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四八八章 逃出生天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秦逍心知这场较劲最终肯定是朱雀会胜。

小师姑虽然也是个性十足之人,但她的耐心却比不得朱雀,在别人面前,朱雀肯定不会与自己有丝毫身体上的接触。

现在还无法确定上面是否有出口,即使找到,也不知道是否还要耗费大量时间去穿过石道。

他知道此时最好是不要多耽搁时间,向小师姑道:“小师姑,别争了,找到出口要紧。这样,你先查查顶部有没有机会,实在找不到,再另想办法。”顿了顿,加了一句道:“诸派还都在岛上,这其中不乏别有居心之辈,咱们如果迟迟没有出现,说不准就要生变。”

朱雀闻言,知道秦逍担心极是,神色变得凝重。

小师姑眼珠子一转,笑道:“朱雀,看来我家小师侄还是跟自家师姑亲,非要扛起我。”

秦逍无奈,知道无论怎么做,小师姑都能找到道理。

这时候也管不得其他,毕竟如他自己所言,龙鳞禁军和诸派高手都在岛上,当下岛上的局面依然很复杂,眼下也只有自己能控制局面,如果那些人迟迟不见自己出现,未必不会生出心思。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当下也不废话,蹲下身子,小师姑扭着腰肢过来,故意挑衅朱雀,跨腿坐在了秦逍的脖子上。

她腴臀饱满紧实,坐在秦逍肩头,并不硌人,反倒弹性十足,而且她虽然身形前凸后翘颇为丰满,但体重却很轻盈,秦逍缓缓站起,丝毫不吃力。

如此一来,小师姑一伸臂,刚好可以勾住顶部。

朱雀只当没看见,洛月倒是很关心。

秦逍在下慢慢走动,小师姑则是在上面运力触碰顶端岩石,每一个垂下的钟乳石也是细细检查

秦逍抱着小师姑挎前的两条大长腿,只觉紧实浑圆。

如果只是两人在这里,秦逍说不定会趁机揩点油水,不过朱雀和洛月在旁,他自然是一脸清纯,倒也不敢有丝毫的暧昧之举。

就这般找了大半个时辰,小师姑双手几乎也将上面每一寸地方都触摸过,每一个垂下的钟乳石也细细检查过,都是纹丝不动,根本没有发现任何机关所在。

小师姑顿时有些丧气,愁烦道:“没有机关,看来咱们真的出不去了。”

“等一下!”朱雀却是扫视顶部,目光终是落在其中一根垂下的钟乳石上面,抬手指过去道:“你再检查一下那块钟乳石。”

小师姑道:“我方才已经触摸过,纹丝不动。”

“这上面的钟乳石不是随意布置。”朱雀道:“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如果没有看错,上面这些是按照奇门遁甲的方法排列,只因钟乳石有大有小,看似就显得分布错落,不容易显出八门来。”

“奇门遁甲?”秦逍扛着小师姑,看着朱雀问道:“你说的那块钟乳石有何特别?”

朱雀道:“不出意外的话,那里应该是生门所在。”

“你是说出口的关键在那块钟乳石?”

“我不敢确定。”朱雀蹙眉道:“但我观察这许久,可以确定师尊是以奇门遁甲术排布,那块钟乳石恰好卡在生门之上。生门是八门中唯一可以死里逃生的道路。”

秦逍也不多言,走到那生门钟乳石下,小师姑双手举起,握住钟乳石的石尖,旋转晃动,却依然是纹丝不动,完全生长与顶部的连接。

“动不了。”小师姑摇头道:“什么生门,根本不对。”

朱雀蹙眉沉思,终是道:“你下来,我来试试。”

小师姑既然率先骑在秦逍肩头,朱雀的心理负担也就不存在。

反正日后双方都有这样的把柄在对方手里。

秦逍放下小师姑,朱雀犹豫一下,终是走过去,小心翼翼跨上秦逍肩头。

“小师侄,小心一些,咱们这位仙姑的屁股太大,可别颠着人家。”小师姑看着朱雀饱满浑圆的翘臀,笑嘻嘻道。

秦逍心想影姨的屁股到底有多好看,我可比你清楚的多,两人都不理会,等朱雀坐稳,秦逍才小心翼翼起身,朱雀抬手摸了摸钟乳石,想了一下,才向小师姑和洛月道:“你们去角落边,离远一些。”

两人对视一眼,倒也听话,都是躲开。

“秦大人,我说‘闪’的时候,你立刻用最快的速度躲开这里。”

秦逍似乎明白朱雀的意图,道:“你放心,自己小心,不必管我。”

“那你受着些,我站起来。”朱雀双手按住秦逍的脑袋,缓缓站起身,两脚各踏在秦逍一只肩头,站立更高,低头看了一眼,道:“你小心!”

秦逍道:“放心。”

小师姑此时也猜到了朱雀要做什么,忍不住道:“朱雀,这会不会太冒险?可别让上面都塌了。”

“找不到出路,都要死在这里,只能试一试。”朱雀淡淡道,缓缓抬起右手,手势成掌,深吸一口气,猛地叫道:“闪!”说话之间,一掌拍向了那根钟乳石,而她身体也借着这一拍之力,宛若纸鸢般向后飞出。

秦逍也几乎在同时如同鬼影般闪躲开去。

只听得“咔啦啦”一阵响,那钟乳石却也是连根飞出,砸向了岩壁,飞出的那一刻,顶端石根处的碎石如雨点般杂砸落下来。

等的一切静下来,几人都是看到,在那顶端,果真显出一处洞口来。

见到出现生路,四人都是情不自禁显出欢喜之色。

秦逍哈哈笑道:“影姨,你果然厉害,竟然能看出生路。道尊原来真的是以奇门遁甲术布置。”

“如果不是你提醒出口可能在顶部,咱们也是想不到。”朱雀唇角难得泛起一丝浅笑。

小师姑也是欢喜,道:“你们要夸赞,等出去之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夸对方,咱们先瞧瞧这是不是真的出口。”足下如飞,跃上那对弈的石台,足下一点,整个人已经一飞冲天,直往顶部洞口靠近,探手而出,勾住洞口边缘,随即轻盈至极地翻进了那洞口之内。

“小师姑,里面怎样?”秦逍抬头问道。

小师姑声音传过来:“里面有一条石道,不知道通向哪里。”

“你小心里面有机关。”秦逍嘱咐道。

朱雀摇头道:“不用担心,这既然是生门,师尊就不会设下陷阱。”

秦逍道:“那我先上进去,拉你们上去。”

他也不废话,如法炮制,依照小师姑的方法翻进上面的洞口,见到一条石道延伸出去,心想这山里都是玄铁精石,能够开采出这样一条通道来,当年肯定是下了大大的苦功夫。

他甚至明白,当年修建书库的匠人,肯定都早不在人世。

这既然是天斋禁地,修成之后,道尊肯定不会留下活口。

朱雀也说过,当年在岛上大兴土木,死了不少工匠,这其中肯定有不少人是被道尊灭口。

不过眼下也管不得这些事,他凑在洞口,伸手下去,与朱雀合力先将洛月拉上来,尔后朱雀也是依葫芦画瓢,借石台进入石洞内。

小师姑已经在前面探路,洛月随在后面,朱雀在秦逍前面,秦逍则是断后。

这石洞极矮,只能在里面爬行向前。

秦逍断后,一开始还能看着影姨形状滚圆的腴臀,但很快就一片漆黑,只能跟着小师姑摸索前行,他有时候速度快了些,脑袋就刚好碰上了影姨弹软的腴臀,昏黑之中,双方也都看不出对方的尴尬,都是当没发生。

没过多久,空气就稀薄起来,其他三人都是大天境,擅长调息,倒也能够支撑住,但洛月就明显有些支撑不住,速度慢下来。

朱雀只能一直鼓励。

秦逍心中也是惊讶,心想昊天乃是大天境修为,其实力放眼天下也是凤毛麟角的行列,若是单打独斗,朱雀和小师姑都未必是昊天的敌手。

但此刻的洛月,只是个医术精湛的杏林妙手,却似乎没有任何武功根基。

难道昊天人格消失之后,昊天的修为也从洛月身上消失?

他知道这肯定是不可能。

精神可以消失,但身体却依然存在,而储留在体内的内劲修为必然被保留。

也许昊天的各种武技不被洛月所知,但体内的内气修为却还是一如既往。

只不过洛月没有修炼过武道,不知道如何运气,那是坐拥宝山而不自知。

秦逍心中也是寻思,昊天的人格是否真的被彻底杀死?

如果只是暂时消失,那么是否还有可能再次醒过来?

眼下的洛月与朱雀感情很深,但昊天对朱雀可是充满敌意,而且对整个天斋似乎也很是敌视,一旦昊天重新苏醒过来,对朱雀和天斋肯定是个致命的威胁。

“调整呼吸,三短一长。”朱雀显然也感觉到洛月的呼吸已经十分吃力,只能道:“急促呼吸三下,然后放长呼吸,这样会舒服一些。”

洛月显然也是按照朱雀的吩咐去做。

这条石道实在不短,好一阵子过后,就连秦逍也感觉呼吸有些憋闷,正寻思洛月到底还能坚持多久,就听得前面传来小师姑的声音:“到尽头了,你们等一下,我把道路打通。”

很快,就听前面传来一声轰响,秦逍知道肯定是小师姑运功打开了堵住出口的岩壁,小师姑大天境修为,要打开一道石壁也不算太难。

随即前面就有光亮透入进来,秦逍在后面见到小师姑率先从出口出去,随即洛月到了洞口边,却没有立刻出去,回头道:“下面很高!”

“你下来,我接着你!”传来小师姑声音。

朱雀道:“不要怕,她接着你。”

洛月犹豫一下,终是小心翼翼出了洞口,朱雀这才松口气,回头看向秦逍,瞪了一眼,轻声道:“你.....你刚才做什么?”

秦逍一怔,但马上明白过来,自己方才用脑袋撞了影姨数次,有一次或许是不小心,但后来几次却明显是故意,当时影姨没说什么,现在是来质问了。

死里逃生,秦逍心情大好,低声调侃道:“软绵绵的很舒服,所以没控制住。”

“无耻!”朱雀脸颊一红,却也没多说什么,率先出了洞口,秦逍过去,才发现洞口外面离地面有一丈多高,这对洛月来说有些吃力,但对几位大天境高手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秦逍飘然落地,见到洛月脸色有些苍白,疲惫不堪,知道这段路对洛月来说实在艰难。

抬头看了一眼,出口是一面陡峭的山壁,如果不是小师姑打开石壁,任谁也瞧不出山壁里面会有一条通道。

听得流水潺潺,却是不远处有一条消息,那石洞内都是尘灰,几人从石道出来,衣衫都是肮脏不堪,脸上甚至也被灰尘粘黏,秦逍不在意,三女自然觉得不堪,都是到了溪水边清洗。

秦逍抬头望天,已经是黄昏时分,却是在书库里从清晨被困到傍晚。

这一天岛上肯定发生不少事情,不过现在既然出来,任谁也翻不出狼来。

秦逍见朱雀和洛月正低声细语,也不好凑近过去,小师姑与她二人有些距离,便走了过去,见得小师姑正在清洗,夕阳之下,小师姑却也是娇艳动人,忍不住再看朱雀那边,心想这三人的样貌各有千秋,洛月的样貌肯定比其他二人胜上一筹,不过小师姑的本钱傲人,无人可及,而朱雀自有一股让人心神悸动的风韵,那都是万里挑一的极品美人。

“之前让你娶了,你还不敢。”小师姑见他瞅向朱雀那边,压低声音,似笑非笑道:“我怎么觉着你越来越蠢。”

秦逍一屁股坐在小溪边,问道:“怎么了?”

“你以为我只是让你娶个媳妇?”小师姑低声道:“道尊死了,天斋现在以朱雀为首,你要是真娶了她,这天斋日后可不就听你指挥?虽然天斋和江湖各派暂时息兵,但双方的仇恨已经结下,天斋要在江湖立足,已经不容易。而且天斋还与澹台悬夜结下死仇,无论是江湖还是朝堂,东极天斋与他们都是敌对,处境艰难无比,这一点朱雀比谁都清楚。”

秦逍道:“天斋与澹台悬夜的深仇大恨肯定是不死不休,不过与江湖诸派还是能冰释前嫌。”

“没那么容易。”小师姑道:“诸派杀了天斋那么多人,天斋也杀了他们的人,就算表面和气,心里还是敌对。东极天斋依靠的只有你,你身后有龙锐军,而且还收编太湖水军,朱雀口里不说,心里肯定是愿意得到你的庇护。”斜睨了朱雀一眼,低声道:“蓬莱岛到处都是宝贝,他们有的是极品药材,还有玄铁精石,再加上朱雀这个美貌的道姑,你只要把住了朱雀,这一切可都是你的。”

秦逍一怔,小师姑幽幽叹道:“我这师姑做到这个份上,已经是仁至义尽,你这家伙竟然不识好歹。你要是在那书库和我配合好,说不定这事儿就真的成了。”

“那你说要嫁给我,是不是真的?”秦逍问道。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作者_沙漠_其他书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