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2.辱于小儿辈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是,是,四舅所言极是。”魏博的商贾们瞬间就明白其中的利害,忙不迭地答应到。

“记住,只要生丝和布帛,你们每年按量给我们淮扬海东商社交足这些货物,那铜银钱就如同流水般进入你们家的钱柜里了!”王四舅开出了无法拒绝的条件,随后取出契约书来,魏博的商贾们抵制不了诱惑,都在上面按上了红红的指印。

等到淮扬的大船启碇南去,魏博留后田季安则踌躇满志地送去信件给真定府,以“河朔主事人”的身份,要仲裁成德军与义武、卢龙及横海三镇的冲突。

四面楚歌的王武俊接到田季安的信,信中要求他赶紧归还邢州给朝廷,否则我魏博也随时可能加入征讨的序列,只要太尉您能归土且向朝廷谢罪,我田季安还是愿意当个和事佬的嘛,毕竟你赵,还是离不得我魏的。

“今日却被小儿辈折辱!”王武俊气得将信撕得粉碎,大骂田季安、刘济等辈鼠目寸光。

可无能狂怒后,王武俊颓然倒在床榻上,良久才唤来王士真。

“让你弟王士平,去大明宫和中书门下谢罪,请求朝廷拾雪。”最终王武俊有气无力地吩咐说。

很快,王士平痛哭流涕,伏在宰堂门前,说自己甘愿接受削夺所有官爵的惩处,希望诸位宰相能宽宥我阿父的罪过,邢州马上就归还于朝堂版籍。

最终是郑絪走出大门,将王士平扶起,温言宽慰番,说士平为驸马都尉来,向来奉公守法,朝廷正要重用,岂会将你削职?不过宰堂圆议之后,处置如下,还望你悉听:

太尉王武俊须在两年之内,归朝参觐,此后便在长安赐予甲第一所,女乐数十养老;

不过成德军旌节,依旧留在真定府,由现在副使王士真替手;

成德军所有的恒冀六州,赋税依旧自留,政策不变。

“……”王士平全部领受,拜辞而去。

回到樊川别墅后,王士平按捺不住喜悦,对妻子义阳公主说:“老头子马上要来长安参觐,我阿兄为稳齐军心,免不了要大杀成德军将立威,到时藩镇态势不稳,我内奏朝廷,外结太师,便可长驱入真定府,接过旌节。”说完,王士平将拳头收攥紧实,好像真定府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义阳公主现在已完全明白了老王家全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悌”的人物,不愧是契丹种,不过她也顾不了那么多,反正李唐家也差不多,现在义阳隐隐觉得,早日离开长安城才是正道,于是对夫君也表态支持。

最终陡然孤立的,只剩下淄青平卢军李师古。

郓州城中,李师古是坐立不安,刘悟在曹州领着大部分兵马,原地不动装死中,说实话他恨不得亲自持剑去冤句,一剑把刘悟给切了,以泄对其临阵脱逃的愤恨,可现在的态势他也不敢冒然杀刘悟,因为刘悟一死,其他军将忠诚均会动摇,若高岳趁机攻来,那平卢军真的要覆灭。

不过此刻李师古也明白,和朝廷是打不下去了,魏帅田季安因对他不满而投向朝廷,赵帅王武俊缩回恒冀是自身难保,据说不久后还可能要收拾行李去长安定居,自己真的是孤立无援,内忧外患了。

“不如索性降服算了,家庙算什么,祖业算什么?我平卢李氏从高丽来,由一介卒子,做到拥十二州的节度使,也算是值得,不过福荫通常五世而斩,这话绝算不得错。故而我不能一步错,步步错,把子孙后代都给断送掉,现在归顺朝堂,奉还河南东道十二州版籍,便有首善之功勋,朝堂为拉拢人心,必然优待我与师道,将来少不得以一二品的高官厚禄善终,却也不失为良策。”

想通后的李师古,回到家宅,私下将李师道找来,对他交待:

“我准备奉还十二州版籍。”

李师道一听,嘴巴一咧,眼泪就要下来了。

“哭什么!我与你兄弟俩,还带着你的二个儿子,一道入朝参觐归顺。”

这时李师道立即不哭,隐隐然又有欣喜表情。

李师古长叹口气,“你自小荣华富贵,缺少历练,我若继续和朝廷对抗,就算侥幸能拖个三五年,将来你接过家业后,麾下那群如狼似虎的军将,各个恨不得分你的血肉,脔食殆尽。我算是看明白,我们平卢军再革新,也达不到高岳定武军、武毅军的水准,形似神不似有什么用?不如现在趁我兄弟俩还有降服的资本,尽早降了吧,此后少不得在两都间安享富贵,你两个儿子弘方、明安将来也能得到庇护,衣食无忧。”

“既然阿兄心意已决,那弟还有什么话说。”李师道表示跟着哥哥走。

“只是现在平卢军众将和主力全在曹州,那都知兵马使刘悟又摇摆不定,我说要降,刘悟很可能会煽动军伍害我兄弟,不如我们先宣布和朝廷罢战,叫刘悟回军府来,然后趁机杀了他,刘悟一死,军权在你我手,再以平卢军和十二州地献给朝廷,就万安了。”

“杀刘悟?”李师道脸色有些恐慌。

“非杀刘悟不可!此谋只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不可泄及外人!”李师古肯定地重复。

结果李师道回到寝所,不同寻常的神色就浮在脸上,妻子魏氏和小妾袁氏、蒲氏觉得奇怪,就举烛来问何事,李师道矢口不说,妻妾们好奇心却更加炽热,最终不耐烦的李师道就呵斥说:“你们妇道人家懂得什么,马上我可能要离开郓州。”

“夫君是要回密州吗?”魏氏发问。

“不回密州,把我家在各地的田业变卖变卖,你们随即也要跟我上路,就这样。”李师道只是如此说。

谁想李师道刚刚就寝,魏氏和两位小妾就聚集在外室中密议起来。

“夫君如此说,莫不是要离开淄青?”

“是要去长安为人质吗?”小妾们感到很害怕。

“去长安的话,也不至于变卖田业的。说不定,节帅这是要和我家夫君,兄弟俩一起降服朝廷……”魏氏切切地说。

十日后,李师古以刘彦平为密使,前往曹州冤句平卢军营地中,对刘悟说:“魏博、恒冀依次与朝廷罢战,我淄青也已和高宫师、浑辅国联络上,双方愿意罢战,汴州城归朝廷处置,我淄青并不割让土地,节帅请兵马使领军返归郓城,以示我方平息兵革诚意。”

“哦?”刘悟的脸上顿时出现了微妙的神色。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