁边瀑布,大约有5米高,下面是一个距离岸边十米远的水池。

现在他纵身一跃,也许能彻底摆脱这些迷魅鼠。

但这些动物有可能也是会水的,甚至在水里游的比自己还要快。

不过事到如今,他也只有尝试一下。

只见秦智博将笛子从干燥的嘴唇边拿开,转身就跃入了池水之中。

跟在后面的迷魅鼠见状,也跟着一起跳下去,经典的“你跳我也跳”。

在水中,迷魅鼠的速度虽然不快,但也比人类慢不了太多。

秦智博凭着先发优势赶紧爬上岸,恢复吹奏,这些小兽才没有迅速跟上来。

就这样保持这个状态不知所长时间,秦智博终于抵达了斯凯河的下游。

在下游这里,秦智博看到了河对岸屹立着一座城镇。

远处看,城镇似乎是中世纪的风格,以木质结构的尖顶房子以及石头高塔为主。

在城镇的最外围,能够看到整洁的农舍以及被篱笆圈起来的浅绿色田野。

从导航仪上看,这个仿佛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就是乌撒镇了。

秦智博在河边找到一座石拱桥,能够通过斯凯河,抵达那个地方。

可是即便到了这里,那些迷魅鼠依旧不肯放过秦智博,还锲而不舍地跟在后面。

秦智博只得维持着吹奏,走上了石拱桥。

可就在这时,一只橘色为主的花狸猫迈着优雅的步伐,从桥的另一边走上了拱桥最高的位置,拦住了秦智博的去路。

“卡——”

花狸猫冲着秦智博和迷魅鼠们发出刺耳的嘶吼声,打断了低调沉闷的笛音。

所有的迷魅鼠如梦初醒一般,呆呆地瞅着高处的那只花狸猫。

“卡——”

“卡——”

这时,又是两只猫,一只黑白相间的花猫,一只肥胖的加菲猫跳到石桥的栏杆上,冲着迷魅鼠嘶叫。

这下,迷魅鼠彻底从美妙的演奏中惊醒,立刻向着森林的方向作鸟兽散。

秦智博眼看着这一幕的发生,这才知道原来“猫和老鼠”的血脉压制,在幻梦境也是成立的。

区区三只猫就驱逐走了上百只的迷魅鼠,怪不得距离迷魅森林这么近的地方会存在人类的镇子。

这三只猫眼见驱逐走了血脉敌人,又回到桥的另一端慵懒地躺在草地里。

秦智博从它们的旁边路过,没有被猫们阻拦。

倒是一块屹立在石桥另一头的木牌,拦住了他的去路。

木牌的上面用英文写着一条非常重要的法则。

在乌撒,没有人能杀死一只猫。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