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710 生前、死后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处理完政务,朱允煐心情不错,朝着乾清宫走去。至于在乾清宫的老朱,早就提前得到了消息,在准备着晚膳,就在等着朱允煐过去呢。

看到朱允煐,老朱露出了慈祥的笑容,“眼看着就要而立之年了,还跟个孩子一般。这政事还没处置好,就让人过来说要吃这吃那,这像个什么话!”

“才二十七,可没到而立之年。”朱允煐笑着纠正说道,“说起来的话,咱就算是七十二,在皇爷爷跟前也只是孙儿。真若是到了那时候,在皇爷爷跟前耍闹也是应该。”

“那不成啊!”小小朱就急了,跳脚说道,“爹若是七十二了还在争宠,那太不像话!就该跟咱曾祖一般,人老了就要有老的样子。你若是那时候还长不大,咱在子孙跟前都丢脸!”

看着一本正经的在干着急的小小朱,朱允煐就说道,“我就不该那么早册封你为太子!”

小小朱也不怯场,看着朱允煐说道,“你就算以前不册封,过两年也该给咱册封。”

“不说这些,你这小东西有恃无恐了。”老朱就乐呵呵的,孙儿和重孙在跟前,他就开心,“今个过来,是打算说些你在朝上发怒的事情?”

朱允煐也没隐瞒,对老朱说道,“是这么回事,咱谈不上多怒。不高兴是真的,就是那事到底也算歪打正着。咱本身就觉着现在武勋有些多了,有些也算堕落了,清除一些也是正事。”

老朱就点头,不过还是提醒,“你要是打算文治,咱也不打算多说,就算是多清理一些也是应该。你还要去西北用兵,还惦记着南边,莫要一口气杀了太多勋贵,莫要寒了他们的心。”

朱允煐就笑着点头说道,“咱知道这个理,兔死狗烹的事情咱不至于做。现在要收拾的那些武勋,也确实就算那些人闹的太过火了,没什么好说的。再者咱就算是要杀人,也不至于都杀了,也就是稍微收拾几个就是。”

对于朱允煐这么说,老朱自然也是更加的满意了,这样的处置方式是应该的。

武勋当然是需要控制,但是显然也是没办法将武勋赶尽杀绝。对于自己手底下的那些武勋集团,朱允煐还是比较重视的,他可不会自废武功,尤其是还打算在接下来用兵的时候,那就更加不能动了武人集团的根基了。

但是修剪几颗长歪的枝丫,那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也可以确保武人集团的活力。

小小朱想起来了什么,说道,“颍国公不日就要回返应天府,咱这头不能只是咱出城吧?”

“你出城这就算殊荣了,不过也算应该。”朱允煐笑着开口,对小小朱说道,“封赏之类的事情,你到时候就带着个圣旨出去就是。功大,就给了府前治甲第,赐个‘大功坊’。”

这可不是小事情,有着这样的一个牌坊,这也是对于傅友德的封赏。对于很多的大臣来说,这样的一些荣耀,比起金银财宝更加重要,这就是他们的功勋。

老朱微微点头,随即对朱允煐说道,“咱记得早年间,咱给他封赏。位次列第二十八勋、授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柱国、同知大都督府事,封为颍川侯。现如今俸禄加了,也加封了太子太师、颍国公,食禄四千石。”

是这么个理,虽说傅友德在开国之初不算特别显然,在开国功臣当中不算拔尖。

但是从最初的食禄一千五百石的颍川侯,到平定云贵后晋封为食禄三千石的颍国公,以及北伐后再次加封到四千石,傅友德可谓是厚积薄发,取得了一些昔日同僚不曾有的功绩。

小小朱就在旁边说道,“咱外祖父,也只是岁禄五千石。”

可不是嘛,徐达也只是五千石,这是开国第一功臣了。当然,徐达还有累官至太傅、兼被授为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右柱国、太傅等等,这些更加有含金量。

至于蓝玉,他的功劳确实很大,这一点母庸置疑,但是他也能惹祸啊。

当年他被封为永昌侯,俸禄二千五百石,起点可谓相当高了。于捕鱼儿海中大破北元,更是名扬天下,这本来是要大封的,但是他搞出来了一系列的事情,当初的‘梁国公’一度也只是凉国公。

虽说北伐后终于成了梁国公了,但是这么些年,也只是加禄五百石。

毕竟这一位实在是有些过于狂傲了,侵占民田、纵兵毁关、侮辱元妃,这些过失都是存在的,老朱曾经为了提醒蓝玉,甚至将这些过失刻在蓝玉世袭的凭证上。

可是就算是这样,蓝玉还是一度犹不改过,侍奉皇上酒宴时口出傲语,军中将校升降进退,大权操于他一人。西征返回后,被封为太子太傅,他觉得自己不该在傅友德和冯胜之下,要当太傅。

那时候的蓝玉虽然功劳不小,但是真的要说起来,还真的不一定比傅友德和冯胜功劳大。

这些都是蓝玉当初闹出来的荒唐事,也就是这么些年稍微的安稳了一点,大概是抱回来了一个孙子,后继有人再加上年岁大了点,稍微稳重了点。

曾经的心比天高、不甘居于人下,蓝玉现在倒不至于了。主要也算是后继有人了,能够将外孙变成了孙子,这还是从老朱家抱回来的,蓝玉就应该知足和感恩。

其他的封赏也不要多想,这辈子就努力的给老朱家卖命,也算为了自己的那个宝贝孙儿以后有更多的荣耀,可以更加的显贵。努力一点的话,说不定以后自家的那个宝贝孙儿还是有机会成为‘王’。

想想看蓝玉还是有些期许的,嫡亲女儿是亲王妃,大外孙是亲王世子,这都已经去高丽开国,以后说不定还是一个藩属国的国主,这也确实是荣耀了。

但是那又如何,那都是朱家的人。大外孙再亲,那也只是外孙。而养在梁国公府的,可是蓝家人,这才是最亲的!

“傅友德,肯定是不能比中山王功大,中山王可是皇爷爷亲封的功臣第一。”朱允煐就开口说道,“傅友德的话,咱这一趟就只能给他一些华而不实的了。”

老朱微微点头,说道,“只能给些散官了,他正一品的特进荣禄大夫,就给他升授特进光禄大夫,再加一个正一品的左柱国,加一个太傅衔。”

散官、勋号,这些也都是有了,这些自然也就意味着傅友德也算是达到了仕途的顶点了。

如果傅友德聪明一点的话,也知道他现在就算是封无可封了。生前的荣耀已经达到了顶点,大概是死后可以追封为王,配享太庙、给与好的谥号。

或者也可以像当初徐达那样,因为功劳很大,所以老朱曾经可以说赐徐达家三世皆为中山王。

所以说起来徐辉祖的仕途等等一开始就决定了,他承袭国公的爵位,死后肯定也会被追封为王。但是这一切,未必就算徐辉祖的功劳,而是徐达的功劳。

至于说常遇春,实际上在这些生前功勋、死后的哀荣,相比起徐达是要差了一大截。

朱允煐笑着点了点头,对于老朱的安排也非常认可,“咱也是这般想的,他也该明白自个确实封无可封了。生前封王,那是想都不要想,咱大明必然不能有异姓王。”

老朱想了想,说道,“傅友德性子过于刚烈了,闲置几年的话,咱估摸着他也活不长久。那人和咱有些像,骨子里也有些傲气。”

朱允煐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老朱,历史上的傅友德就算得上被老朱‘赐死’。刚烈的傅友德就算是面对着晚年猜忌心很重的老朱,也保持着足够的刚烈。

朱允煐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说道,“他要是抑郁而终,那也怪不得咱。他回到了朝堂,咱肯定是要给他荣养,咱肯定是要给他殊荣。咱凡事也给他体面,他要是真的觉得英雄无用武之地,只要不造反,咱就由着他。”

不怪朱允煐这么狠心,而是到了傅友德这个样子,还真的没办法继续让他建功立业了。这要不然的话,就是又要多一个徐达了,军方就要多出来一个山头了。

这显然不符合皇帝的利益,早些年常遇春就算是纵横天下,要是没有老朱的扶持,显然也没办法和徐系一脉抗衡。这好不容易才将冯胜、汤和给限制住,再来个傅友德已经是极限了。

要是再来一个徐达,朱允煐没办法忍,后世之君估计也是要骂人了。

有功劳当然是好,可是太过做大的话,那就有尾大不掉之嫌,那显然就不算什么好事情了。

“是这么个理,确实不该让他再立新功。”老朱笑眯眯的说道,“你不杀他,也不折辱他,那就是成全了君臣佳话。他要是抑郁而终,那也和你没干系。到时候给他陪葬孝陵、配享太庙,这也就做了该做的事情,就成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小小朱忽然笑嘻嘻说道,“他以后也是陪葬孝陵、配享太庙,梁国公以后也是要陪葬孝陵。咱爹手里头的两个大将军,都是曾祖提拔起来的。”

朱允煐表情一愣,随即没好气的说道,“真要说起来,还真的就是这么回事了。”

徐达、常遇春,这都是陪葬孝陵的。曾经被老朱认为是‘诏列勋臣望重者八人,宋国公居于第三’的冯胜,前几年过世后也被陪葬孝陵,也入了功臣庙。

其实同样大功的汤和,虽然肖像于功臣祠,配享于太庙,但是葬在老家。虽然没有陪葬孝陵,但是汤和的哀荣同样很高,到底是追封东瓯王,谥号襄武。

朱允煐就有些感慨,羡慕说道,“现在皇爷爷的功臣庙里,已经有二十二人了吧?”

在鸡笼山下,老朱可是立下功臣庙。能够在这里立像,那是了不得的荣耀。死者塑像,生者虚其位。当然这也是需要善终才行,像朱文正、李善长、胡惟庸等明朝开国功臣,那就是没办法进入功臣庙了。

朱允煐就跟着说道,“傅友德,以后咱给他立在正殿?”

功臣庙的位次也是有说法,正殿是徐达、常遇春、李文忠、邓愈、汤和和沐英,都是死后封王的。

这一个个的功劳都不小,邓愈当初可是深入吐蕃腹地,招降诸国,开辟疆土数千里,这可是得到了老朱赐红蟒暖袍一件,玉带一围的大功臣。

其他人更加不用说,一个个的都是有着莫大功劳。

当然了,就算是这样一个大功臣的嫡女,老朱说赐死也是赐死。邓愈的嫡女就是秦王朱樉侧妃,因为虐待宫人、虐待正妃‘赵敏’,甚至逾制,这也就被老朱毫不留情的赐死了。

就算是冯胜,也只能位列东序,当然这也是因为东序第一位就是郢国公冯国用,是冯胜的哥哥。虽说在功劳上冯胜更大,这些时候也不一定要在意这些,但是也没人会觉得不对,这也算得上冯胜的意思。

毕竟早些年的冯胜,可是一门心思的去培养他的侄子冯诚。在千求万请后,才从常家抱回来外孙当孙子养,这才算是稍微的有了香火传承,晚年哪怕被老朱猜忌、闲置,也毫无怨言了。

老朱点了点头,说道,“傅友德能够在正殿,那咱的功臣庙以后得有二十四人了。”

朱允煐想了想,说道,“嗯,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数了,最多就算加上武定侯郭英。”

老朱沉默片刻,才说道,“郭四,就让他也陪葬孝陵,入功臣庙吧。真要说,咱还是喜欢郭三、郭四,不过郭三到底是郭三啊。”

郭三也就是郭兴,也是淮西二十四将之一,因为不守纪律的原因,只被封了个巩昌侯,也没资格陪葬孝陵。但是郭四郭英这员老将,一直忠诚谨慎,又因为宁妃的缘故,老朱一直都很喜欢。

这么算起来的话,二十五人,差不多也就行了。

要是人太多的话,就失去了含金量,想要入功臣庙哪有那么容易!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