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86、第八十六章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概过了半分钟, 岑森才发现浴室方向传来的声音不大对劲, 他放下手机走近。

可没等他抬手,季明舒就面色惨白地推开了门。

洗手台水声哗哗, 她一只手还撑着台边,虚弱得仿佛随时都能原地死亡。

岑森上前将她搂入怀中,沉声问:“不舒服么, 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季明舒顺势靠进他怀里,细白手臂松松地环在他腰间,声音瓮哑,“不用,是那个牛奶,味道太冲了,早上喝起来好难受。”

岑森轻轻抚着她薄瘦背脊, 脑海中有个念头倏忽闪过,但他了解不多, 不能确定, 也就没有随便开口。

相较而言女人对呕吐就要敏感许多,尤其季明舒还默默焦虑了好长一段时间自己为什么没有怀孕,所以在恶心反胃的第一时间她就想到了孕吐。

可她知道如果这会儿说出这一猜测的话, 岑森肯定会陪她去医院检查。他今天要谈南湾项目的新投资,要是因为这事儿放鸽子又黄了怎么办。

而且她对自己的猜测很没信心,要知道当初节食晕倒她还以为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呢,没准就是肠胃不适什么的,小题大做闹出乌龙多尴尬。

这么一想, 季明舒又故意窝在岑森怀里,撒娇抱怨道:“明天早餐我不要牛奶了,就喝果汁或者咖啡,纯牛奶那个味道真的特别腻。我上高中的时候有次升旗前喝了杯纯牛奶,也是恶心得不行,升旗还没结束我就去洗手间吐了。”

她都说到这份上了,岑森更加不好说出自己的猜测。

若无其事揭过这页,目送岑森出门上班,季明舒一颗小心脏砰砰乱跳,她倚着门板做贼似地往姐妹群里发了句——

【姐妹们,你们可能要喜当干妈了。】

谷开阳和蒋纯还没来得及惊讶,她又解释:【当然也不一定,就是我今早喝牛奶觉得奶腥味好重,有点反胃,然后呕了一次。】

谷开阳:【嗯…是正常的牛奶吗?】

季明舒:【……?】

季明舒:【本总裁夫人难道已经抠搜到要喝变质牛奶了?你以为本夫人是你们杂志那个周扒皮老板?】

谷开阳:【我不是那个意思。】

谷开阳:【奶腥味什么的,实在是很容易让人多想你知道吧。】

季明舒最近纯洁得有点过分,谷开阳暗示到这份儿上她才恍然大悟。

季明舒:【我不知道,请你闭嘴。】

季明舒:【色请网友,举报了。】

蒋纯原本是一只单纯无害懵懂无知的小土鹅,可在这群里呆久了,深受她俩污化,现如今面对这种级别的对话也早已波澜不惊了,甚至她还摆出了专业妇科医生的谱,认真询问起了季明舒近期的身体状况还有床上运动频次。

季明舒回答得模模糊糊,末了还扭捏道:【可能只是肠胃不适也说不定。】

妇科医生小土鹅一锤定音:【什么肠胃不适,你这八成就是怀孕。难不成你以为自己是婴儿啊,还无缘无故吐上奶了。】

谷开阳:【她可能以为自己能萌吐奶。】

季明舒:【谷开阳】

季明舒:【闭嘴警告x2!】

三人偏离主题斗了会儿嘴,很快又回到孕吐这一主题,蒋纯和谷开阳都认为她是怀孕了,劝她去医院做个检查,再不然先买根验孕棒试试也可以。

季明舒觉得去医院还是得要岑森陪着,买验孕棒试试这一方案倒还可行。

她想了想,上楼换了套衣服,又戴上墨镜,鬼鬼祟祟出门。

许是季明舒的离家出走给司机大叔留下过深重阴影,见她戴着墨镜、神色略显紧张,司机大叔也不自觉地跟着紧张起来,途中还不停套话问她去哪儿,去干嘛。

季明舒当然不可能实话实说,答得囫囵敷衍。

司机大叔愈发觉得总裁夫人怕是又要作妖,将人送达商场,他马不停蹄给周佳恒打了个电话报备。

周佳恒听到这消息略略皱眉,“保镖呢。”

司机答:“他们跟着夫人进商场了,就是不知道跟不跟得住。”

周佳恒听到有保镖暗中保护,还是放心不少,“知道了,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他正要陪岑森去见城西池家那位草了多年不争不抢人设,却忽然夺权改弦更张的池礼池二公子。

池礼不是个简单角色,周佳恒早知岑森与这人有些私交,但不太清楚交情深浅,所以这会儿也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该不该和岑森提起季明舒的事儿。

万一岑森搭错神经又要为了季明舒撂下这笔南湾项目的巨额投资,那他周佳恒可就是京建第一罪人。

可万一季明舒真在搞事而他没有及时告诉岑森,那他离卷铺盖走人的日子也不远了。

“你在想什么。”

岑森站在车前,瞥了眼发呆发到忘记给他拉车门的周佳恒。

“哦,没…没什么。”

周佳恒回神,忙上前为岑森拉开车门。

车往前开出一段,周佳恒思想斗争了会儿,最后还是没忍住汇报道:“是这样的岑总,刚刚夫人出门了,去了汇嘉百货中心。只不过司机说,夫人有点不对,戴着墨镜,好像有点紧张,他怕夫人又像上次不声不响搬去星港国际那样,所以……”

周佳恒正努力琢磨着把“鬼鬼祟祟”和“离家出走”这两词儿形容得委婉一点,可岑森头也没抬打断道:“放心,她不会离家出走。”

周佳恒:“……”

他依稀记得上次季明舒离家出走时,他们岑大总裁也是这般自信地要去超市买排骨回家做饭。

岑森顿了顿,忽然又交代:“你联系赵洋,让他安排个稳妥的孕检,就这两天。”

“……?”

这是什么突如其来的重磅消息。

周佳恒稍默,紧接着又应了声是。

季明舒并不知道自己鬼祟迂回买验孕棒的行为,已经不自然到司机大叔都神经紧绷了。

她跟着导航晃晃悠悠,穿过商场到对面街上才找到一家药房,要了几支验孕棒。

正当她以为大功告成可以回家测试的时候,忽然又接到了一个令她略感意外的电话,这个电话来自岑杨。

“小舒,我要回美国了。”

他的声音和初初回国时一样,只不过温润清朗中好像夹杂了几分疲惫。

季明舒怔了几秒才应声,“为什么?”

岑杨沉默。

季明舒也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这个问题好像有些多余,于是又问:“什么时候?”

“今天,我现在正准备出发去机场。”

他大概正要上车,季明舒听到短促的行李箱滚轮摩擦,紧接着又听到了“砰”地一声后备箱关合声响。

岑杨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我这次走,大概不会再回来了。”

短暂沉默。

他继续道:“小舒,对不起。你可能不知道,但我回来的这段时间里,的确是做了一些对你不好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季明舒不是傻子,虽然岑森瞒着没告诉她,但当时出事截胡,前前后后的时间点撞得那么巧,她心底早也隐有预感。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岑杨好像很难生起憎恨的情绪,甚至听到岑杨说不会再回来的时候,她心底还有些难过。

好像那些没事就找岑杨哥哥玩耍,有事就找岑杨哥哥帮忙的童年时光,真的永永远远过去了。

季明舒站在药店门口,沉默半晌还是说了句,“我去机场送送你吧。”

听说季明舒去了机场,周佳恒整颗心都在突突起跳,奈何岑森正和池礼聊具体的投资内容,他打断不是,不打断也不是,挣扎难度比之前加大了百倍。

大概挣扎了二十分钟,池礼注意到周佳恒的紧张忐忑,垂眼理着袖扣,说了句,“你助理似乎有话要说。”

岑森略略回头。

周佳恒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俯身,低声向岑森汇报:“夫人去机场了。”

岑森安静片刻,不知想到什么,忽然拿起手机,给季明舒打了个电话,可电话这东西发明出来大概就是让人在关键时候失联的。

池礼见状,安安静静地摘了钢笔笔帽,在合同末尾签字,又示意法务盖骑缝章。

“签了,不耽误你。”

岑森也未客套,“嗯”了声,便让周佳恒收起合同起身离开。

周佳恒顿了几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低估了这两人私底下的交情。

还未走出包间,岑森忽然接到岑杨打来的电话。岑杨还没开口,岑森就问:“明舒在你那?”

岑杨顿了几秒,“是。”

岑森:“想干什么。”

岑杨:“你觉得呢。”

“她人在哪。”岑森声音低了低,可以听出明显的紧张情绪。

岑杨沉默,其实他本来还想再故弄玄虚兜上几句,可实在不知道该接点什么,只好反问:“你觉得我会绑架她么?”

这瞬轮到岑森沉默。

“关心则乱。”岑杨撂了这么四个字,就径直挂断电话。

季明舒都听懵了。

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呢。

她决定来机场送岑杨后在车上回忆小时候的事情伤感了好一会儿,直到进了机场才想起要通知岑森一声,结果手机没电了。

见到岑杨后,两人聊了几句,她心里一直记挂着要通知岑森,便向岑杨提出借手机打电话。

岑杨反问她是不是想打给岑森,她如实应是,然后岑杨就说他来打。反正她就是想告诉岑森自己来机场送岑杨这么件事儿,谁来打好像也没关系,所以她就说好。

结果呢,他就说这?

脑洞要不要这么大还扯上了绑架?

而且岑森怎么回事,他也不想想她在机场能出什么事儿,是不是傻了。

这两人脑回路好像和她都不在一个频道,岑杨挂断电话,还双手插兜颇为欣慰地评价道:“小舒,他确实很关心你。”

季明舒点点头,心里却想着“我老公不关心我难道关心你么”。

岑杨的班机还早,而且听电话里那意思,岑森似乎还有要赶来机场的意思,季明舒便和岑杨多聊了会儿。

岑杨正说到自己回美国之后打算给陈碧青和安宁办移民时,季明舒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被人克制地往后拉了拉,她懵了懵,还没回过神来,就落入了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

岑杨顿了顿,将还未说完的话咽了下去,只安静地看着面前两人,忽然感觉昨日种种,恍如梦一场,很多事情其实早已尘埃落定,只有他执着于曾经不属于他的一切,平白浪费许多光阴。

还好,一切稍迟,但还来得及走回原点。

作者有话要说:  100只小红包~

感谢以下投喂霸王票的小仙女——

手榴弹:永远的马后炮 8个;今天也超可爱鸭c、栗色树枝、帆渡晚断舟 1个;

地雷:永远的马后炮 4个;卿啾啾、常有理没有理 3个;未来、白芷、濪嫴 2个;柒、润宝、沐梓、沉迷美色无法自拔、朝夕、35709976、葛葛小絲、顾零。、ww、紫莹是我是紫莹、angel、37464385、白小小白、听、世界无敌美少女、肉肉肉肉君、moniquedilili、佘余、cecilia0318、时生、唯爱王源、今天太太粗长了吗、mua、倦爷的小鲸鱼、icey?、格莱芬多加一分、邵阳阳、乜仝、甜酒果麻麻、月野兔、 鹿港小镇、晗妹、会不会呀、大饼脸、jg 1个;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作者_不止是颗菜_其他书

相关小说