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87、第八十七章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机场人流来往熙攘, 细碎交谈声和行李箱轱辘声中夹杂广播, 电子屏实时更新,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离别和重聚。

原本岑森的出现也算是为这场告别画下了一个句号——季明舒从他怀中缓缓退出, 岑杨也识趣地打算退场。

可忽然“啪嗒”一声,季明舒口袋里莫名掉落了几支不明物体。

岑杨率先反应过来帮忙捡起,顺便拿着看了眼, 表情有点儿精彩。

岑森也没管是什么,冷淡地一把夺过,垂眼看了看。

而后两人齐齐看向季明舒。

季明舒:“……”

空气大概静默了数十秒,依旧是岑杨最先反应过来,他轻咳一声,温声道:“恭喜。”

季明舒挽了下头发,又抿了抿唇。

虽然怀孕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 但验孕棒就这样掉出来,实在是尴尬到快要窒息了。

她状似不经意地瞄了眼岑森, 没成想岑森正一眨不眨盯着她。

她一心只想快些结束这平添尴尬的告别, 小碎步挪移过去,挽住他的手臂,又清清嗓子, 对岑杨说了句,“那个,你还要安检过海关,还是早点进去吧,我们就不多送了, 下次去美国再约。”

岑杨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只挥手作别。

机场一直有前序航班抵达,也一直有飞机在轰鸣声中起飞远走。

岑杨走后,岑森问:“今天鬼鬼祟祟出门就是为了买这个?”

“我哪有鬼鬼祟祟,”季明舒不自然地转移话题,“对了,你怎么会来,你今天不是要谈那个投资吗?有没有谈好?”

岑森:“合同已经签好了。”

“那就好。”她松了口气。

岑森:“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

岑森垂眸,瞥了眼验孕棒。

季明舒顿了顿,组织语言解释,“就是…我早上不是吐了么,然后谷开阳和蒋纯说可能是怀孕了,我就想买来测一下,我一个人总不好去医院对吧。”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不是要谈合同?我本来是想测出结果再让你陪我去医院检查的。”

岑森默了默,没在这话题上多作纠缠,“我已经让赵洋安排了孕检,现在就去。”

这么快就安排好了?

可没见他打电话啊。

季明舒脑袋中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

跟着岑森上车后,她有点儿懵,又有点儿紧张。

有些人一紧张就容易话多,季明舒就属于这类,上车后她不停碎碎念,将接到岑杨告别电话后的所有事情都念叨了一遍。

念叨到他俩讲电话那会儿,她还觉得有点好笑,“对了,你刚刚在电话里为什么那么紧张,也太奇怪了你们俩,你不会真觉得岑杨要绑架我吧,什么脑回路……”

“万一是呢。”

岑森忽然打断。

季明舒:“……?”

岑森看着后视镜里跟在后头坐着贴身保镖的帕萨特,声音听不出太多情绪。

“他还在岑家的时候,被绑架过。那时候岑家刚好知道他的身世,面对巨额勒索想要放弃。”

“这些年他一直对岑家心怀不满,所以我不能排除,他筹码尽失之后要绑架你实施报复的可能性。”

岑杨被绑架过?

什么时候的事?

季明舒半晌没消化过来。

而岑森已经收回视线,缓声总结道:“好在他还有点脑子。”

其实这些故纸堆里的旧事他原本不想告诉季明舒,但季明舒被保护得太好,没有亲眼见过人性的恶与凉薄。

如果今天岑杨不是真的想通了要和过去挥手作别,而是想不计后果对岑家进行最后的报复,那也完全可以凭借一点旧情一个电话轻轻松松将季明舒骗走。

这种同归于尽谁也别想好过的可能性哪怕只有万分之一,他想到的时候都很难保持自控。

季明舒消化完后半点都没感到后怕和心惊,只觉得讶异,“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那时候为什么要放弃他?”

岑森垂眸,淡声道:“你对岑家人了解得太少。”

所以不知道,他们骨子里本就冷漠。

去医院的一路,季明舒都在消化岑杨曾被绑架这件事,有了这事儿分散注意力,她先前那些紧张都消失得了无踪迹。甚至到医院做完检查等结果,她还有些出神,一半在想到底有没有怀,一半在想岑家那些过往。

等检查结果时,岑森在打电话,听周佳恒实时汇报工作进度。

他面色一如既往沉静,可看着休息室的门,不自觉就走了神。周佳恒连喊两声,他才重新集中注意力。

季明舒的检查结果是护士长亲自送到休息室的。

“岑先生,岑太太,恭喜。”

护士长笑意吟吟地递出检查单。

岑森接过扫了眼,季明舒也凑过去看了看。

其实两人在听到那声“恭喜”时就不约而同大脑空白,至于看检查单,不过是本能反应,那些指数再怎么看也看不懂。

足足空白了半分钟,两人才听清护士长交代孕早期的注意事项。

一个安安静静不说话,一个听她交代淡淡点头。

护士长见他俩这般反应还暗自心想:见过大世面的就是不一样,怀孕了都这么处变不惊沉着淡定。

护士长离开休息室后,里头静默了阵。

季明舒从神游状态回神,拉了拉岑森的衣角,“我,我真的怀孕了。”

岑森指尖动了动,没说话,只缓缓转身,将她揽入怀中。

季明舒以为自己早就做好了怀孕的心理准备,可真听到这消息,只觉得像在做梦,不真实,又有点奇妙。

她也伸手回抱住岑森,可抱了会儿,她觉得岑森好沉默,又半是撒娇半是不满地抬头问:“你为什么不说话,不是你说要生宝宝的吗?那我怀孕了你不高兴吗?”

岑森以额抵额,注视着她的眼睛,好半天才低哑着说了句,“我很高兴。”

季明舒往后望了眼,见没人进来,忽然偷偷撩起衣摆,露出平坦白嫩的小肚皮,不讲理道:“那你亲一下你的宝宝,证明你真的很高兴,真的很喜欢他。”

岑森默了默,将她扶至沙发落座,还真撑着沙发边沿缓缓俯身,在她小肚皮上落下一吻。

季明舒没忍住,翘了翘唇角,主动站起来抱住他,补充命令道:“但生了宝宝之后,你还是得最喜欢我!”

岑森“嗯”了声,揉揉她脑袋,低声保证,“最喜欢你。”

护士长想起还有个孕期检查手册没给他们,本来过来一道给了,可站在门口正准备敲门,就听里面传来肉麻对话。

“……”

打扰了。

初初得知怀孕,季明舒和岑森都没什么实感,两人回家路上商量了下,决定暂时不告诉家长。

岑森是因为本来对家里人感情有限,并不觉得有必要第一时间告知。

季明舒则是因为深受宫斗剧里瞒孕情节的影响,总觉得前三个月不能大张旗鼓搅得众人皆知。

回到家后,两人仍处在不真实的飘浮状态,虽然努力想要表现如常,可实际都已深受怀孕影响。

季明舒看个剧,看完一集都不知道讲了些什么内容。岑森做个菜,青椒炒肉做成了青椒炒红椒,还加了两次盐。

晚上洗完澡躺在床上,他俩一个玩手机一个看书。季明舒心思根本不在手机上,可见岑森专注看书,她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瞄了眼,过十分钟又瞄了眼。

忽然,她发现了新大陆般抢过岑森的电纸书,带些抓到把柄的小得意质问道:“十分钟才翻了一页,你在看什么?”

岑森按了按眉骨,承认道:“在想宝宝的事。”

季明舒躺倒在他腿上,“我也在想。”

“嗯?”

季明舒叹了口气,有点儿惆怅,“就还是觉得……很不真实,我自己都不成熟呢,突然就要养小孩了。而且我妈妈小时候也不管我,我都不知道妈妈应该怎么对小朋友。”

岑森帮她顺着头发,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接话。

季明舒忽然抬手戳了戳他喉结,犹豫着提了个从前一直好奇,但一直没问的问题。

“那个,我想知道,你妈妈,我是说亲生的那个……你有见过吗?”

“见过一次。”

岑森眼底情绪不明。

季明舒:“我小时候也见过她很多次,但突然,她就和岑杨一起不见了。”

其实从前季明舒不太喜欢刨根问底,一则不好奇,二则不想掺和。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特别自觉地坚守着家族联姻的原则,主动给彼此留下独属于自己的空间。

她从不追问他和岑杨为什么会被抱错,也不探究她正经婆婆为什么完全神隐,更没问过岑森这些年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可今夜,她忽然就有了一种完完全全走进岑森过去的冲动。

这种冲动从他对岑家人礼貌有余亲近不足就开始酝酿,一直到今天他在车上说“你对岑家了解还不够”,她恍然惊觉,自己好像分给了岑杨很多同情,却从来没有特别深入地去想过,岑森明明有家人,为什么活出了一种六亲不认的孤独感。

岑森指尖一圈圈绕着她的发尾,沉默了很久才回答她的问题,“她早就过世了。”

岑森的亲生母亲出自名门,在嫁给岑远朝前本来和青梅竹马订了婚,可青梅竹马还没结婚就因车祸身亡了。

她在岑杨很小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不是岑远朝的孩子,但她并没想过这也不是自己孩子,还下意识以为是婚前和自己青梅竹马怀上的,所以她想方设法地瞒着整个岑家。

可以说,岑杨长到七八岁才暴露身份,都是她的功劳。

她一直对青梅竹马念念不忘,一腔心血都倾注在了岑杨身上。

后来岑远朝意外发现岑杨的血型与他夫妇二人并不匹配,暗中做了两份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后,他顺藤摸瓜,很快便查到了安家。

当年安家也是帝都的书香门第,刚好和岑家在同一医院生产,护士粗心,抱错了两家小孩。

而安家老爷子在儿媳陈碧青生产后便因某些敏感问题退岗,全家都搬往了星城,生活也逐渐归于平淡。

再后来便是岑远朝确认岑森身份,要接回他。

岑远朝原本很坚定地要留下岑杨一起养,可知道抱错事件后,自己妻子莫名崩溃了,崩溃的原因不是抱错,而是她全心全意呵护的孩子并不是她所以为的爱的结晶。

岑远朝得知真相气极,连带着对岑杨都生出了厌恶之感,岑杨遭绑他都不顾匪徒撕票威胁直接报了警,好在岑杨命大,还真被警察救了出来。

再再后来岑森提出有他就没岑杨,岑远朝也就顺势将岑杨送回了安家。

而岑森的亲生母亲自此一蹶不振,他回岑家时两人见过一面,她看他的眼神不止是陌生,甚至还掺杂了厌恶。

那时她就和岑远朝开始办理离婚,岑森回岑家的第二天,她毫不留恋地离开了岑家。

岑家对外只宣称她陪岑杨留学,次年她因病去世,骨灰就埋在西郊陵园,自此她和岑杨一样,成为了岑家禁忌。

屋外小雨淅沥,落地灯晕暖黄,岑森的声音平淡低沉,整个故事从他口中讲出来,都十分地漠不关己。

季明舒听完之后久久不能回神。

原来,事情的完整版本是这样。

她小时候也见过他亲生妈妈,不过那时候人家还是岑杨的妈妈。

印象中,那是个很温柔恬淡知书达理的女人,没想到会对自己的亲生孩子那样冷漠,就连仅有的一次见面都未置一词。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想起那位小时候的温柔阿姨曾用厌恶的眼神打量岑森,就很难受很难受。

屋内寂静了很久,她忽然抱住岑森的腰,又起身搂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轻啄,一下,两下,三下。

“老公,你不要难过,我和宝宝以后会对你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aaamberrrr 2个;kkwaiting、可爱菜的小书粉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孤岛 2个;今天还是没睡饱~、_易岳、女壮士、永远的马后炮、橙子味的曲奇饼、alipay、张张张张娉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孤岛 4个;听、花白最最喜欢菜菜啦! 2个;baalaa、帆渡晚断舟、君归未归、倦爷的小鲸鱼、hyun04、mn刀刀、卤肉饭、 鹿港小镇、amie、30317548、shadow—凡、程潇潇的小饼干、精分小符、斯爵柏瑞、妧婠、阿西吧、18978748、思无邪、27718273、橙子味的曲奇饼、葳蕤、喝酸奶就舔酸奶盖、蛋糕草莓猪、你算哪个小饼干、南風、稻谷、31677242、陌阡、龙卷风委屈、35313425、贫民窟的木板、28872341、阿门阿前一颗柚子、啊啊莉啊啊、淡漠海水、会不会呀、涵涵_苏菲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fang 44瓶;小阿雅 39瓶;白瑾 31瓶;秋秋、卤肉饭、moon墨哦 30瓶;苦苦怪 29瓶;晴子 26瓶;茶几几、龙宝、孤岛、momojila、joanna、12 20瓶;暖暖 19瓶;23570648 18瓶;包包包子 16瓶;甜嗑kkkkk 14瓶;园园 13瓶;:) 12瓶;彤.、疯了吧、ffffff、shiqiyue、吴肥子、sx、世卒子、florax、温言、21593684、抱紧可颂、蝈蝈的老缠混~、白菜、欣 10瓶;大魔王的小仙女、夜深千帐灯、27227332、isabella、东楼贺朝 9瓶;一川烟雨、cher 8瓶;女壮士 7瓶;赏味期限、火锅不加糖、汤圆的历史 6瓶;蹦妈、倾城一笑、丸子、walls、创世阿鹿、一碗米饭、╃正着成长,倒着回忆、柠檬酸果果、度野、奕与易、啊啊莉啊啊、secret、应该保护一下视力了、石头、蘑菇 5瓶;栖柚子 4瓶;我才不要入坑!、、月橘淞淞. 3瓶;凯包兔、不知道呀、中也、小兔子乖乖、一抹暖笑、33792954、奶茶君博士、迷鹿、萝铃、wu、小阿姨?、臻郅、momoailv 2瓶;沧澜、简、小皮皮呀、彼得潘二呀、精致的猪猪女孩、.....、富川一枝花.、有雾、苹果梨、澜铂湾、blaster、猫猫不吃香菜、白莲爆炒五花肉、阿绯、瑶瑶不睡觉、5566778、想撩男神、卡臘維亞★絲、今天也忘想暴富、35245060、孔孔不是孔、居居龙、pp猪?、一团小圆圆、半寸日光、今天大家都双更了吗?、图图、张张张张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作者_不止是颗菜_其他书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