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百四十九章 决战之前(二合一,求订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哥哥……哥哥……”

源稚生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源稚女抱紧了,那个男孩在他的耳边轻声叫着“哥哥”,声音一如既往的轻柔……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不论那个男孩在日本黑道如何叱吒风云,但在源稚生面前他始终都是那个温顺的弟弟。

源稚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源稚女的声音中不蕴含任何的杀意,他很清楚源稚女这次执行的任务结束斩杀那个藏匿在鹿取小镇中的危险混血种,而那个混血种就是自己,可他却连一点杀死自己的意思也没有,就好像根本不在意源稚生是不是变成了怪物或是恶鬼,只是一个三年没见哥哥的弟弟因为太过想念,所以给了哥哥一个重逢的拥抱。

源稚生嗅到了浓郁的血腥味,这股血腥味和他猎杀的那些女孩的血味完全不同,如果说那些女孩的鲜血的味道是已经变质的腥食,那现在源稚生闻到的血味就是新鲜的饕餮美食,他好不容易遏制的狂暴的血统都因为这浓郁的血味而再度濒临失控。

源稚生的黄金童中泛着狰狞的渴意,就像是一个饿坏了的人,忽然有一顿绝美的盛宴摆在他的面前,这种诱惑让他怎么抵御得住……源稚生的眼神逐渐失神,这代表着他的意识正在涣散,失控的血统似乎将要战胜理智占据身体的主导权,白色的鳞片从脖颈和耳后的位置冒出,龙化的现象出现在源稚生的身上,他无声的张开了口,嘴里是尖长的獠牙。

正当源稚生抑制不住失控的血统,将要俯首一口咬在源稚女的肩膀时,耳边传来的声音却让源稚生的动作戛然而止。

“你一定饿坏了吧……哥哥。”源稚女轻声说。

源稚生的表情愣住了一瞬,就像是被戳破了诡计的孩子,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心虚还是该恼羞成怒……源稚女缓缓松开了源稚生,他看着因为龙化面目狰狞如恶鬼的哥哥,丝毫没有露出惊讶或是恐惧的表情,而是把一个源稚生完全意想不到的东西递到了他的面前。

“对不起,哥哥,是我来晚了。”源稚女看着源稚生的眼里满是心疼,“杀死那些女孩的你一定也很痛苦吧,我知道这不是你的本意,哥哥你是善良的人,我一直都知道。”

“我们可以去其他的地方生活,离开这座镇子,离开日本……去没有人找得到我们的地方,哥哥你不用害怕,我会看着你,不会再让你伤害任何人。”源稚女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如果哥哥真的饿得受不了……那就吃我吧。”

源稚生的童孔皱缩,看着源稚女熟悉的微笑,他也看清了源稚女递给他的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块肉……一块鲜血淋漓的肉,这就是源稚生嗅到的那股浓郁诱人的血味的来源。

而这块肉从何而来也显而易见……因为源稚女的大腿正在流血,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裤子。

这一刻,源稚生也终于明白了,刚才源稚女挥刀斩切的是什么,为什么自己没有感觉到半点痛楚却听到了刀锋切割肌肤的声音……因为源稚生割下了自己大腿的一块肉!

“如果哥哥真的受不了,那就吃了我吧”……这句话绝不只是说说而已,这个男孩真的有这样的想法,他是真的打算用自己的身躯,来满足源稚生血统的贪食,同时他也有用自己的生命来弥补源稚生犯下的罪孽的觉悟!

源稚生的大脑像是被一柄万钧的巨锤给砸中了,他的意识就和这个濒临崩溃的梦境世界一样,出现了无数的裂痕,一些虚幻的场景沿着裂缝从他的记忆里流逝,而某些深刻的记忆就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沿着裂缝强行的塞入到他的大脑里……源稚生的脑海中闪过无数个画面。

暴雨的山顶上,饿着肚子的男孩分给他一半的梅子饭……

护林员的直升机上,男孩许下生日愿望说要永远和哥哥待在一起……

哥哥离开镇子的那一日,男孩露出委屈又不舍的表情,却不想让哥哥看出自己的懦弱,于是强忍着泪水倔强的扭过头,在哥哥离开后才无声的啜泣……

歌舞在女孩中央绝美的的云间绝伎,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跳着恣意妖媚的舞蹈,漂亮的女孩们冲她微笑着,却在舞伎的幻术中被她杀死……

那个向他拥抱而来的男孩的脸,一时像是狰狞的恶鬼,一时像是懵懂的稚子,他微笑着柔声喊着“哥哥”、“哥哥”……

那个被他狠狠杀死,然后推入井底的男孩,暴雨中,枯井底部冰冷的水里,脸色苍白的男孩望向他的眼神透着不解、委屈与幽怨,就像一个几千年都不曾瞑目的冤魂……

虚幻的世界在这一刻彻底崩塌,“言灵·梦貘”的领域瓦解了,层层的桎梏被突破,源稚生本我的意志在这一刻轰然复苏,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就像是刚刚从一场长久的噩梦中醒来。

依旧是倾盆而落的暴雨,砸在源稚生的身上冰冷彻骨,远处的天际雷声轰鸣……这一切都和梦境里的一样,源稚生眼前的画面由模湖渐渐变得清晰起来,朦胧中,他看到了一个男孩的脸。

这一刻,所有虚幻的片段与现实开始融合,那个陪他度过的童年时光的男孩,那个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叫他哥哥的男孩,那个被他当做恶鬼杀死的男孩,那个不惜割下自己的肉让他吃了自己也不愿杀死他的男孩……这些记忆中的男孩和眼前风间琉璃的身影开始重叠,源稚生就像是大梦初醒一样,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头顶是密集的乌云和暴雨,元素紊乱的程度已经突破了自然的极限,黑衣男人和白衣男人们的尸体倒在地面上,那些都是勐鬼众的黑道成员和科研人员,拥有八只巨首的苍白怪物被起重机吊起,它已经死去,尸体被激光切割机切分成平整的碎块,空气中弥漫着硝烟与鲜血的味道,远处是一片被水银填满的巨大军用地下井。

“红井……”源稚生声音嘶哑地说,“这里是……红井?我怎么会在红井?”

此时的源稚生太虚弱了,声带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样,发出的声音低落的就像是梦呓,他感觉自己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没有疼痛,也没有知觉,而是麻木,就像是全身上下的力量都被抽空了似的,他甚至一度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

“哥哥……”似乎是听到源稚生的声音,风间琉璃也缓缓地睁开眼,“哥哥……你醒啦。”

风间琉璃,或者说源稚女的声音带着惊喜的情绪,“梦貘”是极度危险的言灵,不仅仅是对于言灵的目标,对于言灵的使用者而言也一样,如果使用者的意志不够坚定,或是对于噩梦的素材有太深的执念,他同样也会困在被自己营造的噩梦之中无法脱身,也许还会在噩梦中死亡。

“稚女……”源稚生看着惊喜的源稚女,他在源稚女的搀扶下缓缓坐起身子,看到自己身体的那一刻,源稚生的童孔中闪过异样的微光。

用伤痕累累形容他这具身体已经不合适了,或许用千疮百孔形容更加合适,他的身上显露着深度龙化的特征,雪白的鳞片、狰狞的骨刺、坚硬的骨面、甚至是身后鲜血淋漓的双翼……源稚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样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红井,他的大脑一片模湖,好像丢失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记忆。

“稚女……我们怎么会出现在红井……”源稚生,“这里发生了什么……‘神’呢?‘神’已经复活了么?”

“哥哥,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么?”风间琉璃说,“也对,你被赫尔左格给下了‘密米尔之毒’,这种毒药的效用过去后,人的精神会出现短暂的错乱现象。”

“‘密米尔之毒’?”源稚生有些不解。

“是一种能控制人的精神的毒药,这种毒药蕴含致幻、催眠与破坏神经系统的物质。”风间琉璃对源稚生解释,“你没有做过‘脑桥分裂手术’,所以赫尔左格特意准备了这种毒药用来对付你。”

“我的血统失控也是因为这种药么?”源稚生问。

“不是。”风间琉璃缓缓摇头,“哥哥你第一次龙化是因为赫尔左格给你服用了改良版的‘勐鬼药剂’,那种进化药甚至能对超级混血种起作用,赫尔左格利用你杀死了八岐大蛇,取出了八岐大蛇体内的‘圣骸’。”

“那个东西……是我杀死的……”源稚生看着被肢解的八岐大蛇喃喃。

他的意识依旧混沌,对于在红井发生的事都记不清了,脑海里忽然闪过的与好几只苍白龙首战斗的画面似乎证明的确是他斩杀的八岐大蛇,但是战斗的细节源稚生已经记不清了。

“不用强迫自己回忆,哥哥,你现在的状态还很虚弱。”风间琉璃说,“你的第二次深度龙化是因为你受的伤实在太重了,你的身体已经濒临崩溃,只有一种方法能够拯救你……我们喂你喝下了‘圣骸’的血,但换来的结果只能是让哥哥彻底失控。”

“‘圣骸’的血……”源稚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马上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你说……你们?”

“我和小暮还有樱小姐。”风间琉璃说,“我在蛇歧八家旧神社的供奉殿发现了你留下的痕迹,然后我在那里遇到了你的部下夜叉、乌鸦和樱小姐,我们一致断定你被赫尔左格带走了,于是我和樱小姐来红井找你……哦对了哥哥,‘圣骸’的血是樱小姐用嘴喂给你的。”

源稚生沉默了片刻后,低声问:“樱离开红井了么?”

“哥哥你说过有危险的事不要让女人来抗,所以我让小暮带樱小姐离开了。”风间琉璃点点头,“红井太危险了,虽然现在整个日本都谈不上安全,但这里是风暴的中心,东京的海啸和地震应该威胁不到小暮和樱小姐。”

源稚生点点头,他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看着风间琉璃的眼睛:“我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你是黑道宗家的继承人,而我变成了一个吃人的恶鬼,某一天你来找我,我以为你是来杀死我的,但是你却割下了自己的肉说如果我真的饿了,可以吃了你。”

“这是我的言灵,‘梦貘’。”风间琉璃轻声说。

“果然……所以是你把我从失控的状态中唤醒了么?”源稚生深吸一口气。

“我的言灵是我最后的底牌了,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风间琉璃缓缓地说,“‘梦貘’的效果十分危险,它会制造出一个极其逼真的噩梦幻境,不仅是你,就连身为‘梦貘’释放者的我也会被拉扯进噩梦之中,这个噩梦是为哥哥你和我自己共同营造的,如果哥哥你被困在噩梦中出不来,我也会和你一起被困死在噩梦之中。”

“结果会怎么样?”源稚生问。

“我们的意识会被一直禁锢,无法回归现实。”风间琉璃用罪温和的语气说着最可怕的话,“最坏的结果是我们永远醒不过来,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脑死亡。”

源稚生没什么体力来做出惊愕的表情,但他的心里却掀起了了万丈波涛,风间琉璃的做法无疑是一场豪赌,他用自己生命作为赌注,求取地结果是源稚生能醒来……他并不是有一定能唤醒源稚生的自信,而是做好了假如源稚生无法苏醒就陪他一起赴死的觉悟!

“走吧,哥哥,我们也该离开红井了。”风间琉璃对源稚生说,“虽然这么说令我深感惭愧,但接下来只能托付给路君了。”

风间琉璃和源稚生的体力早就到达了极限,超越血统的战斗和接连的龙化让他们体内的“皇血”都濒临枯竭,不是风间琉璃不想助路明非一臂之力,而是这个状态的他留下也只会拖路明非的后腿,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