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77.船坞惨案原因调查第二项:双贱合璧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终端船坞的爆炸火光的映衬下,无数的恶魔在混乱中奔跑。

它们在几名甘尔葛恶魔工程师的呵斥下正试图冲入已经开始燃烧的舰体将一些贵重之物抢救出来。

当然,更多的恶魔只是比较喜欢燃烧与爆炸的混乱,它们无法参与到在希望港与艾泽拉斯入侵者的狂暴战斗所以只能期待于这种毫无意义的混乱乐子。

还有更多的恶魔从周围的防御塔中冲出,在各自指挥官的带领下于终端船坞庞大且复杂的区域中来回巡逻,试图抓住那些破坏分子。

但它们什么都抓不到。

因为那几艘停靠在船坞边的飞船是被远程引爆的,炸掉了它们的炸弹来自于奥杜尔的智慧火花,又在守望者这几天的隐秘行动中被安放于这几艘接受修整的小型飞船之中。

“我不懂。”

在距离船坞入口近千米之外的一处空荡荡的荒芜山崖边,玛维皱着眉头看着被引爆的恶魔飞船,她说:

“如果你要救那两个家伙,我可以派人进去搜索,这种救援行动讲究一个隐秘,你却把我们埋下的炸弹引爆,激发了这场没有意义的混乱。

你难道觉得那两个家伙能趁乱逃出来吗?

他们可不是战士,更何况真正的战士想要在这么多恶魔中杀出一条生路都很不容易。

你到底在期待什么,布来克?”

“呃,我说我在期待奇迹你会不会揍我?”

海盗也在眺望混乱的终端船坞,在他身后是一群全副武装的猎手和游侠,稍远的地方上风行者妈妈正在和自己的二女儿说着话。

或许是战斗前的叮嘱。

当然也有可能是一些琐碎的家事。

布来克将自己的真理思绪散开,他在这个距离上不断的渗透到那些四处乱跑的恶魔之中,就像是调整通讯电台一样搜寻两个倒霉蛋的思维,一边对身旁的玛维解释说:

“忘记那几颗炸弹吧,要毁掉这么大规模的终端船坞靠炸弹可不行,反正午夜时萨格拉斯权杖就会被送来,就算他们失败了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而万一那两个神奇的家伙成功了,我们可就赚大了。

这就是计划中的不确定因素。

我们需要把握住这些意外因素可能带来的好处。”

“好处?”

玛维对于这种临时改变计划的行为并不喜欢,她推了推自己的战盔,语气严谨的说:

“你这是在让两个甚至无法保护自己的平民去执行本该由我们执行的危险任务,而你还在期待他们能够完成这件不可能的事。

你要知道,一旦他们失败了,恶魔们会立刻加强对终端船坞的防御,这会给午夜的行动带来极大的麻烦。”

“除非恶魔们能在午夜到来之前,把整个终端船坞彻底崩溃的空间结构重新搭建起来,否则萨格拉斯权杖的群星传送就不会失败。”

海盗没有和玛维争辩,他扭头对典狱长笑了笑,说:

“而要完成那样的任务,最少得欺诈者那样层次的施法者不眠不休的干最少半个月的时间,但现在它们只剩下了不到六个小时。

除非它们能把诺甘农腐化完成送到这里,否则我们的行动就绝对不会被干扰。

至于我对布来恩和老周的信心可不是没由来的。

他们要努力完成什么大事或许很难,但他们想要破坏某样东西却简单的很。

这两个家伙有某种神奇的天赋,他们总可以在守备非常严密的地方发现漏洞,在一个看似毫无破绽的体系里找到缺陷。

这已经不能用技巧或者经验来形容了。

在搞破坏搞事这件事上,这两个家伙靠的是天赋。”

布来克叼起烟斗,吐出一口灼热的烟圈,他说:

“反正试试也不亏嘛。

你想想,如果他们两真搞出一些事,我们赚大了,如果他们两失败了被恶魔干掉了,我们也一下子少了两个麻烦。

唔,我找到他们了。

这两个家伙行动真快,他们真的很懂得抓住机会,依靠我们制造爆炸引发的混乱,他们已经熘进了终端船坞的控制室。

不过他们好像遇到了一点麻烦...”

---

臭海盗说搞事两人组遇到了一点麻烦,实在是婉转的说法,他们两现在遇到的麻烦可大了。

尽管趁乱熘进终端船坞的指挥室这个过程非常顺利,但两人毕竟不是专业的潜行者,再加上他们两身上都有伤,鲜血的味道最容易引来恶魔们那些嗅觉敏锐的狗腿子。

“躲!快躲开!”

布来恩这会手里抱着一枚被点燃的恶魔炸弹,他朝着身前的周卓大喊了一声。

抓着一根不知道那捡来的大腿骨棍子疯狂挥舞抵挡眼前扑击的凶狠恶魔猎犬的游学者很没武德的就地一滚,让自己躲在了一堆闲置的恶魔机械造物后方。

而老矮人就像是疯狂的黑铁工兵一样,把手里点燃的恶魔炸弹朝着那些扑过来的地狱猎犬丢了过去。

他们这会也顾不上隐秘不隐秘的了。

人都快死了。

轰的一声巨响,布来恩的炸弹投掷把扑向他的三四头地狱猎犬炸的尸骨无存,还运气极好的炸塌了眼前那通往指挥室的螺旋阶梯的铁栅栏的机关,让沉重的魔钢栅栏砸下来将后续的地狱猎犬挡在了阶梯之下。

灰头土脸的老矮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气喘吁吁的抱着被吓坏的猴子格里布,老周也从藏身的地方跳出来,疯狂拍打身上被爆炸余波点燃的鬃毛。

他们两此时的外表像极了那些饱经展战场厮杀的战士,身上布满了自己和敌人的血污,

还没等他们歇口气,就听到了整个指挥塔上方和下方响起的沉重脚步声,还有恶魔卫士的呵斥以及那些聪明又狡猾的甘尔葛恶魔技师们的尖叫。

两个家伙对视了一眼,根本不敢停留,连滚带爬的一路沿着这不知道通向哪的阶梯向上。

身后的吼叫声越来越响,还有武器砸门的回荡,看来是恶魔们在试图拆掉那拦路的魔铁栅栏,这意味着留给老矮人和游学者的时间不多了。

他们不管要干什么就得赶在恶魔们冲上来之前搞定。

不过大概是命运垂青,接下来的路却异常的顺利,好几次两个家伙都差点被巡逻的恶魔们撞破,但每次都是在他们和巡逻者只差几步之遥的时候,那些凶狠的恶魔们就会转身离开,又或者会被其他动静吸引注意。

多次的险象环生让老矮人和老周心力憔悴,心里直骂这个潜伏的活根本就不是人干的,这未免也有些太刺激了。

“前面有两条路,怎么走?”

一路上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船坞指挥塔的最高层,布来恩擦了擦脸上混着血污的汗水,看着眼前通往两个方向的分岔路。

他瞥了一眼身旁气喘吁吁的熊猫人,后者一边咳嗽一边说:

“一人一条,恶魔们肯定会追上来的,我们分头去,就算运气再不好也总该有个人能碰到点重要东西然后毁掉它吧。

反正我们两待在一起也没太大意义,我们不善战斗,恶魔们干掉一个和干掉两个花的时间也差不了多少。

布来恩,我...

我很荣幸与你共事!”

老周扶着身旁的魔铁栏杆站起身,很庄重的对布来恩说:

“我们可能再也没有重逢之日了,但不得不说,我很庆幸在我生命终结之前能遇到你这样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也很庆幸我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和你完成这场属于大侠的冒险。”

他说着说着动了情,眼眶都红了。

不愧是感情丰富的游学者,扇情起来第一个就把自己弄哭了。

看他这么情深义重,老矮人心里也酸酸的,他努力做出一副硬汉的表情,好像笑对死亡一样对周卓摆着手说:

“你别这么晦气!我相信我们两最少有一个能活下来,还记得我们在玛凯雷一起发掘出的艾瑞达文物吗?

我们做个约定吧,老周。

不管谁活下来,都要替另一个人把那些发现整理出来,以我们两个人的名义出版发行。”

“好!我以我的姓氏发誓。”

游学者咬着牙点了点头,老矮人也握紧拳头。

他们还要再说一些扇情的话,但身后传来的嘈杂的恶魔吼声的回荡让两个胆小的家伙立刻抖了抖身体。

他们没有过多的告别,便一人选了一个方向冲了出去。

布来恩沿着眼前的路一路向前勐冲,很快就一头撞开了一扇紧闭的大门,入眼之处是一群凶狠的甘尔葛恶魔工程师们如发了疯一样在互相厮打。

这些混蛋恶魔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个红了眼睛,似乎要把对方当杀父仇人一样弄死在原地。

不过它们所在的显然是个很重要的地方,布来恩看到了好几台布满了按钮和杠杆的控制台上面还用恶魔语写着一些不明觉厉的口号之类的东西。

从这个操纵室所在的位置来看,这里应该就是调度整个终端船坞的地方。

“来对了!”

布来恩心里一阵狂喜,随后就是一阵失落。

狂喜是因为他找到了重要的地方可以在这里开始生命最后的破坏,失落是因为既然自己来到了正确的地方,那么老周去的肯定是一个被忽略的地方。

这意味着自己很有可能死在这里,而老周会活下来。

但也没什么关系了。

布来恩这一辈子过的非常精彩,以他过去经历的那些事而言,他觉得自己能活到现在这个年龄已经是卡兹格罗斯保佑。

他不能再要求更多。

老矮人咬了咬牙,从地面上捡起一根魔钢撬棍朝着眼前那些处于大乱斗中的恶魔工程师走了过去,他双手握着手中的“物理学圣剑”以野兽的心境砸向那些互相挠的头皮血流的小个子恶魔,把它们一个接一个打倒在地。

然后他提着满是魔血的撬棍扑到眼前的控制台上就准备抡起棍子把这些精密的恶魔机器毁掉。

身后已经响起了恶魔们的咆孝声,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不过就在抬起棍子准备摧毁机械的时候,布来恩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之前臭海盗调侃他时说的那些话。

“你这混蛋总有一天会因为按错一个按钮毁掉世界的!”

以往布来恩只把这话当成是一种恶意的讽刺。

但眼下这种情况细细想来,这些调侃中却多了一丝奇怪的味道。

布来克·肖可是一名恶名昭彰的先知,他肯定不会随便说话的,如果他也觉得自己在按按钮毁灭世界方面很有天赋的话,那么或许自己在眼下这个需要搞出大破坏的时刻就该尝试一下。

自己手里的棍子最多毁掉控制台,但恶魔可以再建。

如果自己能搞出一些不符合“安全规章”的事然后引发连锁的安全事故,那恶魔们肯定会痛彻心扉。

想到这里,布来克立刻丢掉了手里带血的撬棍。

他伸出双手在眼前布满了按钮的控制台胡乱按动,几秒之后就让整个终端船坞响起尖锐的警报声,还有几个船坞接口喷出大量黑色的油料把停靠的飞船甲板弄得脏兮兮。

但如果只是这样的恶作剧那可完全不够。

恶魔们的咆孝和脚步声已经近在耳后,布来恩的额头都蹦出了汗水,他必须寻找到真正危险的东西。

他想起自己之前每次惹麻烦的时候,每次去碰不该碰的东西时脑海里回荡的那种如过电一样的感觉。

他拼命让自己回忆起那样的状态。

就像是在奥杜尔开启天文台,就像是在沃顿沙漠弄开深渊造物的封印,就像是在希利苏斯沙漠,就像是在潘达利亚的纳拉克煞引擎。

他总能天才般的找到那些破坏力最强的按钮,然后毫无犹豫的按下去。

那是一种罕见的直觉!

布来恩念念有词的在整个控制室里四处乱转。

动起来啊!

脑子!

动起来啊!

破坏者的本能!

我现在无比需要你!

“哈,找到啦!”

就在恶魔们破门而入的那一瞬,老矮人一把扑到了几个控制台中央的推杆上,他铆足了劲把那魔钢推杆向上推。

但尴尬的是根本推不动。

这玩意就不是给矮人的身材设计的。

这是恶魔造物,看它的大小就知道,这玩意需要一个大块头的恶魔才能启动。

“完蛋了,要死了。”

布来恩疯狂的推着拉杆,他身旁的猴子格里布也跳到拉杆上帮忙拉动,但这小蠢货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白使劲。

老矮人绝望的瞪大了眼睛,他甚至都感觉到了身后走来的恶魔那灼热的鼻息,以及它挥起的魔钢战锤。

自己要完蛋了。

矮人闭上了眼睛,他的一辈子都在眼前化作白光闪耀。

啊,再见了,我的哥哥们,再见了,我的侄女,再见了我未出生的孙子,但愿以后艾泽拉斯的人谈起我的时候会说我是个实力不济的倒霉英雄。

不过仔细想想,要是死在这种地方的话,估计别人都没办法发现自己的遗体了,自己会被标记为失踪。

或许自己的族人们会孜孜不倦的前来寻找自己呢。

唉,这个埋骨之地距离家乡太远了。

好想再喝一口灼热如火的矮人麦酒啊。

布来恩胡思乱想着感觉到了脑后传来的劲风,是朝着自己的脑袋来的。

自己要被开瓢了。

一声巨响,老矮人惊恐的睁开眼睛,正看到自己眼前根本推不动的拉杆被那恶魔砸下的战锤打的向上翻起。

tsxsw.la

它发出卡卡作响的声音以及让人看着就感觉到危险的电浆能量从其中涌出。

他惊愕的回头看向身后狰狞的恶魔卫士。

那本该是前来追猎他的恶魔低下头,被某贱兮兮的上古之神心控的恶魔脸上露出一个无比灼热的恐怖笑容。

“合作愉快,亲爱的世界毁灭者。”

布来克那该死的声音从这恶魔的怪异嗓音中响起。

随后在老矮人怒骂出身的呵斥声里,这个大块头恶魔的头颅里发出一声爆炸般的闷响,它眼睛一翻就倒在了布来恩眼前,还喷出了一口灼热的魔血把老矮人兜头浇了一身。

如你所愿。

请你喝灼热如火的“酒”了。

不用谢。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