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25.俯瞰尘世皆为埃粒(4.2k)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月色河流淹没一切,一道道处刑架冲天而起。

而李熄安提剑行走,随手挥砍。

目光所及,群魔授首。

“吼——!”远方,来自海洋深处的霸主咆哮,将手中的崛起者砸向地面,可在这一刻,水流蔓延上来,将人们包裹,失去了目标的他们茫然抬头,看见了这方的战场。

那生灵行走,伴随涨幅的河流。

像湖水,也像海洋。

曦光作剑芒,斩下无数妖魔头颅,随后水流铸就的刑架将其头颅悬挂,而失去头颅的庞然身躯被河流吞没,鱼龙群涌上来,刹那连骨骼都不剩下。

“承冕君王!”一头海妖沉声道。

这种以一己之力逆转战局的恐怖生灵,只有可能是古老地陆中的某位承冕!

“这不是十万大山中的承冕。”身着天青色衣袍的男人伫立群某之间,头悬一个玉瓶。

他的目光深远,隔着无比遥远的距离锁定月色河流中央的李熄安。

“承冕生灵的强大还有部分来自自己所属的土地,他离开属于他的领地,等同于国王离开了自己的国。那只虫子不在,如今十万大山中没有生灵能引下群山意志。”

“何况,我等既然敢踏足此地,自然有着直面这座山脉主人的打算。他不是这座山脉的主人,那想阻拦我们,恐怕不行。”

他闭目,低颂经文。

玉瓶表面浮泛出光芒,一行一行紧凑排列。

“看看这君王唤来的河川,比不比得上我的魔海!”

他大喝,玉瓶震动。

“轰——!”

天陡然间黑了。

巨大的阴影遮拢天宇,那是凭空出现的海水,与地面上蔓延过来的月色河川相对,无数生灵被笼罩其中。

“吞天海!”即将被钉穿的海妖兴奋地大喊。

此乃至海渊皇帝炼化一整片海域化作的魔海,被吞没的生灵不计其数,皆化作养分。同样,这也是来到此地的海妖们的庇护所与战场堡垒!跟随吞天海,凭借海浪奔袭厮杀,如果对方没有直接撕毁吞天海的力量,处于吞天海中的海妖们也将毫发无损!

这头海妖一跃而上,踏浪而行!

所有海妖皆是如此,如同找到救星。

同一时刻,一些处于大地上的白象生灵趁此机会回归国度,盘坐着云端,无比恢宏的神念垂下,那是他们的国主!

《仙木奇缘》

群魔高颂梵音,呼应神圣的净化之力。

天地被分割。

一方为漆黑魔海,一方为白色的神国。

此地发生的一切,几乎超越了来者的理解范畴,他们受创,被月色河川保护住,流水化作他们的衣袍。

蔓延开来的月色海洋为他们阻隔危险,护佑他们安宁,但透过水流的视线下,皆为狂舞的群魔!

能阻挡下吗?诸灵不禁惶恐。

他们与这两尊妖皇的势力交战,清楚地知晓对方的强大。甚至为了对付那月海中心的生灵一起出手,展露了惊天动地的可怕手段。

李熄安停下脚步。

自始至终,他面上的漠然都未曾退去,现在仍是。

除却脚下漫过脚踝的水流以外,李熄安面对的整个世界都仿佛失去了光亮,被那两头妖皇的一击给覆灭。

他的身形在魔海与神国前无比微渺,微渺到几乎不可见。

直到……

一方宙宇降临!

群星沉浮,太阴太阳环绕。

他伫立于这方宙宇的中心,像造物主般伸手,将一颗一颗星星挂上了虚空。

随后,神火被引燃。

“皇道领域?”诸灵骇然。

无论是神国魔海,还是前来援助十万大山的崛起者。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皇道领域,投影了星空?

三者对撞,号称吞天的魔海却无法侵蚀那宙宇一步,另一边,宣告行走人世净化万物的神圣光芒也不得寸进。

寂静,没有灵气轰鸣的激流,没有紊乱的脉络。

只有死一般寂静。

然后,所有生灵听见了开裂的声音,喀哧喀哧,像有人打碎了玻璃。

有某种东西开裂了……从开裂的地方出现了手臂,包裹着鳞片,手持一柄赤色古剑。

——!

那名海洋皇帝屏住呼吸。

他的双眼猛地瞪大,那手臂高举赤色古剑,这瞬间,弥漫的气息仿若将此地化作死亡九幽。

魔海被笔直劈开,无数隐没在魔海深处的海妖连一声哀嚎都无法发出便被泯灭。

黄昏……到来了!

昏光绵延千里,绽放于天际,沉淀累累尸骨,在其尽头,身着天青色衣袍的海洋皇帝缓缓跪地,双手无力地耷拉着,身旁散落下零零散散地玉瓶碎片,这些碎片最后一次浮泛光亮,悲叹般的,再没了声息。

无论是玉瓶,还是那位渊海帝王。

…………

无声,皆寂。

黄昏如妖花,灭世千里。

而始作俑者,甚至未曾动一下,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诸灵死去。

白色神国轰鸣,云端上方盘坐的白象们大惊失色,根本没有了再继续念诵梵音维系神国的想法。

燃烧的黄昏仍然在天边滚动,将白象们苍白的头颅映照如血。

那只隐没在天际间的大手猛地合拢,将白象群收于掌心。

神国消失,梵音不再。

这位被尊称为净化万物的白色国主甚至不准备再战,她要逃离。

现世怎么可能会存在这种生灵?怎么会?怎么会!这种存在……

久违的恐惧蔓延上来,几乎将这位白色国主给吞没。那是深藏心底,就算死去都不再愿意回想起的画面。

可面对燃烧的黄昏下,两道并不相同的画面竟然重合了。

在几年前,象征神圣的白色象群不再拘泥于原本的土地,他们渴望更遥远更神圣的地界。于是,象群们向更深邃的西域前行,跋涉,沿途将诸灵化作她的子民。

再然后,那个东西出现了。

国主死死地盯着月色海洋中心的人影。

就像如今的画面一样,仅仅是一念之间,造就天象变化,巍然不动于诸世诸敌之中,俯瞰人间万物。

“坠灰片如瓜籽,纷纷不绝,逾时而止,日将沉,作红黄色。”

那生灵行走,翎羽缝隙间洒下砂石,于是就此形成天上的沙河。那里的人们便如此称呼那生灵出行的画面,他们将其奉为“佛之在世行”,而同时,那生灵还有一个名号——悲声大王。

她在那头生灵的羽翼下取得了真经,习得佛法。

得以再现神国。

那生灵没有杀她,因为没有必要,万物在其眼中皆为尘粒,而为尘粒,则为其子民。

喀哧喀哧……

诡异的破碎声响再次惊现。

国主惊醒,但过往的恐惧仍然环绕周身,那生灵于她而言是老师么?不,是怪物!可剧烈地疼痛将阴影中断,国主瞪大眼睛,不可违逆的巨大力量压塌背脊。

云端上方,一条臂膀砸下,扼住了隐匿云端的、那头巨大白象的头颅,将其拖拽至大地!

“轰——!”沉闷的巨响,苍白巨大的身躯在地面砸下一个深坑。这生灵实在太过庞大,如彗星坠地。

白象国主落至地面,她的子民也因此从掌心坠落而出,他们挣扎在月色海洋中,转瞬间被鱼龙们吞食。

这是象群的终末曲。

而白象国主没有了惊恐,这头惊人庞大的巨象被太行八陉按在大地,她在静候死亡的到来。

“我是你的故人么?”李熄安问。

他在这头白象的目光中看到了熟悉,对方似乎很熟悉他。并非借以信息的了解,而是真真正正地熟悉。

“像!”

“太像了!”

“哈哈哈哈!”白象发出笑声,她在惊叹。

眼前的生灵在她的视线中逐渐与那阴影重合,巨大的瞳目在淌下血泪。

“是你么?”她悲怆地大喊。

恍惚之中,她仿佛再次看见了那一尾华丽的金裙。

那个生灵在过去,也是这样安静地站在她面前,而她,同样是以这样几乎死去的形式面见。

“是你么?”

“我还是遇见了你啊!你的确是怪物!就连这都可以预见。”白象国主的目光失去了清明。

她仍在大吼,像是质问,又像蕴含恐惧的愤怒。

李熄安凝视着陷入疯狂的白象,这头妖皇竟然在这短短的几息间被心魔吞噬了理智。

她不断地质问,不断地嘶吼,同时,她在不断地重复一个名字。

“诗巫灼!”

“诗巫灼!”

“诗巫灼诗巫灼诗巫灼……”

诸灵从鉴月川中起身,遥遥望着这头盖世妖王疯狂的末路。还有被归于神国中的黎部子民苏醒,愕然地环顾四周。那些化作白象头颅身披黎部大巫衣袍的就是他们本身。鉴月川中游荡的灵加快了他们的苏醒,让其变得清明。

原本被大手捧在中心的神龛也碎裂,黑色大蛇睁眼。她警惕四周,在见到鱼龙群后恍然。

“你说过我会怎样?无法铸就神国?可我铸就了,你还说我会怎样?狼狈的死去?可我活的好好的!哈哈哈哈,我可是国主!国主!你说我修行佛法根本不过关,没有心之一道,终无法成为觉者,贪婪渴望尘世,是啊!那又如何?贪恋才是生灵之本愿!”

惨烈的嘶吼声从这头庞然大物的喉咙间咆哮出来,天地四方都在跟着轰鸣激荡。

舍一愣,但很快收起了自己惊讶的表情。

毕竟是这头蛟龙。

黎部子民都如是想到。

然后,嘶吼声猛地停滞。

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有李熄安神色一凛。

一柄黄金长矛将白象国主洞穿了。

携带着的道法将庞然身躯直接搅碎,归于虚无。太行八陉一下子失去了压制的目标,重重砸在地面,烟尘四散。

安宁平静的鉴月川沸腾,裹挟诸灵飞速遁去。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见流云金火升腾,照耀八方!他们的面容皆被点亮。

烟尘中,一头庞然大物缓缓起身。

弥漫的烟尘不仅仅来自太行八陉,还来自他。

烟幕中可以见到三对亮如晨星的眼瞳。

下一刻,烟幕被撕裂,赤色的龙影笔直升空,太行八陉按住那生灵的头颅,将其狠狠砸了出去!

但那生灵在空中消失了。

转瞬出现在赤色龙影的上方,他手中汇聚出黑色长矛,猛地投掷!

绝对的安宁,别说风,就连空气都没有变化。如此可怕的动作仿佛不存在这个天地间一般,像来自另一个次元,不过是并行在这个世界。

嘭!

龙影回首咆哮,手持赤铜古剑劈下!天际黄昏滚动,昏光燃烧着降临!划过天宇的黑色长矛被泯灭,而昏光仍然明亮,斩向那生灵。

但那庞然大物合掌,燃烧的黄昏出现在了另一侧,无法危及他丝毫。而那一边的大地开裂,群山倒塌。

不过须臾之间,金色与赤色的影子就已经于彼此的战场上绘制蛛网。

两头庞然大物围绕着神山碰撞,灵气超越了沸腾的界限,转而变得不再稳定,时而在两者间爆发炽烈光亮!

人们愣愣无神。

这场大战爆发的突如其来,谁人都无法预料。

燃烧的黄昏,划破天宇的漆黑,碎裂的空间伤痕,灵气狂啸,原本放亮了的天再次暗沉,以神山为中心,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乱流。

别说插手此刻的战场,单单是立足此地都是因为鉴月川在护佑他们的生命,让他们没有被陷入狂乱的世界给直接毁灭。

“轰——!”

雷霆在云层上奔腾,一道道枝形闪电像狂龙的爪牙撕裂天地。

一场暴雨。

雨幕朦胧,模糊了万物,也将万物的色彩剥夺,变得如同死灰。

暴雨,曾经抵达十万大山的君王,他出行,必将跟随暴雨。但黎部中有人熟悉那位君王,暴雨的出现,意味着这位他不再保留怜悯与慈悲,雨幕中交错的铁鳞,将是一场葬曲!

一条手臂,两条手臂,直至八条臂膀方别对应八方垂落,结成法印。

以极致的力量压迫空间。

那如鬼魅穿行无阻的生灵不再能肆无忌惮,他被锁定了。

赤色龙影盘踞高天,暴雨浇打他的鳞片。

“四象八方之印。”

古老箴言响彻天地间,无穷无尽的光热笼罩大地。

亦笼罩那生灵!

轰隆隆!

一个炽白的圈往外扩散,暴雨随之逆流,一道又一道的符文浮现又消散,将蕴含的伟力注入其中。

处于鉴月川中的众人抬起手臂,他们的眼睛无法直视这种光热。

等到光芒弥散,暴雨再次倾覆下来时,十万大山中的生灵们,以及来自外界的崛起者们缓缓睁开眼睛,当他们看清某种事物时屏住呼吸,下意识后退。

法印落下的中心,能推倒群山的力量却没有在此留下任何痕迹。

那里站立着一头比拟山峦的巍峨存在。

通体呈现暗金,生六条手臂,头顶棘刺仿若王冠。六条手臂分别持刀枪剑斧,自然垂落着,他抬头,大雨将他的甲胄洗刷的光滑明亮,连纹路都清晰可见。

十万大山之君。

——圣王蝼!

------题外话------

七夕节快乐~

感觉今天信息量挺大的?对了,还有一件事,不要随便说我水,剧情已经压缩到极致了。铺垫已经够短了还说水,似乎是看见铺垫和埋伏笔的章节就说水。

拜托,这很不好,明白了昂,下次不许这样了。

明白的扣1,今天梦里送对象一个。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