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91、第九十一章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蒋纯其实是个很实在的女孩子, 她本来就看上了唐之洲, 只不过因为唐之洲条件太好,怎么都觉着和自己没可能, 所以才在吃饭时,干脆地摆出洒脱态度,当面挑明。

可唐之洲也不知道是被下了蛊还是怎么回事, 竟然没有顺坡就驴,反而说什么觉得他俩很合适,可以试试。

蒋纯怔了两秒,本着即便是中了蛊那她也得暂时捞个便宜以后还能拿前男友吹吹牛逼的心态,马不停蹄地应了。

就这样,蒋纯又摇身一变,成了唐之洲的女朋友。

可能是因为有过一段全心全意付出仍然极其失败的感情经历, 蒋纯成为唐之洲女朋友后意外地很想得开,总觉得有今天没明天的, 趁着唐之洲还是她正儿八经的男朋友, 她得好好享受享受女朋友待遇。

前两个星期她还装装矜持,唐之洲约她去看画展去看文艺片她都应了,还忍受着季明舒的魔鬼折磨, 企图改造变身,来一个蒙尘珍珠大放异彩。

两星期后,蒙尘的珍珠本珠主动宣告放弃。

季明舒那修炼了二十几年的名媛基本素养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速成的。

蒋纯想了想,也懒得继续在唐之洲面前凹什么矜持千金人设了。

这人设完全不适合她,她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审美和一百斤以下的体重了。

而且她又不矮, 一百出头在体重标准里对应的体型可是偏瘦呢,干嘛非要用季明舒的魔鬼标准来折磨自己。

再加上唐之洲最近总说自己很忙,一星期两人都没见面,蒋纯有种他已经尝完新鲜准备抛弃自己的预感,于是完全放飞了自我。唐之洲再一次约她去看某场高逼格话剧时,她直接拒绝了。

“对不起啊,我是真的不感兴趣,去了也是在那儿睡两三个小时,多浪费票钱。还有,我其实不太喜欢吃西餐,”她认真想了下,又补充,“不过你选的西餐厅甜点都还挺好吃的。”

说完,她搂紧了抱枕,等着唐之洲应声。

唐之洲这种个性的人,直接提分手是不大可能的。

她觉得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他先道个歉,然后找借口忙工作,下次再约。等过个两三天,他再发个微信,委婉说两人不合适。这样就成功做到了分手也很体面。

如她所料,唐之洲沉默了几秒之后先给她道了个歉,可之后的剧情稍微有点儿偏离她预设的轨道。

唐之洲道完歉忽然轻笑,“其实我也不喜欢看话剧吃西餐,我是以为,你们女孩子会喜欢这种约会。”

很快,他又拿出了做学术的态度严谨发问:“那你喜欢什么,滑冰、滑雪、蹦床、射箭?”

蒋纯甚至都听到了电话那头他打开钢笔笔帽,准备做笔记的声音,

她顿了顿,“你都会?”

唐之洲:“稍微会一点。”

不,以她对唐之洲浅薄的了解,他说会一点的东西至少是在业余爱好人员中十分出类拔萃的水平了。

见蒋纯半晌没吭声,他继续道:“还有鬼屋、密室逃脱这种,你喜欢么?我带的研究生之前会带女朋友过去玩。至于吃,我都可以,你喜欢什么我们就吃什么。”

又过了好半天,蒋纯才小声逼逼一句,“这些我倒是都挺有趣的……不过这不会是分手饭吧?”

唐之洲好像怔了下,随即又是一笑,“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我这是合理怀疑!”

唐之洲沉吟片刻,坦承道:“虽然我们还只相处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我很喜欢你,也没有打算和你分手。”

蒋纯听到这话时,正抱着一只小猪佩奇的公仔盘腿坐在床上看综艺。

也不知道是空调调错了模式还是怎么,她的脸瞬间红成了粉红猪同款。

她支支吾吾“哦”了声,和信号不好似的,后续吞吐。

唐之洲倒坦然,还主动和她商量明天的约会时间。

她含混应下,又说:“那什么……不早了,我要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现在就睡?”唐之洲饶有兴致道,“我似乎听到你还在看综艺,这期综艺前天晚上八点首播,不巧,昨晚和我研究生一起等数据的时候用二倍速看了一遍。听台词,你应该才看到三分之一,真的要睡觉了吗?”

“……?”

蒋纯一巴掌合上了平板壳子,“真睡,不然我不挂电话你听我呼吸声?”

唐之洲:“这主意不错。”

蒋纯:“……”

她就是随便一提这到底是什么魔鬼。

唐之洲:“快点躺下。”

蒋纯默不作声从床头抽屉扯出个蒸汽眼罩戴上,又关了灯,将手机放在枕头边,双手交叠在小肚肚上规规矩矩闭眼。

“躺下了,我睡了。”

“嗯。”

蒋纯本来打算躺个十几分钟,就装成翻身不小心碰到手机挂断电话。可没成想蒸汽眼罩一戴,她不知不觉就真睡着了。

早上五点半,蒋纯起来上了个厕所。

躺回床上时,她意外发现通话还没中断,迷迷糊糊不经思考地喊了声,“唐教授?唐之洲?”

“嗯,醒了?”

“……”

“本来是没醒的,被你吓清醒了。”

唐之洲笑。

蒋纯一手捂着被吓得砰砰乱跳的小心脏,一手捞起手机,“五点半了,你还没睡?”

唐之洲:“我已经起床了,准备晨跑。”

蒋纯:“五点半就起床晨跑……太可怕了你简直。”

唐之洲:“我体力很好的。”

“……?”

她有点怀疑他在暗示什么但又没有证据。

唐之洲下了楼,又提醒道:“对了,你晚上会说梦话,这是睡眠质量不好的表现。你应该多锻炼少熬夜,睡前可以喝杯热牛奶,保持规律的作息。”

“我说什么梦话了?”蒋纯重点完全跑偏。

唐之洲回想了下,“也没什么,就是表达了一下对我的爱慕之情。”

“……?”

“听你鬼扯。”

蒋纯毫不客气挂断了电话,然后蒙进被子。

过了半分钟,她又从被子里冒出来透气,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梦里犯了花痴的老毛病。

唐之洲晨跑结束时边喝水边看了眼手机,发现他的小女朋友在十分钟前发来了一长段对自己说梦话的辩解之词,末了可能是觉得这段辩解之词不仅没什么说服力还挺有欲盖弥彰之嫌,她最后又发了个躺尸的表情,完全放弃了挣扎。

唐之洲忍着笑咽了水,想到他的小女朋友可能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暗自懊悔,就觉得特别可爱。

其实蒋家那次带有相亲性质的聚餐,并不是唐之洲第一次见到蒋纯。

他第一次见到蒋纯,是在那次相亲之前的一场跨界艺术沙龙上。

唐之洲回国后一直呆在c大的ai实验室做医药人工智能项目的研发,虽然国内高校的科研环境并不算好,他也不得不按规定带研究生、上一两门无关紧要的理论课,但总的来说,他接触的圈子都还比较纯粹。

可他身在唐家,回了国,也就不可避免地要与帝都的名流圈子产生交集。

那次沙龙活动帝都名流汇聚,千金名媛泰半到场,场面逢迎衣香鬓影,他熟悉,但不感兴趣。

彼时蒋纯正因严彧劈腿被人嘲笑,在家颓了好一段时间,这才刚出门参加第一个活动,陪在她身边的还是昔日煽风点火撺掇她挑衅季明舒的几个塑料姐妹。

蒋纯人如其名,不知道该说单纯还是单蠢。

当时她虽然觉得季明舒和这几个姐妹说的不一样,但她并不知道这几个人根本就没拿她当朋友,也不知道这几个塑料姐妹本来就只是游走在名媛圈的边缘,没什么真实家底。跟她玩在一块儿一则想占她便宜,二则看不起她又嫉妒她,故意撺掇她在众人面前出丑。

她这颓丧完刚出门,塑料姐妹们先是好一通安慰,见不远处季明舒现身,又开始给她上眼药。

“欸,季明舒也来了。”

“她能不来吗?哪能出风头哪就有她。”

“装个什么劲儿,回家还不知道怎么跪舔她老公呢。”

蒋纯打断道:“我觉得季明舒不是你们说的那样。”

“那她哪样?”

“亲爱的,你可别忘了她之前怎么奚落你的。”

“对啊,她什么时候看得起过你?”

蒋纯再次打断:“她没有看不起我,她还帮了我。”

“帮你?帮你什么了?”

没等蒋纯应声,另外两人又一唱一和:

“哎,对了,严彧劈腿的事情就是她散播出去的吧?”

“对啊,她不是在现场嘛,除了她还能有谁。”

蒋纯难得思维敏捷一次,“你怎么知道她在现场?”

外面流传的版本里,可完全没有季明舒的存在。

那女的说漏了嘴,面色一下没绷住,挽了下头发,有点尴尬,支支吾吾半晌也没说出句完整的解释。

蒋纯好像忽然打通了任督二脉,推理能力瞬间飙至人生巅峰。

她恍然大悟道:“你是不是和那小三认识?上次我看到你和那小三聚会的照片问你你还说不认识,只是朋友的朋友刚好撞到了一起,你们根本就是认识的吧?”

说漏嘴的女生看了其他两个女生一眼,想要寻求帮助。可其他两个女生也心虚得紧,别开目光不与她对视。

蒋纯步步紧逼,“巴黎的事情是那小三主动散播出去的对不对,其中也没少了你的功劳是吧?”

女生根本没想到蒋纯的脑子会突然灵光起来,又不是专业学表演的,面上表现愈发心虚。

蒋纯愤怒值已经蓄满,小嘴叭叭根本停不下来:

“你自己这么龌龊还给季明舒泼脏水,你是不是特别嫉妒季明舒,嫉妒她众星捧月高高在上?”

“我现在想想真是觉得自己蠢,每次撺掇我去找季明舒麻烦都少不了你的份儿,还有你,你!”

她又指了指另外两个女生,双手环抱在胸前,气笑了,一副“我算是看透了你们”的表情。

“我总算是想通了,季明舒怎么和你们说的就完全不一样呢。合着你们几个花着我的钱还把我当枪使看我笑话,是不是觉得我特别蠢特别好欺负?”

“我告诉你们要是再敢给我说季明舒坏话我打死你们!还有!我送的包我送的裙子鞋子都还给我!要不要脸了你们?!”

唐之洲听到这,半口红酒噎在喉咙,不上不下。憋着咳了两声,差点没憋出事儿来。

他实在没有想到,在这种场合能听到一个女孩子为了维护另一个女孩子,说出“打死你们”这样的好笑威胁。

他下意识回头看了眼,刚好看到被戳穿的女生气急败坏,又顾忌场合压低声音警告:“蒋纯!你撒泼也看看地方!”

“看什么地方!我还怕丢人吗!”

“我告诉你们几个,不把东西还给你你们就给我等着,知道我爸以前干什么的吧!”

唐之洲看着女生天不怕地不怕凶中莫名带点可爱的清秀面容,不自觉弯了下唇角。

蒋纯。

名字也挺可爱。

这件事情的后续以季明舒站出来和蒋纯统一战线为结束。

季明舒这女孩子唐之洲是知道的,小时候就骄纵跋扈,但好像也没听过她玩得很开、做事很出格的传闻,想来心里也很有分寸。和她玩在一起,倒也不是件坏事。

他还有一场研讨会要参加,不能久留,但前后短短十来分钟,蒋纯已然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后续他忙了几天工作,刚巧能休周末,家里又说要给他安排相亲。

他回国后,家里陆陆续续给他安排过十多场相亲,除却最开始不知情被骗去参加的两次,后来那些他基本没去,去了也能有本事快速结束会面。

这次听说是老爷子当年在深城的救命恩人,他本来打算临了找借口缺席,省得见面推拒双方尴尬。可无意间得知对方姓蒋,他又转了念头,前往赴约。

得知这件事时,蒋纯和唐之洲正在吃火锅。

昨晚的通话一直在蒋纯脑海中打转,她实在是太好奇了,殷勤地给唐之洲涮了小半碗生菜,才眼巴巴地问道:“你真的喜欢我吗?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唐之洲思忖片刻,便和她说起她并不知情的第一次会面。

蒋纯听完觉着有点儿囧,男人真是奇怪,竟然会觉得这样很可爱很真实,而不是觉得这样又蠢又泼。

她默默垂眸吃着东西,时不时啜一口可乐,额头冒汗。

唐之洲见她辣得嘴巴通红还不停徜徉在牛油红汤里,涮完还要裹一层干辣椒粉,下意识便叫服务员上了瓶常温的旺仔牛奶。

他打开旺仔牛奶的易拉罐拉扣,将其推至蒋纯面前,又没收了她的可乐,“不要这样吃,会拉肚子。”

蒋纯嘴里塞满了一只小蟹黄包,“唔”了两声,秀眉微蹙,倒也没多加反抗。

等咽完蟹黄包,她礼尚往来地在清汤锅里涮了涮肥牛卷,放进不辣的油碟,推到唐之洲面前。

唐之洲去接,她却不松手,“还有一个问题。”

“嗯?”

“你条件这么好,以前是不是交往过很多女朋友?”

唐之洲点点头,倒没否认,“我有交往过女朋友,但没有很多。”

“几个?”

“两个。”

蒋纯没再继续问,唐之洲却主动交代道:“一个是大二时候交往的,我们是同院同学,交往了一个学期。另一个是研一的时候交往的,我们在一个课题小组,大概两个半月。我都是被分手的那一个。”

“……?”

空窗期这么长,恋爱期这么短还被分手?他这条件不科学啊。

唐之洲继续回顾,“我其实不太懂怎么谈恋爱,刚相处的时候你可能会觉得,我为人处世很周到,但相处久了就会发现,我可能有点无聊,也不是特别会去照顾女孩子的感受,还有很多其他缺点,但我以后会尽量改正。”

“你是说你有点直男癌?”蒋纯不以为然。

唐之洲觉得挺贴切,但并不是很想承认。

蒋纯夹了一片土豆,示意他张嘴。

他顺从地张了张,蒋纯就顺势将土豆塞进他嘴里,还托腮笑眯眯地看着他,怎么看怎么满意。

直男癌嘛,小意思,还有得治。

火锅快吃完时,两人刚好聊到下回去游乐园玩,唐之洲看了下课表安排,说周四有空,蒋纯欣然应好,开始扫荡剩下的一盘小酥肉。

唐之洲看到课表,忽然想起上回的公开课,随口问了句,“对了,之前你来听我的公开课,明明就在楼下,为什么说还要一刻钟才到?”

蒋纯差点没被呛死,接过他递来的旺仔,喝了小半瓶才算是顺了气儿。

唐之洲反应过来,有点抱歉地咳了声,“我是不是问错了什么。”

蒋纯擦了擦唇,面无表情道:“我那是想装下矜持不想让你觉得我特别在意一大早就出了门。”

紧接着她又补充道:“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分手了。”

唐之洲稍怔,又笑,“你真的很可爱。”

蒋纯面无表情地给他塞了块酥肉,“不要夸我可爱!夸我漂亮!”

“嗯,漂亮。”

两人一开始虽然很快就确立了恋爱关系,但由于速度过快了解不深,他俩时不时就要表演一番“我们不是很熟”的礼貌客套。

开诚布公聊过之后,两人关系明显拉近了许多,也越来越像恋人。

蒋纯亲昵地给唐之洲备注为“洲洲教授”,还盯着他把自己的备注改为了“纯宝”,时不时就窜到c大窝在他办公室里看综艺。

唐之洲带的研究生们一开始都很诧异,他们不近美色的唐教授竟然不声不响就找了个女朋友,可不过一周便都习以为常,亲切地称呼蒋纯为“师母”。

蒋纯也不嫌他们把自己给叫老了,时常给他们带一些好玩的好吃的,还在唐之洲要找人麻烦的时候帮他们转移注意力。

这群比她小不了两岁的研究生全都心悦诚服拜倒在她门下,甘愿为师母大人充当耳目,不遗余力在学校宣传唐之洲已经名草有主的事实,还不忘将唐之洲的一举一动都如实上报。

唐之洲也丝毫没有生气,因为蒋纯做任何事情都坦坦荡荡,做之前都会明明白白告诉他,她要做什么、打算怎么做、为什么要这么做,干脆直白得让人提不起任何脾气。

和蒋纯在一起,他感觉要比从前开心了很多。

周末的时候,两人约好去玩密室逃脱。蒋纯胆子比较大,看《咒怨》和《午夜凶铃》都能面不改色地边看边吃泡面,吃饱喝足还能安安心心地呼呼大睡,所以她直接选了难度最高恐怖系数也最高的午夜停尸房。

——但唐之洲并不知道。

她本来想着唐之洲不知道那她可以借机表现下自己柔弱一面,可一进密室,唐之洲就开始了严谨的挑剔。

“血迹未免太假,连动物血都不是,网上好像说这家三个月前刚开业,可能是刚装修的,还有油漆味,我们快点通过,装修材料不合格,对身体不好。”

蒋纯:“……”

好吧,她正想转变下思路,不装柔弱装崇拜。

可她根本就没看清唐之洲是怎么破解的第一个密室!也不知道自己晕晕乎乎地怎么就跟着唐之洲走到了第三间密室!

只见唐之洲在密室尽头的数字迷盘上拨了几个数字,唰唰唰,门开了,又是一间密室。

她终于插上了话,“那个是什么,你怎么这么快?”

“栅栏密码,很简单的。”

炸什么玩意儿?

蒋纯挽住唐之洲的手,发自内心地崇拜道:“洲洲教授,你真的好厉害!”

唐之洲揉了下她脑袋,眼里含笑,但没说话。

到最后一个密室时,解谜方法已经一目了然,就是在迷宫图上找到几条正确通道中间会经过的数字,然后找到规律将这组数字正确排列组合,打开宝箱,拿到走出最后密室的钥匙。

可唐之洲站在迷宫图前,半晌没动静。

蒋纯默默找出一条路,好奇问:“你是觉得这个太简单了不想做吗?”

唐之洲“嗯”了声,又说:“我想和你多呆一会儿,你明天不是要和闺蜜出去旅游么。”

蒋纯脸一红,偷瞄了唐之洲一眼,迅速凑上去亲了一口。

唐之洲稍顿,用无名指指腹碰了碰下嘴唇,紧接着又收紧蒋纯的腰,低头深吻下去。

坐在监控前的工作人员本来还在笑话其他密室被吓得瑟瑟发抖的玩家,目光一转看到地下停尸房的镜头,只感觉这口狗粮来得有点儿突然,又有点儿齁。

在地下停尸房扮演尸体的工作人员更是觉得憋屈,人家牛逼哄哄一路通关,根本没有触发他停尸房里的提示就解开了上一道谜。

这会儿他远远地从角落停尸房坐了起来,边扇风边看那俩背对着他的小情侣,本来还想着等他俩回头吓吓他俩,结果这俩不仅没有回头打算,还旁若无人地亲上了!尸体本体感受到了一种淡淡的羞辱!!!

蒋纯和唐之洲的感情进展得很顺利。两人隔三差五约会,唐之洲负责搜罗好玩的地方,蒋纯负责搜罗美食,小长假的时候,唐之洲还自驾带她去了邻市爬山。

过年的时候,唐之洲带她去唐家见了自己父母还有爷爷奶奶,初初她很紧张,生怕他父母对她不满意,教育局领导还有作协副主席什么的听起来就很严肃,她小时候可最怕写作文了。

但她没想到,唐之洲的父母都和她想象中不太一样,私下性格很好,完全没有嫌弃她文化水平不高的意思。

他妈妈还会向她请教现在流行的那些短视频软件怎么玩,有没有做菜做得很好的博主可以推荐之类的,总之唐家整体的氛围都让人很舒心。

唐之洲也跟着她去了蒋家拜访。蒋宏涛就不用说了,对唐之洲满意得不得了,喝了两口上头,还直接改了称呼叫女婿。

双方家长都拜访过了,这也就算是得了两家人的认可。

年一过,唐家那边就主动邀约商量订婚事宜,双方家长还偷偷摸摸顺便把婚期也给商量了。

他们俩的婚期定在次年五月,因为婚纱和婚戒需要一定时间定制,场地布置等细碎繁琐的事宜都还需要时间安排。

在这年年底,四九城里还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严家最大的经济来源严氏重工宣告破产。

瘦死的骆驼还是比马大,严家转移了部分资产,也早早办了移民手续,全家都移民到了加拿大。

只不过严彧欠了不少债不想还,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虽就此远走,但严家也算是从帝都名流世家里除名了。

蒋纯对严彧早没了心思,听到这消息时连大快人心的感觉都没有,她早就不在乎,也就根本不会因为他出事与否有任何情绪波动。

很久之后她才听季明舒说起,压死严氏重工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唐家和她爹蒋宏涛一起放的。

她爹也是绝了,压死人家之前还不忘捞足最后一把油水顺便对人家进行一通找不着人伸冤的拳打脚踢。

她总算明白了,当初严彧嚣张退婚,给了蒋家那么大一个没脸,她爹到底是怎么忍下来的。奸商报仇,十年不晚。

严彧是拍拍屁股走得潇洒。

可他留下的小白莲就惨了。

那小白莲艺名叫宋子柔,还挺符合她清纯小白莲的气质,傍上严彧后,她就明里暗里出过不少通稿说自己靠山硬,男朋友背景有多厉害。

其实娱乐圈小花找个严彧这样儿的,确实也算得上靠山硬了。

严彧被她蛊得五迷三道,后来张二生日会上,季明舒替蒋纯出头扇了她一巴掌,视频消息往外流传,严彧冲冠一怒为红颜发声明称两人是正当交往,算是坐实了她女朋友的位置。

可严彧是严彧,严家是严家。

严家要找得力姻亲借力,即便她使出了十八般武艺绊住了严彧,严家也从来不给她半个眼神。

一朝倒台各自飞,宋子柔率先发表了分手声明撇清和严彧的关系,顺便蹭一波热度。

可即便如此,她的首部上星剧还是脸朝地给人家卫视平地扑出了一个大坑。

竞争对手们自是不遗余力发通告买热搜,恨不得将平日嚣张抢资源的她踩进地心。

蒋纯最后一次见到宋子柔是在某品牌的秋冬发布会上,彼时她已傍上新的金主,只不过新金主的质量和严彧无从相比,年纪一大把还家有正宫,双方还心知肚明,资源互换玩玩而已。

宋子柔刚好和她坐在一桌,温温柔柔地恭喜她要结婚,可话锋一转,又明里暗里讽刺她和唐之洲不甚般配,还是小心为妙。

蒋纯翻了个白眼,懒得理她。

可她朋友愣是和她一句两句把这话台子给搭了起来,聊到了前段时间去美国见到了唐之洲的前女友,人家前女友五官精致气质优雅,精通多国语言,现在在硅谷某家知名科技公司混得风生水起。

蒋纯笑了声,也懒得客气,“宋小姐去美国做什么工作,竟然还能见到硅谷的精英?传说中的伴游吗?我还以为只有不入流的网红外围才会去做伴游呢,没想到宋小姐这种差点儿成为严家儿媳的当红明星也会这么的屈尊降贵,欸,宋小姐对别人未婚夫的前女友这么关心,就没顺便去加拿大看看前男友吗?”

“严家儿媳”、“当红明星”、“屈尊降贵”以及“前男友”这四个词,蒋纯说得那叫一个别有深意百转千回。

宋子柔的脸色霎时变得五颜六色分外精彩。

蒋纯起身,笑眯眯地晃了下手上的大钻戒,“希望我下一次见到宋小姐不是在被原配暴打的热搜里,再见了。”

虽然怼宋子柔的时候蒋纯完全没露怯,但事后想起宋子柔说起的唐之洲前女友,她还是忍不住在网上搜了搜。

从脸书动态来看,唐之洲的前女友已经定居美国,而且也已和男友订婚,过得幸福美满。只不过宋子柔说的也没错,人家真的好优秀。

次日去试婚纱,蒋纯都有些郁郁不乐。

从试衣间出来,她还是没忍住,揪着唐之洲的衣摆跟他絮絮叨叨半晌,末了又问:“你为什么连你前女友那么优秀的人都不喜欢了跑来喜欢我?我好像都没什么优点。”

唐之洲反握住她的手,吻了吻,“你有很多优点,只是你自己并不觉得那是优点而已。还有,喜欢就是喜欢,没有为什么。”

蒋纯抬眼看他,半晌终于笑了,“洲洲教授,我以后会做你的好妻子的。”

她拎起来婚纱裙摆在他面前转了个圈圈,“我漂亮吗?”

唐之洲眼含笑意地看着她,由衷赞美道:“漂亮。”

作者有话要说:  小土鹅的番外结束啦!从未有过的大肥章tvt!

明天休息一天,12号再更新的番外~我看哪个比较顺手就先写哪个了~咪啾!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aaamberrrr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萌妃妃、葡萄、↑無名指的傷↓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丝尼桑木 2个;田锦九、.、mrs.湛毛毛、沉沦在你眼底、jadestan、那个谁谁谁、阿匪、因为有你小葵、一只西瓜、倦爷的小鲸鱼、张张张张娉、心口痣、 鹿港小镇、卡特琳娜、因为我是lcr、34217791、翠蒜、ryan _y、辛未忍顾、孤岛、会不会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拉美西斯三世 368瓶;么么哒九哥的真迷弟 48瓶;旅行走失的猫cc 45瓶;浅酌清茗 33瓶;再睡一会、君 30瓶;睏意連連 24瓶;阿绵羊、?苍?罂、喝酒去、春迟迟、言夙驾 20瓶;嗷呜呜 19瓶;油炸小熊糖 18瓶;挥霍、小vv 17瓶;缠指绕眉冰上一度 16瓶;大顺萌萌哒、34217791、20670119、唔~、嘿-萌萌、夜空中的一颗丞星、雪衣琉璃yy、不要找我谈恋爱、孤岛、小熊软糖、是梦不是懵、番茄鱼、plum521、27783024、且听风吹 10瓶;商枝 8瓶;盒子 7瓶;晓中瑾、看甜文的少女、新月、鸭女士 6瓶;啦啦啦、流年、差不多小姐、木青、酒未央、大叶、叁叁 5瓶;咬一口黄瓜 4瓶;吕霖霖0、ryan _y、民政局、阿匪、会不会呀、鲸爷的小迷妹、啾啾一下 3瓶;卷卷、fanny、摩尔曼斯克 2瓶;沧澜、胡同胡闹、23027808、你头发乱了喔、萖萖、心的禁锢、宿夜、14141551、面面、白桃椰子汁、neptune、obliviate、.、西西丫928、曦唯。。、yoyo、锦言无声、竹喧、精致的猪猪女孩、润宝、凯包兔、国际风情部部长、苏秧痒、我是一个起名废、小怪、2333、三蒲、20901523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作者_不止是颗菜_其他书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