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94章 我陪你睡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哭得正伤心的姜留反映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小悦儿在说什么。

大姐和二姐出嫁时,都是大哥背出去的。如今在大哥在外为官,无法回京送三姐出嫁;二哥是庶子,没资格背着三姐出嫁,二房嫡长子悦儿今年才六岁,背不动姐姐,所以才让长房嫡次子姜三郎背着三姐出嫁。

她想跟悦儿,自己哭不是因为不想让三郎背着出嫁。但看悦儿一脸认真,姜留觉得这是督促他不再懒下去的好理由,便哽咽着拍了拍弟弟弱小的肩膀,“等六姐出嫁时,定让悦儿背出去。”

小悦儿点头,“别哭了。”

“好。”姜留被弟弟这么一搅合,也没了哭的心思,拉着她与三个姐姐、表姐们一起,将姐姐送到了府门口。

姜三郎稳稳把三妹放进花轿,喜娘落下轿帘,欢欢喜喜喊了声“起轿”后,康安最俊美的新郎上马,意气风发地带着他的新娘,返回他们的新家。

跟在他们身后的,是姜慕燕的八十八车嫁妆,这八十八车是减之再减之后的,但还是令看热闹的百姓们啧啧称奇。聊着姜慕燕嫁妆中御赐的价值连城的玉山摆件,谈完姜二爷给女儿置办的园林,百姓的目光落在站在各府送嫁姑娘、媳妇中间的姜家五姐妹身上。

看过身怀六甲的长女姜慕容,眉眼秀美的二姑娘姜慕筝,眉眼灵动的五姑娘姜慕锦,年纪尚幼但也看出是个美人坯子的姜七娘,众人的目光落在光华夺目的六姑娘姜留身上。

任何溢美之词都无法尽述姜六娘之美,特别是此刻梨花带雨,与往日不同的姜六娘。人群中的男子们为之痴迷,姑娘们看得没脾气,妇人们则热烈讨论着姜家下一位出嫁的会是姜五娘还是姜六娘。

“这个不好说,但姜五娘绝不会比姜六娘嫁得更近。”柿丰巷的老街坊笃定道。

此话一出,大伙没一个反驳的。因为姜六娘嫁的是东邻。

旁边的少年郎羡慕得眼睛都红了,“任凌生真是好福气,落难时能被姜二爷救下,任姜二爷为义父,长大了还能近水楼台,娶姜六娘为妻。”

“羡慕人家,你也十六岁被封大将军啊。”

少年郎……

“咱们回吧。”眼望着花轿出了柿丰巷,袁夏月扶着怀孕的大姐,招呼着妹妹们和各府姑娘回内院。

送完宾客,命人撤去残席,天已黑透了。累及的姜留躺在空荡荡的床上,没有一点睡意。因为,跟她在一块睡了九年的姐姐出嫁后,没人同她一起躺在床上说悄悄话了。

“六妹可睡下了?”

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呼唤声,姜留从床上跳起,跑去打开房门,“二嫂!!!”

夜光下,玉冠束发的袁夏月简直像是从月亮里跳下来的美男子。她抱着枕被,双眸痴痴地望着美赛月中仙的姜留,直接道出来意,“三妹出嫁了,六妹一个人睡肯定害怕吧,我过来陪你如何?”

“好!”姜留桃花瞳里,尽是欢喜。

袁二月咧嘴笑得开心,避开姜留要接枕被的小手,探右臂将她揽在怀里带她回房,“这点东西还没马鞍子重呢,咱快进屋,免得蚊子跑进来。”

送嫁归来,喝得醉醺醺的姜二郎回到东外院,才知妻子抛了他,去陪六妹了。躺在只剩单枕的床上,姜二郎抬袖盖住脸,嘟囔道,“得想办法,让江凌那臭小子赶紧回来……”

送走宾客,新郎刘君堂回到新房,看着规规矩矩坐在床边的娇妻,眼角眉梢都是忍不住的欢喜。他深吸一口气,命丫鬟仆妇退下,才同手同脚地走到她面前,一本正经地唤道,“夫人。”

姜慕燕羞得不敢抬头,细长嫩白的手指偷偷的,紧紧的拧着嫁衣。

刘君堂又无限怜惜地上前一步,轻声与她商量道,“为夫帮夫人卸下钗环,可好?”

虽然母亲和姐姐们都教了她,拜堂回房喝过合卺酒,新郎去前厅谢客时,她就可以脱了身上的嫁衣,卸下头上的钗环了。但姜慕燕还是按照古礼和娘亲去世前反复叮嘱她的规矩,规规矩矩地穿着嫁衣,盯着数斤重的头面,规规矩矩在床边坐了两个时辰。

本以为会很累很饿,但姜慕燕现在却只觉得紧张,她轻轻颔首,头上的珍珠流苏晃动,金凤轻颤,喜烛的映照下,光华璀璨。

“来。”刘君堂弯腰握住娇妻的小手,将她牵到梳妆台前坐下,站在她身后为她卸妆。一件件头饰卸下,整整齐齐地在桌上摆了满满两排,姜慕燕的长发才如瀑般落下。

饭团看书

然后,刘君堂便没了动静。

房内安静无声,姜慕燕浓密的睫毛颤了颤,缓缓抬起丹凤眸,看向面前的铜镜,对上了刘君堂满是神情的眸子。他一身红衣,俊美非凡,姜慕燕竟一时移不开眼了。

刘君堂缓缓俯身,抬双臂环住她,头轻轻压在她的墨发上,呼吸着她的气息,“五年前腊月初八,我在大云经寺第一次见你时,便忍不住幻想着能有这一日……”

那时,她连看都不肯看自己一眼,自视甚高的刘君堂备受打击,惶惶不安。五年后,她终于成了自己的妻。刘君堂情难自禁,轻轻吻了吻她的秀发。

今日天热,她出了一身汗,姜慕燕生怕让刘君堂嗅到她发间的汗味儿,忍着羞涩低声道,“还未沐浴呢。”

提到沐浴,刘君堂站直,一紧张险些被凳子腿把自己绊倒。他稳住心神,温柔问道,“燕儿饿了吧,咱们先用晚膳再沐浴,如何?”

按规矩是该先用膳再沐浴的,她怎就忘了呢,姜慕燕轻轻咬唇,不肯再错一点,“妾身让厨房备了醒酒汤,夫君先喝一碗可好?”

“多谢夫人。”刘君堂想说她在自己面前不必以“妾身”自称,但看她紧张的模样,还是忍住了。这些小事便先由由着她吧,待过两日再跟她商量。

饭后沐浴,红烛高烧,帘幕深深。

累极的姜慕燕被丈夫搂在怀中,仔细回想一番,确认婚床没有发出不该有的响动。这说明做婚床的木匠手艺很好,便订下妹妹的婚床也由这家来打。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