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十九章 有点意思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大众牌黑色轿车内,王文华和刘甲乐面色凝重,望着前方江岳停在路边敞开着车门的车子,有些不知所措。

“华哥,我们上去看看?还是?”刘甲乐有一些慌乱,停在路边的车,敞开的车门,怎么看都是有坑。

王文华没有说话,眯着眼,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停在路边的车。

目光不停的查看着车辆的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但是车头位置看不到。

王文华有些不耐了,转头对着刘甲乐说,“乐乐,我们下车过去看看,把甩棍拿出来。”

“我前,你后,注意观察四周。”

“好的,华哥。”

江岳蹲伏在敞开的车门后面,两只脚踩在轮胎上,从车门的缝隙里远远的看着走下车慢慢靠近的两个男子。

瞧见他们手中拿着的甩棍后,皱起了眉头,居然是警局里的制式甩棍。

难道跟踪自己的这俩人,是警察?南城关派来的?

看着一前一后,小心翼翼靠近自己的两个人,江岳看着两手空空的自己,想了一下。

轻轻的解开了腰带,把皮带抽了出来,其中一端带卡扣的拽在手里。

王文华谨慎的左右打量,目光盯着敞开的车门,靠近车后的时候,示意了一下刘甲乐走左边,自己走右边。

将手中的甩棍再次握紧,王文华紧贴着车门,轻轻的靠近敞开车门的副驾位置。

就在王文华的脑袋探向副驾驶时,砰的一声闷响。

江岳双脚狠狠的踩了一下车轮,手拽着门把手旋转了一圈,膝盖狠狠的顶向王文华的背部。

猛然听到声音的王文华,慌忙转身,但刚刚抬起手中的甩棍,就被重重的撞击在手肘和腰部,一阵剧痛传来,身体不受控制的撞进副驾驶位。

落地的江岳伸出手中的皮带,缠向王文华的脖子。此时,左边的刘甲乐才反应过来,撒腿奔来。

然而,身体剧痛失控的王文华被皮带缠住了脖子,江岳猛然用力拽回,一拳击中他的后脑,当场昏了过去,瘫坐在副驾位置。

于是,刚刚绕过车头的刘甲乐就看到了王文华身体如没有骨头一般瘫倒的一幕,的他猛一激灵,他以为王文华被杀了!

就在刘甲乐一愣神的功夫,江岳甩出了手中的皮带,“嗖”,锋利破空的声音传来。

“啪”,皮带的根部狠狠的抽在了刘甲乐的脸上,一道红紫渗血的印迹瞬间出现。

“啊”刘甲乐回过神来,疼的一阵嘶吼,眯起眼睛,握起手中的甩棍朝着江岳就挥了过去。

看着毫无章法挥动甩棍的刘甲乐,江岳嘴角抽动了一下,一脸嘲弄,就这两个菜鸟,还让自己精心设计准备了一番。

早知道这么菜,直接上去放倒就好了,白白的浪费了这些时间。

快速上前,挪动右脚,闪身躲过挥动的甩棍,一个高劈腿抽中刘甲乐的额头。

双腿一弯,刘甲乐就跪倒在地上,昏了过去,额头还有一道血迹,两道浮肿。

将腰带重新系在了腰间,江岳观察了一下四周,并无任何人烟,随手把刘甲乐拖了起来,一直拖到他们的大众车边上,打开车门,将刘甲乐扔了进去。

如此依法炮制,把王文华也扔进车里,再次深深的打量了这两人一会,江岳关上车门快速离开。

自己的力量自己清楚,所以江岳丝毫不担心这两人的生命安全,最多昏迷两个小时就会醒来,而那个时候自己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

至于在这岔路上,会不会遇到歹人之类,那就看他们的运气了。

回到车上,扭头看了一眼后座上的公文包,江岳放心的启动了汽车,快速掉头离去,再次向着临西市而去。

莲山县公安局

局长办公室,南城关有些焦躁的来回走着,手中的手机一遍遍拨了出去,但是一直没有人接听。

“这两个混蛋怎么办事的,敢不接我的电话。”骂骂咧咧的南城关恼怒无比,没有想过派两个警察跟踪一个普通人,会出问题的可能。

。。。。。

安子善面带微笑的坐在车上,前面驾驶位上教导主任高本利坐在那儿,两个人同样乐呵呵的表情看着外面,正在跟丁海洲告别的文敏。

看着一脸幸福甜蜜的文敏和不知道在说什么,挂着委屈表情的丁海洲,暗笑不已。

“丁主任啊,文老师又不是不回来了,不用委屈啊,哈哈哈哈。”教导主任高本利,大声喊着,调侃着。

文敏和教务主任丁海洲的恋情,在山阳初中一时传为佳话,郎才女貌。别以为丁海洲是教务主任,就多大年龄了,人家跟文敏的年龄相仿,能够胜任教务主任纯粹是因为能力够强。

文敏的脸腾的红了,板起了脸,“行了,行了,我答应你了行吧,等辩论赛结束就陪你去。”

“我学生都在这儿,你不要让我难堪啊,再不听话,我就恼了。”

“哼,我走了。”

丁海洲一扫委屈的表情,笑嘻嘻的看着远去的文敏,用力的挥着手。

莲山县文学大赛的颁奖典礼是在莲山县教育局的大礼堂举行。

此时众多机关单位都是在莲山县政府大院中办公,多年之后才分开,各自有了自己的办公地点。

高本利驾驶着这山阳初中唯一的一辆汽车拐进了政府大院,根据地上放置的指引牌上的方向指示,直接驶向了大礼堂方向。

教育局局长办公室内,张明教站在窗前,从二楼往下看着刚从车上下来穿着校服的安子善,暗自想到,看来这个孩子就是安子善了。

此次文学大赛唯一的一个获奖的学生,而且是一个初中生。

好巧不巧的是,安子善前世也没有在这个时间来过莲山县政府大院,于是刚刚下车的他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莲山县的权力中枢。

刚刚抬起的头,目光对上了站在窗户边上注视自己的张明教,看着那张似曾相识的脸。

安子善想,看来这就是张华的父亲了,莲山县教育局局长张明教。

楼上的张明教脸上渐渐出现了笑容,很是欣赏的望着注视自己的安子善,是个有趣的孩子,面色平静,没有兴奋,没有激动。

是真的平静,没有任何伪装,张明教可以清楚的看到安子善眼底深处,毫无波澜。

安子善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回应着对自己微笑的张明教。

“有意思,哈哈。”

张明教咧嘴笑了,现在他是真的觉得这个安子善很有意思,微笑着对自己点头,这是什么打招呼的方式?

这是上级对下级的打招呼方式,或者是个别同级的人。

而他,只是一个学生,自己呢?

莲山县教育局局长啊。

安子善心里却是有一些疑惑了,这张华的爸爸是有点人来疯啊,还是自来熟啊,一直看着自己傻笑啥,互相打过招呼不就行了。

我们又不熟,而且还是初次相见。

搞不懂,摇了摇头,不再去看。

张明教一脸错愕。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