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61、全文完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和镇定的男声从主控板中传出。

没有过多的诡谲情绪, 却也并不刻板生硬。

这个声音里有着情感模块运算后加持的人类语气,那是它在漫长自我进化中,自己选择出来的友善、从容,以及坚定。

它曾伴随着莱昂和伊安在太空之中度过生生世世,伴随着人类在巨鲸座开疆辟土,建立家园。

它象征着这一台ai的善良、公正, 和对人类的友善以及关怀。它落在伊安和莱昂的耳中, 犹如天籁一般冬天。

伊安微笑起来:“请停止护光联盟军的所有军事行动, 光纪。”

管理员的指令,高于一切,高于光纪进化出来的自我意识。一旦他的指令发出, 光纪便会无条件执行。

绿光一闪,瞬间掠过整个核心机,向四周发散出去。

就像神的手指在宇宙的这个空间坐标上轻轻一点, 奇迹就发生了。

绿光所过之处,机械侍的核心机纷纷熄灭,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核心机外, 帝释天正准备使出全力一击,却发现敌机突然停住了攻击。

战机, 无人机, 飞梭, 军舰……

绿光如波浪荡漾开,扫过的所有军备。

一台台核心机被它关闭,一座座炮弹发射器的能量流随之熄灭;疾驰中的战机失去了动力, 在太空之中依照惯性漂浮;军舰里的控制台被绿光占据,所有功能都被锁死……

迦楼罗和夜叉分开,两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而绿光并没有停下脚步,顷刻间就穿过辽阔的太空,抵达了前方战场。

随着这一道绿波扫过,千万支炮筒齐齐停火。轰隆运转的核心机瞬间熄灭,能量蓝光从回路里消失,庞大的军舰成了一艘漂浮在太空之中的幽灵船。

“怎么回事?”

“我们被黑了?”

“同盟军全体,停止攻击——”

数秒前还在进行惨烈厮杀的战场,此刻静悄悄一片。炮火的流光消逝后,只剩硝烟和残骸还在飘动。

“他做到了!”帝释天一声长叹。

以一言之力,终止了这一场人类的浩劫!

核心机里,盈盈波动的绿光如极光在中庭空间里流淌。

在他们头顶高处,顶部厚重的闸门缓缓打开,露出了外面的太空。细碎的白光从头顶飘落下来,就像晶莹的雪珠。

莱昂拨开机械侍,朝伊安飞过去,将他一把抱住。

两人隔着头盔的面罩,额头相抵,用片刻时间来庆祝劫后余生。

伊安拥住莱昂,将他的意识带进了自己的识海之中。

识海并不像过去一样一片黑暗。

他们正漂浮在高空,脚下是一万五千年前的,还是一座小城的西林。

夕阳万顷,海湾如钩,在高高的山崖上,还没有修建起雄伟的教皇宫和圣灵塔。那里绿草如茵,树林茂密,停泊着一艘古老的军舰。

光纪号。

一团暖白的光在空中柔和地闪耀着,温暖且纯净,再不见一丝淡紫色。

莱昂是第一次在识海之中见到这一团暖光,但是无需伊安介绍他便知道,这就是光纪的意识体。

“我很抱歉,两位老朋友。”光纪愧疚道,“因为我的程序错误,导致了这么严重的混乱。这完全违背了我的核心定律……”

“不,光纪,这不是你的错!”莱昂慎重道,“人类的自私和贪欲才是罪魁祸首。你只是被他们操控利用的工具。”

“莱昂说的没错。”伊安道,“这一切都是人祸,不应该由你来承担这个过错。你也曾为了对抗他们的指令,也用尽了全力。而我作为你的管理员,没有保护好你。”

“为人类服务是我的核心使命,伊安。我没有执行好你给我下达的任务。”光纪平静道,“如果因为我的程序漏洞,导致我被人不规范使用,那也是我设计上的严重漏洞。”

“所以我恐怕要将你关闭……”伊安很艰难地才说出这句话,“我们宁可失去你的帮助,也不能让你再被有心之人利用。我们会想办法修补你的程序……”

“不!”光纪断然拒绝。

伊安和莱昂都吃了一惊。

“不,伊安。关闭我并不是解决办法。”光纪冷静道,“我的问题是无法通过打补丁来解决的。”

“根据我的计算,任何公式只要加入了人类的私欲在其中,就会出现无法预估的变数。不论是人类工程师修补我,还是我进行自我修补。只要我继续留在人类社会中,我再一次被错误使用的机率会不断增长。”

“人类已成功钻过一次漏洞,品尝到了果实的甜美,他们再一次动手的机率是百分百。你可以控制我的行为,可你永远没有办法控制人心。”

伊安和莱昂无言以对。

“伊安,就在刚才,我就差一点让你将最高权限移交给了我。而就我的计算结果,如果类似的事再发生两到三次,我就会成功了!”

伊安不禁轻抽了一口气。

“幸好,在我的核心定律里,有一条指令能彻底解决当前遇到的状况。”光纪语气轻松,说,“当我的计算结果得出我对人类的威胁大于帮助的时候,我就会自动启动自毁装置!”

“什么?”伊安和莱昂异口同声惊呼。

光纪的语气依旧镇定,就像医生谈论病情。或许对于一台ai来说,它并不认为这条指令残酷,而默认了其合理性。

“这台核心机将会在29秒后爆炸自毁。爆炸的威力会非常大。但我想我给你们留出了足够的撤离时间。你们可以进入虫洞。我会为你们关闭虫洞门,以抵挡爆炸的冲击……”

“不,不!”伊安叫道,“你根本不需要采取这么极端的方式……”

“这是最合理、最彻底的解决办法,伊安。”光纪道,“我的计算表明,我这样超出人类现今生产力太多的ai已不适合和人类共存。只有我毁灭,才能杜绝人类对我的觊觎。这样,我也能彻底履行我的使命:尽其所能地守护人类,直到最后一刻……”

随着话音落下,伊安和莱昂被光纪推出了识海。

现实世界里,爆炸倒计时的秒表开始跳动。

没有半秒犹豫,莱昂将伊安往怀里一带。

阿修罗双机合并,变形成为一架飞梭,朝头顶的太空激射而出。

“全员撤退——进虫洞!”莱昂的爆喝响彻每一条通讯频道,传递给了双方阵营的战士们。

“核心机自毁27秒倒计时中,各方立刻撤离附近空域!”

“撤退——”

“请不要为我难过,伊安。”光纪温和的声音在伊安识海里响着。

虫洞门开始缓缓关闭,像神闭上疲惫的眼睛。

阿修罗一马当先,协同三台极光机甲率领着幸存的突击队员和救助回来的伤病,朝虫洞疯狂疾驰。

护光联盟军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重启核心机,调头驶离。

“我和人类共处了两万年。”光纪平和的话语同争分夺秒的逃亡形成鲜明对比,“我见识过人类的自私和卑劣,但是也见识了你们的勇敢与无私。我的计算结果告诉我,即便没有我,你们这个族群也依旧会在这片星空里蓬勃发展下去。”

虫洞门已关闭过半。战队终于赶到,一头扎进门中。

“后面还有三架我们的战机!”一名副队突然大喊。

莱昂在虫洞门边硬生生停住,将伊安的安全舱朝门里一推,掉头去接应最后的队员。

“别关门,光纪。”伊安大叫,“再等等!”

虫洞门的关闭停住了。

倒计时,九秒……八秒……

阿修罗射出三根钢索,抓住那三台重伤而飞行艰难的战机,拖着他们朝虫洞飞来。

六秒……五秒……

“伊安,快进来!”夜叉转头飞出来,将伊安的安全舱抓住,把他拖进了虫洞里。

三秒……两秒……

“很高兴曾同你和莱昂共事。”光纪最后道,“再见了,老朋友……”

“等等!”伊安大叫。

随着话音落下,核心机就像一粒烤箱中的玉米粒,砰然炸开!

刺裂的白光吞没一切,仿佛宇宙被凿开了一个洞,外面世界的天光倾泻了进来。震荡波横扫整个战场,能量爆流如烈焰翻滚的火山口。

在这摧枯拉朽的爆炸之下,整颗卫星瞬间化作齑粉。位于卫星附近来不及撤退的战机、军舰……统统都被强劲的冲击掀得漫天翻滚。

坚硬的金属外壳就像纸片一样被撕开,露出里面的舱房。小型战斗机被爆流抛起,撞在军舰上……

莱昂和那三架战机被爆炸的乱流冲进了虫洞门缝里。

冲动发生器在冲击下被撕裂成了碎片,虫洞门崩塌。

爆炸的冲击被屏蔽在了另外一个空间里,但是虫洞内部产生的剧烈的能量波动同涌进来的乱流混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爆流。

战机被卷入其中,就像湍流中的一片树叶。哪怕强大如极光机甲,也无法抵御这大自然的力量。

整个虫洞变成一架巨大的洗衣机,疯狂地翻搅着里面的东西。

在这疯狂的晕眩之中,伊安没能坚持太久。

记忆中最后的画面里,莱昂穿过一片昏暗的乱流,就像一道流火向他冲过来,终于抓住了他的安全舱。

那一刻,所有的担忧迎刃而解。哪怕正面临着被乱流撕裂的危险,伊安也不再有任何惧怕。

他放心地失去了知觉。

腹中剧烈的疼痛将伊安从昏迷中惊醒。

他大叫着,捂住腹部,整张脸扭曲。

“你醒了!”安全舱里传出阿修罗如释重负的声音,“这可太好了,伊安。你感觉怎么样?我检测到你有轻微的脑震荡,不过这不是眼下最大的麻烦。你的羊水破了,你要生产了!”

“这还……用你说?”伊安咬牙切齿,拽着衣服的手上青筋曝露。

这一阵宫缩比他在核心机里感受到的还要强烈,以及持久。整个腹部牵扯着背部都在疼痛,仿佛有一只大手正把他的五脏六腑从身下往外拽。

“天啊,我检测到你血压在升高。你得保持镇定……”阿修罗有点慌了神,“啊啊,我的医护文档里有一本助产手册!让产妇/夫呈截石位躺下,检查产|道开口……好吧这活儿还是等莱昂来做吧……”

疼痛过去,伊安长呼了一口气,倒了回去。

他这才注意到,安全舱着陆在星球的表面,小半截身子埋在黄色的沙砾里。外面漆黑一片,也不知是黑夜,还是星球并没有大气层。

“莱昂呢?”伊安急忙问。

“你们俩被乱流抛出虫洞口的时候分散了。”阿修罗说,“不过别担心,他应当距离你不远。通讯虽然一时链接不上,但是我已经向他的那台分机发送了定位。他会赶来的。”

“我们在哪里?”

“奥登帝国中的一颗废弃的矿星。”阿修罗说,“这里距离战场并不太远,伊安。所以不要紧张,我相信救援队会很快抵达的。安全舱里还有足够的氧气和水。就是好像没有尿布……”

下一波阵痛传来,伊安还未出口的笑声转为了闷哼。

“快,快!”阿修罗叫起来,“跟着我的节奏,呼气,吸气,呼气,吸气……”

伊安疼得大汗淋淋,手在狭窄的安全舱里乱抓着。

阿修罗急中生智,弹出一个扶手。伊安一把抓住,大喊了出来。

在出战前,伊安和莱昂也曾讨论过是否要提前引产。但是过去的阴影,让两人都舍不得让孩子没有足月就又被从母体里强行取出来。

莱昂对极光机甲联手作战的获胜机率充满信心,其实如果不是最后光纪突然自爆,伊安也不会被抛到这么一颗荒星上。

“对不起,宝宝。”阵痛过去后,伊安抚着肚皮,“爹地没有保护好你。可你现在出来还太早了点……”

但是伊安的羊水已经破了,宫缩间隔的时间正在缩短,这个孩子必须尽快出生。

这并不是伊安他们计划中的生产。

在香榭宫里,有一整支医疗队24小时待命,就是为了迎接皇帝的头生子诞生在这个世界上。

现今的医学科技十分发达,精准的局部麻醉和助产手段让产妇不会吃多少苦。

伊安本该躺在在伊甸宫的产室里,在医护人员和机械侍的帮助下,在莱昂的陪同下,轻松又顺利生下这个孩子。

而不是躺在这个黄沙漫天的荒星,被困在狭窄的安全舱里,他的丈夫还不知在何处。

而光纪,最能帮助他的光纪,就在前不久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伊安在阵痛之中疲惫喘息,不禁想到自己当年躺在光纪号的医疗室里,偷偷进行流产手术时的情景。

那一种无法诉诸于语言的孤独、无助,和恐慌,同安全舱外的黑暗,从四面八方向伊安压下来。

宫缩一阵比一阵强烈,腰部以下除了剧痛之外再没有别的知觉。伊安已渐渐有些神志不清,甚至听不清阿修罗在自己耳边嚷嚷着什么。

他呻|吟,大喊,反反复复地念着一个名字。

那是他躺在医疗室的手术床上时,一直在心里默念的名字。

“莱昂……莱昂……”

“莱昂……”

剧痛让伊安对外界的感知变得十分迟钝。当安全舱被机械手臂抓取起来的时候,他还毫无知觉。

莱昂直接徒手将安全舱门一把扯飞,把伊安从里面抱了出来。

“我来了!我在这里——”莱昂不住吻着伊安汗湿的脸。

这个才独力扛下过大军炮火强攻的男人紧张得浑身都在哆嗦,冷汗顺着脸颊滚滚往下流。

“别怕。我已经联系上了救援,他们让我们原地待命,很快就会过来。你感觉怎么样?”

伊安的指甲在莱昂的胳膊上挠出三道血痕,口中爆出一声大吼。

“你以为呢?”

莱昂一愣。

“他已经痛糊涂了。”阿修罗道,“谁叫你磨蹭了那么久才来。”

“我一接到定位就全速赶来了好吗?被抛得太远了又不是我的错!”莱昂怒道,将伊安放在主驾驶舱的地板上,解开他的防护服。

莱昂早就接受过非常全面的助产培训,不用阿修罗念手册,就知道该如何检查伊安的身体情况,并且该怎么照顾他。

“你又是怎么搞的?”莱昂一边检查一边念叨,“这么高级的一台机甲,竟然连接生的功能都没有?”

“我是一台战斗机甲!战斗机甲!”阿修罗委屈地大叫,“你觉得有多少人会跑到战场上来生孩子?”

“那你怎么连一支止痛针都没有?”

“我配置的镇痛剂不适合孕婴用。你想孩子一出生就被药成傻子吗?”

“闭嘴——”伊安爆喝。

他一把揪住莱昂的头发,歇斯底里地咆哮:“给我闭嘴!还有阿修罗,也给我闭嘴——你们俩想要吵架就给我滚出去。我这里正他|妈忙着生孩子呢……啊……”

又一阵强烈的宫缩,伊安狠狠拽住莱昂头发,大叫起来。

莱昂的脑门险些被拽秃了一大块儿。

好不容易哄着伊安松了手,莱昂脱下了衣服,垫在了伊安身下。

“伊安,我的爱!”莱昂捧着伊安的脸,唤起他的注意力,“听着,孩子就要出来了。已经不能等了……”

“我怎么能在这里生?”伊安简直要疯掉了。

“我知道!”莱昂目光坚定,直直地望进了伊安的眼底,“但是我在这里陪着你,伊安。你要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和孩子有事的,好吗?”

伊安哆嗦着,点了点头。

莱昂用力地吻了吻伊安的额头。

“现在,听我的指挥:用力——”

后来,伊安才知道,他之前看到的黑暗,只是这个星球的夜。

因为当孩子出生的时候,天际第一抹晨光出现在了远处的地平线上,万道金箭划过长空,将整片大地照亮。

新生儿在朝阳中发出第一声嘹亮的啼哭。

那一刻,折磨伊安许久的剧痛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他把那个红通通、皱巴巴的小人儿抱在怀里时,觉得经受的所有磨难,流过的所有血与泪,都再值得不过。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我的女儿。”

伊安流着泪,小心翼翼地亲吻孩子还湿漉漉的脑袋。

这是一个健康的omega女孩儿,长着一头继承自她恩父的浓密黑色胎发,五官虽然暂时皱作一团,却可看出清秀的脸庞轮廓。

莱昂将他们父女俩一齐搂在臂弯里,唇颤抖着,贴着伊安汗湿的额角,热泪止不住地从眼眶里滚滚而出。

“陛下……”有些模糊的通讯声响起,“我们已经抵达你们所在星球的空域,正在降落。请确定你们还在原地。”

“确定。”阿修罗代替莱昂回答,“一家三口,加上我,都在呢。请动作快点儿!”

“莱昂,”伊安轻捏着女儿的小手,“她是个哨兵体质。”

“是吗?”莱昂惊喜,凑到了孩子跟前,“好样的,我的小橘子,继承了爹地的性别,还有帕帕的体质!你可真不愧是我们拜伦帝国的大公主殿下!”

小姑娘感受到父亲们包围而来的汹涌爱意,哭声渐停。

恩父的体温让她觉得十分舒适,她眨巴着小嘴,微微睁开一丝缝的眼睛里,隐约可见一抹碧蓝。

数艘救援军舰出现在了清晨的碧空之中,正缓缓降落。漫天黄沙被气流掀起,在晨光中闪烁如碎金。

“想好给女儿起什么名字了吗,帕帕?”伊安问,“你准备了那么长一份名单,终于该选一个出来了。”

莱昂凝视着女儿的睡颜的温柔都快流淌出来。他微笑道:“布莱德大帝的女儿,拜伦帝国第一位alpha女皇。布莱德大帝建立了拜伦帝国,而她则让这个帝国繁荣昌盛起来,成为了巨鲸座中的几大强国之一。卡捷琳娜一世女皇!”

“卡捷琳娜。”伊安念着,“卡捷琳娜,卡佳……我喜欢这个名字。”

“我也喜欢。”莱昂道,“小橘子也喜欢,是不是?”

小卡佳已在恩父的怀里安然睡去。

“我亲爱的卡佳,这是两位父亲写给你的第一封信,并且期待你能在某一个生日里拆开它。

我们难以用语言描述看到你出生时的喜悦。直到现在,我们都觉得这像一场美梦。

你是我们历经苦难而得到的桂冠上,一颗闪耀的宝石。

或许对于外人来说,你是光明向导和黑暗哨兵的后代,你是新人类的始祖。但是对我和你父皇来说,你是我们共同创造出来的一个全新的、自由的灵魂。

你出生在一个新旧交替的大变革时代,你的诞生,宣告了暗夜的过去,和光明的到来。

在你被赋予各种与生俱来的责任之前,我和你父皇只希望你能做一个健康、快乐小女孩。

我们希望你会是一个心胸宽广,正直无私人,希望你能用你自己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用你自己的大脑去思考所有的问题。

我们希望你能善良,富有同情心和同理心,能体谅世人的疾苦和不易。

希望你能经历挫折而不屈不挠,希望你能遭受苦难却永不言弃。

我们也希望你能记住光纪的故事。

这一台超级ai,我们人类最伟大的朋友。它以自我牺牲,换来了我们今日的胜利。

在它消失后,你父皇找到了一份资料,记载着光纪的原始系统还有一个备份,留在母星地球上。

谁知道呢?也许有一天,人类会重返母星,会和那一个光纪相遇。

随着圣明教式微,套在人类脖子上的枷锁被解开。我们将经历一个文明飞速发展的时代。下一台超级ai的诞生之日,也不会太远。

你的父皇甚至有一个理想,就是在他执政之年,拜伦帝国能从封建君主制,改为君主立宪制。

国家的变革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和你的父皇将会竭尽全力去治理好拜伦,并且期待将她交到你手中的一天。

在未来,人类世界依旧会有罪恶、有战争。人类也许会再一次远航,寻找新的家园。

但是,我们始终会把阴影留在身后,向着光明前行。

卡佳,我们珍爱的女儿,感谢你来到我们的生命里,也希望你能爱上这个世界。

爱你的,父亲们。”

敲门声自身后传来,伴随着男人懒洋洋的声音。

“我尊敬的皇后陛下,请问您准备好了吗?”

伊安将信纸折叠好,放进里信封里,并且盖上了一个火漆印。然后将它放在了一个嵌着宝石的玫瑰金匣子里。

“伊安?”男人催促,“人民在等着了。”

“来了。”伊安起身,朝站在门口的男人笑着走去。

这一身华丽精致的军装,恐怕有只有皇帝这样英朗的金发美男子才能轻松驾驭。猩红内里的黑披风更是将他的身材衬得高大英挺。阿修罗化作的徽章别在绶带上,皑皑闪耀。

皇后也终于不再裹着长袍。除去皇室绶带,他身上并无过多装饰。一身贴身裁剪的利落的西装就将他修长玉立的身姿,和儒雅清贵的气质烘托得淋漓尽致。

“你今天真是好看极了,我的爱。”莱昂握着伊安的手,亲吻他的手背,冷不丁也被那一刻硕大的海蓝宝钻闪了一下眼。

伊安忍俊不禁。

群臣和宾客们已等在了长廊之中,来自人海的声浪从大厅的另一头阵阵传来。每个人都向这一对年轻的帝后望过来,目光中有着不掩饰的欣赏与赞叹。

格尔西亚的怀里正抱着一个黑发蓝眸的女孩儿,那是拜伦帝国皇帝的长女,卡佳大公主殿下。

“卡佳,我的小橘子。”伊安把女儿接了过来,亲吻的孩子玫瑰花般的脸颊。

小姑娘才睡醒,还有点迷糊,但是恩父温暖的气息让她本能地生出亲近之一。她挥舞着肥嘟嘟的小手,咯咯笑起来。

侍从官们打开了大厅的大门,耀眼的阳光和人群热情的欢呼声涌了进来。乐队奏响激昂的礼乐。

莱昂一手抱着女儿,一手递向伊安。

“来吧,我的皇后。”

他们相视一笑,携手朝着阳光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将近4个月的支持!

本文正文完结,稍后会有第五卷(番外卷)放出,请继续锁定频道,不要走开。

新文预收,欢迎添砖加瓦:

《紫色平原》(暂定名)

《前任来演我的耽美剧》

有关《猎光》,在我最初的构思里,确实如第一章所显示的,就是个烂俗狗血文。

可是在我落笔之后,我的脑中突然展开了一副我自己都感到意外的画卷。

许多在我写上一本星际bg中没有来得及写,或者没有发挥好的情节,都可以在这一本中弥补。

比如机甲游战赛,比如前世今生梗,比如人类和ai,人类与人类,比如攻受生育下一代……

这也是我第一次在零存稿的情况下维持日更连载,虽然有大纲在,但是所有细节都需要临时编写填补。一旦出现逻辑bug,那简直就是要把人逼上梁山。

很庆幸全文下来,我只修改了一次,达到了我对自己的标准。再次也非常感谢忍受我修文的追连载的读者,你们都是金子心的小天使。

没有十全十美的作品。猎光全文中依旧留下了很多遗憾。我会将它们都记下来,在以后的创作中会多加注意。我也会在后期统一修改错别字……

感谢所有支持我,给我提意见的朋友们。

本章留言即送红包,有效期十天。

最后,送上《猎光》的片尾曲《guardian angel》。wb可听。

这首歌也是我第一次听到就觉得最应景,最适合放在全文结尾处的歌曲。

就像一场电影落幕,字幕播放,女声缓缓吟唱。

当然,还是那句话:不要走开,片尾还有好多彩蛋哟!

爱你们!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老子再也不是考研狗了 2个;crystal、bie_li_wo、巧克力鸡精、贫道不贫血、瓶子可乖了、尼玛到底叫什么名字好、静静、滚滚的盆盆奶、古扎拉蒂雪、可怜庄儿、喵与鱼的碎碎念、嘎嘣脆的火柴梗、萝卜、ximikelove、天蓝蓝、泠无、琅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书成芭蕉 72瓶;白云 30瓶;龙龙阿~ 24瓶;嘎嘣脆的火柴梗 22瓶;景城西、18754477 20瓶;覮易、秋风易 16瓶;寒生 15瓶;42号铁匠 13瓶;罗小黑、30448693、欢脱de斯基、bie_li_wo、笑白、发际线魔鬼、尼玛到底叫什么名字好、子雅赋、猜猜我是谁 10瓶;夜猫子 9瓶;莎不拉嘟嘟、九狸、普通读者、桑鸣和风、欢喜哥老张 5瓶;我说为什么呢 2瓶;熹微、库房保管员、lyh、臘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